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他曾與蔣介石交往密切,退出共產黨後卻被譽為“和平老人”

邵力子,原名邵景泰,1882年12月7日生於紹興陶堰邵家漊。是中國近代著名民主人士,社會活動家,政治家、教育家。他從《後漢書》中“遊子天所棄,力子天所富”之句,取“力子”一詞為筆名,自稱為“勤勞之人”,從此就有了“邵力子”之名。

邵力子先生

在上世紀的中國政治舞臺上,邵力子是一位十分活躍而又非常特殊的文人。他是復旦大學傑出校友,早年加入同盟會,1920年加入上海共產主義小組,同年8月,加入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1925年任黃埔軍校祕書長,參加國民黨改組工作。次年退出中國共產黨。1927年,歷任甘肅省主席、陝西省主席、國民黨宣傳部部長等,主張國共合作。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曾任全國人大常委、政協常委,民革常委等。

和平老人,貢獻畢生精力

邵力子一直主張停止內戰,一致抗日。1933年,邵力子任國民黨陝西省政府主席。他與楊虎城實行軍政分治,同楊虎城相處很好。他贊同張、楊兩將軍的抗日主張,對蔣介石的“剿共”做法,深感憂慮;對張、楊兩將軍同蔣介石的矛盾盡力緩和,以期和衷共濟,並且,他還要求部屬注意與中國共產黨方面的工作人員和睦相處,以團結合作、共同對敵為首要任務。

青年時期的邵力子

1936年西安事變後,邵子力被關押,第二天被楊虎城釋放後,他前去看望蔣介石,蔣問他事先是否知道此事,他老實回答不知道,還乘機勸導蔣介石:“委座,事已如此,還是應以國家人民為重,他們的要求(指張、楊將軍)似乎也可以考慮。”蔣介石聽後一言不發。

西安事變解決後,張學良被軟禁,蔣介石要邵力子同住,幫助張學良讀書,實際上是一種變相處分。不久,邵力子被免去陝西省主席一職。

【1936年12月2日,蔣介石在洛陽與西北軍政首腦合影。左二起:蔣介石、宋美齡、楊虎城夫人、張學良、楊虎城、邵力子。】

1938年,邵力子在其《望國民向前邁進》一文中,表明了堅持抗戰到底的決心和主張。同年初,國際反侵略大會中國分會在漢口舉行成立大會,在邵力子的主持下,該會為揭露日軍暴行,進行反侵略宣傳,爭取國際上對我抗日戰爭的援助等,做了大量的工作。

張學良、楊虎城、邵力子等陪蔣介石遊漢武帝墓。

邵力子一向主張中蘇友好。抗日戰爭時,他更力主和蘇聯結成聯盟。1940年初,他抱著增強中蘇邦交、促進國共合作、以利抗日戰爭的目的,出使蘇聯。在駐蘇大使任期內,經過他的努力,蘇聯援華的軍械物資源源執行國內。

1945年8月至9月間,毛澤東、周恩來等到重慶開和平談判,邵力子參與了和談。他認為毛澤東到重慶來,“是最有誠意的表現”。他雖為國民黨方面的代表之一,但致力於《雙十協定》的簽訂,因而獲得“和平老人”的美稱。

重慶談判期間,毛澤東抵達重慶九龍灣機場時,張瀾、邵力子(左二)、郭沫若等前往歡迎。

1946年初,在政治協商會議陪都各界協進會第五次會議上,他發表演說,高度評價中國共產黨在北伐戰爭、抗日戰爭中的重大作用,希望國共兩黨和諧解決問題。可是蔣介石的種種做法,使他大失所望。因此,在南京單方面召開偽國大時,他拒絕擔任大會祕書長的職務,拒絕參加偽國大的選舉。

1949年2月以私人資格隨李宗仁組織上海人民和平代表團赴北平,在石家莊會見毛澤東、周恩來。4月參加國民黨政府和談代表團,在北平與周恩來為首之中國共產黨代表團談判,通過《國內和平協定》細則草案。後因國民黨拒絕在協定上簽字,和談失敗,邵力子遂宣佈脫離國民黨政府,留在北平。

