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為保護北大被日軍逮捕,這個美國人曾被我國痛罵

1937 年的“七七事變”發生之時,燕京大學正處於日本軍隊的包圍之中。西面一英里是日本的大本營,士兵們不時地從燕京大學周圍的路上走過,東面半英里是 日 本 人 控 制 的 京 張 鐵路。部分日軍士兵也在學校周圍來回巡視。

司徒雷登回到了學校後,他迅速在燕園裡升起了星條旗,並以校長的名義向駐北平的日本佔領軍當局致函,宣告燕京大學是美國財產,並堅決反對日軍進入校園搜捕愛國進步學生。

1940 年 2 月,燕京大學研究生、物理系助教馮樹功騎自行車在外回校時,被一輛日本軍車軋死。訊息傳到學校後,群情激憤,紛紛提出要日本軍方嚴懲肇事凶手。燕京大學當即向佔領軍提出抗議。隨後,研究生同學會幹事藍鐵年在院長陸志韋的同意之下,寫了一份哀啟,號召全校師生參加追悼會。追悼會由陸志韋主持,司徒雷登也參加了。據當年的學生回憶,日本軍官也在場,陸先生面向那日本軍官冷顏正氣地說:“ 我覺得當今世界上瀰漫著一股貌似強大的勢力,正在控制著你們,壓迫著我們,正是這股勢力奪走了我們年輕輕的馮先生的生命……”

不過,在珍珠港事件剛剛發生一小時後,日軍就直接把軍隊開進了燕京大學。憲兵隊長荒木把學生集合到禮堂,嚴厲宣佈:“日本現在正式接管燕京大學,學生聽從處理,不準有任何反抗。”日本人要求“學生必須離開校園;除了列入逮捕名單的人外,中國教職員在找到其他工作前可以留在校園內;西方人則必須全部集中在燕南園”。

在事發的當天,司徒雷登不在學校。他應天津校友會邀請,在前一天到了天津去度週末。12 月 9 日正當他準備返回學校時,兩個日本憲兵找到他在天津的下榻處逮捕了他,然後押送回北京,從此司徒雷登開始了他近四年的囚徒生活。

後來,燕京大學也就到了西南,和幾所大學共同成立了西南聯大。所以,司徒雷登,也是做過一些好事的,並非是完全的壞人。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