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大木作——中國木構架建築主要結構部分

大木作是我國木構架建築的主要結構部分,由柱、樑、枋、檁等組成,同時還是木建築比例尺度和形體外觀的重要決定因素。

由《考工記》所載“攻木之工七”,可知周代木工已分工很細,以後各代分工不同。宋代房屋的附屬物平暗、藻井、勾闌、博縫、垂魚等的製作,歸小木作,明清時則歸大木作。宋代大木作以外另有鋸作,明清也歸大木作。木構架房屋建築的設計、施工以大木作為主,則始終不變。

中國古代建築在唐初就已經定型化、標準化,由此產生了與此相適應的設計和施工方法。宋《營造法式》中,已載有一套包括設計原則、標準規範並附有圖樣的材份制(即古代的模數制,見材份)。材份制一直沿用到元末。明初,大量營建都城宮室,已不再用材份制。清初頒佈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基本上使用了鬥口制(見鬥口),仍可看出材份制的痕跡,但在力學上已不如材份制嚴謹,各種構件的標準規範也無一致的準則。實質上是舊的設計制度已被廢棄,而新的設計制度還不完善。

現在知道最早的關於具體的結構形式的記錄,是宋代《營造法式》中的殿堂結構、廳堂結構、簇角樑結構三種。根據現存例項,可以推斷這三種結構至少在唐初即已普遍應用。

殿堂結構:全部結構按水平方向分為柱額、鋪作、屋頂三個整體構造層,自下至上逐層安裝,疊壘而成。如造樓房,只須增加柱額和鋪作層(平坐)即可。應用這種結構的房屋,平面均為長方形。有四種地盤分槽形式,即金箱鬥底槽、雙槽、單槽和分心鬥底槽。

宋《營造法式》大木作制度示意圖(殿堂)

廳堂結構:用橫向的垂直屋架。每個屋架由若干長短不等的柱樑組合而成,只在外簷柱上使用鋪作。每兩個屋架間用椽、襻間等連線成間。每座房屋的間數不受限制,屋架只要椽數、相應步架的椽平長相等,各屋架所用樑柱數量、組合方式可以不同,因此不必規定平面形式。廳堂結構施工較殿堂結構簡便,但不宜建造多層房屋。用廳堂結構建造小規模房屋,不用鋪作,稱為“柱樑作”,應用普遍。現存例項中,還有一種綜合殿堂和廳堂結構的形式,如奉國寺大殿,用縱、橫、豎三個方向的柱、樑、鋪作等構件,互相交錯,組成一個整體,施工繁難,遼金以後未見再用。

簇角樑結構:用於正圓或正多邊形平面的建築,每個柱頭上的角樑與中心的棖杆(雷公柱)相交,組成圓或方錐形屋頂。

在明清官式建築中,殿堂結構僅存表面形式,實際均為廳堂結構,稱“大木大式”。普遍應用的“柱樑作”,稱為“大木小式”。而簇角樑,則稱為“攢尖”,多用於小型亭榭。

此外,在長江流域和東南、西南地區,習慣用穿鬥式構架。它與廳堂結構同屬橫向垂直的屋架,但廳堂結構由逐層抬高而減短的樑承受檁和屋頂的重量,故稱抬樑式構架。穿鬥架用柱直接承檁,不用樑,柱間穿枋僅是連繫構件。

由於每個朝代的審美不同,以及技術的逐漸成熟,使得建築細部的設計愈發精美且樣式種類更為豐富多樣。(以下圖片來自《中國建築史》(第六版))

漢代是中國古代建築的第一個高峰。此時高臺建築減少,多屋樓閣大量增加,庭院式的佈局已基本定型,並和當時的政治、經濟、宗法、禮制等制度密切結合,足以滿足社會多方面的需要——中國建築體系已大致形成。斗拱在漢代得到了極大的發展,它的種類十分之多,可謂達到了千奇百怪的程度。在各種闕,墓葬及畫像磚中我們都可以見到它的形象。

