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歐洲最奇特的飛地,所有機構都設定兩套,當地居民隨時都在越境

我們閱盡鉛華,只為呈現不一樣的歷史。

各位讀者下午好!子淵前幾天給大家介紹了阿聯酋與阿曼王國之間的“雙重飛地”馬德哈,引發了讀者的強烈興趣。放眼全球,除了馬德哈州之外,歐洲還有一塊“雙重飛地”,這就是位於比利時王國和荷蘭王國之間的巴爾勒地區。

▲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風光

雖然比利時王國的領土面積只有3萬平方公里,人口卻有1100萬,是“工業革命”後崛起的資本主義經濟強國,也是歐洲聯盟的創始會員國之一。從古代開始,凱爾特人、比利其人、羅馬人、高盧人和日耳曼人都先後來此居住並加以統治。在公元1815年時,比利時還被併入荷蘭王國,直到15年後才獲獨立。正是因為這段紛雜繁複的歷史,比利時無論是地理上還是文化上,都處於歐洲的十字路口。這為比利時遺留下大量名勝古蹟的同時,也造就了一塊與荷蘭糾葛百年的“飛地”,即巴勒-赫爾託赫地區。

▲比利時地圖(區域性)

這塊飛地並不像安哥拉的海外飛地卡賓達省那樣,是大面積的整塊領土,由於歷史原因,巴勒-赫爾託赫地區被比利時與荷蘭兩國分成了許多塊,兩國在此都有眾多飛地,甚至還有飛地中的飛地。根據相關資料顯示,在這一區域內,比荷雙方總共有30塊飛地,比利時一方有22塊一級飛地位於荷蘭王國境內,總面積達2.345平方公里。荷蘭則有1塊一級飛地位於比利時王國境內,另有7塊二級飛地位於比利時王國位於荷蘭境內的飛地中(即“飛地套飛地”),總面積為0.150平方公里。

▲穿過咖啡屋的邊境線

這些飛地集中在比利時王國北部的安特衛普省與荷蘭王國南部的北布拉班特省交界處,歸屬比利時的地區稱為“巴爾勒-赫爾託赫直轄市”,歸荷蘭所有的地區則稱為“巴爾勒-拿騷自治市”。1995年,雙方的邊境委員會結束歷史糾紛,達成一致協議,劃定瞭如今的邊境線。從原則上來看,雙方邊境大致沿田地分界而決定,但在某些地方,邊境線就顯得極為複雜,生活在該地區的居民,家中廚房與起居室竟分屬於兩個不同的國家,比如澤曼的一家店鋪就被兩國邊界橫穿一分為二。

▲懸掛國旗和歐盟旗幟的前門

這樣一來,房屋所有人的國籍劃分和房屋所屬國家就會引發糾紛,因此慣例是看這些房屋的前門位於哪個國家。不過由於邊境線實在太奇葩,有些房子的前門既屬於比利時又屬於荷蘭。這種情況曾給許多人帶來困擾,而且劃分不清的話,哪怕是從臥室或客廳一端把物品拿到客廳另一端,都會被兩國警方懷疑有走私嫌疑。最終,居民們都會自覺地在自家房屋的門牌旁插上所屬國家的國旗。

▲身著傳統服裝的荷蘭居民

既然房屋劃分都如此複雜,民眾和新生兒的國籍認定更是個大問題。在這個萬人小鎮上,由於兩國都有著自己的國民,所以同時存在著荷蘭籍與比利時籍的兩個市長、兩支警察部隊、兩座主教堂、兩家通訊運營商與兩個電力公司,小鎮上的店鋪則兩國生意通吃。對於大多數街道,垃圾車每週來兩次(一次荷方的,一次比方的),郵遞員每天來兩次(仍然是一次荷方的,一次比方的)。小鎮中心的電力由比利時電力公司供應,中心以外的地區的電力則由荷方公司負責。有趣的是,兩國居民之間打的雖然是“跨國電話”,卻是按“市話”收費,兩國警察駐紮在同一個警察局,兩個市政府也擁有同一個官網,既可以通過比利時的政府官網進入,也可以通過荷蘭官網進入。

▲巴爾勒-拿騷地區的本姆希酒店

說起這些飛地的形成原因,則要追溯到公元13世紀。當時的布拉班特公爵與佈雷達領主間曾進行過多次交易,在此期間,巴爾勒一帶的地皮不斷被他們買賣租賃,比利時王國從荷蘭王國獨立出去後,由於部分領土並未劃分清楚,雙方於是在1843年簽署了《馬斯特裡赫特條約》以確定兩國邊界,這才形成了如今的混亂局面。雖然兩國政府都曾有意以此結束這一地區的領土糾紛,但1996年的全民公投結果卻顯示世居於此的人們並不想統一,於是這一地區也就成為全球少見的特殊領土。

參考文獻:

《比利時》

微信公眾號:趣觀歷史,每日為您甄選好玩有趣的歷史。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