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溺愛孩子將來受苦的是自己,應該教孩子懂得感恩

不幸的兒子,驕傲的孫子,慈愛的母親遭受了犯罪,而邪惡的妻子和婆婆遭受了災難。

嚴羽說:“南北朝時,侯靖動亂時,樑武孝嚴的幾個兒子不敢救他。小燕被侯京餓死了。小偃的兩個兒子,武陵王小偃和樑元皇帝小彝爭奪王位。徐毅直接參軍是為了防止小吉成為皇帝。徐毅曾經敦促小吉派遣軍隊去救他的父親。小吉不但沒有派兵,而且恨徐毅。他被指控密謀殺害徐毅。

小吉說:“有你的友誼,讓你的兒子們平安無事。”徐毅諷刺小吉:“養一個像公主殿下的兒子有什麼用?”小吉很生氣,殺了徐毅的幾個兒子。由於徐毅的言論,幾個兒子被無辜地殺害,小吉留下了不守規矩,不忠,不孝和不公正的壞名聲。

小吉毫不後悔,濫殺無辜。如果小吉說他無法達到和後悔,他也可以尋求後代的寬恕。如果他在爭奪王位的鬥爭中失敗了,誰會同情他呢?這是他自己的不足,自我強加的死衚衕。名聲是人生最重要的東西。我們怎麼能留下不孝不義的惡名呢?小吉又貪又吝。如果他不欣賞將軍們的長處,他怎麼能立於不敗之地?

小彝從西魏借兵,西魏太師於文泰借蜀使樑。小一丁的首都建康(現在的南京)怎麼會被西魏摧毀,而不是江陵(現在的荊州)來防禦長江的自然危險?不幸的是,小逸夫看了成百上千的書,卻一點軍事常識也看不懂。兄弟倆是殘疾人,一個接一個地被擊敗,這讓局外人更便宜。

教會孩子感恩的方法就是教會他們如何感恩。滴水的優雅由泉水迴流。一份恩典,一千份金相報告。不管是孩子還是孩子,孝道都是好的。如果我們不孝順,揮霍家庭財產,難道我們不會被活殺嗎?沒有養父母的兒子有什麼用?那總比不強。

家養雞不能趕走,野雞也不能養好,罵孩子只要不傷心,一般不會記恨。女婿和女婿是完全不同的。如果他們說錯話,他們可能記住仇恨一輩子。如果他們將來要照顧他們,他們怎麼可能粗心大意呢?和兒媳婦、女婿相處的方式是避免短期的保護。

如果一個兒子或兒媳爭吵抱怨,他應該說,‘皇帝怕他的妻子,你多大了?’你不能讓他走嗎?這樣,兒子通常不在乎,兒媳會感激你的幫助的。如果你不想讓他們離婚,你就不能保護自己的缺點。老婦人的三寶:兒子、孫子和老母雞。很少有人比女人更不看重男人。將來,這要看他們的兒女,他們的心也不能太偏袒。

幾十年前,我家隔壁住著一個家庭。男人早逝,女人是餘桂芝。她三十多歲了。她有一對孩子,毛金寶和毛金環。她十幾歲。每天早上四點之前,桂芝都要求女兒金環起床,女兒和媽媽洗漱煮飯,劈柴種地。金環小學畢業後停止了學習。桂芝說:“為什麼女孩子在家裡看那麼多書?將來不會結婚嗎?他們都是來自其他家庭的人。我負擔不起你的兄弟姐妹們獨自學習,所以當然要讓你的兄弟們讀書。

桂枝非常喜歡金寶。他讓他睡覺,從不叫醒他。魚和肉也留給他吃,他不願意吃,也不願意讓他的女兒吃。習慣變得自然。金寶認為美味的食物應該是他的食物。如果一個驕傲的兒子不孝順,他怎麼能為他的母親和妹妹考慮呢?

金戒指看著他的眼睛,直往肚子裡流口水,吞了下去,“媽媽,我要吃魚,我要吃肉,好嗎?”桂芝說:“不,你弟弟得用腦子讀書。你不需要閱讀來補充他的大腦。你吃什麼魚和肉?你不知道家裡沒有錢買不起魚肉嗎?哪裡的父母沒有偏見?

