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冷血的全明星球員丹吉洛-拉塞爾未來到底能走多遠呢?

把時鐘撥回2月7日那個星期四的下午,也就是今年NBA的交易截止日。那天格外繁忙,可能有七八支隊伍都在爭奪安東尼-戴維斯,其他球隊或許也在尋求交易、或者按兵不動、或者心急如焚,但都會緊緊盯著其他球隊的動向——叮!——又有新訊息出現了。然而不知為何,布魯克林籃網對此卻毫不關心。就在紐約伊斯特河的對岸,籃網的同城對手尼克斯剛剛用他們的招牌球員換來了又一次的相信過程。不過籃網絲毫沒有摻和,只是遠遠遊離於NBA裡那些激烈又有趣的生意場之外。前一天晚上,籃網在最多領先20多分之後頂住了丹佛掘金的猛攻,收下了那場比賽。籃網的凝聚力與日俱增,勝場不斷增加,每個人都怡然自得;而球隊的頭牌丹吉洛-拉塞爾,也在球隊的體系中如魚得水。

“這裡只有愛。”拉塞爾如是說。他剛完成訓練,脫了鞋、只穿著襪子,在球場上走來走去,逍遙地練習投籃。在他看來,這不過是普通的一天。就算真有外界的什麼訊息走漏進來,那也肯定只是因為那位推特迷、征戰了12年的老將賈裡德-杜德利一邊在訓練館裡踱步,一邊在刷手機罷了。

拉塞爾愜意地坐在一條長椅上,背後就是訓練館的大落地窗。“我從來沒有在NBA裡成功過。這就像是一門藝術一樣,太難了。你知道嗎,要想成功,就必須得浴火重生或者什麼的。”他說,“而我就是在這麼做。”

這幾個月裡,就像是有什麼江湖祕方的助力一樣,有一股神祕的力量讓籃網迅速崛起。籃網已經獲得了29場勝利,而上個賽季一共才只有28場。從去年12月5日以來,籃網21勝12負,這可是賽季50+勝場的節奏。每一名球員都發揮了自己的作用——這是一個優秀團隊的標誌。不知名的二輪秀羅季翁斯-庫魯茨已經首發了29場比賽;三年級球員特雷韋恩-格雷厄姆首發了14場;兩位籃網的主力斯潘塞-丁威迪和喬-哈里斯都出身於發展聯盟;最近幾場丁威迪拇指受傷,在他缺席的第一場比賽裡,只有一年保障合同、四海為家的沙巴茲-內皮爾與菜鳥落選秀西奧-平森合力砍下37分,並且也給球隊帶來了一場勝利。布魯克林從不缺這些勵志的故事。

拉塞爾可能是他們之中出身最顯貴的那個。兩年前,湖人為了騰出薪資空間,把他賣到了籃網;而兩週前,他成為了一名NBA全明星。這既是他第一次進入全明星,也是籃網自五年前的喬-約翰遜以來首人。四年級生、22歲的拉塞爾在這個賽季——尤其是最近幾個月裡——披荊斬棘。自感恩節以來,拉塞爾場均21.3分7.2次助攻;他接管比賽的能力也極其出眾,沒幾個球員能像拉塞爾那樣在比賽關鍵時刻出手那麼多(47)次的同時,還保持那麼高(44.7%)的命中率;他的球場視野一直都很不錯,他的場均助攻數已經連續四個賽季節節攀升,可真正讓他脫穎而出的是他進化之後的得分能力;籃網的進攻體系極其依賴高位擋拆,而拉塞爾在其中如魚得水。

這個賽季,當拉塞爾的防守隊員們繞過掩護時,拉塞爾的跳投命中率達到了50%;更多的情況下(大約三分之二),防守隊員會擠過掩護,於是拉塞爾就可以狠踩油門、再來一個他最喜歡的拋投,而且命中率有51.5%。聽到這麼高的命中率之後,他自己都嚇了一跳。“真的?”他以為大約是40%左右吧,“哇!”

