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傣族市長的三次進擊——麓川暴打緬甸紀略

關於麓川王國多次擊敗元朝,以及在明初如何被大明王朝擊敗的情況,詳見本號之前文章:大明鐵騎踏破東南亞霸主:沐王爺打坐在定邊府

傣族是一個在中國境內僅有126萬餘人的少數民族,看起來人口稀少,並不為大家所重視,只以潑水節知名。然而傣字實際上來自泰字,傣族與泰國的主體民族泰人,是同一族,在寮國稱作佬族,在緬甸稱作撣族,在印度則稱作阿薩姆人,在全世界,Tai族人數量多達驚人的6800萬。

如此一個大族,想必也有輝煌的歷史。泰國雖然是東南亞大國,歷史上曾有多個輝煌的王朝,然而畢竟也有多次被緬甸滅國的經歷。Tai人所建立的國家當中,最武德充沛,驍勇善戰的,還是當推中國境內雲南西南部的傣族建立的麓川王國。

思汗法晚年,麓川王國的疆域極為廣大:東至景東、鎮沅、景谷以東的禮社江、元江西岸,隔江與雙柏、新平相望;東南包括西雙版納,寮國北部的南掌地區,泰國北部的清邁地區,以及緬甸撣邦東部的景棟地區;南面包括緬甸撣邦的東枝、錫箔和勐密地區,以及實階以北直至曼尼普爾河與親敦江匯合處的戛裡地區;西面包括印度阿薩姆、曼尼普爾、那加等地區;北面連線中國的西藏;東北包括至瀘水縣怒江西岸以及整個潞江河谷,與雲龍、保山接壤。整個區域,東起禮社江,橫跨瀾滄江、怒江、伊洛瓦底江、親敦江,直至雅魯藏布江下游的布拉馬普特拉河河谷。

思法時期疆域圖

能在一代人的時間內,北抗強元,南收袤土,有思汗法本人軍事能力卓越,用兵如神的因素,也有這些地區都生活著大量Tai人,語言風俗相通,易於統一的因素。唐宋時期,大量源自中國四川境內的Tai人不斷南遷,依靠從中國習得的先進文化技術,壓制土著,與雲南和東南亞土著通婚,形成了極為廣闊的分佈地域和驚人的人口數量。

麓川僅僅整合了Tai人一半不到的疆域和一小部分人口,就足以令元帝國為之震顫,元朝的樑王和段氏總管朝不保夕。如果麓川出一個成吉思汗一樣的人物,像成吉思汗統一蒙古那樣,征服當時衰弱的泰國和寮國,統一所有的Tai人,那東南亞將出現一個遠比南詔國龐大,比之吐蕃帝國也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巨無霸南中帝國!

當然,我們現在要說的不是巔峰時代的麓川。沐英在定邊之戰中大破巔峰麓川,使得麓川霸權在大明分化政策下逐步瓦解的過程。而明英宗時代,麓川又一代雄主思任發試圖振興家業,規復舊土,卻被大明名將王驥、蔣貴三徵麓川,終於身死國滅的故事,在指文工作室所出mook讀物《戰爭事典15》上《三徵麓川——明帝國英宗朝的西南攻略》一文有非常詳細的介紹。

三徵麓川之後,麓川思氏失去了老巢麓川路以及在當代雲南境內的全部領地,龜縮到緬甸北部,從麓川王國變成了木撣王國,並漸漸去除王號(紹法),成為緬甸北部的普通土司。

然而麓川市長第一次擊破緬甸,卻正發生在三徵麓川后期。

(正統)十一年,緬甸始以任發及其妻孥三十二人獻至雲南。任發於道中不食,垂死。千戶王政斬之,函首京師。其子機發屢乞降,遣頭目刀孟永等修朝貢,獻金銀。言蒙朝廷調兵征討,無地逃死,乞貸餘生,詞甚哀。帝命受其貢,因敕總兵官沐斌及參贊軍務侍郎楊寧等,以朝廷既貸思機發以不死,經畫善後長策以聞,並賜敕諭思機發。十二年,總兵官黔國公沐斌奏:"臣遣千戶明庸齎敕招諭思機發,以所遣弟招賽未歸,疑懼不敢出。近緬甸以機發掠其牛馬、金銀,欲進兵攻取。臣等議遣人分諭木邦、緬甸諸宣慰司,令集蠻兵,剋期過江,分道討機發。臣等率官軍萬人駐騰衝,以助其勢。賊四面受敵,必成擒矣。"從之。——《明史·列傳第二百二·雲南土司二》

