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歐洲各國5G網路建設進度遲緩,他們能否趕上5G大潮?

記者 | 錢伯彥

近日英國國家網路安全中心的研究結論認為,未來5G網路使用華為通訊裝置帶來的潛在風險可以得到有效控制。而在一個月前,德國電信(Deutsche Telekom)一位匿名高管也表示,如果德國政府在選擇供應商時排除這家中國製造商,將導致該公司5G網路建設至少延誤兩年。

德國人的擔憂並非沒有道理,因為歐洲在新一代通訊網路的競爭中已經又一次落後了,正如在網際網路大潮中被美國人和中國人甩在身後一樣。

5G網路的特殊性在於,其相比4G快近千倍的通訊傳播速度不僅使得廣大消費者受益,更是未來數十年內新技術、新生活方式的底層基礎。

從物聯網、工業4.0、工廠自動化到智慧家居,甚至是無人駕駛技術都離不開5G網路。以無人駕駛為例,高精地圖導航以及V2X(Vehicle to X)都是確保無人駕駛的先決條件,感測器巨大的資料傳輸量和實時性要求都使得4G網路無法勝任。如果將V2V(Car2Car)的要求考慮在內,5G網路更是不可或缺。

事實上,早在2016年9月,歐盟委員會就釋出了《5G行動計劃》。根據計劃,歐盟委員會建議各成員國在2018年進行5G網路的測試和引入,在2019年世界無線電通訊大會(WRC-19)之前為運營商提供5G臨時頻段,特別建議儘早授權6 GHz以上頻段,並最遲於2020年底之前實現部分地區的商業化大規模運營。

除了制定5G建設的時間表之外,歐盟委員會無線頻譜政策小組(RSPG)還於2016年11月釋出了歐盟5G頻段規劃。其中將3400-3800 MHz定位為2020年前歐盟5G部署的重點,700 MHz將用於5G廣覆蓋;同時在毫米波波段內,無線頻譜政策小組將24.25-27.5 GHz設為潛在5G先行頻段,並建議各國在2020年前儘量商用化,而潛力更加巨大的31.8-33.4 GHz頻段則由該小組牽頭進行適用性研究。

歐盟委員會的這套組合拳在當時就得到了廣泛的讚賞。這份循序漸進的時間表不僅要求各成員國在倉促上馬5G專案之前先進行試點和應用場景的測試,而且最大程度上照顧到了資金不充裕的東歐國家。而歐盟的5G頻段規劃更是教科書般的完美,先行部署的頻段分別涵蓋了FR1(6 GHz以下的釐米波波段,資料傳輸較慢但傳輸距離長)和FR2(24 GHz以上的毫米波波段,速度較快但傳輸距離短,適用於人口密集區域)。儘管目前5G測試多集中於28 GHz附件,但歐盟仍給潛力巨大的30 GHz以上的極高頻預留了空間。

據介面新聞了解,5G頻段中將24-52 GHz頻段稱為F2段,也稱為毫米波段或者極高頻段。毫米波因為其波長較短的特性,也導致衍射效能極差、傳播距離很短,為此需要建設的基站數量遠高於4G網路,運營商承受的資金壓力尤為巨大,對於裝置提供商來說,幾乎任何5G訂單都將是大訂單。目前商用5G測試頻段集中於28 GHz左右,30 GHz以上的極高頻儘管潛力更大,但對基站和傳輸距離的要求更加嚴格。30 GHz以上的頻段將促進MIMO、D2D等技術飛速發展,但對於基站天線陣列以及波束賦性的要求也會更高。不過極高頻仍然得到了歐盟的高度重視,其實小組甚至將41-43 GHz也預留成潛力頻段,該頻段的商用價值如何仍待研究。

不過即便歐洲各國能夠嚴格地遵照歐盟的規劃來建設5G網路,它們的速度也還是太慢了。

2018年10月,美國運營商Verizon就已經宣佈在洛杉磯、薩克拉門託、休斯頓等四個城市開始試點5G網路,峰值速度達到940MB/s。Verizon目前已在這些城市提供月租70美元的5G套餐,並計劃2019年在全美範圍內大面積鋪開5G網路。 諾基亞的5G部門負責人赫爾德(Volker Held)就透露道:“美國所有的大運營商,包括AT&T、Verizon和T-Mobile US都已決定將盡快推動5G運營。”據悉,T-Mobile US也準備於2019年在全美30個城市開始提供5G訊號。

站在各大運營商背後的,是強大的美國政府。2018年10月,川普總統在簽署的一份備忘錄中提到,美國必須要在5G領域成為全球第一。為此聯邦政府將提供包括稅收減免、數億美元的研發資金在內的諸多政策以扶持5G產業。當然,普通使用者想真正使用5G網路為時尚早,畢竟目前支援5G的終端少之又少。

另一些5G領域的領先者則來自東亞。韓國早在2018年平昌冬奧會時就在奧運村試點了5G網路。據赫爾德所說:“作為冬奧會5G網路的裝置提供商,我們當時就展示了若干應用場景,比如無線直播比賽的高清視訊。”

日本也已經確定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時,5G網路至少會覆蓋整個東京。目前5G的測試工作和基站建設進展順利,東京部分地區預計在今年就能正常使用5G訊號。據Juniper Research估計,2019年全球約43%的新建5G網路將位於日韓兩國。

