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清代狀元書札欣賞之三

在交通不便利的古代社會,書信是人們互通訊息、傳遞感情的重要工具,寫之於布帛,稱尺素、錦書;寫之於竹木,稱書札、尺牘、手札。造紙術發明之後,書信主要寫之於紙,但是這些名稱依舊沿用。因其內容、封裝、書寫工具、傳遞工具的不同,書信又有“瑤章”“瓊報”“惠函”“手翰”“雁字”之稱。

科舉考試作為歷朝選拔人才的主要制度,肇基於隋朝大業元年(605),確立於唐,迄於清光緒三十年(1904),共實行1300餘年,對中國古代的社會結構、政治制度、教育、人文思想有著深遠的影響。

清代是最後一個科舉取士的王朝,其科舉考試,以進士科的考試為主,分鄉試、會試、殿試三級考試,在由皇帝主試的殿試中,獲得第一名的人為狀元。鄉試與會試,為避免考官認出考生字跡而徇私舞弊,延續唐代創立的“謄錄”之法,由專人重新抄錄試卷再行審閱。而殿試中並不實行謄錄制度,所以考生的書法能不能入皇帝的眼,也就無形中成為一條重要的取士標準,王士禎曾斷語“本朝狀元,必選書法之優者”,足見清代進士考試中對書法的重視。這種現象自清代前期已見端倪,《分甘餘話》載:“順治中,世祖皇帝喜歐陽詢書,而壬辰狀元鄒忠倚、戊戌狀元孫承恩皆習歐書者也。康熙以來,上喜二王書,而己未狀元歸允肅、壬戌狀元蔡升元、庚辰狀元汪繹,皆法《黃庭經》《樂毅論》者也。”清代中晚期的科舉考試,對書法的重視已經滲透到鄉試、會試中,殿試自是不必言之,《郎潛紀聞》言“嘉道以後,殿廷考試尤重字型。”是以,有清一代狀元的書札俱可堪稱書法精品。

咸豐六年丙辰科狀元翁同龢

釋 文: 遠依樾蔭,時切葵忱,駒隙如馳,撫蘭時之眴屆;鴻緘適賁,結藿愫以彌殷。祗惟子貞老前輩大公祖大人,柏斚延釐,梅羹兆瑞。辛盤啟宴,冰花呈雪虎之祥;午陛賜燈,火樹簇星鳧之彩。三臺翹仰,百頌惟虔。侍儤直如常,居諸虛擲。桃符絢彩,又新換歲之觀;芝宇遙欽,願上宜春之頌。專肅佈復,敬賀春禧,虔請勳安。不具。

治年侍翁同龢頓首

作者簡介: 翁同龢(1830—1904)字聲甫,號叔平、鬆禪,別署均齋,追諡文恭。江蘇常熟人。咸豐六年(1856)丙辰科狀元,授修撰,歷任戶部左侍郎、工部尚書、戶部尚書。先後任同治、光緒帝師。書法遒勁,天骨開張。幼學歐、褚,中年致力於顏真卿,更出入蘇、米。工詩,間作畫,尤以書法名世。著有《瓶廬詩稿》《翁文恭日記》。

同治元年壬戌科狀元徐郙

釋 文: 補帆老前輩年姻大人閣下:春間道出,吳門獲親教益,感佩何如。顧惟勳祉延鴻鈞祺,□庇引詹芝採,曷罄棻鋪。晚逗留滬上,俗務紛紜,張羅略有眉目,而庇之羈離,真堪發粲。一俟桂香發侯,即當奉家慈由輪船北上,家兄信來,悉家嫂竟已作古,心緒大未必佳,幸京康尚稱安適。季龢四侄擬於九月間挈眷而南渠回嘉後,即當晉謁臺階,尚祈隨時指教。婁甚仲恬侄蒙宮保以嘉局出力謬刊薦章,愧感交併。昨晚族裡曾聯床數日,亦一樂事也。附去呈宮保一函,祈即飭送為荷,金陵得手後,莒水亦相從奏功,從此江浙間安若泰山。老前輩戎馬馳驅,大功奏報,行見指日飛騰,恩施丹陛,真足為玉堂生色也。

