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金遷都汴京以後的行省設定

金遷都汴京以後的行省設定

金自遷都汴京後,國家形勢日益嚴峻:經濟殘破、兵驕將悍、近恃弄權,金政權賴以維持統治的女真軍隊已經喪失昔日的驍勇雄風,猛安謀克軍制混亂、戰鬥力低下,更兼外有蒙古、西夏等強敵進攻,內有人民起義牽擾。金統治者為消除內憂外患,保疆衛土、續金基祚,派官出駐各軍事重地,設定了多處行省。

1.河北地區的行省建置

河北地區在貞祐初即遭到蒙古軍隊的縱深擄掠。至金宣宗貞祐二年,河北兩路未破者,僅有真定府、大名府、清州、沃州等幾處府、州。五月,宣宗倉皇挾帶河北百萬軍戶南遷,廣大河北地區陷入無兵駐守的境地。

2.山東地區的行省建置

山東地區在貞祐初也遭到南下蒙古軍隊的殘酷擄掠,除東平府、徐州、邳州、海州外,其餘州縣均已殘破。另外,山東作為紅祅軍的發源地,農民起義風起雲湧,極大地威脅著金朝的統治。為穩固汴京朝廷的後方,金于山東先後設定了東平行省、益都行省、邳州行省、徐州行省。

3.東北地區的行省建置

金末,東北地區陷入幾大政治勢力的角逐中。衛紹王大安三年,契丹人耶律留哥率眾起義,崇慶元年(1212)春降於蒙古,次年三月被部眾推立為王,建國號為遼。貞祐三年,蒲鮮萬奴起兵反金,於次年十月據東京自立,國號大真。貞祐二年,蒙古木華黎率軍攻入遼西,並於貞祐四年秋攻向遼東。這幾股政治勢力的崛起與突入,極大地威脅了金朝在東北地區的有效統治。為保衛本民族的發祥地,金廷在東北地區設定了行省,代表中央對東北地區進行軍政統轄。

金末東北地區所設之行省,具有極強的軍事性,這也是東北特殊的軍政形勢使然。從史料記載看,幾處行省一直在同耶律留哥、蒲鮮萬奴、蒙古諸勢力對東北各地進行著反覆的爭奪。它們率軍作戰、頑強地守衛著東北領土,為延續金朝的統治發揮了重大作用。

4.河東地區的行省建置

河東地區自古為兵家必爭之地。金末,河東一方面北阻蒙古、南屏河南,在軍事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另一方面,河東南部谷地發達的農業、富饒的鹽業資源,更把持著金朝的經濟命脈。貞祐初,河東地區即遭到蒙古軍隊的攻掠,致使州縣殘破,民生凋敝。宣宗南遷汴京後,為挽河東危局,派重臣胥鼎行省河東。興定二年末平陽陷落後,金又於河東南路重鎮河中府設定了行省。

5.陝西五路的行省建置

陝西五路,地緣蒙古、西夏、南宋,向為四戰之地,兼以黃河潼關之險控扼河南,戰略位置十分重要。宣宗南遷汴京後,金軍主力隨之南徙,陝西即駐有金朝重兵。為了對陝西地區實行強有力的軍政統治,宣宗貞祐三年(1215)八月即設陝西行省,委重臣出領,至哀宗正大八年(1231)末,陝西不守,行省被廢罷,存續時間達 17 年之久。

6.河南地區的行省建置

宣宗南遷後,河南地區成為京畿之地。雖地近宋境,但金素輕宋人,並沒感到有來自宋境的威脅。相反,河南因遠離金政權的主要敵人蒙古、西夏,與河北、河東、陝西等地相比,反而相對安全。在行政方面,朝廷對河南可實現臨近控制。故終宣宗之世,並未在河南設定過軍政合一性行省,只是於興定年間為伐宋和籌集軍需,設定了兩處臨時軍事性行省。哀宗朝河南地區所設諸處行省,為蒙古軍隊進入河南前後,為軍事作戰倉皇而設,屬於臨時軍事性行省。

為伐宋而設之行省宣宗遷汴後,“屢興師伐宋,蓋其意以河南、陝西狹隘,將取地南中”。興定二年十二月,以僕散安貞為左副元帥權參知政事,行尚書省元帥府與唐、息、壽、泗行元帥府分道各將兵三萬伐宋。三年閏月還朝,行省罷五年,復伐宋,又立行省,六月,安貞以謀反罪被殺,行省又罷。治所不詳,經略地區為南宋北境。京東行省(興定五年十月置,旋即罷) 《金史》卷 16《宣宗紀下》興定五年十月,“命僕散毅夫行尚書省於京東,督諸軍芻糧”,籌糧畢,行省即罷。治所不詳,活動於汴京以東地區。哀宗正大末、天興間,境土縮小至河南一地,河南成為金蒙對決的最後戰場,為全力對蒙古作戰,金廷匆匆設定了9處行省。

本文由大聲影評原創,歡迎關注,帶你一起長知識!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