相比之下,歐洲國家的5G建設進度大部分仍停留於小範圍試點驗證階段,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歐洲大城市能夠提供5G網路。“與美國以及東亞國家相比,歐洲略微落後了,”正如赫爾德所坦誠的那樣,“不過斯堪的那維亞半島值得期待,預計北歐國家將很快進入5G時代。”

在歐盟各成員國中,唯有北歐各國的5G建設相對迅速。2018年5月,挪威、冰島、瑞典、丹麥和芬蘭5個國家的領導人簽訂了一份合作協議,確定在資訊通訊領域加強合作,並預備建立全球最大的跨國5G互聯區域。2018年9月,全球第一個5G電話從愛立信的希斯塔實驗室撥出;同年10月,芬蘭運營商Elisa宣佈在芬蘭坦佩雷和愛沙尼亞首都塔林提供全球首份商用5G套餐合同,甚至比美國人還早了幾天。瑞典和芬蘭都已計劃於2020年底之前在其國內大規模提供5G訊號。

緊跟在北歐之後的第二梯隊是奧地利和英國。

2018年12月初,奧利地政府宣佈所有5G頻段的競標已經結束,最終結果最晚將於今年3月宣佈。這個中歐小國的目標是成為5G技術的領先者,根據計劃,奧地利政府要求運營商在2021年之前將5G訊號覆蓋首都維也納,訊號覆蓋全國最遲不得晚於2025年。為了達成目標,維也納雙管齊下,一方面減化拍賣5G頻段時的繁瑣手續,另一方面宣佈對鄉村地區的5G基站建設直接給予補助。與數年前奧地利政府拍賣4G-LTE牌照不同,為最大程度減輕運營商的資金負擔,5G牌照的最低競標價從當時的5.3億歐元降到了3000萬歐元。對於所有牌照拍賣的所得收益,政府將成立“頻寬基金”以補貼形式返還運營商,據奧地利基建部部長霍夫(Norbert Hofer)預測,建設覆蓋奧地利全國的5G網路,至少需要100億歐元。

英國人更是早在2018年4月就已經拍賣了5G頻段,但是其網路搭建進度卻大大延後。按照計劃,英國電信將於今年在英國16個城市推行5G,其中的重點是在英國最繁忙的六大都市提供商用5G訊號,包括倫敦、卡迪夫、愛丁堡、貝爾法斯特、伯明翰和曼徹斯特。英國電信消費者部門負責馬克·阿萊拉(Marc Allera)表示,這是一種“以需求為導向的戰略,我們正在最有需求的地方升級通訊系統。”

儘管在商用5G網路建設的進度表上落後於老對手英國人,但是法國人似乎更加看重5G網路的工業前景。按照法國政府的規劃,法國將在2019年在部分地區進行5G試點,5G牌照的正式發放也要到2019年夏季才能完成,2020年將至少有一個大城市可以使用5G網路,到2025年5G訊號將覆蓋全國所有公路——這個時間表完全掐準了歐盟委員會的進度,幾乎沒有任何提前的餘量。

不過法國人早在2018年夏季就在全法里昂、里爾、馬賽、南特等11個城市中展開了5G測試,此外在巴黎所在大區法蘭西島,法國電信監管機構電子通訊與郵政管制局(ARCEP)也已經和Orange、諾基亞等運營商以及裝置商合作進行了11個試點專案。儘管5G牌照並未正式發放,但是在測試過程中ARCEP已經將3400-3800 MHz的頻段已經分配完畢。

值得注意的是,ARCEP在法蘭西島開展的11個試點專案中已有3個明確為車聯網專案,另有若干自動駕駛的測試專案,至於其他專案的具體測試內容,ARCEP則緘口不言。

在歐洲主要發達國家中,5G建設最為緩慢的依然是被戲稱為“訊號盲區”的德國。默克爾總理在2018年12月才宣佈將展開5G頻段的拍賣,實際操作將在今年春季完成。按照計劃,德國將於2020年起在部分地區推行5G網路,聯邦政府已決定為此投資200億歐元建設基站,特別是在運營商難以盈利的部分人口稀少地區。

德國政府的“用力過猛”不僅是因為5G進度落後,也是因為吸取了4G網路建設的教訓。

德國直到2010年才開始建設4G-LTE網路,在歐洲範圍內就比瑞典和挪威落後整整一年。由於聯邦政府當時拒絕大力補貼運營商建設網路,導致德國的運營商都在無利可圖的鄉下地區、甚至是高鐵沿線開了訊號盲區的天窗。直到今天,德國的4G-LTE網路覆蓋率也僅有66%,遠遠落後於韓國的97%、日本的94%以及挪威的92%,在全球僅排名70位,甚至在阿爾巴尼亞和哥倫比亞之後。

但是德國的5G計劃依然是歐洲各大國中最不被人看好的。一方面,德國目前仍無法保證所有4G基站都有光纖連線,非光纖基站即使升級到5G也毫無意義;另一方面,200億歐元的補貼計劃遭到了來自民間的諸多非議,這種政府介入的行為一貫被德國人打上“產業政策”(Industriepolitik)的貶義標籤,更被視為擾亂自由市場經濟的行為。

不過正如《南德意志報》的評論所說:“德國人和德國政府都要知道,5G建設和其他經濟領域不同,5G本質上是如同高速公路一樣的基礎建設,這是政府已經遺忘的職責”。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