此時思任發已經被緬甸人擒獲,交給明朝誅殺。其子思機發卻又搶掠緬甸的牛馬、金銀。緬甸想要“攻取”思機發,卻還要請求大明慈父出兵,並聯絡木邦,可見即便麓川已經被趕到緬北做市長,緬甸阿瓦王朝也並不是麓川的對手。

此後,明朝再次發兵討伐麓川:

十四年,驥率諸將自騰衝會師,由幹崖造舟,至南牙山舍舟陸行,抵沙壩,復造舟至金沙江。機發於西岸埋柵拒守。大軍順流下至管屯,適木邦、緬甸兩宣慰兵十餘萬亦列於沿江兩岸,緬甸備舟二百餘為浮樑濟師,併力攻破其柵寨,得積穀四十萬餘石。軍飽,銳氣增倍。賊領眾至鬼哭山,築大寨於兩峰上,築二寨為兩翼,又築七小寨,綿亙百餘里。官軍分道並進,皆攻拔之,斬獲無算,而思機發、思卜發覆奔遁。

時王師逾孟養至孟那。孟養在金沙江西,去麓川千餘里,諸部皆震讋曰:"自古,漢人無渡金沙江者,今王師至此,真天威也。"驥還兵,其部眾復擁任發少子思祿據孟養地為亂。驥等慮師老,度賊不可滅,乃與思祿約,許土目得部勒諸蠻,居孟養如故,立石金沙江為界,誓曰"石爛江枯,爾乃得渡"。思祿亦懼,聽命,乃班師。捷聞,帝為告廟雲。

按緬北險遠,明軍絕大部分負責補給任務,此戰的戰兵,大部分應該是緬甸、木邦派出的援兵。王驥雖然取勝,但不輕渡金沙江,一是考慮到孟養廣闊險遠,恐怕補給不濟,另一方面應當也是擔心緬甸、木邦兵不是麓川兵對手,深入敵境,萬一有失,後果不堪設想。因此才放棄了徹底殲滅麓川而班師,但麓川王國的霸權,至此已經徹底掃地了。

嘉靖初,孟養酋思陸子思倫糾木邦及孟密,擊破緬,殺宣慰莽紀歲並其妻子,分據其地。緬訴於朝,不報。——《明史·緬甸傳》

在明史中稀鬆平常的一句話,卻顯示出極為驚人的事實。

被趕到緬甸北部的麓川市長,糾合了木邦和孟密的市長,一起攻破了阿瓦王朝的都城阿瓦城,把阿瓦王朝的國王莽紀歲(兼任大明緬甸宣慰司宣慰使)給幹掉了。如果換了正德在位,估計一定會發兵幫緬甸復國,但是嘉靖是個比較慫的皇帝,所以沒管這事,不了了之了。

思倫扶持自己的兒子思洪發為阿瓦國王,來控制緬甸。

武德充沛的麓川又一次實現了一城滅一國的奇蹟,看起來麓川又要藉著緬甸的馬甲復興,大明又要有麻煩了。不過,麓川思家沒有解決好一個重大的問題,那就是民族矛盾。

按照緬甸方的說法:思氏父子在阿瓦進行殘暴的統治,殘殺緬族僧侶,毀壞佛塔,焚燒佛經。這些暴行,激起了緬族人民的強烈憤慨。無論有沒有誇大的地方,我們可以看到,Tai人無法解決和緬人的民族矛盾,他們的統治遭到了緬人的抵制。

