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楊延昭是楊令公的長子,但為被稱“楊六郎”?_楊業

在民間影響極大、可謂婦孺皆知的《楊家將演義》中,老令公的第六個兒子楊六郎(楊延昭)披肝瀝膽精忠報國,頗有乃父遺風,並有過之而無不及,歷來為後世稱頌。

但根據《宋史》所載,楊延昭是楊業的長子。也就是說,歷史上真實的楊延昭並非是演義中所說的楊家的第六個兒子。與演義相同的是,《宋史》記載楊業確有七個兒子。但與演義不同的是,《宋史》記載這七個兒子中,除了一子戰死外,其它眾子都得以善終,並未陣亡、出家或流落番邦。

那麼,身為長子的楊延昭為何被稱作“楊六郎”呢?原來,這個“六郎”與兄弟排行無關。

熟悉一點天文學的人都知道,古人稱天狼星為六郎星,視為將星。楊延昭守衛邊境20多年 “智勇善戰”,令遼軍見之喪膽,其威名為遼人所畏。遼人認定他是天上的六郎星宿(將星)下凡,故稱之為楊六郎。對於這一點,信史有確切記載,《宋史》雲:“延昭智勇善戰……在邊防二十餘年,契丹憚之,目為楊六郎。”

楊六郎本名楊延朗,後因避道士趙玄朗(財神趙公明)的諱,改名延昭,為北宋名將楊業的長子。五代時北漢天會元年、後周顯德四年,也就是公元957年,楊延昭出生于山西太原城。當時他的父親楊業在北漢為官,楊延昭青年時代是在北漢度過的。楊業說過“此兒類我,每徵行必以從”(見《宋史·楊業傳》)的話,可見楊延昭的青年時代是隨著父親參加過戰鬥的。

楊延昭之父、驍勇善戰的楊業深受北漢君主的器重,他被任命為守邊將領,與遼國角逐了很長時間,因而有著豐富的守邊經驗。史書載,由於他軍功卓著,所向無敵,國人稱之為“無敵”。在北漢君主劉繼元投降北宋後,楊業仍堅持戰鬥,在宋太宗趙匡義派劉繼元親自來勸降後,楊業才大哭著歸降。歸附北宋後的楊業依然受到宋太宗的器重,並被授予左領軍大將軍,鎮守邊關,亦成為北宋的著名將領。

楊延昭也由此隨著父親經歷了不同的王朝。北宋建立後,面臨著來自北部遼國的威脅。此時,遼國的疆域,西起金山(今阿爾泰山),北至今蒙古高原北緣和外興安嶺,東抵庫頁島(今薩哈林島),南界的西段大致按今中蒙邊界分別與西州回鶻、西夏相接,東段在今內蒙古、山西、河北境內與北宋為界。實力強大的遼國頻頻進犯北宋邊境,為此,北宋決心解除來自遼國的威脅。

楊延昭在北宋歷史上的亮相,是在北宋太宗雍熙三年(986年)伐遼的戰爭中開始的。這一年,宋軍分山西、河北兩線進攻遼軍。西路主帥是潘美,楊業為副帥,28歲的楊延昭為先鋒。宋軍在楊家父子的率領下,在雁門關外進攻遼軍,取得了節節勝利,收復了許多城池。楊延昭的勇敢也初次讓遼軍見識。史籍記載,在攻擊朔州時,楊延昭擔任先鋒攻打遼軍城池,胳膊不慎被流矢射穿,但他仍然堅持戰鬥而且越戰越勇,並最終率軍頑強地攻下了敵城。

而由宋太宗親自率領的東線,則在高梁河大敗,不得不南撤,因此大批遼軍壓到西線。當時遼兵勢大,楊業認為不可與之硬拚,但隨軍護軍劉文裕等邀功心切,令其進軍。楊業哭諫,但仍未被採納。不得已,他率兵進攻遼軍。出發前,他請潘美和劉文裕等在陳家谷口安置伏兵,並準備強弓手以等候他轉戰至此給以接應。潘美等如約安置了伏兵,但等了很久也不見楊業回來,他們以為宋軍一定取得了勝利,正在追擊遼軍,因此決定撤兵。而此時,楊業率領的宋軍與遼軍激戰正酣。宋軍傷亡慘重。直到黃昏時分,楊業才帶領殘部按事先約定來至陳家谷口,卻不料根本沒有見到宋軍的影子。楊業孤軍陷人重圍,終因寡不敵眾而全軍覆沒,自己也中箭被俘。在遼營中,楊業寧死不屈,最後絕食三日殉國盡忠。

與楊業一起殉國的,還有他的一個名叫楊延玉的兒子。楊業殉國後,朝廷給潘美貶官三級,將劉文裕等革職罷官。同時旌表楊業“盡力死敵,立節邁倫,誠堅金石,氣激風雲,求之古人,何以加此!”榮譽表彰之餘,朝廷還給予楊家以豐厚的物質獎勵。

