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美軍機密報告揭露納粹計劃在歐洲建立第四帝國

美軍情報單位於1944年11月釋出EW-Pa 128報告書。雖然報告的紙張泛黃,字跡斑駁,它的內容至今依然會讓世人不寒而慄。

這份檔案又叫做紅屋報告(the Red House Report),內容詳細記錄著德國梅森魯吉飯店召開的一場祕密會議。1944年8月10日,納粹官員們命令德國工業界大老們策定德國的戰後重建計畫,好讓納粹東山再起;建立強大的帝國─德意志第四帝國。

海因裡希·希姆萊和馬克斯·弗斯特(於納粹扶植的法本公司任職的工程師)

列為機密的紅屋報告書內容密密麻麻,總共有三頁。它的副本交給當時的英國官員,並且經由航空郵件轉交給美國前國務卿─科德爾·赫爾。報告書詳細說明德國工業家們與納粹的戰後經濟重建計畫,以及如何透過瑞士轉交計畫所需的資金。

這群官員和工業家們在海外建立掩護公司的祕密網路。他們等待時機成熟,準備再度掌控德國。

當年與會的工業家們包括大眾集團丶克虜伯重工和梅塞施密特的企業代表。海軍和帝國裝備部也派了官員出席會議。這些人在會議中提出了難以置信的遠見。他們共同決定要建立不靠軍事武力,改以經濟控制的德意志第四帝國─而且統治範圍不限於日耳曼民族。

紅屋報告提供了筆者創作驚悚小說—布達佩斯協議(The Budapest Protocol)的靈感。

小說開頭描述1944年紅軍進入被圍困的布達佩斯然後故事時空跳至現代,第一屆歐洲總統大選期間。故事中的歐洲聯邦是一連串陰謀的產物。其中一個陰謀可以追溯到二戰末期。當筆者為了著作進行研究之後發現:紅屋報告一部份的內容已經成為現實。

納粹德國確實透過中立國家將鉅額資金匯到海外,而且德國企業在海外也確實有掩護公司網路。德國經濟在1945年之後迅速復甦。雖然第三帝國在軍事方面挫敗,但是納粹的大銀行家丶工業家和公務員們改唱民主高調,隨後就在西德快速崛起。這時候的他們將目標放眼歐洲的經濟和政治整合。

有沒有可能納粹工業大老心目中的第四帝國已經有些部份成形了呢?

紅屋報告的作者是一名在1944年參與梅森魯吉飯店祕密會議的法國間諜。這份報告勾勒出一個驚世駭俗的畫面:

『當天工業家們聚集在梅森魯吉飯店。他們滿心期待納粹黨衛軍的上級集團領袖—施奈德博士為會議開場。施奈德擁有黨衛軍中數一數二的最高頭銜,職級等同陸軍中將。當天他身穿威風整齊的灰綠軍服,頭戴銀色金屬風帶的軍官帽。飯店內外的守衛忙著檢查是否有竊聽器。』

奧斯威辛集中營:數萬名奴工在法本公司的工廠內操勞致死。

施奈德博士上臺前深吸了一口氣,隨後在開場白裡表示:德國工業界必須明白德國已經不可能打贏戰爭。國家的工業機器必須為戰後的商業活動做好準備。當時德國民眾發表這種戰敗宣言會被視為叛國,而且肯定會被蓋世太保抓去關黑牢,然後再被送到集中營等死。

但是施奈德以第四帝國的未來擔保,換到說出真相的特別允許。他下令工業家們開始與外國企業接觸和結盟。這些交流必須個別進行,而且不能招來任何外質疑。

德國工業家們在戰後開始向外國借貸大筆資金。施奈德表示:對於已經在海外進行經濟滲透的德系掩護公司,例如克虜伯重工在美國的商業夥伴:蔡司丶徠卡和漢堡-美洲航運公司,德國工業家更要不手軟地壓榨這些公司的資金。