考慮到蒙古人在民族問題上的手腕也是以糟糕著稱,尤以準噶爾蒙古為甚,則我們將麓川思氏與蒙古,而非建州相比,是合理的。同時我們亦要看到,無論是強度,還是武德,麓川Tai人都比起名過其實的準噶爾蒙古有過之而無不及。準部滅亡後,尚有十萬左右的準噶爾人被俄羅斯帝國豢養,希望他們能反攻清朝,但最終這群人也沒能掀起什麼風浪,對比麓川殘黨的表現,準部可以說是很費拉了。

緬甸東南部東籲土司的青年領袖莽瑞體利用了緬人對思氏的仇恨,招降納叛,擴大實力,又攻滅了之前被阿瓦王朝壓制的白古王朝(白古王朝和阿瓦王朝在緬甸境內形成南北朝,曾進行了四十年戰爭,各有勝負,但總體而言阿瓦王朝實力壓制白古,白古以防禦為主),1542年東籲王朝進軍卑謬。思洪發在卑謬慘敗後,就一蹶不振,各地緬族人民紛紛起義。1543年思洪發被緬臣明吉耶襄所殺。

那麼,麓川思氏從此就一蹶不振了嗎?

可以這麼說,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依然會讓諸位大跌眼鏡。

後來莽瑞體被刺殺,比莽瑞體更加能征善戰的妹夫莽應龍繼承其位(此人是緬甸三大帝之一,曾開闢了歷史上緬甸的最大版圖),北上侵犯大明,卻在戛撒之圍中被名義上依附於明朝的思氏家主,孟養土司思個打得慘敗,幾乎僅以身免。

戛撒之圍中,思個憑藉不到兩萬的戰兵,藉助地形優勢分層次抗擊,誘敵深入,切斷糧道,以寡圍眾,逼得莽應龍號稱多達20萬的大軍宰殺象、馬充飢,以至於人相食,最後莽應龍還是藉助隴川宣撫司嶽鳳的幫助(嶽鳳本江西臨川人,行商至隴川(今雲南隴川西南),與隴川宣撫司多士寧交往甚厚,萬曆元年,嶽鳳誘殺多士寧及其妻子,奪金牌印符,投靠緬甸,屬於典型的漢奸),嶽鳳率2000兵開啟包圍一口,才使得莽應龍殺出重圍,死裡逃生,逃亡路上又被思個追擊,死傷慘重。

緬甸霸主莽應龍

這一戰的精彩卓絕,蕩氣迴腸,這裡只能簡單描述。關於戛撒之圍,鄙人之後會寫長文來介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明軍在戛撒之圍時能夠及時趕到,莽應龍就必定葬身孟養了。

其實明朝金騰署事羅汝芳已經發兵支援思個,卻被雲南巡撫王凝要求撤退。此事實在讓人扼腕遺憾。為什麼明朝雲南官方會做出這樣的抉擇呢?一是王凝此人著實顢頇,第二點,也是更重要的一點,在明朝許多人眼裡,麓川思氏的威脅甚至還要高於緬甸,如果讓思個一次殲滅20萬緬甸大軍,建立起來的威望無疑使人震懾恐懼。

麓川思氏沒有暗主,幾乎每一代都是英主,這一點是非常驚人的。最後明緬戰爭的後期,明朝在大勝的局面中卻選擇撤兵,拋棄了麓川思氏。一方面萬曆三大徵進行得如火如荼,豐臣秀吉和楊應龍確實牽制了大明大部分可用的資源兵力,另一方面,思氏對明朝多年以來造成的威脅,使得明朝難以用最大的決心來保護思氏。最終孟養淪陷,明朝失去了對緬北撣邦高原的控制,也著實令人扼腕。

不過需要強調的是,17世紀開始,緬甸東籲王朝持續衰落,撣邦高原諸土司相繼獨立,木邦甚至要求加入清王朝版圖,卻被乾隆帝以不生事為理由拒絕。清王朝未能及時收復撣邦高原,才導致了新生的貢榜王朝崛起後得寸進尺,並在清緬戰爭中大破清軍,使得清朝失地求和(遷木邦、孟拱、蠻暮三土司於關內,分置大理、蒙化(今巍山)、寧洱(今普洱)。攻緬之役,滿蒙兵不服水土,病死者多;綠營兵有聞槍炮聲即股慄竄伏者)。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