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曾國藩的造船夢

安慶內軍械所

曾國藩

□趙立波

曾國藩是近代中國社會較早重視科學技術的人之一,他認為國家要強大,民族要自立,就離不開科學技術,必須通過教育來培養一批科技人才,建立和發展軍工企業,學習西方的造炮製船技術。因此曾國藩繼承和發展了魏源“師夷長技以制夷”的思想,並將其發展為“師夷智以造船制炮”,將魏源和林則徐等人的思想付諸實踐,學習西方科技、舉辦近代兵工廠、造船制炮,增強國防力量,禦敵於國門之外。

自1842年以後,清廷關於船艦的“購、僱、造”之議便不絕於耳。尤其是1853年,太平軍攻佔南京後,僱傭輪船“助剿發逆”的風氣大開。正是在這種大背景下,曾國藩在平定太平軍後,造船事業成了曾國藩另一方面最為卓著的務實事功,開創了近現代造船業的先河。

早在咸豐三年,曾國藩就給新皇帝咸豐上書闡明成立水師造船的必要性,這位新皇帝當即表態支援:“所慮甚是,汝能斟酌緩急,甚屬可嘉。”此刻曾國藩還不明白到底如何著手建造水師,他自己甚至認為:“蓋船高而排低,槍炮則利於仰攻,不利於俯放。又大船笨重不能行,小船晃動不能戰。排雖輕,免於笨,尤免於晃。”然而當木排試水時才發現,自己的想法根本不通:“排雖短小,不利江湖”,於是徹底放棄用排,開始專門研究造船。

曾國藩曾回憶說:“餘初造戰船,辦水師。楚中不知戰船為何物”,後來突發奇想,借用“賽龍舟”一般模式進行創造。等試驗後才發現,曾國藩設計的這種戰船根本上不了“江湖”,非常容易傾覆。最後不得已放棄了自己設計的“曾氏戰船”,到各地徵集能工巧匠開始著手打造專業船隻。據載,曾國藩“建立舟師,凡槍炮刀錨之模式,帆檣槳櫓之位置,無不躬自演試,殫竭思力,不憚再三更制以極其精。”雖然艱苦創業,擺在曾國藩面前的困難如同水上波瀾,持續出現。

有了戰船,曾國藩著手建設水師組織機構,水師有“船戶水手”組成,以一艘“快蟹”船,十艘“長龍”船和十艘“舢板”船組成一營,每營500人。“快蟹”船為船先鋒,由營長坐鎮指揮。在武器配備上,“凡船炮,長龍頭炮二,洋莊(外購或自制之西式洋炮)八百斤至千斤,邊炮四,各重七百斤,梢炮一,重七百斤,俱洋莊、轉珠腰炮二,重四五十斤。(《曾國藩奏稿》)”

水上作戰從一開始是曾國藩的弱項逐漸變成了強項:1861年1月,曾國藩將7年前“禦敵不難於陸,而難於水”的斷言變成了“是皖、吳官軍之單薄,在陸而不在水;金陵發逆之橫行,亦在陸而不在水”。這不僅是戰略調整,最主要的原因是,曾國藩的水師已經以絕對優勢勝過太平軍,為在關鍵時刻搶奪軍事先機打牢了基礎,最終徹底將南京圍困。

平定太平軍後,清政府給曾國藩論功行賞時給出了“論平寇之功以國藩創立舟師為首”(《湘軍記》),這一評價可以說較為公正客觀,如果沒有成立湘軍水師,在關鍵時刻奪取了對太平軍的戰略優勢,歷史極有可能被改寫。

1861年,曾國藩在奏摺中提出:“購買外洋船炮,則為今日救時之第一要務。”1862年4月,清朝租用英國輪船8艘,運李鴻章淮軍7000人自安慶抵上海,以圖“規復蘇常”。

此後由於被英國“阿思本艦隊”嚴重侵權,而不得已將其遣散後,曾國藩要造中國船的心願越來越迫切。只有“設局製造”才是正途。剛剛奪取安慶,曾國藩就設立了軍械所,研究試造輪船。在參觀了“火輪船”演示後,曾國藩非常高興,在日記中這樣寫道:“竊喜洋人之智巧,我中國人亦能為之,彼不能傲我以其所不知矣。”

剛剛平定太平軍,曾國藩就踏上了我國自主研究第一艘以蒸汽為動力的木質明輪船——黃鵠號的征程。1865年研製成功,並下水試航。黃鵠號船重25噸,時速16裡,雖然執行速度不快,但意義非常重大。

