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恐怖懸疑遊戲《Sallyface》劇情解析:Who is Sally f_Diane

大家好,我是拖延症晚期癌的重度患者小V,在經過了一週的漫長空白期之後,我終於帶著新的遊戲解析來和大家見面啦~!

這次給大家帶來的是在恐怖、懸疑遊戲中口碑爆棚的獨立遊戲《Sallyface》,從本週開始,小V將會結合遊戲背景、人物和事件逐步為大家解析此作背後蘊含的故事,並將這部遊戲的內容分為以下幾個部分:

Who is Sally face?(1)

奇怪的鄰居之彩虹小馬謀殺案(2)

被獻祭的母女(3)

波隆那香腸與無法安息的靈魂(4)

艾迪森公寓大屠殺上(5)

艾迪森公寓大屠殺下(6)

為生而死 (7)

首先,讓我們來進入第一環節:

Who is Sallyface?

(注:在遊戲中會出現大量令人不適的場景,選取截圖的時候我會抹消掉這部分,但是仍會有一些場景可能造成感官不適、恐懼等負面影響,包括暴力、血腥、碎屍、謀殺、鬼怪、X教等……心理承受能力差者慎看。)

Sallyface既是遊戲名,也是主人公Sal 的綽號,由於童年時遭遇事故,Sal的面部幾乎全毀,他不得不戴上一個假面具遮掩傷疤,而學校裡的其他學生開始霸凌Sal,戲稱他為"Sally face",意為"蠢臉"(或譯俏皮臉)。

被嘲諷了的Sal對於這種霸凌嗤之以鼻,他索性用Sallyface作為自己的名字向他人介紹自己,並說:

在這個時候我們其實就能夠對Sal的性格有一定的瞭解了,他童年遭遇變故,性情要成熟於同齡人,看起來沉默、逆來順受的Sal內心隱藏著一個鬥士,他用自嘲來反擊別人的敵意,並對周圍的人和事物都報以極大的寬容。

可以說,Sally的面具不只是隱藏了他的自我情緒,還更多的將他和周圍分離開來,他會採用旁觀者的角度冷靜的處理事情,只要他堅定信念,情感就不會成為牽絆他做任何事情的累贅。(四十米大刀隱藏中……)

在整個遊戲的過程中,Sal的自我介紹與其他人對他的稱呼都是Sallyface,在這個遊戲的解析中,我將沿用Sally這個稱呼。(為表示區分,沒有被毀容前稱呼為Sal)

1984年,美國的新澤西州,Sal Fisher和父親 Jam Fisher、母親Diane Fisher一起生活,作為程式設計師的父親給家裡提供了優渥的生活條件,母親溫柔賢惠,Sal活潑搗蛋,一家人的生活幸福美滿。

然而這一切都戛然而止在一個秋日的午後。

這天,Diane帶著自己的孩子Sal一起到郊外野餐,在野餐的過程中,Sal被一隻狗吸引了注意力,央求母親讓自己去跟狗狗玩一會。

Diane希望Sal可以等爸爸來了之後一起去,但是調皮的Sal卻獨自跑進了樹林深處說到樹下去等,Diane在午餐布那裡等了一下,最終在Jam沒有來之前就跟了上去。

母子倆做夢都沒有想到,他們的人生會在這一刻被推落懸崖。

血色的一幕在樹林裡上演,Diane為了保護Sal身受重傷,最終在醫院逝去,而Sal不僅失去了母親,還失去了自己的臉龐:他的整張臉都被活生生的撕扯了下來,終生要帶著面具遮蓋觸目驚心的傷疤。

在Sally的回憶中,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母親的墓地旁,一隻野狗對和自己的打招呼的Sal說:

這似乎預示著,Sal的母親都是被野狗撕咬致死的。

但在Sally後面和記者的對話中,記者問:

這似乎告訴我們,當年Diane的死別有隱情,而這些也在其他畫面中有所體現。

如果真的是被惡犬撕咬,那麼Diane當時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會本能的蜷縮身體將Sal保護在身下,傷口應出現在手臂、背部、頭部、臀部這些防禦性位置,但是從Sal的回憶畫面中,母親的身體上幾乎沒有出現傷口,反而是頭部出現了血跡。

當然了畫面中的Sal比他媽可慘多了……整個臉都被包裹了起來只露出一隻眼睛,根據案發現場時散落在地上的狗項圈、被毀壞的提包之類的物品判斷,Sal的確像是遭受了狗的襲擊,然而微妙的是,他同樣只有頭部受到了傷。

同樣驗證母子兩人被狗襲擊的還有遊戲裡,Sal要穿越數次門才能抵達母親的病房,正確的門上的字母分別是:DOG。

種種跡象都似乎在表明,母子倆當時的確是被一隻狗襲擊的。

但遊戲中同樣處處有著突兀和相悖的跡象:

在Sally和心理醫生的交談中,兩個人談到了後來發生的彩虹小馬殺人案,當時Sally跑到運送屍體的車子後面看到了慘不忍睹的桑德臣太太(彩虹小馬案受害者),心理醫生說:"才十五歲就目睹兩個驚心的場面,一定對你造成很大創傷了。"

在一開始,我認為這是在說明,Sally的母親去世+桑德臣太太去世,但無論如何,這段話都然給我感到十分古怪。

因為桑德臣太太毫無疑問的是被凶暴的謀殺的,Sally看到的是一具殘缺的屍體,而Sally出現在醫院的時候,他的母親還活著,而且如上面所說,Diane只是頭部受傷,整個人看起來是安詳而美好的。

這樣的類比難免十分的冒犯。

但是Sally卻給出了肯定的回答,這讓我產生了一個推測:是否在之前,Sally已經看到過類似於【桑德臣太太】的屍體?