這一天,金環說:“媽媽,有滿屋子的孩子總比一對半途而廢的好。”不管孩子們多好,他們和這對夫婦都不親密。你想再找一個嗎?金寶聽見了,就把頭從臉上割下來,打了個金戒指,說:“小孩子從哪兒說服他母親再婚的?”你不怕被繼父虐待。我也害怕被你繼父虐待。金戒指躲在媽媽的懷裡,喊道:“媽媽,哥哥打我,你能幫我打他嗎?”桂枝說:“誰讓你說廢話的?你怎麼能責怪你哥哥打你?

金環說:“我只在我母親窮的時候才這麼說。如果家裡有個大男人,生活怎麼會這麼艱難?媽媽,我是你自己的嗎?哥哥的學習成績是倒數第二,經常曠課,和人打架,而我的表現是學校裡的第一名,為什麼讓他讀書而不讓我讀書?好吃的留給我弟弟,我只能吃野菜和馬鈴薯渣來滿足我的飢餓。每天早上,我四點以前起床,工作到很晚。我弟弟想什麼時候起床就什麼時候起床,他不必做任何工作。為什麼你和你父母的命運不同?是因為我是一個女孩嗎?如果我不是我媽媽,我就沒有資格討厭它。

桂枝說:“你是從垃圾堆裡撿來的。金環說:“難怪我媽媽只愛我哥哥。沒有人關心我。即使她餓了,也沒有人在乎。無論如何,沒有人會傷害我的。我們餓著去吧。桂枝說:“誰能怪你不吃不餓呢?”為韌性而戰後不要吃東西。你吃東西很自由。金戒指跑到父親的墳前哭,向他父親哭。

深夜,風在山裡吹,金戒指又冷又餓,又害怕,只是哭。桂芝走過來對她說:“回家吧,好嗎?”我只是隨便說,只是生氣,你怎麼能不是我自己?金環說:“媽媽,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桂枝說:“你是從我身上掉下來的肉。你年紀這麼大,我能聽不懂嗎?”帶著委屈,你無處可哭。當然,你得去找你父親。你說過如果你不是我自己,你就沒有資格仇恨。仔細考慮一下。對嗎?你是我自己的,我應該支援你嗎?如果你餓著肚子外出,一個陌生人給你一碗米飯,你一定會感激的。我撫養你十多年了,都是白費力氣嗎?一點也不感激?”

金環說:“媽媽,你為什麼這麼偏愛弟弟?如果一個驕傲的兒子不孝,被寵壞得太多,他以後就不會想你,認為你應該對他好。

桂枝說:“將來我會依靠他來照顧我。我不會善待他的。將來他會照顧我嗎?”他對你這樣的人充滿怨恨。將來他會對我好嗎?並不是因為我太古怪。只是我家太窮了。你覺得我不想給你魚肉嗎?你覺得我不想讓你看書嗎?你覺得我想讓你起來工作嗎?一切都是生活的驅使,沒有辦法去做。金環說:“媽媽,以後我會照顧你的。我為什麼不依靠我弟弟呢?”

桂枝說:“在父權社會和農村,大多數婦女沒有權利。當你將來嫁給某個人時,你會知道,你不能自己決定一切。你有義務照顧你的岳父、岳母和孩子。你怎麼能照顧我?你看,像我這樣的人帶兩個孩子是多麼困難。我怎樣才能照顧我的父母?你說我去你家看你岳父、岳母和丈夫。我可以吃嗎?你丈夫和妻子為我吵架,我能留下來嗎?兒子不一樣。這對於有兒子的養父母來說是很自然的。村民們不會說他們的女兒沒有養父母。如果一個兒子不收養他的父母,每個人都會責罵他。你認為他有臉在村子裡閒逛嗎?除非面板比城牆厚,否則他們不敢收養父母。

金戒指說:“那以後我就不嫁人了。”“我會支援你的。”桂枝說,“傻瓜,如果你不結婚,誰會老呢?”等你長大了,我會盡快把你趕出家門。我不能一輩子傷害你。

兄弟姐妹們正在成長,結婚生子。金寶生了兩個兒子,桂枝和他的孫子。他們高興得連嘴都閉上了。金環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丈夫趙豔成對岳母說:“媽媽,你能幫我們帶孩子嗎?照顧好金戒指,坐在月亮上。我們不會虐待你的。如果有條件的話,我們來談談。

