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吃貨蘇軾+霾=吃土?古人蘇軾的應霾之法

入冬,京畿的霧霾無約而至。全國各地都不免遭受此害。

這個時節,讀蘇軾傳(《蘇軾:一蓑煙雨任平生》)別有一番韻味。作者獲得了一個可遇不可求的腦洞,試圖推導古人蘇軾的應霾之法。

古代的霾畢竟與當代的霾不同,“風而雨土”,大約是說沙塵暴一類的土霾,“霧霾”則是汙染物。

有心的網友曾經在一篇寫古代之霾的文裡附會說,蘇軾詩中“海螯要共詩人把,溪月行遭霧雨霾”一句指的是古代之霾。實際上,這裡的霾是“霧雨”,不是土。蘇軾在另一首《峽山寺》裡也說:“林空不可見,霧雨霾髻鬟”。此處是說,髻鬟似的山林“霾”於霧雨之中,亦非霾。更有白居易《南賓郡齋即事,寄楊萬州》“霧雨霾樓雉”一句,實則下文已然點明“亦在煙波裡”。霧雨煙波,此霾非彼霾也。

既然找不到蘇軾與霾的交集,就更加給了作者想象的空間。

就先從名滿天下的“一蓑煙雨任平生”說起。

(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餘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詞。)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從前學這首詞的時候沒有注意,“雨具先去”,說的是拿雨具的僕從先走了。說白了,蘇軾也不是故意不打傘,而是沒傘可打。大概從小學五六年級開始,作者雨天出門就不愛打傘,後來讀到這首詞的時候竟然覺得蘇軾是自己的知己,“同行皆狼狽,餘獨不覺”。

由此可見,這種隨遇而安的曠達,也會在蘇軾遇到霾的時候發揮作用。如果“口罩面紗先去”,蘇軾依舊是“同行皆狼狽,餘獨不覺”。這可不代表他不會帶口罩面紗,不管是土霾,還是現在的霧霾,都是殺傷力很強的災害,不像下雨,本身不會對人造成傷害,或許只是感冒,可以自愈。所以不管曠達不曠達,該做的防護還是不能少的。

儘管土霾不能吃,對身體損害極大,但是難免蘇軾會有什麼異想天開的念頭,畢竟也是吃過蝙蝠的人了。

蘇軾晚年謫居海南儋州,“薦以薰鼠燒蝙蝠”(《聞子由瘦》),老鼠和蝙蝠都吃,心真大。正巧這幾日看到一部劇,腦洞清奇,主角為了解決蝗災,帶領官民吃蝗蟲,既解決了饑荒,又解決了蝗災。這就不禁讓人想起小時候在村裡,捉螞蚱、吃螞蚱的日子,香嫩酥脆……長大了就不敢了。難怪秦少游形容師父蘇軾“不將俗物礙天真,北斗以南能幾人”。只是這麼一來,蘇軾吃不吃霾,成了一個問題,因為老鼠和蝙蝠均有疫病隱患,霾也一樣。既然老鼠和蝙蝠都吃,蘇軾會不會像吃蝗蟲解蝗災一樣,帶領大家研究“吃土”呢?

上面一段像是拉低了諸位的智商,而實際上,蘇軾畢竟是個古人,總喜歡祈雨。在杭州捕蝗的過程中,蘇軾從農夫口中瞭解到,只要天降甘霖,蝗蟲就會失去生存條件,蝗災不攻自破,旱災亦然。於是,蘇軾不但在鳳翔任上為旱災祈雨,還在杭州任上為蝗災祈雨。由此可見,作為一個吃貨,蘇軾並沒有吃蝗蟲以解蝗災的腦洞,大約也不會吃有毒且口感極差的土,更沒有變“東坡土”為“東坡肉”的法力。所以,鑑於下雨多少會減少浮塵,蘇軾大概會祈雨以抗霾,順便還能解蝗災、饑荒,一舉多得,事半功倍。

