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我想看陳粒和吳青峰一起說相聲

昨天晚上,《歌手2019》結束了第十三期的競演——好吧,雖然“幫幫唱”這種形式已經成了近年來幾乎所有音樂節目總決賽第一輪的慣例模式,但是這期其實只是一場表演賽。

簡而言之就是這期的演唱跟排名幾乎沒有關係,唯一可能會左右本季“歌王”歸屬的大概也就是最後的那個決賽分組了。

可能因為沒有成績的壓力,這一期歌手們都比較放鬆。齊豫唱起了《因為愛情》,幫唱的毛不易感覺又是一個來追星的;龔琳娜和曾一鳴的《一千個傷心的理由》,跨界玩流行的這種玩法確實也只適合這樣的沒有排名的場合。

本期值得一聽的歌確實也挺多的,劉歡和袁婭維翻唱的是《City of Stars》——出自《愛樂之城》;波琳娜和耿斯漢翻唱的《Shallow》則是出自《一個明星的誕生》;聲入人心男團和迪瑪希則來了一段皇后樂隊的串燒,我相信你一定會想起《波西米亞狂想曲》。這三部電影對樂迷來說應該都是非常熟悉的了。

這個皇后大串燒據說版權也有問題?emmmm~

不過以上的這些慣例我們都不聊,這期還是想聊聊吳青峰和陳粒合唱的《望穿》,這首歌是2018年陳粒新專輯《玩》的主打歌。而也是這張專輯讓很多人驚訝地發現,原來這兩個獨具個性的歌手,竟然私底下關係還真的挺好的。

事實上,《玩》這張專輯就有一首《空舞》是兩人合唱,陳粒作曲,吳青峰作詞。不過當時兩個人還是隔空合作,錄音的時候都不是一起錄的,所以歌都發完了兩個人才見了個面,當時還挺有一種“網友奔現”的即視感。

至於後來陳粒上《蒙面唱將猜猜猜》的時候,吳青峰直接用五個字“易燃易爆炸”暴露身份這種事兒,對於同時喜歡這兩個人的樂迷來說,也只能欣慰地露出姨母笑了。

“網友奔現”

這兩個人其實我也都挺喜歡的,首先從才華上來說,就像我之前所說的那樣,吳青峰可遠遠不止一首《小情歌》那麼簡單,整個蘇打綠所承載的獨立音樂審美其實會大大的出乎大眾樂迷的意料。

陳粒就更不用說了,在出了第四張個人專輯以後,她也早就不是當年那個憑藉《易燃易爆炸》被弔詭地打上“民謠”標籤,甚至“小清新”標籤的女歌手了。

事實上陳粒的曲是真的寫得很好啊,就算是《在蓬萊》那張給人感覺更多是“不明覺厲”的專輯,多聽上幾遍適應掉那些“怪”的成分以後,依然有很多可以讓人跟著哼唱的旋律。

更不要提讓她成名的《如也》那一張了。

陳粒與吳青峰在《歌手2019》

我一直覺得吳青峰和陳粒這兩個人,以後一定會是華語音樂圈獨立音樂走向主流的兩個標誌性人物。在吳青峰和蘇打綠出道那個時候的臺灣樂壇,其實並沒有太多像太這樣雌雄莫辯的聲線。

而陳粒之於大陸的音樂圈就更加獨特了,很多人企圖把她歸類到某個風格里,就好像早期因為成本等很多原因,她更多的是以一把民謠吉他的形象深入人心,但是實際上她一點都不“民謠”。

這種情況直到今天依然很獨特,即使她先是跑到《快樂男聲》上當了個“召喚師”,今年又出現在了《這!就是原創》的導師席,但是她依然不像個主流的“歌手”。

這首《望穿》的後半部分還插了一點小紅莓的《Dreams》

而兩個人的曲風就更不用說了。你且看著吳青峰在《歌手》的舞臺上說自己是來“追星”的,但是你覺得蘇打綠的任何一首歌有模仿齊豫或者楊乃文嗎——即使刨除嗓音的獨特性,你也不得不承認吳青峰的音樂是很獨特的。

陳粒呢?我在她身上至今能感受到那種獨立音樂人才有的與主流若即若離的感覺。縱使你看到她出現在幾千幾萬人的大舞臺上,她也照樣會像是在百把人的livehouse裡的那種狀態,東拉西扯地說著一些閒散的話兒,讓人一點兒也感覺不到她身上有那種“星味兒”。

而她的音樂,也跟她的人一樣天馬行空。我真的很難以想象,她居然把《COSMOS》和《Best Better Ever》這樣好聽的旋律奢侈地用在了商業推廣曲裡,卻一本正經地做了《在常玉的房間裡》這樣完全脫離主流的正式專輯。

《在常玉的房間裡》

所以大概是話癆才讓兩個人成為好朋友的麼?雖然我從來沒有看過蘇打綠的現場,但是我已經能夠腦補出吳青峰在臺上跟臺下的樂迷聊天的場景了。

畢竟本季《歌手》一個不得不提的看點,就是吳青峰又在臺上“即興發揮”了哪些內容了,彷彿他是可以毫不顧忌地cue其他任何一個歌手;甚至直接隔空cue他媽媽……然而你真的一點都不會煩他。

甚至於很多去過現場以後觀眾表示,很可惜吳青峰在現場拖時間說的那些話都被剪掉了。

這麼說起來,這兩位大概都是被唱歌耽誤了的相聲演員吧。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