桂枝說:“我想帶我的孫子去。我可以帶我的孫子去哪裡?請你叫人帶走好嗎?請人照看一下金戒指,然後坐在月球上?趙燕成說:“如果你現在不幫助我們,以後不要來找我們了。有這樣一位母親的地方,她坐在月球上時,女兒是不會照顧她的。他氣呼呼地走了。

桂枝常對人說:“傷孫子總比傷腳跟好。孫子茅普玉很淘氣。他喜歡在課堂上製造麻煩,撕扯前排女生的辮子。這個女孩向老師哭。老師叫他退後聽課。毛普玉說:“老師,你的屁股夠大的。”

老師非常生氣,他被趕出了教室。他獨自一人玩耍。桂芝經常欺負同學,和同學打架,來到同學家製造噪音。他的同學說:“他先打我。我不能反擊嗎?”

桂志虎短說:“他打你是錯的,你是錯的,你不能告訴老師和我嗎?”我們會懲罰他的。孫子專橫跋扈,所以沒有人想和毛普玉玩,老師也不想不理他。

桂枝又老又病,漸漸地做不到。攢了一輩子的錢也貼到了他兒子的家裡。他經常摔斷腿,吃飯時握手,到處撒米飯,不小心打翻了碗。兒子的家人開始不喜歡她,兒媳一打碗就責罵她:“有什麼食物不能從碗裡拿走?”我們餓死吧。別讓她再吃了。

金戒指帶她回家,經常帶她去看醫生。她每年花費不到一萬元。當丈夫趙豔成下班回家看到妻子把所有的積蓄都花在家裡時,他非常生氣:“起初她被要求幫助孩子,但她不願意幫忙。現在我們做不到。我們為什麼要支援它?她有一個兒子,不是沒有兒子。

金環說:“如果你老了,你的孩子不支援你,你會怎麼想?”趙彥成說:“如果我病得這麼厲害,動彈不得,我就投河自盡,再也不把孩子拖下去。”

桂枝走出門,徑直走進河裡。金環也走到河邊,抱著媽媽哭著說:“媽媽,要一起死,要忍受不孝的惡名,我沒有臉活著。”你女兒的無能傷害了你。

桂枝說:“一開始我太古怪了。我吃了自己的惡果。我從沒想過金寶會變成這樣,不喜歡我。金戒指,我傷害了你,委屈了你,你讓我獨自一人,我太老了,可以活下去了。你還有兩個孩子要撫養。金環勸說媽媽和她上岸,說:“媽媽,我們租了另一間房子,別看他的臉。”趙豔成攔住金環,說:“你甚至不想要你的丈夫?連兒女也沒有?”

金環說:“我想撫養我的母親。我養不起孩子。如果你養大,我們就離婚。趙豔成說:“她對你一點都不好。你為什麼要支援她?金環說:“如果她留我十幾年,我怎麼能忘記我的感激之情呢?”趙豔成說:“算了吧,為了你的緣故,我會讓她呆在家裡,所以你不去,好嗎?”金環說:“那你就不能再罵我媽媽了。”

從那時起,鹽城的收入將不再交給他的妻子,而只是支付一些生活費用。為了治療母親的病,金環砍柴,種地,賣蔬菜。她日夜工作。她太累了,沒法生病。醫生無法查明她患了什麼病。金環拒絕服藥,說:“不知什麼原因,吃藥有什麼用?”省錢給我媽媽看醫生比較好。

金戒指對孩子說:“將來你會幫助你媽媽照顧她的祖母嗎?”孩子說:“奶奶對我們一點都不好。她從不照顧我們。所有的好食物都是給堂兄弟姐妹吃的。她從不給我們任何食物。我們為什麼要照顧她?”

