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南京條約中,最讓滿朝文武在意的不是割地賠款,而是這條

清朝自問鼎中原之後,經過康熙、雍正兩位皇帝的精心治理,到了乾隆朝,國力強盛,疆域遼闊,文化、經濟都達到了極盛。乾隆帝更是下詔:“盛世滋丁,永不加賦。”一時間,上至帝王,下至滿朝文武,俱以泱泱大國自居,視周邊小國為番邦蠻夷。這種大國的自豪感,直至道光朝也是絲毫未減,整個國家都沉浸在日暮西山的盛世之中。

1839年,有鑑於鴉片的嚴重危害,道光帝命林則徐到廣州虎門銷煙。久懷侵略之心的英國以此為藉口,於次年挑起了戰端。經過兩年的較量,清朝政府認慫,簽訂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條約規定,清朝政府賠償2000萬銀元,割讓香港島等等。

對於割地賠款,道光帝乃至滿朝文武,雖有不甘,但也沒怎麼在意。2000萬是銀元,不是白銀,又是分期付款的,對當時的清朝政府來說,還款不成問題,最讓滿朝文武在意的卻是條約的行文格式,在他們看來,匪夷所思,荒唐至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秦始皇建立中央集權制以後,曾規定:文字中遇到皇帝的名字要避諱,不僅如此,逢“皇帝”等字句時,要另起一行頂格書寫,“皇帝”兩字要抬格書寫,以示對皇帝的尊重。可以想象,在南京條約簽訂以前,是沒有什麼人可以和皇帝並排書寫的。而這份條約中,公然讓英國女王和道光帝並書,如此違反“定製”,滿朝文武是怎麼都接受不了。道光朝名臣李星沅曾對此發表憤慨,在日記中寫道:

“閱鈔寄合同(指的是《南京條約》),令人氣短。我朝金甌無缺,忽有此蹉跌,至夷婦與大皇帝並書,且約中如贖城、給煙價、官員平行、漢奸免罪,公然大書特書,千秋萬世何以善後?”

李星沅的看法,是當時整個官僚階級愚昧無知的縮影。在他們看來,割地賠款是小事,無關痛癢,“夷婦與大皇帝並書”才是戳中了他們的軟肋,讓他們覺得作為泱泱大國顏面無存。

由此可見,第一次鴉片戰爭沒有把清朝的統治者們打醒。面對割地賠款的奇恥大辱,面對列強們的船堅炮利,他們不思禦敵之策,不思富國強兵,不肯“屈尊”放眼看世界,反而注重繁文縟節,貪圖苟安,沉浸於盛世迷夢,如此腐朽不堪的朝堂,只會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