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慈禧打壓曾國藩,曾國荃與左宗棠聯合“脅迫”慈禧換掉湖廣總督!

同治三年,曾國藩剿滅太平天國後,慈禧開始對湘軍著手佈置“逼宮”裁軍。

鳥盡弓藏,兔死狗烹,裁軍是曾國藩早就預料的一樁結局。但是曾國藩沒想到慈禧“逼宮”的手段如此高明,把矛頭對準自己的九弟曾國荃。

曾國荃不但手下吉字營被慈禧汙衊成有“叛黨”,而且攻克金陵之後,私分軍餉也犯了大罪。面對這種逼宮的手段,以曾國藩忠厚的性格,並沒有激起太大水花。

但是,曾國荃是曾氏家族中最剛烈倔強、脾氣火爆的那個,他不但一身江湖氣,而且還是被逼宮的當事人。雖然表面不敢對慈禧有任何不滿,但內心早已罵遍了慈禧祖上十八代。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不就是裁軍嘛,裁吧。

因曾國荃吉字營最為勇猛,也是被慈禧汙衊叛黨的集火點,自然裁撤的最為凶狠。曾國荃是個講江湖義氣的漢子,捨不得兄弟不說,慈禧裁軍居然沒給多少遣散費,大多是空頭支票。

被迫轟走出生入死的兄弟,讓曾國荃感覺顏面盡失,心生愧疚。他內心中五味雜陳的心情,都已經化作一腔憤怒埋藏下來,隨時可能爆發。

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曾國藩雖然裁了軍,但是根基還在。兩廣地區依舊是湘軍的地盤,湘軍一日不走,他們就依然佔據著大清的經濟命脈。

慈禧是個小家子氣的女人,不會講君子大義,只想保障自己的至尊權力不受任何侵犯。凡是對自己有威脅的人,必須要拿到“高枕無憂”的結果才可安睡。

為了杜絕後患,慈禧讓曾國藩北上剿捻。

這是什麼概念?

只剩三萬軍馬的湘軍已如殘喘的老兵,強行面對二十萬捻軍大敵,對湘軍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而慈禧呢?放著與日擴充的淮軍不用,專用湘軍,其中二次打壓湘軍的政治目的昭然若揭。

曾國藩自然是要遵守皇命的,只能乖乖放了兩江總督的位子,北上剿捻。湘軍這點人馬如硬抗捻軍,無疑自尋死路。習慣結硬寨打呆仗的曾國藩制定了作戰方案“河防大計”。

什麼是河防大計?其實就是構築層層聯動的縱深防禦線,以守帶攻。

既然戰略是以防禦為主,那最重要的點就是後勤了。李鴻章接任兩江總督,算是有了後勤保障。但是曾國藩認為,如果此時只靠兩江,那最湘軍未來發展不利,畢竟李鴻章已經接任江督。如戰爭結束,湘淮兩軍共處一城的局面對湘軍整體來說不太划算。

於是曾國藩決定向慈禧“要地盤”,為了長遠目標,此地需無論政經,都要靠得住,而且人也得靠得住。所以曾國藩希望曾國荃從山西調任湖北,為湘軍的明天打好基礎。

曾國藩上書慈禧,自己後勤所需甚巨,希望曾國荃去湖北為自己捯飭後勤。慈禧希望打壓湘軍,但更希望剿滅捻軍,所以對曾國藩上書一事,並未遲疑,況且湖廣總督是官文,乃是皇家近臣,也好時刻監視曾國荃一舉一動。

慈禧的算盤打的非常妙,他以為把曾國荃調到湖北是關在了籠子裡,實則慈禧錯誤估計了曾國荃的性格。

湖廣總督官文是誰?一位善於做官,但無才德的“家犬”,對皇帝忠心耿耿,但是私下索賄甚巨,練兵也一事無成。最重要的是,官文是慈禧派來誣陷曾國荃手下有“叛黨”的人。

在即將調任湖北巡撫的曾國荃看來,官文這個人,於公於私都得剷除。於公,對湘軍紮根湖北不利,於私,對曾國荃有深仇大恨。被慈禧裁軍誣陷的怨恨一併上來,他認為,此人是決不可長留的。

