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這裡是山西之關隘津渡|蒲津渡遺址

在歷史的分分合合中,山西曆來就是群雄逐鹿的支點,連綿的太行山、呂梁山,是中原腹地進退可據的天然屏障,誰擁有了表裡山河,誰就掌控了問鼎天下的先機。山西,中原農耕文化和北方遊牧民族的界限,兩種文明在這裡衝突與融合,不斷在這裡發生與交錯。日月陰晴,磨蝕了歲月的刀鋒,當年的關隘津渡熱鬧不在,卻留下了無數的驚世傳奇。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句諺語經常用來形容世事反覆,變遷無常。可鮮有人知道這句話便出自山西永濟蒲洲地區,形容黃河水勢瞬息萬變。如今黃河易道,成湮人散,原來人流不斷、車水馬龍的古渡口,因已經不在黃河之畔,逐漸被廢棄,這便留下了古蒲州城西的蒲津渡口。

中國是橋的故鄉,也被稱為“橋的國度”,古代中國橋樑的建築藝術在世界上首屈一指,石橋、木橋、索橋、浮橋各種橋樑都有例項,而僅就浮橋來說,最著名的莫過於永濟蒲津渡上的蒲津橋了。

蒲津渡始建於春秋戰國時期,是黃河流域最大的一個古渡口。蒲津橋是橫跨在黃河上歷史最早、跨度最長、規模最大的第一座曲浮橋,史稱“天下黃河第一橋”。此渡自古屬秦晉交通要衝,因水流湍急,兩岸泥沙淤積,無法固定橋樑,但蒲州乃兵家要塞,各朝均在此修建臨時性的浮橋。

據載,唐開元年間,隨著經濟發展,蒲州躍為全國六大城市之一。竹索舟橋,已無法滿足兩岸通商需要,時任蒲州府尹上奏,陳述舟橋弊端。唐明皇下旨建造新橋,並召叢集臣,匯選造橋方案。經眾多能工巧匠設計,決定用鐵牛作樁基,鐵索代竹繩,繫於舟墩,加寬橋面,以利人車通行。不久,建成了黃河第一座固定浮橋,讓黃河天塹變通途。

歷經百餘年,直至清代因黃河逐漸向西改道,蒲津渡徹底廢棄。蒲津渡鐵牛20世紀40年代湮沒,上世紀90年代初蒲津渡遺址考古隊首次科學發掘完整出土了唐開元12年鑄造的四尊鐵牛、四個鐵人和七星鐵柱。鑄造於1300多年前的巨型鐵牛為“天下黃河第一橋”蒲津橋的橋頭地錨,除了起固定索橋作用外,還有多種作用。《易經》說:“牛象坤,坤為土,土勝水”。古人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鑄鐵牛置於河岸,對肆意氾濫的黃河水是一種震懾,象徵著攔擋洪水、征服水患,造福於人民。每尊鐵牛重約55~75噸,氣勢磅礴,威武有力,造型精美,栩栩如生,用鐵量佔當時全國年鐵產量的五分之四。鐵索又連舟組成黃河上最早、最長、最大的黃河大浮橋,是溝通山西、陝西、河南三省的重要紐帶。儘管目前四尊大鐵牛固守的地方已遠離河道,但他們都是唐代國力強盛和我國古代勞動人民聰明才智的歷史見證。

蒲津渡遺址出土的唐開元鐵牛數目之多、體積之巨集、分量之重、鐵質之優、造型之美、工藝之精、實用價值之大舉世罕見。蒲津渡鐵牛是具有實際功能的藝術珍品,是實用技術同雕塑藝術有機結合的典範,是中國古代勞動人民對世界橋樑、冶金、雕塑事業的偉大貢獻,是世界橋樑史上唯我獨尊的永世之寶,堪稱“世界奇蹟”。它對研究唐代政治、經濟、軍事、文化、橋樑架設、冶煉鑄造以及黃河變遷等方面提供了可靠的科學依據。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