專肅,布頌勳安,惟照不宣。

年姻晚生制徐郙頓首

鈐 印: 寒香曉雨、香書軒收藏印

作者簡介: 徐郙(1836—1907),字壽蘅,號頌閣,江蘇嘉定(今上海嘉定)人。同治元年壬戌科(1862)狀元,先後任翰林院修撰、南書房行走、會試同考官、安徽學政、江西學政、吏部尚書、兵部尚書、禮部尚書等職,世稱徐相國。與康熙狀元王敬銘、乾隆狀元秦大成並稱嘉定三狀元。徐郙工詩,精於書法,擅畫山水,入詞館,被召直南書房。慈禧御筆作畫,常命徐郙題志,稱讚徐郙字有福氣。

狀元軼事: 徐郙入仕以後不久便進入南書房,至光緒庚子以後,已近四十,資格最老,但為人最懶,只掛個名,經常不值班。有一天,同在南書房當翰林的陸潤庠背地裡送了徐一副對聯:閣、部、監、齋,處處不到;酒、色、財、氣,種種俱全。

上聯說的是徐身兼四職:閣—內閣協辦大學士;部—禮部尚書;監—兼管國子監事務;齋—書齋,南書房供奉,但是他哪裡也不去上班。下聯說的是他嗜酒、好色、貪財、使脾氣,樣樣都佔全了。

光緒六年庚辰科狀元 黃思永

釋 文: 昨晚聆教甚暢甚幸,然尚有遺忘,是礦局薪水一項,自總理以下共有幾級,其數如何?貴公司如有年結清單,乞賜一閱。再鐵路土工每方合洋若干,其數尚能查悉否。承允騰挪一款系公磚足銀,如照昨議,午間即交,下午後即可(馮丁皆允午後交來)與前途交割,脫累矣。容再謝,此請亞丈年大人午安。

弟思永頓首

十一日

作者簡介: 黃思永(1842—1914),字慎之,號亦瓢,江寧(今南京)人。光緒六年庚辰科(1880)狀元,授翰林院修撰,歷任軍機處章京、右春坊右中允、侍讀學士等職。後開辦北京工藝商局,還投資天津北洋菸草公司,組建北京愛國紙菸廠。光緒二十九年,清政府設商部,黃思永被尚書載振聘為頭等顧問。不久工藝商局停辦,黃思永遂南歸浦口任商埠督辦,辛亥革命以後,卒於上海。

狀元軼事: 殿試的制度,新進士對策完畢後,交收卷官密封后送閱卷八大臣。收卷官由翰林院掌院學士點派,都是由翰林來充當。光緒二十年甲午科,黃思永擔任收卷官,他與考生張謇是舊識,等張交卷時,黃思永主動上前接過卷子。張謇交卷後就出去了,黃展開卷子一看,發現有一處空白,乃是張挖補錯誤時忘記填寫的。黃馬上取出身上帶的筆墨替他補上。當時凡當收卷官的,身上都帶筆墨,以便作點補救成全那些小有疏忽的貢士們。張的考卷還有一處抬頭錯誤:“恩”字誤作單抬。黃又在“恩”字上補“聖”字。弄好之後,還特地把這份卷子送給翁同龢執閱,因為他知道張是翁最賞識的門生。果然,翁同龢幫張闖過了閱卷、排名次這一關。如若不是黃思永的修改,恐怕張謇會被置於三甲之末。有趣的是,後來兩人都創辦實業,一南一北,同為工商業巨頭而受聘為清政府的商部顧問,故時人謔稱二人為“商部兩狀元”。

光緒十五年己丑科狀元張建勳

釋 文: 展重陽邀集鹿泉直刺、葆元太守、季貞大令、樹五孝廉小飲西齋,鹿翁見贈長句《疊韻奉答次首並酬李仲仙方伯、曹仲前輩九日同登大觀樓感懷之作》,錄呈吟壇斧削是幸。