漢代建築細部

南北朝是一個建築技藝大發展的時期,在建築裝飾方面,在繼承前代的基礎上,“在工藝表現上吸收有“希臘佛教式”之種種圓和生動雕刻,飾紋、花草、鳥獸、人物之表現,乃脫漢時格調,創新作風”,豐富了我中華建築的形象。單棟建築在原有建築藝術及技術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樓閣式建築相當普遍,平面多為方形。

南北朝建築細部

隋唐五代時期,主體建築居中,有明顯的縱中軸線。由三門(象徵“三解脫”,亦稱山門)開始,縱列幾重殿閣。中間以迴廊聯成幾進院落。在主體建築兩側,仿宮廷第宅廊院式佈局,排列若干小院落,各有特殊用途,如淨土院、經院、庫院等。塔的位置由全寺中心逐漸變為獨立。大殿前則常用點綴式的左右並立不太大的常為實心的雙塔,或於殿前、殿後、中軸線外接塔院。

隋唐五代建築細部

宋遼金時期,建築規模縮小,加深了組群縱身發展的程度,建築比起唐代更為秀麗,絢爛而富於變化,出現了各種複雜形式的殿閣樓臺。《營造法式》的問世,對建築的指導,建築定型化達到嚴密的程度。磚石塔外觀在仿木上刻意追求細節真實,過於造作累贅。建築風貌顯現鮮明的地域性特色。

宋遼金建築細部

明清是中國歷史上最後兩個封建王朝。今天所見到的中國古代建築,主要是這兩個朝代的。明清兩代的建築較之於唐宋時代的建築缺少創造力,趨向程式化和裝飾化。但中國古代建築的優秀經驗,仍體現在城市規劃、宮室建築和園林建築之中。建築的地方特色和多種民族風格在這個時期得到充分的發展。

大木作結構構件,按功能可分為 12類。其中栱、昂、爵頭、鬥4類屬鋪作構件。其餘8類如下:

直立承受上部重量的構件。按外形分為直柱、梭柱,截面多為圓形。按所在位置有不同名稱:在房屋最外圈的柱子為外簷柱,外簷柱以內的稱屋內柱(金柱),轉角處的稱角柱等。柱有側腳,即向中心傾斜;有生起,即自中間柱向角柱逐漸加高。

大木作

額枋

包括闌額(大額枋)、由額(小額枋或由額墊板)、普拍枋(平板枋)、屋內額、地栿、綽幕(後演化為雀替)等,是連線柱頭或柱腳的水平構件。

是承受屋頂重量的主要水平構件;上一樑較下一樑短,層層相疊,構成屋架。最下一樑置於柱頭上或與鋪作組合。樑按長短命名:長一椽的(一步架)稱札牽(單步樑),長兩椽的稱乳栿(雙步樑),長四椽的稱四椽栿(五架樑),乃至長八椽的稱八椽栿(九架樑)。最上一樑稱平梁(三架樑),樑上立蜀柱(脊瓜柱)承脊?(脊桁)。顯露的或在平棊(天花)以下的樑,稱為明栿。明栿按外形分為直樑、月樑。直樑四面平直;月樑經過藝術加工,形彎如弓。隱蔽在平棊以上的樑,表面不必加工,稱為草栿。四阿(廡殿)屋頂和廈兩頭(歇山)屋頂兩側面所用垂直於主樑的樑稱丁栿(順樑或扒樑)。在最下一樑之下安於兩柱之間與梁平行的枋,稱順栿串(跨空隨樑枋)。明清時又有緊貼樑下的枋,稱隨樑枋。

蜀柱駝峰託腳叉手等

是各架樑之間的構件。早期建築,樑上安矮柱、駝峰或敦?,上安鬥、襻間,承託上一樑首,又在樑首斜安託腳,斜託上架?(檁)。平梁上安蜀柱、叉手。蜀柱頭也安鬥,用襻間,承脊?,柱腳用合?(角背)。叉手原是立在平梁上,頂部相抵成人字形的一對斜撐,承託脊?,通用於漢至唐。晚唐五代起改用蜀柱承?,叉手成為託在兩側加強穩定的構件,作用近於託腳。明清官式建築樑上均用短柱,按所在位置稱上金瓜柱、下金瓜柱、脊瓜柱等。柱下各用角背,並不用託腳、叉手。當廡殿推山加長脊?時,在?頭下另加一道平梁,稱太平梁,樑上立一柱稱雷公柱。

