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說唐朝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朝代,會成為歷史的主流,你怎麼看?

我來告訴你原因,其實版圖軍力都不重要,形式是思想的延續,一個國家除了硬實力還有軟實力,在鐵幕的蘇聯和看似鬆散的美國之間,沒有人會選擇蘇聯,連蘇聯人自己都在逃離,漢唐之間的差距就在這裡。

這種對國家和文明形態上的差距從外形上是很難看出來的,但他是除了軍事以外所有經濟文化科技的土壤,雖然都有著封建這個特定時代的狹隘,但比起漢朝的陰森桎梏,可以天子呼來不上朝的唐朝,更有著因從骨子裡透出的自信與強大而更兼一種敢把世界裝入胸中的盛態,對待各種事物的包容。唐朝要的是天下都是唐的子民,中原要對所有文明愛之如一,唐朝時真正確立了萬國來朝,東方政治軍事貿易的最高仲裁者的身份,從波斯到西域各個國家到吐蕃到因保護朝鮮而進行的最早的中日海戰,使大唐在享受中華文明主導下的政治貿易所帶來的好處時,也背上了承重的殖民地負擔,被自己的殖民地和各隸屬國保護國拉進了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政治軍事的泥潭。

有人統計到安史之亂爆發前的140年時間裡,唐所參與的1000多場大大小小的戰役,有三分之二是在邊疆和境外進行的,唐時那個深入到國民之中天朝聖國的思想和見慣了世界各國移民和商客的世界中心概念。具有這樣一個時代的氣質的人,是不會說出犯我大唐者,雖遠必侏這樣的話的,就象一個民族過於強大後,不管他的領導者願意不願意,對於周遍國家都必然是攻勢文化,就象躥徵後的武則天雖然對開疆擴土不感興趣。但她一定會對任何影響了唐的政令商路的遭襲戊鎮進行剿滅,兵易聚不易散,這些軍隊為了滿足自己內部的需要又會進行進一步擴張,這是唐的封建侷限性,但對一個強盛國家所應具備的文明形態和外延他都有了,一個與世界所有曾存在過的大國不謀而合的外部表現。

唐強與漢,除了版圖大國際地位更顯赫更重要的是該如何謀求一個大國地位在意識層面上的超出,走漢的路只能把中國帶成一個誰都不敢碰的刺蝟,小的強悍如北朝鮮,大的凶如蘇聯,但始終擺脫不了應怕遭欺負而努力擴軍或虛張聲勢的自卑感,中國的歷代領導人要的不是將中國帶入這種感覺上的強大,厲害團結有戰鬥力如日本朝鮮蘇聯。但始終他們是畸形的,中國之復興要的不是這種形態的強大,所以我們的領導人我們的教科書和世界歷史教給了我們中國應走向一種什麼樣的強大,這樣的國度相對於當時的社會應該具有什麼樣的特徵,這樣一個盛世中國有沒有,答案就是你所問的中心,那個給了我們中國最強大時代的最典型的範本---唐。

這個背覆著祖先極致榮耀的時代,一個在春秋以後專制時代有些另類的百家爭鳴的時代,一個在儒家文化傳統裡卻冒著濃烈商業味的時代,一個將鐵血與文明完美雜糅在一起的時代,總之他是一個超越當時歷史條件又不期然具備了所有條件,甚至有點脫離了中國傳統軌道而又給中國帶來更多驚喜的朝代,老子的子孫永遠都會給人以意外,他們或許更能感應“宇宙之道”的存在規則魅力和美感。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