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同樣的桑德斯,不同的戰場_競選

這是選·美的第1107篇文章

本文作者華思睿

與2016年不同,桑德斯已經在全國範圍內建立起知名度,並擁有大量鐵桿支持者,這一次,他不再是“黑馬”候選人,而是實打實的領跑者。

2015年4月30日,名不見經傳的美國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在國會前宣佈了自己參選的訊息,周圍站著寥寥數十位記者。一位記者問這位73歲的白髮老人:“比起競選,是不是把這些思想傳播出去對你來說更重要?”

2019年2月19日,這位77歲的老人再次宣佈競選。這一次,沒有人還會質疑他的競爭力。

在宣佈競選的視訊中,桑德斯羅列了這四年中他帶來的改變:他的全民醫保方案獲得眾多民主黨人的支援;公立大學免學費正在美國多地成為現實;亞馬遜、迪士尼等大企業在他的壓力下提高最低工資水平……

短短24小時內,桑德斯就籌集到了近600萬美元的競選資金。不過,重回競選戰場的桑德斯,這次面臨的是一場和2016年完全不同的戰鬥。

擁擠的戰場

2016年,桑德斯在不被任何人看好的情況下,憑藉獨特的“民主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激發了民主黨內厭倦了中間道路的進步左派的熱情,民調一度僅落後希拉里個位數,給對方帶來足夠威脅,逼得希拉里在公立大學學費、TPP等議題上拼命左轉。

希拉里和桑德斯參加民主黨初選辯論

2016年大選結束後,桑德斯的影響力並沒有就此消退。他提出的全民醫保(Medicare for all)方案在民主黨內再也不是極端主張,提案獲得了16名參議員的聯署,其中就包括卡瑪拉·哈里斯、伊麗莎白·沃倫、柯爾斯頓·吉利布蘭德、科裡·布克等2020年的總統候選人;在他的引領下,新一代的“社會主義者”迅速崛起,後浪推前浪,來自紐約的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成為了最耀眼的新星,在社交媒體上的影響力足以蓋過桑德斯本人。

在民主黨全面左轉的今天,桑德斯不再是政治座標左端唯一的選擇——卡瑪拉·哈里斯、伊麗莎白·沃倫、圖爾西 · 加伯德等人都和桑德斯意識形態接近。儘管大部分候選人會把自己和“社會主義者”的標籤劃清界限,比如沃倫多次重申自己是“資本主義者”、哈里斯表示自己不是“社會主義者”,但對於大部分選民來說,各位候選人在全民醫保、提高最低工資、給富人徵稅、氣候變化等政策綱領上的差異並沒有那麼明顯。如果無法拿出能夠把自己和其他進步派候選人區分開的政策,民主黨內進步派的選票很可能被多人瓜分,桑德斯無法像2016年那樣獨佔。如此一來,桑德斯將不再是進步的桑德斯,而只能成為一個普通的老年白人男性候選人。

桑德斯要如何贏得少數族裔和女性的支援?

當共和黨不斷討好白人男性的同時,少數族裔和女性選民在民主黨內已經成為了主流,發揮著決定性的作用。2018年中期選舉中,黑人、西裔和亞裔選民佔據了民主黨初選選民中的40%,而女性選民更是佔據了民主黨初選投票的60%。在2016年的選舉中,儘管桑德斯在年輕的少數族裔和女性選民中都不落下風,但總體來看,桑德斯依然在少數族裔和女性選民上輸給了希拉里,這些優勢也是希拉里贏得初選的關鍵。

在身份政治大行其道的今天,桑德斯作為一名白人男性在吸引少數族裔和女性選民上可謂有先天的劣勢。縱觀他在初選中的對手,沃倫、吉利布蘭德、克羅布查是女性,卡斯特羅、布克屬於少數族裔,而哈里斯更是佔據了少數族裔、女性的雙重身份,這些身份在大選中或許依然是劣勢,但在選民多元化的民主黨初選中,卻成為了十足的優勢。

2018年中期選舉結束後,桑德斯在接受Daily Beast採訪時曾直言,佛羅里達州長候選人吉勒姆和佐治亞州州長候選人艾布拉姆斯落敗的原因是“很多白人選民對投票給黑人候選人感到不舒服”,這一言論一度引發爭議,桑德斯不得不做出澄清,表示這一報道屬於“斷章取義”。

另外據《紐約時報》報道,桑德斯在2016年競選中其競選團隊中存在性別歧視的氛圍,存在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現象,就連線到性騷擾舉報也無人處理。而桑德斯對此報道的最初回應很是傲慢,竟然說“我當時正忙著競選,下次會做得更好的”,直到數天後才做出公開道歉。在2016年民主黨初選白熱化的階段,部分狂熱的桑德斯支持者(Bernie Bro)在社交網路上攻擊希拉里,將性別歧視展現得淋漓盡致,如果此次競選這一幕重演,桑德斯將會疏遠更多女性選民。

桑德斯和波多黎各聖胡安市長克魯茲

桑德斯自己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劣勢。在宣佈新一輪競選後,桑德斯從民權組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僱來了法伊茲·沙基爾擔任競選經理,成為了首位穆斯林競選經理;他還宣佈波多黎各聖胡安市長克魯茲、俄亥俄州州參議員尼娜·特納、加州國會議員羅·康納等人擔任競選團隊的聯席主席,試圖打造一支多元的競選團隊。但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

就目前形勢看來,桑德斯或許能依靠民主黨內白人男性選民的支援取得一定優勢。但如果最終前副總統喬·拜登和俄亥俄州參議員謝羅德·布朗宣佈參選,那麼桑德斯在白人男性中的選票也會被多人瓜分。

年齡會成為桑德斯的障礙嗎?

1941年9月出生的伯尼·桑德斯現在已經是77歲高齡,他在2月19日宣佈參選後,在Google上搜索“伯尼·桑德斯多大了?”的人數立刻飆升。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疑問:等他當上總統已經接近80高齡了,他真的能幹滿4年甚至8年嗎?

愛打籃球的桑德斯

但年齡問題可能並不會成為桑德斯的劣勢。在2016年選舉中,在健康問題上,選民們和輿論對於69歲的希拉里的質疑要遠遠多過74歲的桑德斯和70歲的川普,這其中自然少不了性別歧視的因素(當然,希拉里在競選中出現的健康狀況也推波助瀾)。2020年,前有74歲坐在白宮中喜愛吃垃圾食品、有肥胖症的川普,後邊可能還有78歲的拜登,人們可能不會太過關注常打籃球的桑德斯的健康狀況。

總結

與2016年不同,桑德斯已經在全國範圍內建立起知名度,並擁有大量鐵桿支持者,這一次,他不再是“黑馬”候選人,而是實打實的領跑者。在多項民調中,桑德斯在民主黨內的支援率基本都保持在20%上下,和拜登二人一起排在頭兩名。在最先舉行初選的愛荷華和新罕布什爾州,桑德斯很有可能構築起足夠的聲勢,提前取得優勢。無論他最終是否能贏得初選、甚至擊敗川普,桑德斯勢必成為一股能左右戰局的力量,不可小覷。

責任編輯: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