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求求你,不要再自殺式社交了!

最近跟朋友聊天的時候,大家說到一個網路現象,就是不管什麼內容下面的評論,總存在那麼一小撮人,習慣以否定別人的方式,來彰顯自己的獨特性、優越感等等。

比如面對某明星孩子的照片,在一片讚美聲中,一定會有幾個扎眼的評論,“只有我一個人覺得小孩很醜麼?”

或者是某電影因眾所周知的原因被刪減、幾經波折才終於上映後,大部分觀眾都在表示期待,有的人卻非要回複句,“別傻了,一看就是炒作的套路。”

甚至是你在自己的社交平臺上,不妨礙任何人地為愛豆輸出點彩虹屁,都會有莫名其妙的人跑來點評,“我覺得他就很一般啊。

??????????????????

親親,這邊建議你不會用嘴巴就捐給別人呢。

如果是些譁眾取寵的營銷號也就罷了,可當你點開那些ID,你會發現他們就是一個個切切實實存在的人,說不定和你在現實生活中還有過遙遠的交集。

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在這些熱衷於否定別人的虛擬ID背後,可能會是一群什麼樣子的真實的人呢?

01.話不投機半句多的朋友

你拍照1分鐘,修圖2小時好不容易發個朋友圈,他回,“P的都不像你了啊,你看我都是發原圖。”

你遇到煩心的事兒,正好他也問起了你,你本打算順嘴一說求個安慰,結果他聽完張嘴就來,“你這算什麼啊,我當時比你還慘都沒矯情成這樣。”

你好心想推薦給她某樣東西,例如一首歌,結果人家毫不領情地告訴你,“寫這些歌的人沒啥水平,有很多厲害的樂隊你不知道。我跟你講……”

這類人有一個通病,就是他們否定別人,並不是為了給對方提供更多的資訊,而只是想把話題扯到自己身上,最終進行自我誇獎。

02.消耗型交往的戀人

之前在《槓局》我們討論過一道辯題,“跟滿是負能量的戀人分手,我有錯嗎?”其中我們講到負能量時,有區分過對自己的負能量,和對他人的負能量。

而消耗型戀人,很大程度上是隻對他人負能量。

上學時,你喜歡錶演參加了話劇社,她像是開玩笑說,“你長得又不帥,別拿那張臉給觀眾添堵啦。”

工作時,你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加班想方案,他抱怨你,“一個女孩子那麼拼命幹嘛,反正結婚了有我養你,你還不如多陪陪我。”

03.打擊式教育的父母

否定型人格的年輕人,長大後就成了否定型人格的父母,傷害也延續到了兒童身上。

打擊式教育出現在你成長的各個階段。

7歲學畫畫,你正天馬行空塗鴉得起勁兒,爸爸說,“這都畫了些什麼?你就沒有這方面的天賦,別再浪費錢了。”

15歲參加奧數比賽,你正因為解不出一道論證題而懷疑自己,媽媽說,“早就告訴過你,你沒人家誰誰誰那腦子,分科時學文就好了。”

23歲大學畢業,你跟同學想去大城市闖一闖,他們說,“你沒那本事在外地留下,還是在老家安安穩穩找份工作得了。”

後來你再沒畫過畫,也不參加任何比賽,最後留在了父母身邊。你只是偶爾想想,如果當時他們都是鼓勵你,結果會不會有點不一樣?

04.槓精附體的陌生人

因為工作,你不得已朋友圈加了不少人,包括連“點贊之交”都不算,卻時不時語出驚人的“陌生人”。

你發一組旅行風景照,底下評論,“這地兒有什麼好玩的啊,我給你推薦哪哪哪。”

你發跟朋友的聚餐合照,秒速留言,“旁邊那姑娘比你好看,給介紹一下唄?”

他們不把自己當外人的程度,遠遠大於你驚訝世界物種多樣性的程度;他們熱衷於否定別人來獲得的樂趣,也遠非我們所能理解的範疇。

在心理學上,這種心態其實來源於他們內心深處的自卑。通過諷刺和貶低別人,來滿足和填補自己的心理平衡。

而這些經常否定別人的人,哪怕在網路上多頤指氣使,看似言之鑿鑿,在現實中也一定沒有多少朋友。因為網路就是撕掉遮羞布後的現實狀態。

因此,遠離這些習慣性否定他人的自卑者,不僅有助於身心愉悅,還是擁有健康社交的必然選擇。

畢竟,他們否定別人的同時,就是在否定自己。而一個連自己都不能勇敢接納的人,是不值得深交的。

作者:楊六直(微博ID),表達即偏見。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