曾國荃激進,但曾國藩保守。遠在外地剿捻的曾國藩勸告曾國荃先要跟官文搞好關係,穩定自己的根基,不要太過激進,先從長計議。

曾國荃雖打仗很有一套,但是官場資歷太淺,藏不住一點火氣。漸漸,他與官文矛盾越來越大。終有一次,曾國荃私裁官文招募的5000勇丁,矛盾算正式爆發了。

官文看到曾國荃難服管教,自然會對慈禧上報曾國荃的情況。慈禧聽說曾國荃不受制約,自然也不再把曾國荃留在湖北,索性把他調到曾國藩的前線,兄弟倆一起剿捻。

曾國荃的怒火剛出來,慈禧的一道聖旨也如一捆乾柴扔到了曾國荃身上,頓時火冒三丈。無法找慈禧出氣,難道還搞不定一個慈禧的“家犬”嗎?

於是曾國荃上了一道關於官文貪汙受賄不作為奏摺,請慈禧撤了官文的官。這道奏摺在曾國藩眼裡,也著實做的太過激進,而且容易把自己陷於險地,只不過在曾國藩知曉之時,曾國荃已經上奏了。

“偷雞不成蝕把米”,說的就是曾國荃。慈禧對自己的人自然愛護有加,但是對於曾國荃的奏摺又不能假裝視而不見,於是命欽差前往湖廣調查。調查結果在意料之中,沒有一點關於湖廣總督官文的劣跡。

此時,都察院開始彈劾曾國荃,說曾國荃乃為“誣陷”,應當“反坐”,而且恃才傲物,應當懲治。

曾國荃想給別人挖一道坑,結果自己掉了進去。於是慈禧順勢往坑裡埋了些土,讓曾國荃陷於被動。

慈禧並不敢直接埋死曾國荃,畢竟曾國荃是功臣,曾國藩正在剿捻,下手不宜太重,所以準備給曾國荃一個降二級的處分。

處分不大,充其量算買個教訓。但曾國藩可不這樣想,畢竟“乃弟”,骨肉至親,而且涉及到的是湘軍後日之安危。如果曾國荃受到處分,湘軍的勢力也就隨之減弱,這不是曾國藩想看到的結果。

於是曾國藩開始著手救援。

談判是有技巧的,如果順著慈禧的路子走,那充其量保住曾國荃的官位,算白忙活一場。如從官文入手,則會佔據優勢。

這時候曾國藩開始請左宗棠幫忙,為何是左宗棠呢?

因為左宗棠的楚軍也身居前線,平剿回民之亂。湘軍集團雖然分散,但基本利益還是一致的,畢竟都是自強自立的民兵組織,面對慈禧的打壓,左宗棠必定伸出援手。

這樣一來,湘軍剿捻,楚軍剿回,用兩處吃緊戰事共同“挾制”慈禧,那此舉必勝。事情按照曾國藩計劃發展,左宗棠上書對官文一頓指責,指出官文的劣跡。身在前線的左宗棠,顯然比其他人奏摺更有分量。

就在這時,曾國藩做出了一個出人預料的舉動。

左宗棠上書後,緊接著曾國藩也來了一道奏摺。左宗棠是彈劾官文,而曾國藩是保官文。

這時曾國藩的聰明之處,對局勢的拿捏恰到好處。如曾國藩也上一道彈劾奏摺,官文必倒,但也宣示著湘軍跟慈禧撕破臉皮,不容慈禧家臣。

上一道保官文的奏摺就不一樣了,曾國藩先亮出左宗棠,這就代表在理上、在勢上,都在亮出了自己“硬”的一面,然後在來“軟”的一面,請慈禧對官文“從輕發落”。

這樣一來,則是跳過了審查官文的步驟,直接到了“量刑”的地步。也像慈禧暗示,自己只為弟弟彌縫,沒有過分要求。

慈禧對這一軟一硬,只能生吞硬嚥。她也知道這二人是在用戰事要挾自己,但是也無力迴天,畢竟人家佔了理,也佔了勢,如不想撕破臉皮,只能犧牲官文。

最後慈禧撤掉了官文的湖廣總督職位,對曾國荃未加任何罪責。

而湖廣總督的空缺,則落入李瀚章之手。(李鴻章之兄,曾國藩之幕僚)

在此次湘軍的反擊戰中,曾國荃雖唐突冒進,卻得益曾國藩排程周到,左宗棠輔助有力,也算是因禍得福,比預計快一步得到了湖廣之地。

喜歡請點個關注

下方連結:日本進攻臺灣,李鴻章為保面子,獎勵日軍四十萬白銀。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