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莫斯科與特維爾——被歷史偷換命運的兩座城市

1240年金帳汗國征服了俄羅斯,蒙古人為了統治人口占大多數的羅斯人,將冊封“弗拉基米爾大公”這個頭銜作為牽制羅斯各公國力量的重要手段,只有金帳汗國的大汗有權將該頭銜冊封給忠於自己的古羅斯王公,而獲得“弗拉基米爾大公”頭銜的王公不僅有權將弗拉基米爾納入自己的領地,而且還享有“全羅斯大公”(великий князь всея руси)的尊號,擁有號令羅斯各王公的權力。至此,古羅斯的王公們圍繞著這個頭銜爭奪不休。

各羅斯公國當中,以特維爾公國和莫斯科公國實力最為強盛。特維爾公國在莫斯科公國的北邊,土地肥沃,水澤密佈,坐擁伏爾加河航運之便,十分富有,其統治者已經有四位擔任過“弗拉基米爾大公”。

1327年,特維爾迎來了一位來自金帳汗國的不速之客——策勒汗(Щелкан)。此人氣焰十分囂張,帶著隨從闖進宮殿裡,責令特維爾大公搬走,騰出地方給自己住。不僅如此,他和自己的隨從們在特維爾城裡橫行霸道,看中什麼就拿什麼,若是對方稍有反抗就下手痛打。策勒汗之所以這麼跋扈,是因為他身份顯赫,是大汗的堂兄,也是大汗派來視察特維爾的“欽差大臣”。特維爾大公亞歷山大·米哈伊洛維奇儘管怒火中燒,但也不得不小心伺候著。他雖然名義上是“弗拉基米爾大公”,但也只是金帳汗國的附庸,畢竟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但是,顯然策勒汗是一個很會作死的人。在1327年俄歷8月15日聖母升天節當天,特維爾大公設宴款待策勒汗,宴席上他喝的酩酊大醉,竟然威脅著說要殺了大公,然後大搖大擺地搶過大公的寶座,自己坐了上去。事情傳開之後,特維爾城裡像炸了鍋一樣,被策勒汗百般欺壓的貴族和市民們本來就十分不滿,這下子更是無法容忍了。當天,他的一個隨從照常橫行霸道,看中了一個執事的母馬,想要把它奪走。這件事成為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特維爾人一擁而上,把他當場打死,然後去找他的主子策勒汗算賬。策勒汗急忙躲進了王公的宮殿裡以求自衛,但是,憤怒的群眾直接把宮殿給點著了,把策勒汗和他的隨從們活活的燒死在了裡面。事已至此,特維爾大公只能造反了(也有許多歷史學家認為,亞歷山大不可能發動明顯自殺的起義,他可能只是同情民眾的情緒,沒有采取平息叛亂的措施)。

特維爾大公亞歷山大·米哈伊洛維奇

這次事件是俄羅斯人第一次舉起了反抗金帳汗國統治的旗幟,史稱“1327年特維爾起義”。

描繪特維爾民眾點燃宮殿反抗蒙古暴政的繪畫

這次事件讓莫斯科公國大公伊凡·達尼洛維奇(伊凡一世)看到了機會,他有個外號叫“卡利塔(Калита)”,在俄語裡是“袋子”的意思,精明狡猾的“袋子公”對“弗拉基米爾大公”的頭銜垂涎已久,早就想把它塞進自己的口袋裡了。於是,他不惜當“俄奸”,主動向金帳汗國大汗請纓,帶兵剿滅叛亂的特維爾公國。大汗正愁沒有人盡忠效命,於是一拍即合,把袋子公誇獎了一番,還調撥給他五萬人馬,連同五名萬夫長(蒙古人的軍銜)供他差遣。

伊凡一世的畫像

於是,這年冬天,莫斯科大公帶著自家軍隊和大汗調撥的蒙古軍隊,叫上自己的盟友蘇茲達爾大公,浩浩蕩蕩地殺往北方。他們沿途實行焦土政策,燒掉農舍、搶走糧食、縱火焚燒城市,目的是用嚴寒和飢餓打垮特維爾人。據特維爾編年史記載,“特維爾為之一空”。叛徒為了表忠心,往往表現的比敵人更殘忍——就像日軍侵華時的偽軍,執行“三光”清鄉簡直比“皇軍”還賣力。之後,他們在結冰的伏爾加河面上與特維爾大公的軍隊展開了決戰,並大勝而歸。特維爾大公不得不踏上逃亡之路,特維爾公國的許多土地,也被“袋子公”等人收入囊中。

經此一戰,俄羅斯這兩個實力最強的公國之間決出了勝負。金帳汗國大汗龍顏大悅,封“袋子公”為新的“弗拉基米爾大公”,替他管理俄羅斯諸公國。不僅如此,據說著名的“莫諾馬赫王冠”(Шапка Мономаха)也是大汗為了表彰“袋子公“在平息“特維爾叛亂“上的盡心盡力而賞賜給他的。”袋子公“不負大汗的恩寵,幾年後又帶兵鎮壓了斯摩稜斯克的俄羅斯人起義,可以說是殷勤備至了。

收藏在莫斯科克裡姆林宮軍械庫內的莫諾馬赫王冠

莫斯科公國的“袋子公”用俄羅斯同胞的鮮血,給自己換來了一頂金光閃閃的王冠以及主子的恩寵,給莫斯科公國換來了號令全俄羅斯的資格。一百多年後的1502年,他的後代伊凡三世也是戴著這頂王冠,卻推翻了金帳汗國的統治,統一了俄羅斯諸公國,娶了拜占庭末代皇帝的侄女,讓俄羅斯成為了“第三羅馬”。伊凡三世的孫子——著名的“伊凡雷帝”,更是滅了喀山汗國、阿斯特拉罕汗國,把俄羅斯版圖擴大了四倍,不僅超越了基輔羅斯全盛時期的版圖,而且讓俄羅斯成為當時歐洲領土面積最大的國家,為其日後稱霸歐洲北方,以及向東擴張奠定了基礎。

很少有人瞭解過俄羅斯崛起的源頭,其實是一次“偷換的命運”。讓我們大膽的做個假設,如果特維爾大公造反成功,而統治俄羅斯的也許會是雅羅斯拉夫王朝,而不是留裡克王朝,如今俄羅斯的首都或許就不是莫斯科了,而會是特維爾。

只不過,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莫斯科的“袋子公”和他的子孫們可能做夢都想不到,幾百年後,在北高加索的車臣出了一個和他一樣的傢伙,兩面三刀地將矛頭指向了俄羅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