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一窮書生求見辛棄疾,差點被拒,席間賦詩一首,兩人成莫逆之交

劉過是南宋時期和辛棄疾、陸游同一時代的著名詩人,他從小胸懷大志,喜歡讀書論兵,只是科舉之路不順,屢試不第,流落江湖間,布衣終身。劉過與辛棄疾交往頗深,後世傳為佳話,宋元筆記中就有多段二人交遊的逸事。據元人蔣正子的《山房隨筆》記載:辛棄疾在浙東為帥時,劉過慕名而來欲結交,門房見劉過只是一介布衣,勢利眼發作,堅決不讓其入內。劉過憤然與門房爭執,辛棄疾聽見聲音召門房問話,門房不免加油添醋地說劉過是非,辛棄疾大怒,本想將劉過逐走,幸而此時陸游與陳亮在側,二人和劉過早已經相識,深知劉過的才氣,便趁機把劉過大大誇獎一番,說他是當世豪傑,善賦詩,不妨一見。辛棄疾這才讓劉過進來,但仍然抱有成見,斜眼看著他,冷冷問:"你能寫詩麼?"劉過說:"能。"這時席間正上羊腰腎羹,辛棄疾便命他以此為賦,劉過笑道:"天氣太冷,我想先喝點酒。"辛棄疾賜酒,劉過接過,大口飲盡,一時手顫,有酒液瀝流於懷,辛棄疾就讓他以"流"字為韻。劉過隨即吟道:"拔毫已付管城子,爛首曾封關內侯。死後不知身外物,也隨樽酒伴風流。"辛棄疾聞之大喜,忙請他共嘗羊羹,宴罷後還厚贈他不少財物。後來辛棄疾在京口為官,一日大雪,辛率眾幕僚登多景樓觀雪景,劉過敞著衣襟,穿著拖鞋,懶洋洋地就來了。辛棄疾大概很覺礙眼,有心刁難,便命劉過賦雪,並以"難"字為韻。不想劉過張口即吟道:"功名有分平吳易,貧賤無交訪戴難。"辛棄疾讚歎不已,自此二人遂為莫逆之交。劉過的詩詞雖然不及辛棄疾有名,但他的許多詩作也寫的風格豪放、慷慨激昂。摘錄幾首,以供欣賞。

《唐多令》

蘆葉滿汀洲,寒沙帶淺流。二十年重過南樓。柳下系船猶未穩,能幾日,又中秋。

黃鶴斷磯頭,故人今在否?舊江山渾是新愁。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

《柳梢青》

泛菊杯深,吹梅角遠,同在京城。聚散匆匆,雲邊孤雁,水上浮萍。

教人怎不傷情。覺幾度、魂飛夢驚。後夜相思,塵隨馬去,月逐舟行。

《沁園春》

斗酒彘肩,風雨渡江,豈不快哉!被香山居士,約林和靖,與坡仙老,駕勒吾回。坡謂西湖,正如西子,濃抹淡妝臨鏡臺。二公者,皆掉頭不顧,只管銜杯。

白雲天竺去來,圖畫裡、崢嶸樓觀開。愛東西雙澗,縱橫水繞;兩峰南北,高下雲堆。逋曰不然,暗香浮動,爭似孤山先探梅。須晴去,訪稼軒未晚,且此徘徊。

《西江月》

堂上謀臣尊俎,邊頭將士干戈。天時地利與人和,“燕可伐歟?”曰:“可”。

今日樓臺鼎鼐,明年帶礪山河。大家齊唱《大風歌》,不日四方來賀。

《賀新郎》

老去相如倦。向文君、說似而今,怎生消遣?衣袂京塵曾染處,空有香紅尚軟。料彼此、魂消腸斷。一枕新涼眠客舍,聽梧桐疏雨秋風顫。燈暈冷,記初見。

樓低不放珠簾卷。晚妝殘,翠蛾狼藉,淚痕凝臉。人道愁來須殢酒,無奈愁深酒淺。但託意焦琴紈扇。莫鼓琵琶江上曲,怕荻花楓葉俱悽怨。雲萬疊,寸心遠。

《四字令》

情深意真。眉長鬢青。小樓明月調箏。寫春風數聲。

思君憶君。魂牽夢縈。翠銷香暖雲屏。更那堪酒醒。

《沁園春》

萬馬不嘶,一聲寒角,令行柳營。見秋原如掌,槍刀突出,星馳鐵騎,陣勢縱橫。人在油幢,戎韜總制,羽扇從容裘帶輕。君知否,是山西將種,曾系詩盟。

龍蛇紙上飛騰。看落筆四筵風雨驚。便塵沙出塞,封侯萬里,印金如鬥,未愜平生。拂拭腰間,吹毛劍在,不斬樓蘭心不平。歸來晚,聽隨軍鼓吹,已帶邊聲。

《六州歌頭.題嶽鄂王廟》

中興諸將,誰是萬人英?身草莽,人雖死,氣填膺,尚如生。年少起河朔,弓兩石,劍三尺,定襄漢,開虢洛,洗洞庭。北望帝京,狡兔依然在,良犬先烹。過舊時營壘,荊鄂有遺民。憶故將軍,淚如傾。

說當年事,知恨苦:不奉詔,偽耶真?臣有罪,陛下聖,可鑑臨,一片心。萬古分茅土,終不到,舊奸臣。人世夜,白日照,忽開明。袞佩冕圭百拜,九泉下、榮感君恩。看年年三月,滿地野花春,鹵簿迎神。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