當天大多數的工業家們散會之後,有一群人留下來參加由帝國裝備部代表─波賽博士主持的聚會。這群業界的頭號菁英們在聚會中得知了更深層的祕密。

波賽博士解釋:即使納粹已經向工業家表明德國已經戰敗,納粹的殘存勢力會在德國確保統一之前繼續抵抗同盟國。他接著說明第四帝國的三階段建國計畫。

建國第一階段: 工業家們要準備好金援被迫進入地下活動的納粹黨。

建國第二階段:政府提供大量資金給德國工業家,讓後者在外國建立穩固的戰後經濟基礎。現存的金融儲備必須交由納粹黨支配,以便強大的德意志帝國能在國家戰敗之後崛起。

建國第三階段:德國企業界在海外用掩護公司建立內應網路。這些公司負責掩飾德國的軍事研究和情報蒐集活動,直到納粹東山再起。

波賽表示:每個產業只有非常少數人和納粹領導高層才知道這項計畫。

所有的辦公室都會有一名納粹黨的聯絡人。一旦納粹勢力強大到足以重新掌控德國,新政府會用產業特許權和政府訂單回報工業家們的合作。

1944年紅屋報告的標題:。報告內容詳細描述德國工業家從事地下活動的相關計畫。

計畫所需的資金當時透過蘇黎世的兩家銀行匯到海外,或者透過為德國企業在瑞士收購房地產的當地機構—這些機構可以從交易中抽取5%的佣金。

納粹有好幾年都暗地裡透過中立國家匯出資金。瑞士的銀行,特別是瑞士國家銀行會接受納粹從佔領國家蒐括的黃金。這些銀行除了收受從德國猶太商人和佔領國奪取的資產和房地產,還會提供外幣給納粹購買戰爭必需品。

同盟國的情報單位密切監控瑞士和納粹的經濟合作。紅屋報告的作者寫道:前一陣子,德國工業家對中立國家的匯款工作都必須暗中進行,或是透過特殊的關係。如今納粹黨就在工業家的背後撐腰,由前者會督促後者將資金匯到海外儲存實力,同時制定黨團的戰後活動計畫。輸出外匯在納粹德國屬於違法行為,但是法律在1944年的夏天是不管用的。

諾曼第大登陸過了兩個月之後,納粹逐漸被盟軍和蘇軍兩面包圍。希特勒在針對他的暗殺行動中身受重傷。納粹領導人們變得焦躁易怒丶交相指責。

納粹黨衛軍在戰爭期間透過劫掠和謀殺建立起龐大的經濟帝國,而他們打算保全自己的基業。

劍橋大學的亞當·託茲博士表示:諸如在梅森魯吉飯店舉辦的祕密會議都需要黨衛軍的保護,因為1944年任何關於戰後計畫的討論都是被禁止的;公開討論更是極端危險的行為。如果有任何人想嘗試建立可靠的戰後行動聯盟,唯一安全的做法就是取得恐怖政黨的奧援。

精明的黨衛軍領導人—奧托·奧倫道夫早就預想到這一點。

奧倫道夫是納粹行刑隊的指揮官。1941-1942年,他在東部前線的指揮行動造成了9萬名男女老少死亡。

譯註: 納粹行刑隊不是戰鬥單位,而是抓捕猶太人丶異己分子與地下反抗組織,並把他們送上開往集中營的火車。

身為一名高知識分子丶精明的律師和經濟學家,奧倫道夫非常在乎如何操控行刑隊士兵的心理:他下令士兵們要同時對無辜的民眾開槍,這樣他們就不會有一個人動手的罪惡感。

奧倫道夫在1943年冬天被調派到經濟部任職。他在表面上是負責出口貿易,但實際上他的首要工作是在戰後保護黨衛隊的泛歐經濟帝國。

奧倫道夫在紐倫堡被絞死之前,他特別熱衷德國經濟學家─路德維希·艾哈德的著作。艾哈德寫了一份關於德國戰敗後經濟轉型的長篇手稿。艾哈德是冒著非常大的風險寫作,更何況當有人說他與反納粹抵抗團體有過互動。

