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父母愛情》編劇去世,曾拒絕姜文,最終靠中國式溫暖征服觀眾

平凡的幸福,才是最幸福的事。

斯人已逝

電視劇《父母愛情》真的是以一劇之力養活了大半個中國的電視臺。無論何時,只要電視臺在放,家裡的電視就不會關掉,男女老少皆宜,百看不厭,隨便哪段都能有滋有味地接著看下去。

最近山東衛視又在重播《父母愛情》,可3日下午卻傳來噩耗,編劇劉靜老師因病不幸於3月30日離世。熒屏上的歡聲笑語還在,可惜斯人已逝。

劉靜老師和正午合作的第二部劇《尉官正年輕》5月就要和觀眾見面,主創們都很遺憾。曾合作的演員們也都紛紛懷念,演員郭濤真誠致謝——

“在經歷了結婚生子之後,才能明白如涓涓流水的感情是如此珍貴,我們的這一生能夠獲得平凡的幸福,才是最幸福的事。一路走好,希望來生再聚!”

平凡的幸福,就是這簡單的五個字,讓《父母愛情》大獲成功。華語影視向來稀缺好編劇,劉靜是不可多得的一位。梅婷和郭濤在拍攝時就對她滿口稱讚,他們都捨不得改詞兒,連導演想要刪減都會攔著。

不知不覺這部劇已經過去5年了,但其實原著小說可是93年就誕生了。

01

引姜文、倪萍“競折腰”

小說一問世,電影大導姜文聞著味兒就找上門來了,不為別的,就是書裡的安傑讓文文導演看見了自己母親的影子,他直接拍了5萬大洋,買下了電影改編權。

倪萍也跟著找上來,她想讓劉靜寫個電視劇劇本。

後來新麗傳媒的老闆曹華溢還死纏爛打,也想要小說的改編權。

劉老師僅憑一本《父母愛情》就引得眾多大佬競折腰,本以為就踏上了康莊大道,平步青雲,可卻紛紛落了空,我們看到時都已經是20年後的事兒了。

02

為了麻將能拒絕姜文的奇女子

劉靜是個小富即安、沒啥野心的人,那時候的5萬鉅款沒有拍暈她,而是直接把她拍到了麻將桌上,從此挑燈夜戰、一去不復返。

姜文讓她寫劇本時,正是劉靜剛迷上麻將的點兒,飯都顧不上吃,哪還有心思顧得上劇本,湊合寫了兩稿拿給姜文,文文沉默了;

之後呢,倪萍這個大腿她也沒抱上,拖稿玩麻將,爽過吸維他檸檬茶!

這可把丈夫急夠嗆,好歹曹老闆有耐心,把劇本磨了下來。開始劉靜還義正言辭地拒絕來著,就算版權過期了,我也不能一個東西賣兩次啊!

“我昧著良心再賣一次,把人家姜文先生當成什麼人了?當成收廢品的嗎?不行不行,堅決不行!”

不過視金錢如糞土、人間正義的化身劉靜女士在聽到曹老闆只買電視劇的改編權後,“對金錢的喜歡,已經讓我顧不上姜先生是不是收廢品的了”。

好在我們文文爽快,一聽這事反而很高興,還說父親的角色他來演!再找上他的好基友鄭曉龍導演,不過後來這個組合沒有實現。

有了文文珠玉在前,劉女士還一度不滿郭濤的顏值,你就是不是一表人才,你起碼也要說得過去吧?退一萬步說,你起碼不能是腫眼泡吧。

後來劇播出了,她才被腫泡眼的演技征服了。啥話都敢說,是劉女士的本色。事業的成功沒有激發她發表什麼人生感言,就是實話實說——

“這個中篇真好哇!不但讓我名利雙收,還讓我混吃混喝了不少好飯。感謝《父母愛情》!”

03

她可太有意思了

在合作過的業內人士的口中,劉靜是一個很有趣的人。

相比於那些一夜爆紅的文藝人士,她的經歷實在“拿不出手”,她就沒啥刻苦的時候,她自己也說,“硬著頭皮、玩命的寫,我肯定是不會去做的。我喜歡文學,但文學還不能去幹擾我的生活。”

於是就苦了曹老闆——

“曹老闆的不容易,他就像手裡抓了一把金黃色小米的人,一邊在前邊一點一點地撒,一邊嘴上甜言蜜語地咕咕叫。就這樣,一直把我哄上了寫劇本這條溜光大道。”

但生活不易,劉女士對自己還是寬容的,自己這不是荒廢度日,而是“淡泊明志”。

淡泊明志的劉女士的金錢觀就是今天的錢決不能留到明天花!