1949年9月,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會議,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委員會常務委員,出席了開國大典。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任政務院政務委員。他積極參加新中國建設,爭取和平解放臺灣,為促進祖國和平統一貢獻了畢生精力。

愛鄉之情,感人肺腑

邵力子熱愛祖國,也熱愛家鄉,經常對親友們說:“每個人應愛祖國,愛家鄉。我們的祖國和家鄉也實在太可愛。”不斷勉勵家鄉人士要為祖國、為家鄉增光,1933年3月上旬,他回故鄉紹興時,曾作過題為《從紹興到世界》的演說。大意是:故鄉是祖國的一部分,熱愛祖國必然會熱愛自己的家鄉;如果你連故鄉都不熱愛,你還能談到熱愛祖國嗎!他言行一致,既一貫熱愛偉大的祖國,又始終關懷故鄉的進步。

邵力子肖像

邵力子早年離鄉,長期居外地,但一直十分熱愛家鄉。對有關家鄉的文化教育、農田水利和其他公益事業,都非常關心,鼎力贊助。辛亥革命後,他在上海擔任紹興七邑同鄉會的副議長,積極籌辦“紹興旅滬公學”,任副校董。

邵力子生活上儉樸,但對故鄉的教育事業總是慷慨解囊。30年代初,遠在蘭州任甘肅省主席時,聽到紹興尚無一所完全中學,當即出銀幣1000元,派人與朱仲華、金湯侯等地方士紳商談,於民國二十一年6月創辦“私立紹興中學”,並親書“臥薪嚐膽”四字作為校訓,以培訓愛鄉報國之才。次年春回鄉探親,目睹鄉村中迷信盛行,教育落後,又出資興修紹興陶家堰邵家漊的明強小學、白塔頭的運川小學。三十三年冬,奉母靈柩回鄉安葬富盛金家嶺,當了解該村無一農家子弟入學時,則決定利用墳莊房屋,出資辦起“棠陰小學”,還購置渡船,接送鄰村農民孩子入學。1932年,他大力支援學生朱仲華等在紹興創辦完全制中學(後改名為稽山中學),擔任設立人會主席。他把興辦教育事業看作是百年樹人的大計,所以始終熱情關懷,積極贊助。

邵力子先生

邵力子對家鄉的文化事業很關心,非常重視地方誌的編纂工作,把做好這些工作視為熱愛家鄉的具體行動。1934年,同盟會員王子餘先生倡議撰紹興縣誌,邵力子竭力贊同,在縣資料初稿編成後,主動出資匯款,協助付印。

他還提倡圍湖、圍海開墾,大力支援維修三江閘,並且私人出資疏浚陶家堰的賀家池,為家鄉的農田水利事業作出了貢獻。

拳拳之心,感人肺腑,深受家鄉人民懷念。《中國近現代人名大辭典》等有錄。

任職西安,贏得民眾愛戴

1933年3月,蔣介石為了削弱楊虎城將軍的實力,以“軍政分治”為名,免去了楊虎城的陝西省主席職務,專任陝西綏靖公署主任,主管軍事。然後,調甘肅省主席邵力子任陝西省主席。

1933年春,邵力子攜夫人傅學文自甘來陝任職。對於古都西安,他並不陌生。1910年,29歲的他應聘到陝西高等學堂任教,就住在菊花園的學校裡(現西安高階中學),不久,因向學生宣傳新思想、新文化而被地方當局驅逐出境。二十多年後,他以一省之長的身份重返西安,不禁感慨萬分。

1933年,陝西省政府委員合影(左四張贊元、右五邵力子主席、右三楊虎城主任)

陝西的形勢十分複雜,有楊虎城指揮的西北軍,不久,又來了張學良指揮的東北軍,軍統和中統也在西安有很大的勢力。作為一個文人省主席,他嚴守軍政分治的方針,十分尊重張楊兩位將軍,但絕不過問軍事,只是認真履行省主席職責,著手健全各地機構,整頓吏治,將主要精力放在陝西的經濟建設上。

他聘請水利專家李儀祉先生,完成了由楊虎城發起的涇惠渠、洛惠渠等水利工程,龍門閘、風陵渡的工程也逐一完成。為了發展農業,他督促各縣,共鑿井十萬眼,開荒造林,還創辦了武功農林學校。還資助夫人傅學文創辦了助產士學校,推動科學接生。很快贏得了三秦民眾的愛戴。