以李鴻章為代表的洋務派雖然開明,卻只重視槍炮,對於曾國藩重視輪船建造非常反對,多次以“籌造輪船”,“事體繁重,經費浩大”,沒有錢或者不必向輪船方面進行資金投入等多方面理由向朝廷上書進行反對。曾國藩立即以“製造輪船等事,福建尚奏撥鉅款,新立鐵廠,江南已有鐵廠,豈可置之不辦”為由,向朝廷力爭“製造輪船,實為救時要策”,並明確要求“奏撥二成洋稅銀片”、“以一成專造輪船之用”。

在曾國藩的持續堅持下,造船水平逐步提高,1868年8月下旬,江南製造局新造的火輪船,具有8個炮位,中國第一艘用蒸汽動力驅動的水上戰艦下水,曾國藩給它命名為恬吉號。當時在上海試航,“恬吉號輪船初成,逆風劈浪,船行甚穩”,一時激起上海市民的自豪感,競相觀摩航行。

此前,曾國藩親自從蘇州趕赴上海,駐鐵廠查閱洋炮輪船工程。6月2日,往製造局檢視新造的兵船。3天后,曾國藩乘輪船回南京。在當天的日記中非常詳細地對輪船進行了描畫:“旋轉觀新造之輪船,長十八丈五尺,寬二丈七尺五寸。最要者惟船底之龍骨。中間龍骨夾層,兩邊各龍骨三根;中骨直而徑達兩頭,……龍骨之外,惟船肋最為要緊,約每肋寬厚三寸有奇,皆用極堅之木。計此船七月可以下水(《曾國藩日記》)。”

此後,直到曾國藩去世前,江南製造總局又陸續推出“操江”“測海”“威靖”3艘輪船,體積、吃水馬力與載重,一艘超過一艘。同治十二年又製造成一艘“海安”輪,馬力達1800匹,載重達2800噸。“在外國為二等,在國內為巨擘”。

對於造船這件事,曾國藩可謂耗盡心力,一直到生命的最後,表現了其為清朝事業殫精竭慮的一片忠心。

1871年,重病纏身的曾國藩在雙目幾乎失明的情況下,對大清造船業念念不忘,這年11月,曾國藩來到吳淞口,觀看江南製造局建造的4艘兵船組成的編隊演示和水師操練,檢閱了槍炮操練和各種最新的水上戰鬥表演。當看到第五號輪船的壯觀,心中頗為感慨,由於身體原因,未能盡興。

縱觀曾國藩一生中最後10年的言行,特別是去世前5年中對江南造船事業傾注的心血,真可謂“鞠躬盡瘁”、“身體力行”,成了名副其實的江南造船的“開山鼻祖”。

沒想到,就在他的“造船夢”剛剛實現,3個月後便在南京去世,留下的是曾國藩是近代中國造船業的積極開拓者和推行者的名片,歷史意義非常重大。

◆小連結

湘軍水師的組建

1853年,奉命援南昌的郭嵩燾致函建議曾國藩擔負起建立水平的重任。

時值清廷再次詔令兩湖、四川製造戰船,購洋炮500尊安置船上,以水師夾擊太平軍。曾國藩遂以籌建水師自任,決定將編練陸師1萬人的計劃改為陸師6000人、水師4000人。

為保證製造戰船成功,曾國藩採取相應的組織措施:在衡州設立總廠,委任成名標為監督,日夜興工趕造戰船。並委託廣西右江道張敬修赴廣東向洋人購買槍炮;12月30日委託褚汝航在湘潭設立分廠,加快造船速度。衡陽船廠是曾國藩創辦的第一家軍工企業,應算是中國近代工業化的起點。到1854年初,衡陽船廠趕製出快蟹40只、長龍50只、大舢板150只、拖船5只、鐵甲指揮船1只;然後又購買了民船數百艘,將它們改為兵船或輜重船,配備西洋大炮和新式火炮。1854年2月,曾國藩的湘軍水師終於組建完畢,總兵力為5000人,分為10個營。每營轄長龍船8艘,舢板22艘,其中長龍船載炮7門,舢板載炮4門,則每營30艘船,載炮144門。以彭玉麟、褚汝航、楊載福、成名標等為水師營官。至此,在短短一年時間裡,湘軍練成陸師13營,水師10營,加上後勤約17000餘人,號稱2萬(月餉近8萬兩),已經具備水陸聯合作戰的能力。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