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社會雜談」誰解女人味

【社會雜談】誰解女人味

圖/文 陳瑜

有一個問題我一直在思考:商紂王為了妲己而視國家安寧而不顧,呂布為了貂蟬敢於弒父,唐玄宗為了楊貴妃而不理朝政,吳三桂為了陳圓圓,衝冠一怒為紅顏,張學良為了趙四小姐烽煙再起,《北京愛情故事》中的程鋒為了沈冰而割斷多年的兄弟情誼……泱泱大國,美女無數,獨愛一人?芸芸眾生,亮麗無處不在,偏偏情有獨鍾?是什麼魅力竟讓英雄如此銷魂?是什麼味道竟讓世人生死迷茫?我大膽猜測,應該是女人具有的獨特的女人味。

什麼是女人味?要想描述的具體到位,還真不容易。也許是一個溫柔的眼神,也許是一個優雅的姿勢,也許是一個淺淺的笑意,也許是一句淡淡的問候,也許是一個無言的關懷,也許是一個體貼的舉動,也許是一個善良的幫扶,也許是一個理性的反應,也許是不經意流露出的味道,也許是處亂不悅的寧靜心態,也許是笑對人生的淡泊情懷……

女人味是整體的、複合的、多元的。在不經意間悠然出現,悄然的潛入你的視線,分別後有餘音嫋嫋,回味無窮的感覺。是平靜中達到的一種眷念,是走過那片荷塘仍舊留在那裡的藕斷絲連!

女人味至少是溫柔的。她們擅長髮現美、創造美、珍惜美。再忙碌的時候,她們也會精心的修飾自己,修飾周圍的一切。經過這樣的心思和巧手,一切都不免褪去了粗糙、原始和鄙俗,顯得生動和惹人憐愛。是泉水的味道,是陳酒的味道,是茉莉花開的味道,是荷葉上的露珠在朝陽中蒸發的味道。

女人味是透明的。穿過它,我們看到一個柔情似水的女人,面容平和、目光清澈、心地純良如金,那微笑動人極了,抬頭陽光般燦爛,低頭月色般嬌柔。有一種包容一切的大家風範,讓每個人靠近如沐春風,散發著質樸自然的芳香。

她還應該是善良的。善良是一棵樹,酷熱的時候,它從不吝惜自己能製造的一方清幽。善良是持久,綿延得超過了愛的範圍。柔弱的女人珍愛著自己以及其他的生命體,縱然塵世喧器,總也不能使心上那柔軟的地方堅硬如冰。因此她容易感動。細緻和細膩,是女人味裡最滑爽可口的部分,這個時候,女人是一杯窖藏多年的美酒,不醉人卻芬芳滿脣齒。 女人味是有品位和級別的,極品的女人味絕對是兩個字:優雅。

女人味是神祕的,緩緩的。動人心絃,不可捉摸,深入骨髓,令人意亂情迷。它沒有形狀,沒有定勢,是潤物細無聲的誘惑,是若隱若現的美景,是朝思暮想的探究,是以少勝多的智慧。那一舉一動,一言一語,一瞥一笑,至善至美,可謂:萬綠從中一點紅,動人春色不須多。女人味似寒梅,清麗孤傲,麗質天生;似玫瑰,濃香馥郁,秀色絕倫;似丁香,嫵媚不妖嬈,清秀不嬌豔;似蘭草,淡雅脫俗,卓而不群,深藏的內心讓人遐思無限。

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女人味真的說不清,也許正是女人的嫻靜之味,淑然之氣。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