當今全聯盟越來越痴迷三分和罰球,可反其道而行之的拉塞爾會出手很多中距離。當然,他三分球也很準,每場比賽投進2.7個,命中率37.4%。但他不喜歡一頭扎進防守隊員懷裡造犯規、或者使用流行而犀利的突破動作。最近他在沒有一次罰球的情況下得了40分,就算你沒嚇一大跳你也肯定得感嘆一聲吧。籃網主教練肯尼-阿特金森是一位現代主義的教練——喜歡推節奏、投三分、還有緊身領帶——所以按說拉塞爾不太應該投那麼多中距離。

拉塞爾說:“肯尼不喜歡中距離。確實不喜歡。他覺得命中率太低了。”以前,阿特金森教練會故意讓拉塞爾投幾個中距離,等到打鐵了,就可以告訴他中距離太雞肋了。但是後來,阿特金森教練好像覺得中距離也還行。“去年夏天教練還說‘我們不投中距離,也不扔拋投!’現在好像是‘好吧,你可以投你的中距離,你也可以扔你的拋投。’所以這就是我們之間的默契,我們逐步養成的默契。”

NBA的肥皂劇在這個交易截止日迎來高潮時,拉塞爾卻開開心心地遠離了新聞報道的波及。不過拉塞爾仍然在那條最有趣的主線中扮演著一個角色。

其實在金州,凱文-杜蘭特也剛剛向那些只關注球員轉會而非球員表現的記者們表達了不滿。拉塞爾知道杜蘭特此言何義——杜蘭特從不是一個特別健談的人,他也不太關心球場外的事情。

“他只是想打球。”拉塞爾談到杜蘭特時說,“他只是想去訓練、然後回家。但很多媒體不是這樣的,他們不會讓你的生活只侷限在訓練館和家裡。”然後他補充道:“這些訊息太煩人了,外界的干擾肯定會影響到你。而當我來到籃網之後,可以專注在籃球上,不用再擔心其他事情。”

同時,拉塞爾的前東家湖人則展開了一條更大的故事線。這幾周湖人表現出了想用他們全部的年輕球員交換安東尼-戴維斯的想法。在交易截止日之前的幾個小時裡媒體們沒完沒了的猜測著,這對於布蘭登-英格拉姆和凱爾-庫茲馬這樣的年輕人們簡直是內心的折磨。拉塞爾也曾是他們中的一員;而現在,他很幸運。

拉塞爾說:“我沒法想象他們現在有多想平心靜氣。”之後他又補充道:“就算湖人當時不交易我,那現在也就該讓我走了。我遲早會承受他們現在所承受的一切。被交易掉真的是我職業生涯中最幸運的事情。”

兩天前的那個晚上,一張勒布朗-詹姆斯孤單地坐在板凳席上的照片傳播了開來,這也更加凸顯了湖人現在的苦惱。湖人客場輸了步行者42分,這也是詹姆斯職業生涯裡分差最大的一場失利。看得出來湖人人心不齊。但拉塞爾早已離開了這場舞臺,遠遠地看著這出大戲。

“你們會一直把這件事誇張下去的。”他指的是NBA的媒體,“人們只是看到了你們想讓他們看到的東西,就像政府那樣。”拉塞爾半開玩笑地說。但當他談到人們瞭解球員的方式時,他確實有點厭煩:“我已經經歷過那種東西了。”

拉塞爾是2015-16賽季的新秀,正好經歷了科比-布萊恩特的告別之旅,湖人正迷失在傳奇的過去、危險的現在和飄渺的未來當中。湖人本可以圍繞拉塞爾建隊,再加上另一位新秀小拉里-南斯和二年級生朱利葉斯-蘭德爾。可湖人的那個賽季更像是科比的巡迴演出。科比出手數領先全隊,但命中率甚至不到36%。(然而,拉塞爾在談到科比時還是表示:“他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球員,更是一個優秀的人。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

2016年3月,拉塞爾釋出了那段臭名昭著的尼克-楊視訊,於是這一整個賽季都變成了一場噩夢。《洛杉磯時報》報道說,事情發生之後,湖人球員對拉塞爾都敬而遠之。之後,主教練拜倫-斯科特也說這種事情“絕對”會傷害隊友之間的信任。本來湖人就很差了(15-16賽季17勝),最後湖人真的分崩離析,大家都把責任歸咎於拉塞爾。大家都對拉塞爾抱有了負面的看法,而在拉塞爾的第二個賽季裡,他又受到了左膝傷勢的影響,所以也幾乎沒有辦法用球場表現來改變當時的現狀。所以那個夏天,湖人決定換掉他們的基石。