此役楊延昭突圍後,於八月間以丁父憂之名回到河南鄭州。丁憂三年後,楊延昭再次應召抗擊遼軍,擔任保州沿邊都巡檢使,扛起了邊關抗遼的重任。

北宋鹹平二年(999年),遼軍大舉南下,很快攻到了遂城(今河北徐水縣東)。楊延昭正在遂城鎮守。當時遂城城小兵少,守軍不足三千。而遼軍由於蕭太后親臨城下,自執桴鼓督戰,因此矢飛如雨,進攻猛烈。面對遼軍的猛烈攻勢,軍民都惶恐不安。而楊延昭卻從容自若,他召集城中青壯年百姓,發給他們武器,讓他們登城與兵士共同作戰。當時正值初冬,天氣還並不寒冷,不料一日氣溫驟降,有如天助。楊延昭於是命城中軍民大量提水往城牆猛澆,一夜之間城牆變成了既堅固又光滑的“鐵城”。遼軍面對這樣一座很容易被“修復”卻無法攀爬的城池,無計可施,只好繞過遂城進攻別處。“一會大寒,汲水灌城上,旦悉為冰,堅滑不可上,契遂去,獲其愷仗(盔甲、兵器)甚眾。”(見《宋史·楊業傳》)

經此一役,楊延昭威震邊關,人們都稱楊延昭守衛的遂城為”鐵遂城”。宋真宗召見了他並詢問應邊對策,還稱讚他“智勇善戰,治兵護塞有父風”。

鹹平四年,遼軍再次大舉南下侵擾北宋邊境。楊延昭在遂城西北的羊山設下伏兵,自己率少數騎兵引誘遼軍,且戰且退。至羊山下,伏兵四起,楊延昭與之夾擊遼軍,並斬殺遼國大將。這一戰宋軍大獲全勝,盡殲遼軍。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羊山之伏”,當地百姓為紀念這一大捷,改“羊山”為“楊山”,楊延昭因功被加封為莫州團練使。他和當時另一位邊防驍將楊嗣並稱為“二楊”。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遼聖宗、蕭太后再次率兵大舉南侵,一直打到北宋腹地澶州。宰相寇準和楊延昭等將領,力主抵抗。楊延昭還上書建議,乘遼兵大舉南下之際,出兵取幽、易等州,但是軟弱的宋真宗根本沒有挫敗遼軍的信心,沒有采納楊延昭的建議,而是與遼國簽訂了屈辱的“澶淵之盟”。對此,楊延昭深以為國恥,拒絕接受朝廷“勿傷北朝人騎、勿追契丹”之命,不斷痛殲遼軍遊騎,並且獨率所部萬餘騎,深入遼境,消滅了大量敵軍,並一舉收復重鎮古城(今山西廣靈西南)。

河北《南皮縣誌》還記載了“楊六郎擺犛牛陣”的奇事。一次,楊延昭為抵禦來犯的遼軍,祕密派人收購了一萬多頭犛牛。其後,他又下令紮了無數穿戴遼兵服裝的草人,草人腹中裝上飼料,然後引誘犛牛用牛角上所綁之刀挑開草人腹部吃料。如此訓練百餘日,眾犛牛見到穿遼兵服裝的人便猛用角挑。楊延昭覺得時機成熟,便下令將牛餓上三天三夜,然後派人去遼營挑戰。待遼兵追來,將萬牛放出,犛牛衝入敵陣,見人就挑,遼兵死傷無數,宋軍大獲全勝。此陣得名“犛牛陣”。據說楊六郎用犛牛陣抵禦遼兵的地點在南皮縣的鳳翔鄉萬牛張村。1958年時,當地人曾在村前挖出喂牛的石槽、鍋臺、飲牛大缸等物。

景德二年(1005年),楊延昭升任莫州防禦使,並出任保州知州兼沿邊都巡檢使,後又任高陽關路副都部署,主持河北一線的邊防。楊延昭從此成為河北前沿的總帥,統兵數萬,防守天津至太行山下一線的邊防。高陽關、益津關、瓦橋關是河北邊防的重要關口(至今河北民間小調《小放牛》中仍有“楊六郎把守三關口”的詞句),都在楊延昭的管區之內。他屢次打敗了遼兵的騷擾。

楊延昭不但智勇善戰,而且能與士卒同甘苦。他“不問家事”,不僅將所得的薪俸都犒賞了部下,而且遇敵必身先士卒而不居功,深受士卒愛戴。楊延昭前後守衛邊境20多年,1014年正月初七,他在邊疆要塞去世,卒年57歲。楊延昭鎮守河北邊防十五六年期間,遼兵侵擾較少,老百姓過著比較安定的生活。故此,老百姓十分愛戴他。當楊延昭的靈柩運離時,送行的人民“多望棺而泣”,就連敵方遼國人也舉哀致敬。民間相信他是“六郎星”重返天庭,因此立祠紀念他。

史載楊延昭有三個兒子:楊傳永、楊德政、楊文廣。最有名的是楊文廣,他同祖父和父親一樣,有超常的軍事謀略與才能。但因為朝廷對遼採取軟弱國策,他的才能無法得到施展。後來楊文廣終於有機會鎮守宋遼邊關,到任後他日夜厲兵秣馬,時刻準備收復幽燕,並不斷向朝廷獻上陣圖以及攻取幽燕的策略。可惜的是,還沒等到朝廷上的迴音,楊文廣就病死在任上,“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