如此一來,遇到霾災,蘇軾多半還是用古人的方式解決。從治標的角度來講,蘇軾會發口罩面紗等防霾道具給百姓,以抵禦霾災。

遙想當年杭州瘟疫肆虐,蘇軾拿出謫居黃州時從老友巢谷處所得的“聖散子”藥方,自費購買藥材,熬成湯劑,走上街頭,免費分發與過往的男女老少。湯劑高效,藥到病除,即使是康健之人,服下一碗,也能增強抵抗力。聖散子藥方物美而價廉,是蘇軾治下的民間福利。

由此可見,一旦確定霾是一種疫病隱患,蘇軾一定會組織布莊製作口罩面紗,繼而上街擺攤或挨家挨戶免費分發。百姓賦稅有所之,抵抗霾災念蘇軾。

說起治霾,還是得治本。蘇軾會積極尋找抗霾的辦法,並帶領官民實施,建立長久有效的機制。

當年,為了從長遠上遏制瘟疫,蘇軾調撥公款並自費五十兩黃金,還號召富庶之家捐款,在杭州建立了一間醫館安樂坊。每年,部分地方稅收即被用以維持醫館,發展公共福利。同時,聖散子也成了每年定期分發的良藥。如此一來,醫館便成為一項可持續發展的民間福祉。

只是很可惜,瘟疫不請自來,實屬天災。不論沙塵還是汙染,霾的成因卻更加複雜了些,沙漠化、重工業等表面原因,都與人類活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想要從根本上解決難題,僅憑蘇軾一人之力是解決不了的,因此便要求助於朝廷。在杭州,正值新法實行之際,朝廷幾乎壟斷了販鹽產業,導致成本過高,百姓負擔不起,因此民間商販開始販賣私鹽,百姓負擔減輕。在此狀況下,私鹽商販大批被捕,使得監獄都人滿為患,蘇軾為此上書反映情況。在密州,蝗災旱災肆虐之時,蘇軾又呈《上韓丞相論災傷手實書》等折,請求減免秋稅……

所以,遇到難以解決的霾災之時,一向熱衷於遞摺子的蘇軾,一定會上書陳情,請求朝廷協助,但凡能夠找出霾的成因,蘇軾便會躬親執行,從源頭治霾。只不過,事情往往不是蘇軾一個地方官能決定的,這時便會有人感嘆“勢位足以屈賢”。事實上,需要雙向來看待這個問題。刨去蘇軾不說,每當問題來臨,阻礙行動力、執行力的,表面上看起來是“勢位”,實際上卻是心。功夫不負有心人,是理想的結局。但是如果連心這個前提都沒有,那就無論如何都不會理想了。只可惜,另一方面,諸如宋神宗等君主,雖惜蘇軾之學問,卻迫於時勢之變,一度將蘇軾遠貶他鄉。這時再說“勢位足以屈賢”,說的便是學識抱負難以實現的客觀現實了。只是這樣一來,蘇軾治霾大業恐怕又要泡湯了。

至此,蘇軾的應霾之法大略講完了。作者想要說點題外話。

時至今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儒家價值體系依舊不是那麼深入人心。人們往往將之當作過眼煙雲,喜歡把個人價值放到家國大義的對立面,並且認為家國大義並不比個人價值要高明。事實卻是,當個人價值無限趨近於家國大義的時候,兩者皆能實現(卻斷無令家國大義趨近於個人價值之例)。只是很少有人那麼去做,便將二者對立了,這種生存狀態是十分割裂的。

從蘇軾的身上可以看到,他是一個懂得修齊治平,同時坦然面對逆境,依舊秉持愛民之心的人。當百姓看到他為了蝗旱、瘟疫等災害而奔波勞苦,常年顛沛流離,幾乎窮到“吃土”的時候,這種狀態從祖輩父輩傳承而來,貫穿了他64年的人生。他是一個心懷天下的“吃土”一族,作者為他和古往今來懷有同樣精神的受苦人感到喟然。(燕雀不聞鴻鵠景,多少樓臺霾霧中。同是天涯“吃土”人,相識何必曾相逢。)

不過別忘了,他還是那個發明“東坡肉”的吃貨、著作等身的文人、名垂青史的蘇軾。誰又能說他沒有實現個人價值呢?(文:泮)

蘇軾:一蓑煙雨任平生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