2017年6月,正在洛杉磯舉辦燒烤派對的拉塞爾被交易到了布魯克林。他的經紀人打電話給他告訴他這個訊息,而拉塞爾只是回答說:“好我知道了。”他覺得交易本不應該發生的。拉瓦爾-鮑爾一直想把他的兒子朗佐-鮑爾送到湖人,而且他居然做到了。情況是,鮑爾與拉塞爾位置重疊,而且鮑爾還要略勝一籌。

湖人用拉塞爾和季莫費-莫茲戈夫換來了布魯克-洛佩茲和一個首輪籤(後來選到了庫茲馬)。湖人做這筆交易主要是想扶正鮑爾,並且也甩掉了莫茲戈夫的溢價合同。拉塞爾本人也心知肚明。

“能擺脫那些東西真是太棒了,那可真見鬼。我瞭解聯盟裡的生意,我只知道他們有洛爾-鄧和莫茲戈夫,所以無論是哪位年輕球員看起來最有交易價值,他們都會把他和那兩位中的一個一起掛牌。”在某種程度上,拉塞爾覺得他是湖人的年輕人裡未來最光明的,而且也值得籃網給莫茲戈夫的那麼多錢。

但在這筆交易裡湖人確實受益了,湖人總裁魔術師約翰遜說話總是很好聽,可那天他卻說了拉塞爾的壞話。那是在簽約鮑爾的新聞釋出會上,魔術師說:“(拉塞爾)有成為全明星的天賦,我們要感謝他為我們所做的一切。但我需要的是一個能領導全隊的人、需要一個能讓其他球員變得更好的人、也需要一個其他球員想與他合作的人。”

在人們眼中,拉塞爾的為人確實有些問題。選中他的球隊僅僅兩個賽季就拋棄了他,而且歷史上最偉大的控衛之一正在懷疑拉塞爾這個控衛的領導能力。拉塞爾也有機會在籃網的新聞釋出會上回擊,但他沒這麼幹。他說:“我管不了他們的言論——而且我都不在那裡了。所以這都是過去了。我現在在這裡,所以說實話,已經無關緊要。”

拉塞爾不會把他的反擊明說出來,但他會表達一些微妙的資訊。

以他的推特為例。他的動態很正常:轉發他隊友、或者他自己的高光時刻,要不就是含糊地宣傳他們的贊助商。他很少向公眾表露心意,他的推特里很少有真正的單詞——除非是他最常用的標籤“#Loading”,因為這是他的外號(D-Loading或D-Lo)。你只能推特背景圖中看出拉塞爾的個性。大多數球員都會使用自己與球場或著當地景觀的照片,而拉塞爾選擇了一幅畫。它描繪的是一位拿著麥克風的記者,鼻子就像皮諾曹那麼長,從電視裡伸出來,進入了一個滿是新聞的起居室,正好穿過了觀眾的頭。這是拉塞爾對如今假新聞的明確批判,而拉塞爾自己的職業生涯也未能倖免。

“這背後有很多含義。”拉塞爾談到這張圖片時說,“我經歷過這一切。人們總希望我說點什麼,希望我對魔術師的話有所迴應,希望我對於我職業生涯中的任何事情都有所迴應。不過,別吧。”拉塞爾自己從來都是自在悠閒而謹小慎微的。(他說:“這沒什麼的,因為這就是我自己。”)好萊塢那樣的舞臺和聚光燈讓他很不適應,而布魯克林的節奏才更適合他。拉塞爾把籃網的隊內氣氛比作一個團結的大學校隊型別,而且還像馬刺那樣關心球員的身心健康。(籃網總經理肖恩-馬克斯曾在馬刺打了三年球,還在馬刺工作了四年。)

“這個球隊真正接受了我,鼓勵我成為我自己。”

拉塞爾來到布魯克林時,籃網還是一團不成形的粘土,等待著一位球星來團結這支球隊。過去兩年裡他們才贏了41場比賽;他們的選秀權還在凱爾特人手裡。籃網從奇才手裡得到了一支首輪22號籤,可這也選不到什麼球星(最終選擇了籃網現在的首發中鋒賈萊特-艾倫)。籃網最好的球員也許是林書豪,他和拉塞爾的位置重疊;卡里斯-勒韋爾的新秀賽季表現也就還湊乎,他的未來也基本上是個未知數;阿特金森也才剛上任主教練整整一年。

