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內楗》做人之道——以理進諫,遠交近攻

遠交近攻是一種軍事戰略,同時也是一種謀權成事的 思想和智慧。在現實生活中,可能你正苦於難於晉升,或 許是徒有抱負而升遷無門,沒有關係,從現在開始,與你 身邊的領導搞好關係,並有理有據地向領導表達你的意 見,長期堅持,你一定會得到領導的認可,最終實現自己 的抱負,幹成一番事業。

事實勝於雄辯,不妨先看看下面這個事例。公元前270年,秦國打算髮兵攻打齊國。正在這個時候,秦昭襄 王接到了一個叫張祿的人寫來的一封信,說有非常緊要的 話來奉告。

據《史記》所載,張祿是魏國人,原名范雎,他原來 投在魏國的大夫須賈門下做門客。當初燕國的樂毅聯合五 國共同攻打齊涓王的時候,魏國也曾經出兵幫助燕國。後來田單用火牛陣打敗了燕軍,恢復了齊國,齊襄王即位,發奮圖強。魏昭王怕他來報仇,就跟相國魏齊商量,派大 夫須賈上齊國去聘問。須賈帶著范雎同去。

齊襄王見了魏國的使臣,想起以前的仇恨,痛罵魏國 不該幫助燕國來打齊國。他說:“此仇未報,你們還有什 麼臉面來見我!”須賈碰了釘子,無話可說,范雎在旁邊 替他回答,很嚴肅地把齊襄王駁斥了。最後,他說:“如 今大王即位,我們的國君非常高興,希望大王能接續桓公(指五霸之一的齊桓公)的事業,好替涓王遮蓋遮蓋,這 才讓使臣前來慶賀,兩國重修舊好。哪知大王只知責備別 人,不想想自己的錯處。難道大王不學桓公,反要學涓王 嗎?”齊襄王不由得拱手道歉說:“這是我的不是了!”他 回頭問須賈:“這位先生是誰?”

須賈說:“是我的門客,叫范雎。”齊襄王很器重範 雎,想把他留在齊國,於是派人背地裡去見范雎,對他 說:“我們大王十分欽佩先生,打算請先生做個客卿,請別推辭。”還送給他一些禮物。范雎堅決推辭了。

早有人把這件事向須賈報告去了,須賈疑心范雎私通 齊國。他們回到魏國之後,須賈把這件事告訴了相國魏 齊。魏齊認為范雎一定把魏國的機密大事告訴了齊襄王,他就嚴刑拷打要范雎招供。范雎悲憤地說:“青天白日,我並沒做錯什麼事,讓我招認什麼呢?須賈坐在一旁只 是冷笑。魏齊十分惱怒,吩咐底下人把他打死。起先范雎 還喊冤枉,打到後來,一點兒聲音也沒有了。手下的人報告說:“斷氣了!”魏齊親自下來看,見他遍體鱗傷,肋骨 折了,兩顆門牙也掉了。魏齊讓手下的人拿破草蓆把他裹 起來,扔到廁所裡,讓賓客們往他身上撒尿,讓他做個邋 遢鬼。

天黑下來,范雎慢慢地甦醒過來,只見一個底下人在 那兒看著他。范雎對他說:“我可能活不了啦。我家裡還 有幾兩金子,你要是能讓我死在家裡,我把金子全給你。” 住韓大在著回要 那個人說:“你還得跟死人一樣地躺著,我去請求相國。” 他向魏齊報告,說范雎的屍首發臭了。魏齊就說:“扔到 城外讓鷂鷹收拾他去。”

看屍首的那個人等到半夜裡,趁著別人不注意的時 候,把范雎背到範家。範家的人一見,全都哭了。范雎讓 他們別聲張,又讓夫人拿出金子來謝了那個人,把破草蓆 交給他,囑咐他仍舊扔在原處,他跟夫人說:“魏齊也許 還要打聽我的下落,你快把我送到西門鄭家去。”家裡人 連夜把他弄到他的好朋友鄭安平的家裡。范雎又囑咐家裡 千萬別走漏風聲,讓他們第二天在家裡號喪穿孝。

鄭安平給范雎上藥調養。等到范雎能夠活動了,就把 他送到山裡隱居起來。范雎改名更姓叫張祿。從此,再沒有人提起范雎了。後來通過鄭安平的安排,張祿到了成 陽。秦昭襄王讓他住在客館裡,等候召見。

