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歷代削藩都會有流血事件,為何趙匡胤杯酒釋兵權就這麼輕鬆呢?

​陳橋兵變,黃袍加身,趙匡胤真的是被迫才當上皇帝的嗎?當時後周君主柴榮病死,只留下孤兒寡母如何處理的了朝政,而且沒過多久遼國就開始入侵了,太后手足無措便問宰相範質怎麼處理。範質說朝中大將只有趙匡胤可堪一用,但是趙匡胤卻說自己兵太少了,沒辦法打。範質只好把兵權都交給他,結果剛帶軍隊出征,立馬就殺了一個回馬槍,兵不血刃的來了一個改朝換代。

五代十國是歷史上的一個非常混亂的時期,五十多年的時間就有五個政權的交換,而且政權的交換還無一例外的全部都是皇帝手下的兵將起兵造反,包括趙匡胤也是這樣,但是趙匡胤唯一一點好的就是沒有趕盡殺絕,是他善良嗎?我覺得不是,從他造反的的那天起,他就會怕自己也會走上那條路,所以從那一天開始他就已經在為以後的削藩做準備了。

他要讓他的手下看到,我並不是一個喜歡殺戮的人,只要你們聽話,我管讓你們日子過得舒舒服服的,但是前提是你們要把兵權給我交出來。但是歷朝歷代削藩都免不了流血,要不就是大臣被殺,比如劉邦殺韓信,這種例子太多了。手下起兵造反在他之前那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那為何只有他沒有將削藩演變成流血事件呢?

我覺得這是歷史的必然,簡單點來說就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比如後唐李存瑁,他削兵權的時候可沒有這麼大膽,他只是小心翼翼的派自己的親信去當個監軍,但是就是這樣他的手下就不滿意了。魏博兩個賭錢賭輸的軍人振臂一呼,於是各大藩鎮一塊動手,直接把李存勖派到自己軍區的監軍,全乾掉了。李存勖英雄一世,突然就輸得毛也不剩了。而且李存瑁的江山可是一點一點打下來的,比之趙匡胤欺負人家孤兒寡母強太多了。

唐末帝想削奪石敬瑭的兵權,石敬瑭肯定不樂意啊,大家陪你一塊打天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你剛當皇帝,就開始試圖剝奪大家的權力,你也不是東西了吧?像你這種親小人遠賢臣的昏君,大家有什麼理由繼續效忠你呢?結果石敬瑭直接就求助國際友人,一通猛揍,打得唐末帝亡國了。再說劉知遠,他當上皇帝后,只是想把杜重威調離老巢,杜重威當時就造反了。劉知遠的兒子當皇帝后,都沒有公然削藩,關中、河中的擁兵大佬就都選擇了造反。

所以趙匡胤之所以能杯酒釋兵權輕鬆的削奪了軍人的權力,那是因為五代的皇帝,都在不間斷的削藩,到了趙匡胤時代就剩下最後一推了,所以趙匡胤一招杯酒釋兵權,擾天下兩百年的藩鎮的問題,就這樣輕鬆的解決了。杯酒釋兵權,也許說得比較戲劇化,但是趙匡匡胤削奪兵權,就是非常簡單的。

歷史的發展往往有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之前的幾個皇帝不間斷的在思考應該如何控制軍人勢力,並且不間斷在總結與此相關的經驗教訓,更不斷的改進控制軍人的手段,到了趙匡胤這裡,可以說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一切都已經很成熟了。所以大傢伙都把兵權交出來吧,喝了這杯酒咱們還是兄弟。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