政治

【哈鐵故事】鐵路世家(二十三)_機車

鐵路世家

23

兩人也顧不上喝酒了,找出紙筆,你一言我一語擬了個尋人啟事:

常思源,男,大約四十五歲,南方人,中等個兒,白淨臉。在中東鐵路哈爾濱大地包當過苦力,一九三二年帶一個女人去了山東,至今下落不明,有知情者請通知哈爾濱松江機務段張忠義、李東山。

寫好後兩人拿著尋人啟事去找何文書。何文書念過書,有文化,在單位給段長寫講話稿,還負責給局裡報材料。兩人說了一下大意,何文書拿過告示一看樂了:

“張師傅,這哪裡是找人,分明是通緝拐賣婦女的逃犯吶,不信我念一遍你聽聽。”

何文書清清嗓子,故意裝作威嚴地拿起告示,大聲讀了一遍。張忠義和李東山一聽也覺得不是味,急的直撓腦袋。何文書也沒難為他倆,沉思了一會,鋪開一張紙一揮而就:

曾在東北工作過的常思源同志,松江鐵路機務段張忠義、李東山時刻等候著與您聯絡。

文書就是文書,乾淨利索,不拖泥帶水。何文書拿出一疊硬殼似的白紙,工工整整抄了二十份。

張忠義精神特別好,儘管尋人啟事還沒發出去一份,他的心頭畢竟燃起了一絲希望。他早就暗下決心,我找不到還有兒子,兒子找不到還有孫子,不找到烈士的遺孤死不瞑目。

給武宇石和郭秀珍立碑的事兒段長向局裡反映了,一位長期在東北工作的老首長親自給張忠義打了電話。電話里老首長的語氣親切誠懇,他首先對張忠義的心情表示理解,然後說:

“忠義同志啊,你提的問題也是我一直在考慮的,新中國的成立我們黨犧牲了多少英雄兒女呀!何止武宇石和郭秀珍兩位烈士?英雄的血不會白流,後人將永遠緬懷他們,我最近準備向部裡打個報告,專門說一下這個問題。”

接完電話張忠義感到一絲寬慰。他自己也想過,僅八年抗戰中國軍民就犧牲了三千多萬,能都立碑嗎?不可能也不現實,他要找一個只屬於自己的方式。

中蘇共管,蘇聯專家出了很多點子,在機車運用、人員管理、分配製度上推廣了不少先進的經驗,也很快見了成效。張忠義把九名包車組成員組織起來,對朱德號機車進行了新一輪整治。朱老總的銅像,駁風板的兩邦、前後輪、司機室,每一處每一角都擦拭清洗一遍,黑的見亮,紅的見光。犄角旮旯的活兒不得手,也沒有專用工具,張忠義從家裡拿來筷子、小刀、鍋鏟兒,蹲在那一點一點地摳。建國休班的時候也來幫忙,主要是學技術、學經驗。在蒸汽機上當司爐身體要壯實,關鍵時刻少投一鍬煤都不行,不是說爐門一開揚進去拉倒,主要幾個點都得投到,燒的好長汽省煤,爬多陡的坡不累贅。開車憑的是技術和經驗,汽門開多大,速度怎樣掌握,什麼時候使閘,什麼時候撒砂,都得判斷準確,還要掌握好時機,早了晚了都不行。每次整車的時候張忠義都藉著實物給兒子講解幾遍,有時拿根小棍在土地上畫上一陣。建國腦子靈,不用記,都印在了腦子裡。機車文化狀態說白了就象人洗臉、刷牙、穿衣、戴帽一樣,新舊無所謂,講究乾淨利索,像個過日子樣;灰土灰臉的影響形象,誰看了心裡都不舒服。張忠義幹啥都講究標準,打出個樣兒,別的班就主動跟著學,差一點司機長都不幹。開總結會時大夥圍在機車旁,張忠義就跟大家講:

“人是三分長相,七分打扮,機車保養也是一樣,為啥說一點也不能差呢?思想鬆一寸,質量就能差一尺。比如說治病,兩包藥能治好的病你給一包,藥量達不到治不好病。再比如說種土豆吧,每個坑裡都得埋子兒,你中間非要隔一個,能不影響收成嗎?在戰場上拼刺刀慢半拍晚一步沒命的可能就是你。”

張忠義講機車理論用的是都是老百姓的大實話,打的比喻也是日常生活中的事,聽起來容易懂。建國最佩服爹這一點。他和大夥說:

“我爹開車白瞎了,要是有文化應該上教育室當老師,多複雜的東西都能整明白。”

就在人們大幹快上忙得熱火朝天的時候,又傳來一個驚人的訊息。美國兵在仁川登陸了,鴨綠江對岸打成一片,金日成的部隊潰不成軍,向毛主席、黨中央發來了求救信。緊接著段黨組織開會,傳達上級精神,發動職工群眾聲討美帝國主義的滔天罪行。局軍代表對機車狀態和人員情況做了一個統計分析,各車間和整備線到處貼著“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標語。

不久正式傳達了檔案,為保衛新生的革命政權,黨中央決定派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參戰,領軍掛帥的就是敢於橫刀立馬的彭德懷大將軍。東北成了大後方,作為後方補給的主要力量,松江機務段將組成特別運輸大隊隨軍入朝。

動員會開過以後,職工們的熱情非常高漲,保證書、申請書、請戰書雪片一樣飛到了段黨總支。建國的請戰書比較特別,是用一張大紅紙寫的,直接貼到了段辦公室門口,大標題異常醒目,圍著不少人看。大秋擠在最前邊,上面激昂的話語和建國平常說話的口氣一模一樣,當看到最後:報效祖國,生死無怨那句話時,眼淚奪眶而出,急忙擠出人群,一路飛跑著去找建國。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