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魯迅原配夫人一生淒涼:留下的兩句話,每一句都讓人聞之落淚!

魯迅是蜚聲世界的大文豪,但在婚姻問題上,魯迅或許做的並不合格!

朱安,是魯迅的原配夫人,雖然沒有讀過書,也不識字,但留下的兩句話,每一句卻都讓人聞之落淚,讓我們依稀聽見了一位女性的淒涼一生!

1901年,魯迅母親為他找了一門親事,物件就是23歲的朱安。1902年,魯迅東渡日本,一直到1909年,魯迅短暫回國兩次:(1)1903年,魯迅回國探親,但沒有提出退婚,(2)1906年,魯迅回國結婚,有說是被騙回來結婚,有說是不想讓母親傷心,主動回來結婚。

然而,對於這一段婚姻,魯迅的態度,更多的是“交差”,不讓母親傷心而已!關於魯迅對這一段婚姻的態度,大家都知道,就是冷處理,和友人也幾乎不談婚事,僅對好友許壽裳說過這麼一句沉痛的話:

這是母親給我的一件禮物,我只能好好地供養它,愛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或許,當時魯迅的想法是:婚前,一切我聽你(母親)做主;婚後,一切我自己做主!所以,魯迅同意了這一門婚姻,但卻在婚後,幾乎將朱安當成了一個禮物,束之高閣,不聞不問!

1919年,魯迅一家人搬到北京。魯迅、朱安、魯迅母親、周建人、周作人,都居住在一起。此時,魯迅對朱安,依然形同路人。在此之後,魯迅和朱安,每天只有三句對話,即:大先生早安、午安、晚安!可以說,兩人猶如路人,甚至連衣服東西之類,都分開來放,魯迅也從來不碰朱安,就把她當成一個禮物!

1929年,魯迅和許廣平有了一個孩子,取名周海嬰。聽到這一訊息之後,朱安絕望了。此前,朱安曾說過一句話,即:“我好比是一隻蝸牛,從牆底一點一點往上爬,爬得雖慢,總有一天會爬到牆頂的……”!意思是熬到大先生魯迅回心轉意的一天。

然而,周海嬰的出生,讓朱安一點機會也沒有了,於是只能侍奉婆婆,給周老太太養老送終了。當然,很快朱安又釋然了,認為周海嬰也是她的兒子,以後會給她齋水,不會讓她做孤魂野鬼的。

1936年,魯迅去世之後,朱安和周老太太的生活費,主要由周作人和許廣平負擔。但在周老太太去世之後,朱安的生活費,就來源不明瞭。有說是周作人負擔,但朱安拒絕了,有說是許廣平負擔等,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當時朱安日子過的非常悽苦!

其中,有一種說法是,朱安雖然不情願周作人的救濟,但最終還是接受了,因為一個婦道人家,沒有這一筆錢,實在過不下去了,每天幾乎是湯水稀飯+幾塊醬蘿蔔之類。但當時周作人也能力有限,最終建議朱安賣掉魯迅的一些藏書。

一石激起千層浪!朱安賣書的訊息傳出,許廣平和上海文化界進步人士等都很焦急,出面阻止朱安的賣書行為。據說,許廣平委託律師在《申報》上發表申明:表示買魯迅藏書,要經過魯迅全體家屬的同意,她是其中之一。“如有家屬私擅出售遺產事實,廣平等決不承認”!

後來,唐弢、劉哲民、宋紫佩來到朱安家,勸她別賣書。朱安當時一言不發,過了一會,有些激動的對他們說:“你們總說魯迅遺物,要儲存,要儲存!我也是魯迅遺物,你們也得儲存儲存我呀!

朱安留下的話語不多,但這兩句話特別耐人尋味,讓人聞之落淚!從內心深處來說,朱安對魯迅非常尊重,並不想賣書,之所以這麼做,無非是兩個原因:(1)真的快活不下去了,可能連稀飯都喝不了,(2)在如此困難的歲月裡,作為“魯迅的遺物”,朱安被長期遺忘之後的吶喊,提醒大家注意到這一個“遺物”!

當然,許廣平當時參加抗日活動,曾被日軍關押,備受折磨。被放出之後,自身生活也艱苦無比。所以,估計是這一階段,朱安的生活也徹底沒了來源!唐弢等人把許廣平被日本憲兵抓住的訊息說出來之後,朱安的態度立即轉變,非常擔心許廣平、周海嬰,其實朱安早已把許廣平、周海嬰看成一家人了,出售藏書問題也由此迎刃而解!

1947年6月29日凌晨,朱安孤獨地去世了,身邊沒有一個人,享年69歲!朱安的墓地在北京西直門外保福寺處,沒有墓碑,也沒能實現葬在魯迅旁邊的願望。縱觀她的一生,或許婚前還有歡笑,但在婚後的40多個春秋裡,估計沒有一天真正開心吧!

然而,朱安之悲,是誰造成的,魯迅又該負多少責任?如今,物是人非,或許已經永遠說不清楚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