替木

與枋平行,用於兩構件對接的介面之下,以增加連線的強度,併產生縮短跨距的作用。替木在唐宋是必用的,明清官式建築已不用。

和襻間

是承載椽子並連線橫向樑架的縱向構件。截面圓形的稱?(檁或桁),矩形的稱承椽枋。它的長度即是各間的間廣(另加出榫),如遇出際(山面挑出),另增挑出長度。至房角則於?背上另加三角形生頭木,使屋面縱向微呈曲線,與柱子生起相對應。襻間用於?下,是聯絡各樑架的重要構件,以加強結構的整體性,有單材、兩材、實拍等組合形式。明清時期檁下只用墊板、枋,合稱一檁三件,廢除替木、襻間。又蜀柱柱頭或內柱柱身間,用枋與?平行,稱順脊串。明清只用於金柱間,名為中檻。

陽馬

用於四阿(廡殿)屋頂、廈兩頭(歇山)屋頂轉角45°線上,安在各架?正側兩面交點上。最下用大角樑(老角樑)、子角樑承受翼角椽尾。子角樑上,逐架用隱角樑(由戧)接續。用於四阿(廡殿)的,至脊?止;用於廈兩頭(歇山)的,至中平?止。

椽飛子

椽子截面圓形,首尾釘在上下兩?上。每一條水平長度即?的間距,稱為一椽或一架、一步架,如用飛簷,即在簷椽上釘截面矩形的飛子。

以上各類構件中,柱、椽多為圓形截面,餘為矩形截面。宋以後各代對構件截面,按結構形式(殿堂、廳堂、餘屋,或大木大式、大木小式)都詳盡地規定出高、厚尺度。其高厚比早期多為3∶2,間有2∶1的,至明清則多為10∶8。 [2]

施工程式

編輯

大木施工自唐宋至明清大體相同,約可分為五個程式:

畫杖杆

自間廣、椽長、柱高,以至每一構件的長短、高厚、榫卯位置、大小,均逐一按設計用足尺畫在方木杆上,同時還應畫出與本構件相結合的其他構件的中線。杖杆實際上是為本工程特製的各種專用尺。每個工匠在分配到具體工作時,就給他杖杆,以便開始造作。畫杖杆的工匠,是全工程的主持者,他熟知全部設計及其細節,由唐至宋都稱為“都料匠”。

造作構件

工匠據杖杆造作構件及其上的榫卯。凡圓形截面的構件與矩形截面構件相結合的榫卯(如柱與額),均應隨時為每個榫卯製出抽版或樣版,某些一定的形象,如駝峰、蟬肚綽幕(雀替),則可預先製作樣版,使形象一致。

抽版是出榫實樣尺寸。此類榫卯,一般是在圓構件上先開好卯口,然後將此卯口的具體尺寸及其與圓柱的位置關係等,移畫到抽版上,即以此製作出榫規範,務使榫卯結合嚴密。因此,每有一個卯口即須製作一塊抽版。榫卯做完,試裝無誤後,在構件上標明它所在位置的編號。構件製成後,必須經過仔細核對,並將所有中線重新清晰地畫在構件上。

展拽

一般在鋪作構件全部製成後,在地面上試作一次總體安裝。

卓立、安勘

大木安裝須先搭架,並準備吊裝設施,再將柱子按位豎立,叫做“卓立”。然後再起吊額栿等大構件,隨即依次安裝。各項構件製成後已經過核對、榫卯試裝、鋪作試裝,每一構件均已標明位置編號,與有關構件的關係均已畫有明確的中線。因此總安裝要點僅在於保證各項垂直線和水平線的準確性。

釘椽結裹

依次釘鋪椽子、板棧(望板),是大木作最後一道工序。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