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這個人生前窮困潦倒,死後卻受到了世人敬仰,甚至與莎士比亞並肩

“花花草草由人戀,生生死死隨人願,便酸酸楚楚無人怨”。湯顯祖墓是一座湯顯祖和他原配夫人吳氏及繼室夫人趙氏、傅氏的合葬墓。解放前夕墓地幾遭夷平,在湯顯祖所處的時代,文壇為擬古思潮所左右,繼承“前七子”的“後七子”聲威機盛。

早年的湯顯祖因在奏章中直言不諱,得罪了皇帝,被貶為芝麻小吏,許久之後他才被提拔為遂昌縣令。在遂昌治理政務的四年,湯顯祖盡心竭力,雖然,遂昌地域狹小,但湯顯祖仍始終致力於勸農興學,並嚴格懲治魚肉百姓的鄉紳土豪,得罪了許多地頭蛇。

明朝時期的縣官官職低、任務重,工作稍有不慎便難逃其咎,俸祿卻少得可憐。萬曆皇帝派太監抵達當地監管礦產,手握大權的太監滋官擾民,惹得遂昌百姓苦不堪言。湯顯祖一生清廉,做官期間既不搜刮民脂民膏,又不肯向上級行賄,基本沒有升遷的機會。

某日,湯顯祖的好友袁巨集道曾對湯顯祖說:“區區一個小縣令,說不定哪天就被換掉了,坐在這個位置上沒有能長久的。”湯顯祖深感贊同。思來想去,湯顯祖決定辭去縣令一職,不顧遂昌百姓的竭力挽留,毅然踏上返鄉之路。臨行前贈予好友袁巨集道一首詩,藉此表達心聲:

“萊蕪坐令誰堪語,子建為文亦自傷。

況是折腰過半白,鄉心早已到柴桑。”

萬曆二十五年,科舉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湯顯祖向朝廷請了個長假,在第二年初春返回家鄉,自此,隱居十八年,潛心寫作。返鄉後,湯顯祖首先修建了“玉茗堂”,在此處潛心編寫劇本,並指導家鄉的戲班子排練。

“臨川四夢”中,除《紫釵記》外,其餘三部都是湯顯祖在隱居時寫就的,這些劇本迅速風靡大明,各地戲班搶著排練。

《紫釵記》與《牡丹亭》這兩折戲均是以愛情入戲,湯顯祖在這兩部作品中,表達了人要勇敢的追求愛情,要尊從內心對情感的需求。在作品中,湯顯祖寫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可以說,他是借杜麗娘因愛殞命,又因情重生的橋段,詮釋了真愛能夠逾越生死的思想。

另外兩折劇本則用夢境來諷刺官場亂象與命運無常:其中一折中虛構了“大槐安國”的皇帝臣子,另一折則描繪了書生在呂祖仙的枕頭上睡著後做了一個榮華富貴的美夢,這兩部作品都影射了明代官場的狀態。

已經逐漸走向衰落的大明帝國何嘗不是作品中的“大槐安國”?而那些牆頭草一般的朝廷命官,在命運面前也不過是蛇鼠蟲蟻罷了。

湯顯祖師承陰陽學家羅汝芳,在老師的影響下湯顯祖所書寫的《玉茗堂四夢》中無處不充斥著對“性即理也”的反對,這種思想顯然與官場中流行的道學不符。《玉茗堂四夢》中為大眾展現的另一種思想即為“禪”,湯顯祖信奉佛教,與比他大七歲的達觀法師既是師徒也是好友。

湯顯祖曾在與達觀法師的書信中與好友討論“忘情”之難:“情有者理必無,理有者情必無,真是一刀兩斷語。使我奉教以來。神氣頓王。諦視久之,並理亦無,世界身器,且奈之何。”湯顯祖雖終身禮佛,卻並未在佛法中尋求到解脫之策,進而超凡出世。

畢竟常年的儒學教育在湯顯祖的心中已根深蒂固,雖說隱居意在遠離塵世,但是,湯顯祖的隱居生活卻並不安逸。由於失去了公職,湯顯祖的生活越來越拮据,沒有固定的收入,加上,古代並沒有健全的智慧財產權法規,他的作品被全國戲班排演湯顯祖卻無法從中賺取金錢。

以至於,潦倒的湯顯祖甚至向朋友訴苦說:妻子抱怨他賺不來錢。湯顯祖晚年窮困潦倒,一個朋友從中牽線為他介紹了幾位附庸風雅的土豪,希望湯顯祖能寫些歌功頌德的文章賺取家用,但是,一身傲骨的湯顯祖斷然拒絕了朋友的幫助。

當《臨川四夢》最終完稿,湯顯祖也失去了人生目標,他已將全部人生夢想全部傾注到作品中,對未來再無追求。萬曆四十二年,湯顯祖年過不惑的母親過世,次年,湯顯祖的父親病故。湯顯祖在送走雙親後,完成了生而為人必須盡孝的義務。

一六一六年,湯顯祖在自己曾經執筆奮鬥的玉茗堂中安然離世。同年故去的,還有西班牙塞萬提斯和英國莎士比亞這兩位舉世聞名的文學家。對於這些,後世之人更是提到了湯顯祖與莎士比亞的五個相同點:

一是、生卒年幾乎相同;

二是、同在戲曲界佔有最高的地位。

三是、創作內容都善於取材他人著作、

四是、不守戲劇創作的清規戒律。

五是、劇作最能哀怨動人。

湯顯祖過世後,努爾哈赤在東北迅速崛起,宣佈建立了滿族政權後金,明朝的衰敗越來越明顯。二十八年後,崇禎皇帝用一卷白綾結束了大明王朝,明朝就這樣成為過眼雲煙,消散在歷史長河中。2015年4月4日我國發行《中國古代文學家》郵票,其中,第一枚就是湯顯祖。

參考資料:

『《湯顯祖紀念館》、《中國古代文學家》郵票、《湯顯祖墓》』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