5萬鉅款在呼朋喚友地大吃大喝中就像滾滾東去的長江水,文文請客時,劉女士碰到一巨好吃的豬肉夾餅。

“當時的我,虛榮心還比較強,怕人家說我能吃,特別忍住了沒有多吃。但是有心的我,還是打聽到了這是哪家飯店做的。”

緊接著,她就帶一群好友去“掃蕩”,撐得吃胃藥。

04

和丈夫的“父母愛情”

我們能看到《父母愛情》,劉老師的丈夫功不可沒。

和劇中的江德福、安傑一樣,他們的生活也是吵吵鬧鬧、磕磕絆絆。

劉老師把她和丈夫鬥智鬥勇的婚姻生活生動地形容為“解放戰爭”——

“三大戰役和幾乎每天都有的小戰役不斷爆發著”,劉女士巾幗不讓鬚眉,

“從山東轉戰到山西,從河北打到河南,把我家男人打得落花流水、丟盔卸甲。”

比如不攢錢這事,劉靜是這麼給丈夫洗腦的“假如你存了很多錢,但不小心死掉了,我肯定要再婚。但這床你睡過得換吧?這傢俱你用過得換吧?還不都得花你的存款?”丈夫只能悲憤交加,“好吧,花! ”

“直到有一天,國軍實在是被共軍打得沒脾氣了,以理據爭地說共軍:你有什麼資格這樣猖狂呀?你以為你軍藝畢業你就了不起呀?請問閣下,您的作品呢?拿出來讓我看看唄!”

於是,“共軍的大炮就卡殼了”,奮筆疾書,以字作子彈。

劉靜是個極無定力的作家,朋友多,牌友多,要想在他們的誘惑下進行文學創作根本不可能。索性丈夫當機立斷。

“這樣不行,你還是上外地寫作去吧!就這樣,我被趕出了北京,踏上了背井離鄉的創作之路。分別在丹東和葫蘆島,完成了我將近五十萬字的長篇小說。”

背井離鄉的劉作家取得了驕人的成績,長篇小說《戎裝女人》反響很好。

05

我一定要把中國人最美的一面給展示出來

那個年代,我們的電視熒屏備受韓劇衝擊,這引發了劉靜的寫作動力,“韓國電視劇從來是歌頌倫理,我們則是無底線地揭露。本質上,韓國電視劇歌頌的倫理,其實是來源自我們的。本質上,我們更可愛。”

她發誓一定要寫出中國式的溫暖,“我是一個軍人,我有這個責任,也有這個能力,一定要把中國人最美的一面給展示出來。”

雖然抱著這樣的想法,但《父母愛情》的成功很大程度還是與劉靜的溫情成長環境分不開。因為她“是一個內心沒有仇恨的人,所以她的劇本里都是好人”。

《父母愛情》的生活場景差不多就是劉靜成長的環境,她自小在海島的軍營長大,“那是我熟悉的生活。什麼叫‘熟悉’?就是你從小在家裡家外都能看見的。

海島上,軍營裡,左鄰右舍,叔叔阿姨,那時候各家都是開著門過日子,沒有什麼祕密。”

於是這些祕密成為了她的素材,“那個年代,海島部隊裡的女家屬可以說臥虎藏龍,有歸國華僑,有從上海來的,廣州的香港的都有”。

劉靜本人其實就是劇中亞菲和亞寧的原型。

像亞寧一樣,她從小受母親薰陶,熱愛文學,愛寫日記,老大老厚的登記簿,一寫就是20多本。她還進了當時培養出莫言的解放軍藝術學院學習文學,這個經歷培養了她的寫作才華。

她也和亞菲一樣,進軍藝前還在北京萬壽路的通訊連當過女兵,掄鏟做飯、騎車買菜、餵豬殺豬,通通不在話下。想必劇中亞菲火爆、機靈的性格也多半來自劉靜本人。

06

傳遞溫暖和快樂,這是她的人生態度

《父母愛情》俘虜了一眾90後甚至00後的年輕人,這是劉靜沒想到的,她本想著就是感動一下她這代有相同經歷的人。

事實證明,溫暖和快樂對人類的魅力是沒有年齡區分的,這也是劉靜老師一直以來的人生態度。就連我們現在追憶她的人生,都是趣事堆積起的。

她風風火火來這世上走了一遭,結識了諸多演藝界大佬,感動了無數觀眾,麻將打過癮了,豬肉餡餅吃夠了,私想著這樣的人生該是無憾了。

劉老師,一路走好,願您在天堂也是如此快樂地生活。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