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別小看古代的副縣長,很囂張的

作者:項蘇農

縣丞最早設置於戰國時期,為知縣的輔佐之官,從行政上講,相當於現在的副縣長,在一個縣的範圍以內,屬於縣令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由於主要負責糧馬、稅政工作,所以又被稱為管糧縣丞。

如果碰巧這個縣空缺縣令,那他的權威就可想而知了。有的縣丞在其管轄的一縣範圍內,的確是很囂張跋扈的,從下面的幾個例子中,可以窺見一斑。

一、悲催冤枉死的縣丞

唐人張鷟在《朝野僉載》的書中,記載了在本朝太宗皇帝貞觀年間,發生在今天河北省武強縣的一件震驚當時司法界的大事情:

這個縣的縣丞堯君卿,是一個軍人出生,所以他到縣衙去辦公時,都是騎著馬去的,他外出辦案也是騎著這匹馬的。

這匹馬由於是堯君卿專門的坐騎,全縣的人都知道並且都認得,所以這匹馬即使沒有拴著,也沒有人敢去驚擾它,堯君卿也是這樣認為的。

有一天,這匹馬忽然被人偷走了。

這還了得?偷東西都偷到縣裡二把手頭上了,堯君卿的那個火啊那個氣啊,就別提有多大了。

好在這個偷馬賊,很快就被公差捉住了。

堯君卿在第一時間得到破案報告後,就急忙放下手中正在看的催稅公文,決定去縣衙的公堂上,親自見見這個膽大妄為的盜馬賊,看看這個賊是不是真的生有三頭六臂?

在森森嚴嚴的公堂上,堯君卿看見兩個公差,每人拿著半副的木頭刑枷,正在準備往這個盜馬賊的頭頸部套去。

堯君卿再走近一看這個盜馬賊,不就是一個正正常常普普通通的人嗎?如果是三頭六臂,那也就認了這件事情,誰知這個盜馬賊不是的。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的大發雷霆,用手指著這個盜馬賊的鼻子,脾氣火爆的破口大罵:“好你個賊東西,是不是吃了老虎的膽子了?竟敢來偷我堯老爺的馬。”

誰知這個偷馬賊也是一個脾氣火爆的人,只見他二話不說,就從一個公差手裡,奪過那個半副刑枷,對準堯君卿的腦袋,連續的狠打了幾下,只聽得噗的一聲,堯君卿的腦袋當場就被砸開了花。

原文是這樣描寫盜馬賊的:“賊舉枷擊之,應時腦碎而死。”

(縣衙)

二、奸人妻被打的縣丞

也是《朝野僉載》書中記載的一件奇聞:

滄州府南皮縣有一個叫郭務靜的縣丞,是一個糊塗的縣官。

他剛剛到任的時候,正好看見典史王慶通,在審理一件案子。於是他就問王慶通:“你姓什麼?”王慶通回答道:“姓王,三橫一豎的王。”

過了一會兒,王慶通把這個已經審理好的案卷,送給郭務靜審閱。

郭務靜一邊低頭翻著案卷,一邊隨口又問王慶通:“你姓什麼?”

當他聽到的回答是說“姓王,三橫一豎的王”時,他很是驚訝的抬起頭,他久久的看著王慶通,然後很是不解的說:“你們南皮縣的典史都是姓王的嗎?”

這麼一個糊塗的人,但在找女人的事情上,卻一點兒也不糊塗。

他每次到鄉下巡視的時候,總會找一個村子裡的婦女,以為他縫補衣服為藉口,然後在一番威逼利誘之下,和這個女人發生關係。

有一天,這個郭務靜在一個鄉村裡,對一個為他縫補衣服的婦女又故伎重施。

誰知道這件事情,被這個婦女跟蹤而來的丈夫知道了。這個丈夫就找了一根繩子,把郭務靜綁了起來,又找了

一條鞭子,對著郭務靜“啪啪啪”就是幾十鞭子。

南皮縣的主簿李悊聽到郭務靜隨從的報告後,心想這還得了?一個縣丞在大庭廣眾之下,竟然被人捆綁被人鞭打,難道南皮這個地方,沒有一點王法了嗎?

於是就親自帶領公差,在把郭務靜救了出來以後,就問他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誰知這個郭務靜這時候不但不糊塗,而且還很要面子呢。他沒有回答李悊的問題,而是低著頭一直在說:“阿喂喂,

痛的勒,我沒有被打。阿喂喂,痛的勒,我真的沒有被打。”原文這一段描寫的文字真的有趣:“靜羞諱其事,低身

答雲‘忍痛不得’,口唱‘阿癐々’,‘靜不被打,阿癐々’。”

三、擅權自找死的縣丞

朱國楨《湧幢小品》書中,記載了一個“革鞭夾錢”的故事:

在明朝洪武年間的末年,湖南湘陰縣的縣丞劉英,在對犯人施以鞭刑的過程中,將按照國家規定標準制作的皮鞭,擅自進行了別有用心的改進。

他的具體做法是用三根三尺長的生牛皮條,在每根牛皮條的中間兩尺位置上,在距離不等的地方,分別固定一枚“洪武通寶”的銅錢,然後將這三根生牛皮條相互擰成一根皮鞭。

用這種皮鞭抽打犯人,皮鞭所到之處,犯人皮開肉綻血肉橫飛,呻吟之聲不絕於耳。

在這種皮鞭的威懾之下,痛不欲生的犯人們,紛紛的胡編亂造,導致了大量的冤假錯案。

在整個湘陰縣縣境內,一時間倒也治安穩定秩序井然。

有一次,劉英到一個下屬的巡檢司去視察工作,在這個巡檢司裡擔任巡檢的一個主官,因為公務的原因,沒有及時的出來迎接他。

看到自己受到冷落,劉英在一怒之下,就叫人把這個巡檢的妻子抓了起來,並且綁了起來,他親自用他發明的這條夾有銅錢的生牛革皮鞭,當場就狠狠的打了這個女人,幾乎要把這個女人打死。

巡檢司的主官稱為巡檢使,簡稱為巡檢,為從九品(相當於現在的副科級幹部),是體制中最小的官。雖然是最小最小的官,但也是朝廷命官。

這個巡檢於是不屈不撓,這件事情終於被洪武皇帝朱元璋知道了,他下了一道口諭:“英,一縣丞耳。酷虐乃至於此,獨不聞劉寬蒲鞭之事哉。且律載刑具,明有定製,乃棄不用。而殘賊如是,是廢吾法也。”

這個湘陰縣縣丞劉英,因為他殘忍暴虐的法外行為,在集市上被依法斬首示眾。

難怪漢景帝也感慨的說道:“縣丞,長吏也。”意思是縣丞是一個很重要的官員啊。

(縣衙的刑具)

【作者簡介】項蘇農,蘇州市人,現在蘇州從事律師工作。工作之餘愛看閒書,出差之機常逛街市,間或有所感,書詩文自娛。

推薦:

歐洲文學史上的鉅著《十日談》為何遭到西方教會查禁達幾個世紀?

六藝之一的御就是駕車的,別小看古代馬車伕,看看他們有多厲害?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