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日本最酷悼詞:去他媽的內田裕也,不要安息,起來搖滾

​日本歌手內田裕也在妻子樹木希林走半年後,他在上個月也逝世了。最近他的家人為他舉辦了葬禮,在葬禮上,他與樹木希林的大女兒內田也哉子致悼詞。

悼詞裡,有女兒對父親的不解和埋怨,但也藏著深深的愛與追憶,一開始就直言“我對父親一無所知”,到最後說“去他媽的內田裕也,不要安息,起來搖滾”,是部屋君見過的最酷的悼詞,來分享給大家。

坦白來講,我對我父親幾乎一無所知。我根本不可能瞭解他,這不僅是因為從我出生到現在,我們相處的時間加起來不滿幾周,還因為,就像我母親所言,他本來就是個不好懂的人,不可能有人讀得懂他。

內田裕也這個人本質上就是個矛盾集合體。

我所知道的他,就像不定期爆發的火山,但同時又像熔岩邊上從不同時綻放的野花一般,潔淨無垢。

坦率地說,直到我父親嚥氣,屍體冷卻,裝棺入殮,焚燒火化成灰,我都還很困惑我為什麼我那麼難過。

我想一定是因為這場父女之緣尚未展開,就已落幕了吧?

但是今天,此時此刻,我眼前的這副場景,對我來說,並非僅是一場儀式。諸位曾與我父親交好,為送別他而聚集於此,所有人真摯的情感彙集成一股強大的力量,噴薄而出,衝破會場。

雖然他作為父親的這個概念並不明晰,但是內田裕也這個人曾叫囂過,交往過,爭辯過,歡喜過,失敗過,沉默過,相信大家都能深切感到,他所帶來的那種不斷在內心翻湧的震動。

“這些還不夠嗎?你還想知道什麼?”我猜父親肯定會這麼問我。

我自問,我從父親身上學到了什麼。雖然聽著可能有些誇張,但因為他,我懂得了對世間萬物的敬畏。他這樣的人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雖然極難相處,但又絕非偷奸耍滑之輩。我雖無地位名聲,但卻有像他這樣的良師益友,無論我身處怎樣的風暴之中他總能鞭策我前行。

“活著就夠了,你還貪求什麼?”我彷彿都聽得到父親這麼說。

母親在晚年的時候,總嘟囔著自責,沒為丈夫做些什麼,妄擔了妻子的虛名。她常常會望著遠方說,“他被我束縛住了啊。”

在他們將近半個世紀的婚姻裡,她還會以各種形式感謝父親身邊那些不斷變化的情人。我過去覺得母親淨說些漂亮話,我討厭這樣的母親。但現在我認為這些都是她的肺腑之言,雖然聽著有些難以置信。

她從未覺得丈夫是自己的所有物。

當然,人生來就是獨立的個體,而非他人的所有物。世人雖然都懂這個道理,但人一旦在某種緣分下與另一半邂逅相遇,並結為夫妻,就會認為,雙方應該對彼此完全負責。但是,母親選擇了自由的婚姻模式。父親也同樣選擇身心的獨立自由,不願被一個女性拴住。

我知道他們給周圍的人帶來了很大的困擾,我在此向大家道歉。雖然事已至此,但我個人現在已經接受了他們帶來的混亂。他們的人生宛若大夢一場,但他們確實曾在這世上真實地活過。而我就是他們存在過的證據,他們的基因會世世代代延續下去。遺傳規律也被裹挾在這團混亂之中,還真是有趣啊!

我父親長達79年的人生給各位添麻煩了,真是抱歉。

最後,我想以一首內田裕也式的詩為他送別:

去他媽的內田裕也

不要安息

起來搖滾!

內田裕也是將搖滾樂帶到日本的人,在日本歌壇有很高的地位,還出演過多部電影。

“日本藝術家太悲哀了,明明關心政治,卻不願意直說”的他還親自參選過東京都知事(相當於北京市市長一職),上電視做競選演說時,竟然是高歌了一曲約翰·列儂的《power to the people》。

他與妻子樹木希林(著名女演員,代表作有《步履不停》、《小偷家族》等)結婚45年、分居43年的傳奇婚姻更是被大家做討論。

女兒在悼詞中也寫到她更有名的母親,用一種我們常見的角度和少見的感情:

在他們將近半個世紀的婚姻裡,她還會以各種形式感謝父親身邊那些不斷變化的情人。我過去覺得母親淨說些漂亮話,我討厭這樣的母親。但現在我認為這些都是她的肺腑之言,雖然聽著有些難以置信。她從未覺得丈夫是自己的所有物。

相比之下,最後那句“不要安息,起來搖滾!”竟遜色了。

▲樹木希林全家福,女婿是日本日本著名男演員本木雅弘

人的感情太複雜,能看到這些我感到很榮幸。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