不過拉塞爾覺得這都不是事。

“我張開雙臂來到這裡。我一直知道我能達到現在的水平,就看有沒有人給我這個機會了。”能有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他很興奮,也很感激這一切。“在我看來,肖恩-馬克斯還有那些把我帶到這裡來的人,讓我能夠自我成長,這對我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阿特金森教練也欽佩拉塞爾的開朗,他說:“他沒有擺出一副高傲的樣子,也沒想要得到特殊照顧。他從來沒有說過‘我應該是首發控球后衛’,不過我們確實向他表達過‘這必須靠你自己來爭取’。從來沒有人拍過板說‘這就是你的球隊’、‘你就是我們的頭牌’、或者‘我們會把你放在廣告板上’。不,這都必須靠他自己來爭取。我認為他欣然接受了,而且他確實也必須去爭取。”

在這過程中,拉塞爾承擔起了領袖的責任——甚至是在當地活動中。今年冬天拉塞爾就在布朗斯維爾發起了一次捐寒衣活動,當然他也會參加隊友們舉辦的活動。拉塞爾說:“我們的主場在布魯克林,但我們不曾有時間像布魯克林的人們支援我們那樣回饋他們。”他也計劃在未來幾年內辦一個免費籃球訓練營。

根據阿特金森的說法,拉塞爾來到布魯克林以來,滿分10分的話,他在場上的領袖能力已經從3分提高到了8分。“他積極地在跟隊友交流,他會解讀場上發生的事情,並且告訴隊友——‘他們換防了,嘿,你有機會打他們錯位’。”阿特金森說,“他解讀得一清二楚,球員們也很尊重他。他既平易近人,又有很好的領導才能,這是因為他很聰明,而且能充分地解讀比賽。”

賈裡德-杜德利曾經跟克里斯-保羅、約翰-沃爾、史蒂夫-納什這些優秀控衛一起打過球,他也很欣賞拉塞爾成熟的領袖氣質。

杜德利說:“當我們第一次見到拉塞爾,我感覺他在找什麼東西。”那個賽季初,勒韋爾是球隊在關鍵時刻的首選,丁威迪也在迅速進步。拉塞爾一般不是那個關鍵先生,有時候甚至只能在比賽最後作壁上觀。而就算在板凳席,他也會帶領全隊的板凳匪徒們一起為每一顆球而歡呼。

“人們可能不明白:但這就是領袖氣質。”杜德利說,“就算髮揮不佳,甚至被按在板凳席上,他依然能夠真誠地把整支球隊團結起來。很多人在場上打球的時候能做到這一點,而且說實在的,這也是我更想看到他的樣子。”

為了尋求幫助,拉塞爾請教了聯盟裡最穩定的那位球員。“今年夏天我還聯絡了勒布朗。我問他,‘如何才能最佳地保持狀態?’他告訴我,‘你必須在心理上做好主宰每一場比賽的準備,然後你的隊友才會跟隨你的腳步’。”在之前的幾年裡,拉塞爾沒有什麼固定的習慣。“在投籃訓練之後,我可能會打遊戲、可能會找我的兄弟們胡侃、可能會小睡一會、可能會吃點飯、或者也可能去做一些理療。現在一切都很規律,比賽日,休息日,都很規律,這也讓我取得了現在的成功。”

11月中旬,勒韋爾右腳脫臼之後,拉塞爾的領導能力真真正正地受到了考驗。球隊陷入了恐慌,吞下了一波8連敗,離50%的勝率有10場之多。而拉塞爾調整了自己的比賽模式,帶領球隊撥雲見日。“我一直很有信心。雖然我們輸了那麼多場,但是我們之前拿下的那麼多勝利給了我充足的信心,那就是,‘你知道嗎?你們一定做得到。’”