由於奧倫道夫認同艾哈德對於穩定德國戰後經濟的觀點,身為納粹國內安全域性局長的他出面提供庇護。奧倫道夫的靠山則是納粹黨衛軍首領:海因裡希·希姆萊。

奧倫道夫和艾哈德擔心德國再度發生在1920年代瓦解國家經濟的超級通貨膨脹。類似的經濟災難會使得黨衛軍的經濟帝國徹底瓦解。兩人同意德國的戰後政策是利用穩定的通貨迅速穩定國家的貨幣體系。不過他們知道戰後的德國不可能發行任何有價通貨,新貨幣因而需要由對德國友善的佔領國代為發行。這種貨幣就是在1948年發行的德國馬克。新貨幣非常成功地重振德國經濟。因為有穩定的通貨,德國再次成為吸引各國的貿易夥伴。

德國的工業集團迅速地在全歐洲重振聲勢。冷戰期間的龐大軍備需求對德國經濟帶來了天大的利潤。儘管歷經六年戰亂丶盟軍轟炸和戰後的重建工作,1948年德國在裝置丶廠房等資產價值還是遠超過1936年的水準。

艾哈德仔細研究如何讓德國產業界將勢力範圍拓展到戰火洗禮過的歐洲大陸。答案就是超國家主義─一個國家為了加入國際組織而自願放棄主權。

德國和法國是歐盟前身─歐洲煤鋼共同體的幕後推手。歐洲煤鋼共同體於1951年4月由六個國家共同成立。它是歐洲歷史上第一個超主權組織,也創下了國家主權逐漸被蠶食的重要先例。

煤鋼共同市場建立之前,納粹的工業家們必須先獲得赦免,納粹的銀行家和政府官員們也得要重新納入體制。1957年,美國駐德國最高軍事長官─約翰·J·麥克洛伊利用特赦免除了工業家的戰爭罪。當年兩名權勢最大的納粹工業家─阿爾佛萊德·克虜伯(克虜伯重工的老闆)和弗利德里希·弗利克(旗下的弗利克集團擁有戴姆勒-賓士公司四成的股份)才在獄中服刑三年就被釋放了。

克虜伯和弗利克是納粹德國的經濟臺柱。當時兩人的公司把奴工當成牲口對待,操勞至死。克虜伯公司在戰後很快地成為業界龍頭。弗利克集團也很快地建立起橫跨歐洲的商業帝國。

弗利德里希·弗利克於1972年7月以90歲高齡過世,身後財富超過十億美元,相當於當時的四億英鎊。他在生前對自己的戰時記綠毫無悔意,而且拒絕支付任何補償金。

歷史學家—麥可·品託杜辛斯基博士說:對許多親納粹的工業大老們而言,歐洲只是德國在希特勒失勢後追求國家利益的前臺。德國和戰後歐洲在經濟發展的連貫性相當引人矚目。有些負責納粹經濟的首要人物後來變成了歐盟的主要推動者。許多家喻戶曉的公司,例如BMW丶西門子和生產彈藥和V1火箭的福斯公司在二戰期間都有剝削奴工和強迫勞動的記錄。

奴工是納粹戰爭機器中不可忽略的部份。許多納粹集中營都設有工廠,由德國公司的管理幹部和黨衛隊軍官合力監控這些營區。

赫爾曼·阿布斯是戰後德國權勢最大的銀行家。他和克虜伯和弗利克一樣在靠著第三帝國發跡。阿布斯的為人海派丶舉止優雅而且富有交際手腕。他在1937年進入德國最大銀行—德意志銀行的董事會。隨著納粹帝國的版圖擴張,德意志銀行也順便將猶太人的奧地利銀行和捷克斯洛伐克銀行”亞利安化”了。

到了1942年,阿布斯掌控了40個董事會席位,佔納粹佔領國內企業的四分之一。許多亞利安化的公司使用奴工。到了1943年,德意志銀行的資產已經增加了四倍。阿布斯也以德意志銀行代表的身分擔任法本公司的監事。法本公司是納粹德國時期實力最雄厚的一家公司之一,在戰後被分拆成巴斯夫化學公司丶拜耳公司丶赫斯特公司等10家公司。