當時上海有個以表演豔舞著稱的梅花少女歌舞團想來西北淘金,便致函邵力子,請他大力關照,並答應到陝後,首先為省政府官員專演一場。可是邵力子早已風聞這個歌舞團的名聲,便叫祕書回函說:西北社會清苦,如來演出,恐將入不敷出,希慎重考慮。這個歌舞團只好作罷。

1935年,邵力子的女兒邵偉志想從上海來西安看望父親,邵力子覆信告訴女兒,一路上勿向人說出自己身份,沿途要留心旅客民眾的談話,尤其是對陝西政府的意見。

邵力子是清末舉人,尤善書法,平時前來求字的人不少,他從不拒絕。當時西安東大街新開一經營淮揚菜的大華飯店請他題寫店名,他也欣然題寫了“大華飯店”四個正楷,並一筆一畫地署上自己的名字。這個題字的牌匾至今仍還懸掛在店面。

計劃生育,功不可沒

許多人都知道,在我國制定計劃生育國策時,人口學家馬寅初功不可沒,但他卻不是最早的提出者。第一個提出計劃生育的人是邵力子。早在20世紀20年代,邵力子就提出了中國要控制人口的觀點。

在1921年邵力子任《民國日報》主編的時候,他就積極提倡節制生育,在自己主編的副刊上全文發表了十月革命後的《俄國婚姻律》,把節制生育與婦女解放問題結合在一起宣傳。1922年5月,邵力子在向警予主編的《婦女評論》上發表了題為《生育節制釋疑》一文,提出要加強節育技術的研究,“儘可用科學的功夫去發明”。

邵力子所以能率先提出並多次呼籲計劃生育,這與他切身感受到的多生育給婦女造成的痛苦和恐懼有很大的關係。邵力子的母親由於經歷了生產過程的痛苦,決定不再生孩子,但當年又沒有可行的避孕方法,因此與丈夫分居一直分居了10多年,直到絕經為止,這是非常折磨人的痛苦事。邵力子本人與前妻結婚後,隔兩年就生一個孩子,在妻子懷上第六胎時,她的痛苦無以名狀,苦苦要求邵力子想辦法讓她打胎。然而邵力子找遍了當時的各大醫院,就是沒有一個醫生敢做這樣的手術。後來,她就自己狂奔,想以此掉胎,結果胎是掉了,她也因為大出血而死了,這個悲劇讓邵力子刻骨銘心。

1951年邵力子回到故鄉浙江探親。見鄉村滿地奔跑的幼孩之眾多,他陷入沉思,向陪同前往的工作人員說:“我們常說中國地大物博,實際上,中國的可耕地並不多,中國是地少人多。現在中國是四億人口,已經是世界第一,如果人口不加控制,生產又跟不上的話,國家要在短期內擺脫貧困就不太可能。國家難以富強起來,人民就難以較快地富裕起來。”這對當時“多子多福”“人多好辦事”等思想,是一次有力的衝擊。

在1953年冬天召開的政務院會議上,他提出了計劃生育的觀點,這是第一次在政治決策場合提出計劃生育觀點。1954年9月17日,邵力子在第一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作主題發言,又一次就計劃生育問題發表了自己的意見。他說,人多是好事,但在經濟還沒有發展起來的困難很多的環境裡,人口應該得到控制,不控制人口,後患無窮;要大力傳播有關避孕的醫學理論,指導並供給有關避孕的藥物。同年12月19日,他在《光明日報》上發表了《關於傳播避孕常識問題》的長文。

邵力子(右)與著名人口學家馬寅初(左)

1967年12月25日,邵力子卒於北京。他的一生,為謀求祖國的獨立、統一、繁榮、富強而奮鬥不止,堅持到底,直至生命的最後一息;為促進國共兩黨的團結合作而奔走折衝,不遺餘力,幾十年如一日;為民族、民主革命和社會主義事業而同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肝膽相照。

1960年代,周恩來同陳賡與原國民黨軍政人員合影(前排左起:周恩來、陳賡、邵力子、張治中、鄭洞國)

本文系祖國網編輯根據歷史資料編輯整理。轉載請註明來源。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