張祿住在客館裡足有一年多,秦昭襄王沒召過他 回。張祿很失望。有一天,他在街上走,聽街上的人紛紛 議論著,說丞相穰侯要去攻打齊國的剛城和壽城。張祿拉住一位老大爺,問他:“齊國離著秦國這麼遠,中間還有 韓國和魏國,怎麼跑得那麼遠去打剛城和壽城?”那個老 大爺就對他說:“你還不知道嗎?我們秦國的大權都掌握 在太后和丞相手裡。剛、壽二城跟丞相的封邑陶邑緊挨 著。丞相把它打下來,不是增加了自己的土地嗎?”張祿 回到客館,當天晚上就給秦昭襄王寫了封信,說有極其重 要的話奉告。秦昭襄王定下日子約他到離宮相見。

到了那天,張祿去離宮,在半道兒上碰見秦昭襄王坐 著車過來了。他也不迎接,也不躲避,大模大樣地照舊走 他的路。左右讓他躲開,說:“大王來了”張祿回答說:“什麼?秦國還有大王嗎?”正在爭吵的時候,秦昭襄王到 了。張祿還在說:“秦國只有太后、穰侯,哪兒還有什麼 大王呢?”這句話正說在了秦昭襄王的心坎上。他急忙下 車,恭恭敬敬地把張祿請上車去,一起來到離宮。秦昭襄 王讓左右退下,向張祿拱了拱手,說:“我仰慕先生之才,誠懇地請先生指教。不管是什麼事,上自太后,下至朝廷 大臣,先生只管直說,我沒有不願意聽的。”張祿說:“大 王能給我這麼個機會,我就是死了也甘心。”說著他拜了 拜,秦昭襄王也向他還了禮,君臣二人就談論起來了。

張祿說:“論位置,哪個國家有秦國這麼好的天然屏 障?論兵力,哪個國家有這麼多兵車、這麼勇敢的士兵?論人,哪個國家的人也沒有這麼奉公守法的。除了秦國,哪個國家能夠管理諸侯、統一中國呢?大王雖說有這個志 向,可幾十年來也沒有多大的成就。這就是因為秦國只知會兒跟這個諸侯訂立盟約 會兒跟那個諸侯打仗,根 本就沒有一定的政策。聽說最近大王又聽丞相的主意,要 發兵去打齊國。”

秦昭襄王問:“這有什麼不對的呢?”張祿說:“齊國離秦國那麼遠,中間隔著韓國和魏國。要是出去的兵馬少 了,就會被齊國打敗,讓各國諸侯取笑;要是出去的兵馬 多了,國內也許會出亂子。就算把齊國打敗了,大王也不 能把齊國跟秦國連線起來,以後怎麼管得了?當初魏國越 過趙國把中山打敗了,後來中山倒給趙國兼併了去。這是 因為中山離趙國近、離魏國遠啊!我為大王著想,最好是 面跟齊國、楚國交好,一面向韓國和魏國進攻。離著遠 的國家既然跟我們有了交情,就不會老遠地去幹預跟他們 不相干的事。把臨近的國家打下來,就能夠擴張秦國的地 盤,打下一寸就是一寸,打下一尺就是一尺。把韓國和魏 國兼併之後,齊國和楚國還站得住嗎?這種像蠶吃桑葉似 的由近而遠的辦法,叫作‘遠交近攻’。”秦昭襄王拍著 手高興地說:“秦國要真能兼併六國,統一中原,全在先 生這遠交近攻的計策了!”當時就拜張祿為客卿,照著他 的計策去做,把攻打齊國的兵馬都撤回來。從此,秦國就 把韓國和魏國作為進攻的主要目標。

秦昭襄王非常信任張祿,常常單獨跟他談論朝廷大事。 幾年過後,張祿知道秦昭襄王已經完全信服他了,就很嚴 密地告訴他怎麼建立君王的實權,怎麼削弱太后和貴族的 勢力。秦昭襄王就很小心地佈置了自己的兵力。公元前266秦昭襄王收回了穰侯的相印,讓他回到陶邑去。穰侯 把他歷年搜刮來的財寶裝了100多車其中有好些寶物連 秦國國庫裡都沒有。過了幾天,秦昭襄王又讓最有勢力的三家貴族上關外去住。最後,他逼著太后養老,不許她參 與朝政。他拜張祿為丞相,把應城封給他,稱他為應侯。

秦國遠交近攻,拉打結合,最終蠶食掉六國,統一了天下。向人提建議要找準時機和切入點,張祿深諳鬼谷子 的“內楗術”,他就穰侯攻齊一事借題發揮,最後使秦昭襄 王採納了他的意見。當然,也由此成就了他的相位和事業。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