法本公司和黨衛軍和納粹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數萬名猶太人和囚犯們在奧斯威辛三號集中營的法本血汗工廠裡面生產人造橡膠,並且操勞至死。

一旦有人失去了勞動力(納粹的說法叫做”資源耗盡”),就會被送到伯肯諾集中營用齊克隆B瓦斯(法本公司的專利產品)毒殺。

儘管如此,法本公司的高層們也懂得將雞蛋分散在不同的籃子裡。法本公司在戰爭期間出資援助艾哈德的研究計畫。戰爭結束後,24名法本公司的高階主管因涉及奧斯威辛三號集中營而被以戰爭罪起訴。但是隻有12人被判有罪。這些人的刑期最輕從1年半到最重的8年。法本公司就此擺脫大屠殺的罪名。

阿布斯是德國戰後重建時期的核心人物之一。誠如紅屋報告所言:正是因為有了阿布斯,德國才能重新建立起實力強大的帝國,並且成為今日歐盟的基礎。

阿布斯在戰後負責分配馬歇爾計畫對德國工業的重建資金。到了1948年,他已經成功地讓德國經濟回春。此外,他也是歐洲經濟合作聯盟(European League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的會員。這個聯盟是一個在1946年成立的菁英利益團體,致力於建立歐洲共同市場,也就是歐盟的前身。

團體的成員包括工業家和金融家,至於團體推動的政策也跟歐盟現在的政策不可思議地雷同─貨幣整合以及共同的交通丶能源和社會福利制度。

西德第一任總理─康拉德·艾德諾在1949年上臺的時候,阿布斯是他最重要的金融顧問。當時阿布斯暗中出力,試圖將被分拆的德意志銀行重新整並。1957年,他成功地當上新德意志銀行的董事長。同一年,歐洲煤鋼共同體的六個成員國簽署羅馬條約;歐洲經濟共同體成立。條約內容進一步地將貿易自由化,而且建立了權力日益增強的超主權機構。例如:歐洲議會和歐盟委員會。

艾哈德在戰後德國一樣是如魚得水。艾哈德被艾德諾任命為德國戰後的首任經濟部長,接著在1963年接棒當了三年德國總理。

德國的戰後經濟奇蹟其實是個建立在大屠殺上的白骨冢─兩百七十萬名奴工和強迫勞動者死於納粹時期的德國血汗公司。

雖然先前有些零星的補償案例,德國企業同意在2000一次性支付30億英鎊的賠償金。 德國企業不承認戰時的法律責任,而且個別的賠償費用如同杯水車薪─每位奴工收到的的賠償金是15,000德國馬克(約5000英鎊),而強迫勞動者的賠償金是5000德國馬克金(約1600英鎊。任何領到補償金的人都不得進行進一步的法律行動。相較之下,光是大眾集團在2001年的營收就有18億英鎊。

下個月(2009年10月),27個歐盟會員國就要進行歷史上最大一次的跨國性大選(歐盟執委會主席)。現在的歐洲享有和平和穩定,而德國是個民主之邦和許多猶太人的家園。猶太人大屠殺的記憶已經封存在國家的記憶深處。

儘管如此,紅屋報告是一座讓世人鑑往知來的橋樑。納粹宣傳部部長--約瑟夫·戈培爾曾經說過:未來50年後的世人再也不會有國家的觀念。 雖然到目前為止,國家依舊存在。但是紅屋報告再三提醒世人:今日歐洲往聯邦國家邁進的腳步將會一步又一步地掉進納粹黨衛隊和德國工業家的計謀─建立不靠軍事武力,改以經濟控制的德意志第四帝國。

圖文來源於網路,如有涉及侵權請聯絡我們處理. 合作,投稿等事宜請私信聯絡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公眾號(你我在關注)niwozaiguanzhu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