金臺舊雨鳳城頭,卜宅鬆筠掃徑幽。

龍喜傾心日下社,鴻飛放眼海邊樓。

朋儔聚散都關運,世事艱危倍感秋。

壘塊澆餘還剪燭,說詩相與對茶甌。

鈐 印: 建勳之印、愉谷、用拙、碧雲、此中有真意、寒香曉雨

作者簡介: 張建勳(1848—1913)字季端,號愉谷,廣西臨桂(今桂林)人。光緒十五年己丑科(1889)狀元,授翰林院修撰。歷官雲南鄉試考官、雲南學政。張建勳致力於邊遠之地的教育,實施教化,提倡文風,是雲南興地方之學的功臣,鄉民贈給他“大啟滇文”的巨幅匾額。光緒三十二年,以侍講授道員,督學黑龍江,“草創學校,撫學生如子弟”,深為士民愛戴。善書法,著有《愉谷詩稿》。

狀元軼事: 光緒十五年,張建勳會試登榜,參加殿試。是年閱卷負責人本是禮部尚書李鴻藻,但戶部尚書翁同龢以光緒皇帝之師的身份也插手其事,兩人資格、地位不相上下。翁同龢得到費念慈的考卷,稱賞不已,想把他定為狀元,就跟李鴻藻商量。而李又特別欣賞張孝謙的那份考卷,也想定為狀元。兩人爭來爭去,誰也不肯讓步,搞得面紅脖子粗。老爭下去也不行,結果只好把這兩份考卷都放在一邊,另挑兩份卷子作狀元與榜眼。確定好了之後再拆開彌封一看,狀元被張建勳奪得,李盛鐸當了榜眼,而費、張二人卻連探花也沒撈著。這真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當然,張建勳也非等閒之輩,他必須名列前茅,才有可能來碰這種運氣。

同治十三年甲戌科狀元陸潤庠

釋 文: 花農仁弟大人閣下:前復一緘,諒經鑑及,茲維藻鑑冰清,芝坊即晉,至以為頌。兄南齋入直,無可告語,退食之暇,惟以奉母課子為事。家母入夏以來 ,時多不適。自交閏月,忽患痢疾,幾至危殆,幸服藥未誤,轉危為安,現已平復,足慰遠注。近日校刊先祖詩集,約秋間可以刊竣,惟印訂尚煩躊躇耳。茲有敝世侄陳生翰丹,農部鳳藻,又為竹銘門下士,兩次淵源,喜其南宮得捷。惟寒士獲售,在京數月,諸費無從彌補,不得已薄遊粵東,作張羅計。明知此時已為強弩之末,然亦無可如何。因其與令弟同年,特令晉謁,如有可以代為說項之處,務祈揄揚及之,俾得不虛此行,好在陳君所望不奢,似尚可為力也。專此奉布,即頌開喜。

愚兄陸潤庠頓首

又六月廿三日

鈐 印: 鳳石啟事、香書軒收藏印、寒香曉雨、臻和齋藏

作者簡介: 陸潤庠(1841——1915)字鳳石,號雲灑,諡號文端,江蘇元和(今蘇州)人。同治十三年甲戌科(1874)狀元,授翰林院修撰,掌修國史。歷官山東學政、國子監祭酒、內閣學士、工程尚書、吏部尚書,體仁閣大學士、東閣大學士、弼德院院長。辛亥革命後,留清宮為溥儀的師傅。善書法,其書風格庾潤,著有《內經運氣病釋》,補編其父懋修輯錄《蘇州長元吳三邑科第譜》。

狀元軼事: 關於陸潤庠任帝師的故事,在溥儀寫的《我的前半生》記載:有一次,我的陸潤庠師傅竟被我鬧得把“君臣”都忘了。記得我那次無論如何念不下書,只想到院子裡看螞蟻倒窩去,陸老師先用了不少婉轉的話勸我,什麼“文質彬彬,然後君子”,我聽也聽不懂,只是坐在那裡東張西望,身子扭來扭去。陸師傅看我還是不安心,又說了什麼“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我反倒索性站起來要下地了,這時他著急了,忽然大喝一聲:“不許動!”我嚇了一跳,居然變得老實一些。可是過了不久,我又想起了螞蟻,在座位上魂不守舍地扭起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