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辛棄疾最著名的一首摸魚兒,將暮春寫的“肝腸似火,色貌如花”

辛棄疾在紹興三十二年從北方渡過淮水投奔南宋,一直到南宋淳熙六年,在這十七年中,辛棄疾一直在致力於抗金的主張,提出各種抗金的理論和方案,但是可惜的是,他的主張始終沒有被南宋採納,甚至連在“前線”工作的機會都沒有。辛棄疾的大多數官職,都是在遠離抗金前線的地方做一些和收復中原沒有直接關係的職務。

在辛棄疾四十歲的時候,他又一次被調任,正如下面這首詞中的小序所言,從湖北轉運副使調到湖南。轉運使是一種掌管賦稅的官職,這對辛棄疾來說,無疑又是一種打擊,因為他想做的,是在前線工作,而不是在後方。在遠離前線的內地工作,是無法展現他的抱負。就在這種背景下,辛棄疾寫下了下面這首他最著名的詞之一,詞牌名為《摸魚兒》。

摸魚兒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為賦。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怨春不語。算只有殷勤,畫簷蛛網,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閒愁最苦。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總體來說,這首詞上闋抒發惜春之情,下闋以歷史事實來寫蛾眉善妒之事實,抒發了自己內心的苦悶。如果上下闋分別總結為一個詞的話,或許可以是:上闋寫春意闌珊,下闋寫美人遲暮!

上片首句“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說的是現在天氣已經到了暮春時節,也禁不起幾次風雨,春天就真的要離開了。接著說,由於害怕春天的逝去,甚至都擔心春天花開的太過早了,更何況現在花瓣已經落了一地!芳草連天,歸路遮斷,只好“怨春不語”。反倒是屋簷下的那些蜘蛛,每天都勤勤懇懇地結網,還能粘住一些象徵著春天的柳絮楊花。

下闋運用了漢武帝時期,陳皇后失寵的典故,正是作者的自喻。陳皇后因為遭到嫉妒而被漢武帝打入了冷宮,但是她知道司馬相如的文才超凡,漢武帝很喜歡他,於是就花費了千金,讓司馬相如寫了一篇《長門賦》,希望漢武帝看了能夠回心轉意。又接著說道:那些小人們,你們不要太猖狂,你不見楊玉環、趙飛燕這些人都死於非命了嗎?

後三句是作者的總結,心裡有愁,但不要通過登高望遠的方式來排解,因為當夕陽西斜的時候,楊柳都籠罩在一篇迷濛之中,這樣的情景看起來,只有讓人更加傷感,更加傷情!

這首詞上闋寫景,下闋直接寫典故,兩者看似無關,但其實正是通過下闋的典故來突顯辛棄疾遭到讒言的苦悶,再加上暮春時的悲涼,便顯得更加有感染力了。結合辛棄疾一生的遭遇來看,這種感情更是被抒發到了淋漓盡致的地步,尤其是最後三句,以景做結,有著無限韻味!因此用“肝腸似火,色貌如花”八個字來形容這首詞,當真一點都不為過。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