12月初對陣猛龍時,籃網拿下了他們的第一個標誌性勝利。籃網在加時賽中以一分之差擊敗猛龍,其中拉塞爾得到29分。就在十天後,他復仇了老東家湖人,在自家主場砍下22分和13次助攻並帶領球隊獲勝。在那以後,拉塞爾的統計資料裡越來越多地會出現這種大數。1月14日,他得到34分,率隊擊敗了凱爾特人,而這僅僅只是他四天後客戰魔術狂砍40分、帶隊填補21分的巨坑並且收下比賽的熱身。那場比賽最後,他命中了一記神仙般的後撤步三分,為這場比賽蓋棺定論。投進之後,拉塞爾死死盯著他的右臂。絕佳的冷血殺手時刻啊。

拉塞爾說這種特殊的慶祝方式的靈感源於他的父親。“以前在我下車去打比賽之前,我的父親總會叮囑我:‘要像一個冷血殺手一樣讓人不寒而慄。’我看我高中的集錦就有這種感覺,而這也依然我現在每次出手投籃時想給人的感覺。就是那種,不動聲色、隨我心意掌控比賽的感覺。”如他所說,每當他殺死了比賽,這都是一個恰如其分的慶祝動作。

“關鍵時刻他從不會遲疑。”上週三掘金主教練邁克爾-馬龍在他們與籃網的比賽前如是說,而就在幾個小時之後,拉塞爾就在他的隊伍頭頂斬下27分11次助攻,“他能命中那些關鍵球、或者送出關鍵的助攻,而且就算你掐死他的三分球,他也依然能在中距離得分。他的拋投很棒,拋投也是很有效的中距離終結手段,而且他更是在讓隊友變得更好。”

馬龍教練當然知道這些——這個賽季籃網已經兩次擊敗掘金。本週日的夏洛特全明星正賽上,馬龍教練還要第三次對陣拉塞爾。

拉塞爾進全明星還有點懸,本來他不在替補名單裡,是第二天才替換了受傷的奧拉迪波。

“最一開始,我還受到了他們的冷落或是什麼的。兄弟,這也太不禮貌了。”他的音調很高,應該在開玩笑,不過,某種程度上說,或許沒有在開玩笑。“我本來是想說得比較謙虛的啊,可是——不然呢?難不成還能選誰?”

拉塞爾努力贏得同齡人的欽佩。那時他被湖人交易,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被踢出去了”,讓他寬心的是聯盟裡的球員們都很欣賞他,就算湖人的管理層並沒有。

“整個聯盟都尊重我,卻有一個魔術師這樣的人跳出來說那樣的話。怎麼說,我不在乎,我又不是專門和他作對。我是在和現役的球員們比賽,如果他們尊重我,那就足夠了。”

選出全明星替補的過程——經由教練(很多都是退役球員)投票——最初令拉塞爾很失望,而後來才算認可了拉塞爾。(在之後的全明星選人中,揚尼斯-阿德託昆博在第17順位就選擇了他自己在東部的對手拉塞爾,而仍有5名“正牌全明星”沒被選到。)

“我很幸運,他們終於把我選進去了。”拉塞爾是在從聖安東尼奧飛往奧蘭多的飛機上得知這個訊息的(前一晚對陣馬刺他得到了25分和9次助攻)。阿特金森教練是單獨告訴他這個訊息的,按照他的話說,拉塞爾立馬就很“激動”。教練說:“我知道他從第一天來到球隊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訓練和比賽當中,我知道這些年來所有人對他的質疑,我也知道這些都沒有擊垮他,而是讓他更加奮進——我們曾以為他得要兩三年才能達到現在的水平。誰都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做到了,他太棒了。”

確實,這不僅是本來前途暗淡的籃網的一個突破,更是像拉塞爾這種被其他球隊拋棄過的球員的一個突破。拉塞爾說:“這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這是來自其他球隊的球員、教練員的尊重。想讓他們投票給你,你必須得讓他們悟出來:‘你值得這次全明星,你在場上對於我們就是煎熬,所以你該進全明星了。’——這種感覺太棒了。”

是的,拉塞爾來了。他現在是全明星,也是一支季後賽球隊的老大。他那曲折的過去已經過去,已經無關緊要。“我就在這裡。我身在這裡是有原因的,我浴火重生也是有原因的,這就是我的想法。”

拉塞爾凝視著籃網乾淨通透的訓練館,這裡精緻地打過蠟,陽光傾瀉進來時會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他走過迢迢長路來到此地,球館外是紐約的Industry City,而眺望遠方,則是壯闊的前途。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