一具被謀殺的、殘缺的、血腥的屍體?

讓我們回到最初病房的畫面,右側是Diane的病床,左側是停屍櫃,請注意,停屍櫃是開啟的,而且已經停放了一具屍體。

這顯然不是Diane,這又是誰?

在一起"野狗襲擊"的案子中,為什麼會有第三個受害者?

為什麼警方要提起Diane案的"凶手"?

想要知道這一切,我們得確定:當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們先來看一下案發現場。

血腥預警

血腥預警

血腥預警

頭部鮮血淋漓的Sal正在腳步遲緩的邁向鮮血淋漓的救護車,地上是一具狗的骸骨還有人的骸骨(還有Diane的手提包沒有入鏡)。

讓我們再看一下救護車上面的凹陷,以及背景上模糊、火紅色的大樓,這怎麼都不像是一個單純的野狗襲人的場景。

更像是黑道火拼現場。

斑駁的痕跡是彈痕,大量的血是還有很多人受傷或者死亡,而殘缺的大樓極有可能是在暗示案發之後一場大火把一切都焚燒的乾乾淨淨。

那麼,Sal看到的狗,就根本不是野狗,一個只有七八歲的小男孩看到野狗的第一反應也不是想要拼命的靠近它跟它玩,母親也不會放任他真的過去,除非當時這條狗是有人牽著的,Diane才讓Sal去了。

其實在Sal甦醒來的房間裡也有一幅狗狗的畫像,在沒開燈的時候,狗狗是有些凶殘的影像,但是開燈之後就是這樣的:

在這個房間醒來的時候,Sal意識、記憶都是混亂的,那麼這隻狗也許就是Sal對狗的最後印象。

當時Sal看到的是一條溫順、漂亮的寵物犬,他興高采烈的想要去親近這隻狗,而領著這隻狗的主人想必也看起來文質彬彬,所以Diane放心的讓孩子去了。

那麼,狗和狗主人去了哪裡?

答案是都死了。

救護車旁邊的骸骨,就是在暗指他們,而和Diane一起出現在一個房間裡(暗示同為受害者)的那具屍體,也就是現場的第三名受害者。

他們也許是撞破了什麼,也許是狗主人被牽扯進了什麼,他們一定是發生了爭執,狗在不停更多狂吠,Diane看到了變動,等不及丈夫趕來便前往保護自己的孩子。

至於為什麼Diane只有頭部有點血跡就去世了,那可能是因為她是被"槍殺"的。

而Sally也並非是被狗撕咬掉了臉皮,可能是被霰彈槍給轟到了,密集的傷口和火藥的灼傷讓他永遠的失去了自己的臉。

也許殺她的時候場景混亂,也許那些人一直在逃,所以直到Sally入獄,記者也在說"是否有當年殺害你母親的凶手線索"這種話。

推演到這裡,問題來了:

為什麼Diane的墓地旁,狗要說這是自己乾的?

私以為,這裡並不是真正的狗,在這部遊戲中,動物的形象不止出現一次,但是隻有這隻狗真正的說話了(彩虹小馬不是動物,是妖怪謝謝),它也許是當年那些人的化身,又或者被Sally潛意識認為,當年的事情是"狗"乾的。

狗會咬人、拖人,但是讓一隻狗去"活埋",實在強"狗"所難。

這是Sally碰到了一個人之後,記憶錯亂,將這個人的印象固定在狗的身上,而後來Sally意識清醒,擺脫催眠,卻已經無力證明此人的存在。

遭遇到殘暴的謀殺之後,年幼的Sal為了自我保護很可能在模糊自己的記憶,但是Sal後續的表現又無不告訴我們,他是一個堅強到直面任何挫折和黑暗的孩子,再繼續推演,就發現了更多違和感:

在剛搬來公寓的時候,Sal對父親說非常想念母親,如果他還記得母親是為了保護自己而死的,那這個話題很明顯不該提起。

在後面的情節裡,Sal幾乎沒有提起過自己的母親,和父親的相處中也沒有因為之前的事故而對父親抱有類似愧疚、彌補的情緒,這實在是很違反常理。(如有遺漏,歡迎補充)

那麼,一種可能性正在變得強烈起來:

Sal也許在那個時候就已經被催眠了。

這個催眠,直接導致了多年之後,艾迪森公寓的大屠殺。

是的,這個即使經歷種種也堅強、樂觀,勇於挑戰恐懼的小勇士,在數年之後犯下了震驚全國的艾迪森公寓大屠殺案。

而這一切,都要從Sal戴上那個面具,成為Sally,和父親一起搬到了那個詭異、邪惡,被血腥和陰謀浸透的艾迪森公寓開始。

敬請期待《Sallyface》劇情全解析:奇怪的鄰居之彩虹小馬謀殺案(2)

如有不同想法和意見,都可以在下面和小V一起交流哦~

如果喜歡的話,就幫忙轉發、評論點贊吧~比心心~

感興趣的小夥伴可以去steam買來玩一下,由於,解析中省略了許多血腥、恐怖場景,心理承受能力不夠的小夥伴也可以去B站雲通關一下哦~

責任編輯: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