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降龍木的故事

在很早以前的東方,有一個年輕氣盛的皇帝,他對誰都不放在眼裡,特別是老年人。他認為老人就是朽木,既然經過了人生的春夏秋冬,那麼就該儘快找個地方像草木一樣腐爛掉算了,何必還要存在呢?

自命不凡的皇帝帶領他的耀武揚威的將士,一年四季,四處征伐;他的窮兵黷武,終於招致了幾次慘敗。皇帝認定這是國內的老人們消耗了物資還發出反對的聲音,拖累了他。他發誓要對國內花甲以上的老人趕盡殺絕;要麼,他們就自裁以謝天下。

因為老人們,讓他那顆傲心受辱。

命令頒佈之初,為了表示“令出必行”的決心,皇帝親自把自己的老父親趕出了皇宮,讓他自生自滅。皇帝的冷酷,令天下老百姓心寒。年老的父母們不等孩子們開口說出絕情的話,就紛紛離開了家門。當然,也有人冒著殺頭的危險,偷偷地把父母藏起來。

趕走了老人們後,皇帝依然連吃敗仗。他認定是老人們在詛咒他,他發誓如果還有老人活在他的國內,他會用最殘酷的方式把他折磨死。譬如,炮烙、五馬分屍、腰斬,他能想到的都會用上。

有一天,當聽到太監稟奏,國內已經沒有一個活著的老人了,皇帝高興地笑了;然而,他的笑紋剛裂到耳邊,就僵住了。因為有一個老人徑直來到他的朝堂上。他卻不能殺他——這個老人是外國進貢的使臣。他來自我們偉大的皇帝陛下幾次征討也沒討好的一個南洋小國。

老使臣獻上的禮物是一截硬得像鐵一般的兩頭一般粗細的樹木——他把它叫“降龍木!”穿著滾龍袍的皇帝一聽這名字,就十二分不高興,可他卻無可奈何。老人不卑不亢地說,“皇上,您的國家地大物博,奇珍異寶,應有盡有;英雄豪傑,四方來歸,群英薈萃,可是您能分辨出這段樹木的端末嗎?如能分辨,無須征戰,我國自會進貢;不能,我們為什麼要向連一截樹木的端末都分不清的國家進貢呢?!”

偉大的皇帝,知道這是故意羞辱他。可是為了維護他天朝聖君的面子與禮儀,他卻不得不忍住沖天的怒氣,故意擺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吩咐使臣,先歇過,有什麼事明天再議!使臣知道這是推托之詞,也毫不上心:“陛下,我隨時恭候貴國政府的答覆!”

下朝後,皇帝找來最聰明的大臣聚議。可是大家圍著降龍木左看右看,議論紛紛,莫衷一是。皇帝氣得出鬍子瞪眼——如果他有鬍子的話。在他心中,只有老朽才會留鬍子。通宵達旦地商榷,竟豪無良策。皇帝不得不裝病,託辭不見使臣。

過了一週,皇帝就真的病了。連小小一截木頭的端末都分不清,這成了他的心病——可是會見的日子,終歸還是來到了。因為使臣催迫說,他得回家了,不能老死在這兒。皇帝的好勝心,讓他遷怒臣子:“你們白吃乾飯,要是再想不出辨別這個木頭端末的法子,統統活埋。”他實在不想再說出“降龍”二字,但他說這話的時候,一點也不像開玩笑:“難怪我老打敗仗,你們這群蠢材、廢物。”

翌日,朝堂上。大家一圈兒圍住降龍木,還是乾瞪眼,皇帝的臉上了土色。他的目光掃過,所有的人都低下腦袋。難道自己南征北伐建立的威信,竟會被一截不聲不響的樹木摧毀?自己千軍萬馬建立的功勳,倒敵不過一截黑黑黃黃的樹樁子?

