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從同志到總統——杜達耶夫的雙重背叛

在上一篇文章裡肥鵝說到,金帳汗國統治俄羅斯時,莫斯科大公伊凡一世甘願做蒙古大汗的狗腿子,鎮壓特維爾起義和斯摩稜斯克起義,用同胞的鮮血為自己換來了“全羅斯大公”的王冠。之後的一百多年裡,莫斯科公國“假公濟私”積蓄力量,最終推翻了金帳汗國,取而代之。

風水輪流轉,他的子孫後代們,又被別人以同樣的手段擺了一道。六百餘年後,蘇聯入侵阿富汗,有一個出身穆斯林遜尼派的蘇軍軍官,從駐地西伯利亞非常積極地打報告,主動請纓上前線。然後在阿富汗戰場上操控圖22M3“逆火”轟炸機,對阿富汗的同教兄弟大炸特炸。因為其戰功卓著,被授予了紅旗勳章,當上了本族的第一個將軍。這個人後來不僅推翻了蘇聯的統治,還“自立為王”,要讓自己的老家獨立。也許你們已經猜到了,這個人就是蘇聯解體後的車臣分離主義領袖焦哈爾·穆薩耶維奇·杜達耶夫。

焦哈爾·穆薩耶維奇·杜達耶夫

由於偉大的衛國戰爭中部分車臣人投靠了納粹德國意圖獨立,1944年2月23日,蘇聯國防人民委員會下令撤銷車臣—印古什自治共和國,並將近50萬的車臣人流放到了中亞,直到1957年才被新上任的蘇共總書記赫魯曉夫“恩准”回鄉。而杜達耶夫作為一名車臣人,卻是少見的“黨國精英”,從小就頭腦聰明成績好,長大後更是一飛沖天——是真飛上了天,因為他考上了坦波夫飛行員高階軍事航空學校(又名拉斯科夫航空學校),當了蘇聯空軍飛行員。杜達耶夫23歲加入了蘇聯共產黨,還成為了一名俄羅斯族蘇聯空軍少校(曾擔任弗蘭格爾島的守備司令)的女婿,26歲就獲得少校軍銜。局座張召忠在《軍情解碼》裡談到杜達耶夫時,曾自我調侃道:“杜達耶26歲就幹到了副團級,我26歲時還不知道在幹什麼呢……”

杜達耶夫與妻子和兒女的合影

27歲,也就是1971年時,杜達耶夫飛進了"空軍統帥的搖籃"——赫赫有名的加加林軍事航空學院(以人類歷史上首位進入太空的宇航員加加林的名字命名)指揮系就讀。

只不過,蘇聯當時雖然允許車臣人蔘軍,還是對他們多有防範,大多數都派到西伯利亞這種安全敏感性不高的地方服役。兩年後杜達耶夫畢業了,本該春風得意的他,卻沒有留在莫斯科,而是被調入外貝加爾軍區重型轟炸航空兵第1225團,駐紮在伊爾庫茨克州烏索利耶地區的別拉亞空軍基地服役。在這個荒涼的地方幹一輩子,這讓他十分鬱悶,經常寫詩發洩不滿。

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後,很快便在這個"帝國墳場"裡泥足深陷了。但是,對於杜達耶夫來說,他的機會來了。有一件事促使杜達耶夫做了決定——他被西伯利亞的嚴寒凍成了支氣管炎,大病一場後,他決定即使下地獄,也不要待在這個鬼地方了。為此,杜達耶夫主動打報告,要求上阿富汗戰場“為蘇聯盡忠”。於是,他先後被調入空軍第30集團軍重型轟炸航空兵第31師和近衛重型轟炸航空兵第13師擔任參謀長。1987年初,他當上了空軍第46集團軍捷爾諾波爾重型轟炸航空兵第326師師長,同時兼任當地駐軍的司令員。從次年開始,他經常親自駕駛著圖22M3型戰略轟炸機在阿富汗西部地區執行任務,對阿富汗游擊隊和叛亂的村莊進行地毯式轟炸。

阿富汗戰爭期間的杜達耶夫(左一)

儘管杜達耶夫是一名蘇共黨員,但實際上他的家族世代篤信伊斯蘭教,他本人是伊斯蘭教遜尼派,他殺的阿富汗人基本上也是遜尼派穆斯林。“所有的穆斯林都是同胞兄弟”,而他靠著阿富汗戰場上賣力地打"同胞兄弟",不僅改變命運,後來竟然還獲得了蘇聯英雄的稱號,在1989年還當了空軍少將,成了車臣族的第一個將軍。

身穿蘇聯空軍軍裝的杜達耶夫"同志"

身穿迷彩的"車臣總統"杜達耶夫

在蘇聯解體之際,杜達耶夫抓住時機,推翻了蘇聯在車臣-印古什自治共和國的政權,自立總統,宣佈車臣獨立。之後跟車臣族的親俄派同室操戈,再到後來與俄羅斯打響了第一次車臣戰爭。俄羅斯顯然沒有從自己的歷史裡吸取教訓,杜達耶夫肯下狠手殺阿富汗人,並不能證明他的忠心,相反,恰恰證明他不在乎背叛。有第一次背叛,那麼就容易背叛第二次,殺同胞、納投名狀討主子歡心的人,往往在掌握權力後就會趁機造反,中國歷史上的安祿山也便是這樣的人。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