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因酒席座位排序引起日本兩家使團殘殺,竟連累無數無辜的明朝平民

寧波之亂又叫寧波爭貢、爭貢之役、明州之亂、宗設之亂,是日本的兩家使團因為與當時的明王朝往來貿易不平均而在公元1523年在浙江寧波發生的變亂事件,這兩家使團一個叫大內使團,一個叫細川使團。日本“應仁之亂”後幕府將軍權力衰退,國內軍政被兩個豪強家族控制。一個叫細川氏,另一個叫大內氏。鑑於遣明船有巨大的經濟利益和其他利害關係,且當時明王朝只允許持有勘合護照的日本朝貢船在寧波經過查驗後,在進入內地進行相關的貿易,兩大家族為了爭奪遣明船的派遣主導權鬥爭達到了極點。

1519年前後,大內氏的遣明船派遣計劃就已具體化,於此同時細川氏的派遣計劃也已成熟。大內氏裝備了三艘船,授予正德新勘合一、二、三號,以謙道宗設、月渚離港乘為正副使,渡海去明朝,他們的船於1523年4月到達寧波。細川氏強求幕府,尋得已經無效的舊勘合,以鸞岡瑞佐為正使,明朝人宋素卿隨從,到達寧波的時間比大內氏船稍晚了些。但宋素卿對明朝國情比較熟悉,就上下鑽營,贈送賄賂給當時的明朝市舶司的太監賴恩,結果細川氏船比大內氏船先卸了貨物,辦理東庫檢查手續。

得知兩撥日本使者有矛盾,賴公公還想當回好人,就請他們吃一頓接風宴,認為有什麼不愉快的事,在酒場上說幾句就解決了,誰知道這下子出大麻煩了。在宴會上兩個使團的席次安排出現問題了,賴恩把細川氏船的鸞岡瑞佐安排在了大內氏船宗設謙道之上,這讓本來就很氣憤的宗設謙道更火上加油,覺得受到了天大的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宴席散後,一夥商議,於5月1日從倉庫取出武器,殺死鸞岡瑞佐,燒燬他們的船隻,但宋素卿卻僥倖逃竄,被明軍救起,逃到紹興,他們就追捕到紹興城下,但未能得手。在折回的路上,宗設謙道把仇恨發洩到明朝普通老百姓身上,一路燒殺搶掠,擄走指揮袁班、百戶劉思,殺死百戶胡源。到了寧波後,大掠市區,奪船逃向大海,後來明備倭都指揮劉錦率軍追截也戰死。

但人算不如天算,宗設謙道一夥人在逃回日本的途中,船遇到暴風,把他們吹到朝鮮岸邊。朝鮮守衛軍殺了幾十人,逮捕了幾十人,然後把這個燙手山芋獻給了明政府。

宋素卿雖被明朝官方救下來,但作為替罪羊,也被逮捕入獄。兩邊對簿公堂,揭露了宋賄賂太監的罪行。結果,當時的皇帝朱厚熜大怒,下旨廢除浙江寧波、福建泉州的市舶司,僅留廣東市舶司一處。宋素卿也被判了死刑,大內氏船員也皆死罪,最後全都死於監獄。

但閉關鎖國真的是一件極其愚蠢的政策,貿易的往來是禁止不住的,這也一定程度上導致了以後的倭寇的嚴重氾濫。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