這時宰相跪奏道:“陛下,微臣熟慮幾日,此疑可解!”皇帝龍顏大悅,“好!好好!好極了,我的江山可與卿平分。”宰相說,“陛下,我不要您的江山,也不要您的賞賜!”皇帝遲疑了一下,說,“愛卿,你有什麼要求都只管提。”

“微臣只求,陛下能夠允許我接回漂流海外的老父親!微臣自小母親早逝,就是靠父親拉扯大,可微臣剛剛為國效力,父親還沒享清福,就自我流放他鄉了……”皇帝只好忍住不耐煩的神情,尷尬地一笑:“卿家,甭說你這個要求,只要解決了這個實際問題,就是讓全天下的老頭兒老太婆回家,我也答應!”

宰相跪在地方,連稱萬歲。然後,他站起來,“請陛下宣使臣上殿面君吧。微臣自有妙法對付。”使臣一路小跑地進來了。

宰相這才施施然地抽下自己的腰帶,大家都屏住呼吸,瞪大眼看他。他笑了笑,走到降龍木前,用腰帶比了一下降龍木的長短,然後繫住了降龍木正中,拱了拱手,“煩請哪位臣兄,同我一起把這根木料抬起來吧。”

好奇的皇帝,離開龍椅上前一步說,我來。隨著降龍木離開地面,它一頭向上翹,一頭向下沉。宰相對使臣說,“這沉的一端是末梢,上翹的一端是端首。”使臣點了點頭。皇帝輕輕撥出一口氣,全殿也響起一片呼氣聲,彷彿壓抑了一個世紀。

皇帝仍半信半疑,就這麼簡單?

宰相說,就這麼簡單。而且還有更簡單的。

什麼辦法?

把木頭放入水中,哪一頭先向下沉,就是末,反之向上的就端。

使臣說,“這可都是四兩撥千斤的無上妙旨。恭喜皇上,國內能人輩出。”

皇帝側身問宰相,你怎麼不早說啊?

宰相回答,“請陛下先恕臣等欺君之罪!”皇帝說,“我是瘋子嗎?還殺你幹嗎!”

“不是殺我。”

“你想不殺誰都行!”皇帝說。

宰相回答:“陛下,這個妙計,是老皇上告訴我的。”

皇帝大吃一驚。

原來,皇帝的父親被攆出宮後,就被宰相收留了。宰相來自遙遠的海南島的東方縣,那兒尊老愛幼的文化流傳了幾千年。宰相不忍老皇上餓死路旁,遂冒死以救。然而,逃得命的太上皇依然鬱鬱寡歡,他不是悲哀自己失去錦衣玉食,而是擔心皇上再這樣蠻幹下去,一定會亡國。畢竟,亡國奴是每個人都不願意當的。

某天,村莊裡來了一群從南邊的一個小國派來的使者,他們的舟船停靠在小村外補給淡水——原來他們是來給年輕的皇帝進貢降龍木的。老皇上知道國內的年輕臣民見少識淺,弄不好會有損國威。於是跟村裡的老人們商量出了妙計,主動去見使者,輕而易舉地揭穿了他們的把戲。羞愧的使者只好向當地官府留下下次來進貢的文書,就匆匆地返回了。

聽到這裡,皇帝的眼淚流了下來,“快,我要見見我的父親!唔——對了,那麼這位使臣——老人是誰?”

“陛下,這是微臣的父親!”

“那,這降龍木是真的麼?“

“回陛下,那小國的降龍木不過是稀疏平常的一段樹木,早被丟棄了。此物卻非降龍木,乃是微臣老家海南自古享有‘木中之後’美譽的黃花梨。其成材需上千年,其紋自然,其色華美,其香淡雅,更絕的是愈老愈堅,萬年不朽。有舒筋活血、闢斜惡氣、延年益壽之功效,特遵太上皇之命,以此進貢,護佑皇帝龍體康安!”

皇帝感動無言,良久說,“這黃花梨,是父皇送來拯救朕的靈魂啊!”遂,即日頒佈法令,赦免天下老人。同時,要求宰相找回那截遺棄的“降龍木”,懸在朝門之外,以警醒天下人,謹記“不敬老人不知感恩”的愚蠢。

因為,老人的智慧能勝過一切孔武的力量;他們身體衰弱了,但思想卻是戰無不勝的。更何況,年輕的皇帝,有一天也會變成老皇帝的。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