金環對丈夫說:“說真的,為了丈夫和妻子,你能幫我照顧媽媽嗎?”要不是她,你會這麼累嗎?她是那個毀了我們家的人。我為什麼要照顧她?桂枝痛苦地哭了:“我為什麼不早點死呢?”女兒也參與其中。

金環說:“媽媽,你女兒不稱職,不能照顧你。你被冤枉了。別再傷心了。“你不會哭的。”如果你哭得瞎了眼,你哥哥會更加拋棄你。將來誰來照顧你?如果你是盲人,你怎麼能生活和吃飯?我記得小時候,當我生病的時候,我不能吃東西,你會做一些美味的食物給我吃,魚,肉等等,通常不期望吃。那時候,我總是盼望著生病,生病會有美味,生病就不必日夜工作,生病的媽媽會圍著我轉,照顧我。那時,我想知道為什麼我母親只有在我生病的時候才對我好。現在我明白了,這個世界到處都是父母,母親不苦惱我,被迫生活,買不起魚和肉。媽媽從不想吃美味的食物,她生病的時候也不想吃。我把生命還給我媽媽。我再也不欠她什麼了。我會在酒泉手下祝福她。桂芝哭著說:“你想讓你媽媽生氣嗎?”

金環生病去世後,她生氣地搬到桂枝,把她趕出了家門。桂芝坐在河邊的石頭上,哭著說:“上帝為什麼不把我的生命用於一個女孩的生命呢?”金戒指,我傷害了你,我牽連了你,我為你難過,為什麼死去的人不是我?

一位老人嘆了口氣,“大痛苦是真的,大痛苦是假的。”如果我有四個兒子呢?他們像足球運動員一樣催促我住進其他兒子的家裡,每個都不到十天。有時候,當我生病在床上,我不能走路,我有各種難聽的話。如果我吃不下,我就得餓了。沒有人願意照顧我。他們總是懷疑我把錢給了別的兒子。為了給孩子們讀書,娶他們的兒媳婦,我把所有的積蓄都花光了,沒有錢了。

桂芝又回到她兒子家。她夜以繼日地傷心地哭著,後悔金戒指壞了,眼睛瞎了。從那時起,她的生活更加艱難。兩個孫子經常打她,把她推倒在地。她摔斷了腿,在床上癱瘓了。她的兒媳讓她住在柴棚裡,大便和尿在床上也是無人的,很臭。

兒子和他的家人只是盼望著她早逝。媳婦給她端來一碗半熟的米飯、盤子和肉。她吃不下它們。她說:“你給我帶一碗粥來吃嗎?”我不要食物或肉。我不能吃熟食或肉。兒媳婦說:“給你吃頓飯很好,但你還是要在三到四之間選擇。這麼多天後你為什麼不死?”

桂芝說:“你這麼做只是為了我。這是我的兒子和孫子,是我用一隻手撫養大的。為什麼他們都是這樣的?是我沒有把我兒子教育好,只是寵壞了他,希望他將來會取得巨大的成功。我從來沒教過他對父母孝順。我自己拿的。你今天怎麼對待我,你的兒子將來怎麼對待你。學不好比學好容易,總有一天你會吃到自己的果實。

二十年前,我才21歲,我的家庭又窮又白。我媽媽很同情她,經常帶一碗粥給她吃。後來,我家搬到別的地方住了,我母親不方便再見到她,桂芝含淚說:“你也得搬走,我怕活不了多久,我怕他們餓死。”我媽媽說:“我們太忙了,幫不了你。”

此時,桂枝的身體開始潰爛,活生生的蛆蟲因為無法移動。此後沒有人拜訪她。不久她就餓死了。六七天後,她的兒媳婦去看望了她,這才被發現。

晚秦時期,匈奴圖曼偏愛自己的小兒子,把長子茂登送到嶽石,然後攻擊嶽石。他想用岳氏的手殺死莫登。誰知道莫登逃回來了。圖爾曼懷著愧疚的心情,把10000名部隊和馬匹的指揮官授予莫德萬。當他想到要殺死他並招致怨恨時,怎麼能允許他控制軍隊呢?為什麼不派人去看他呢?為什麼不做好準備呢?莫頓殺死了他的父親,自己站起來,殺死了他的繼母和同父異母的弟弟。父母愛孩子的時候,應該把父親的不仁慈和兒子的邪惡歸咎於孝順嗎?

在一個家庭裡,我們應該分享快樂、困難和美味。當我們貧窮的時候,即使我們吃糠和野菜,我們也應該平等分享。我們怎麼能如此古怪而不招致怨恨呢?

金銀山說:“哥哥,那天你說,‘我坐牢的時候你不是出生的’。”你是老虎嗎?74歲?它只比我大一歲嗎?你1歲時進過監獄嗎?你不能只是說:“我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在監獄裡。”為什麼要這樣吹噓?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