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禍從筆端出文字獄,文字獄在清朝是達到了頂峰_乾隆

朱元璋給人扒皮做成標本那個事兒,就屬於文字獄。從中國歷史上看,文字獄在清朝是達到了頂峰。古代文字獄,以清代為最甚。

清代的文字獄,目的在於壓制漢人的反抗。大清是異族入主中原,所以它比較害怕漢人的反抗。文字獄可以樹立清朝的權威,造成社會恐怖的作用,它禁錮思想,摧殘人才,阻礙社會進步。文字獄主要是康、雍、乾三朝,順治時也有,世祖7次,聖祖12次,世宗17次,高宗130多次,乾隆的時候最厲害。像前兩朝,世祖、聖祖時候的文字獄,比如有一個著名的南山集案,有一個叫戴名世的知識分子,他寫了一本書叫《南山集》。《南山集》這本書後來被人看出有問題,問題就是清朝以後,還用明朝的年號,用南明的年號。因為大請入關之後,南明五個小朝廷又苟延殘喘了20多年,其中以桂王朱由榔建立的永曆政權時間最長,永曆年號用了18年。比如說,已經是康熙元年了,你的年號還寫永曆18年。那就等於你不奉清為正朔,按照我們今天的話講,就是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類似於這個。

比如說,你寫1958年解放軍炮轟金門,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囂張氣焰,你得這麼寫。結果你書裡不這麼寫,寫民國47年國軍在金門抗擊共匪,完了。你站在什麼立場上?它就是這個意思。195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年了,你還用民國年號,以臺灣為正朔,這就肯定不行了。所以《南山集》案,被人告發。戴名世開棺戮屍滿門抄斬。清朝的法律是16歲判死刑,比現在少兩歲,也不像斯大林時期12歲就判死刑。清朝的法律是16歲判死刑。他的小兒子是15歲,監斬官就說,你不夠歲數,你回去吧!不殺你。他說父兄皆已殉難,不願獨活,你就給我寫個16,監斬官大呼,奇男子,寫上吧!16歲,殺!留著也是禍害。

世祖、聖祖時候的文字獄,還多少都是這種性質。往後,世宗、高宗那就純粹是找茬,望文生義。就跟光天聖人那個感覺似的,望文生義。金庸先生的遠祖浙江提督學政查嗣庭,在出題的時候,用了這麼一句話,叫“維民所止”,這是《詩經》裡面的一句話,用這個做考題,結果雍正皇帝一看,你這個維加一點一橫,不就是念雍嘛!止加一橫不就是正嗎?所以你“維民所止”的意思就是雍正砍頭。好,查嗣庭處斬,全家流放三千里與披甲人為奴,幸虧沒滿門抄斬,不然就沒金庸先生了。所以你看金庸先生寫的武俠小說,無一例外反清復明。

其實明朝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王朝,皇上一個賽著一個混蛋。清朝雖然也殺過一些人,也幹過剃髮令這樣的蠢事,但卻是最聖明的王朝。順、康、雍、乾都是不世出的聖主,擱在哪朝比唐太宗都不次,尤其像乾隆爺在位60多年,康熙爺60年能那麼好,漢武帝50多年,後面就不像樣了。唐玄宗40多年就已經沒法看了。唐太宗幸虧是短,20多年,他要是40年不一定什麼樣呢!康熙爺60年都沒出事,不但沒事而且越來越好,所以都是不世出的聖主,放到哪朝都是沒得說的。

但是金庸先生一寫就反清復明,這個初衷如果是站在恢復中華漢人之道統,那還好一點。你看《鹿鼎記》裡面描述的就是這樣,有個反情復明的天地會。其實那個天地會是清朝時候的黑社會,也就是後來三合會的前身。天地會自稱“洪門兄弟”,就因為明太祖朱元漳是洪武大帝,三合會的三合就是洪的三點水。反清復明屬於黑社會反對朝廷,這玩意兒不提倡也罷,更別說歌頌了,所以沒法看。但是這個事兒確實是很明確,他這麼幹是跟清朝有仇,我祖宗沒招誰沒惹誰,給咔嚓了!他祖宗不算大官,他祖宗是二品官,提督學政就是到朝廷放差,你出來做主管這一省的鄉試。

乾隆年間,禮部尚書是沈德潛。禮部尚書就是大官了,從一品大官。“詠黑牡丹”,這哥們兒也是作,你說你詠什麼色的牡丹不好,你非得去詠黑色的牡丹,“奪朱非正色,異種也稱王。”朱就是紅色,牡丹應該是紅的,你是黑的,所以你非正色,你是異種稱王,那讓大清一看這沒法不起疑心,擱咱誰看誰也覺得不對,奪朱非正色,朱是朱元璋、朱明王朝,你還說我異種,還敢說我們滿洲人是異種。沈德潛已死,開棺戮屍。你看這沈德潛也算死催的,你沒事兒你奪朱非正色,你不是討厭嘛。

內閣學士胡中藻作詩,也惹麻煩。內閣學士正二品,相當於今天的國務委員。他的詩裡面有這麼一句,“一把心腸論濁清”,這個很好懂,我能分得濁與清,結果高宗皇帝就是乾隆爺一看大怒:“加濁字於國號之上,究竟是何肺腑?”你幹什麼寫濁靖,所以那會兒他要橫著寫不就沒事兒了,橫著寫也不行。你加濁字於國號之前,你究竟是何肺腑?所以你那玩意兒,怎麼著都不行,你這兒一把心腸論濁請,最後乾隆爺下旨,胡中藻腰斬,拿一個大鍘刀,攔腰咔嚓切成兩半兒,當時沒嚥氣,可能這哥們兒神經末梢比較發達,都兩半兒了,還拿手指蘸著鮮血,連寫了七個慘字才嚥氣,連寫七個慘。然後乾隆爺就問那個監斬官,說那哥們兒咔嚓兩半兒還寫字呢!乾隆爺一琢磨是稍微慘了一點,從此大清廢腰斬,不腰斬了,只砍腦袋就完了。腦袋掉了還寫字的人沒有,因為看不見了,往哪兒寫。

文字獄這麼一搞,那就人人自危了,不光是老百姓,朝臣人人自危。咱們前面講平定回部,平定紅花會那些叛亂,新疆平叛,立功最大的是定邊左副將軍兆惠。這個人是滿洲人,定邊左副將軍,開宴會,大家非常高興,這個兆惠功勞第一,文臣就拍他馬屁,舉起酒杯來給他敬酒:“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話一說完,乾隆爺這臉色就變了,啪!拍案而起,那個官馬上就把帽子、頂戴花翎一摘,跪地上就磕頭,“臣罪該萬死”,磕得腦袋都裂了,血流滿面,乾隆爺才恨恨作罷。什麼叫“不教胡馬度陰山”?大清就是胡馬度陰山,你這話什麼意思?幸虧這個詩不是你寫的,你引用的古詩,你要自己寫的,那完了,就胡中藻了。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