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後貿易協議時代的中國策略:關注產業自主化】

2019年,兩個趨勢性的巨集觀背景決定了需要重視產業自主化,一是即將達成的中美貿易協議,二是漸行漸近的技術週期。去年中興通訊的“芯酸往事”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現狀——夠大不夠強。綜合進口替代、價值鏈中高階、技術專利差距等幾個維度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國高科技製造雖然在一些領域存在差距,但正在實現技術突破、進口替代。這些產業包括但不限於:ICT、航空、醫藥生物、新材料、高階裝備等。

文:天風巨集觀 宋雪濤

為什麼2019年需要重視科技產業自主化?先關注兩個趨勢性的巨集觀背景。

第一個巨集觀背景是即將達成的中美貿易協議。

自G20會晤之後,中美貿易戰進入緩和的視窗期,但從更長期的視角來看,中美雙方的核心訴求不在貿易,而在科技領域的角力和競賽。美方在貿易談判中提出的“結構性改革”指向三個關鍵問題:一是工業補貼、二是強制性技術轉讓、三是市場導向問題。如果中美雙方未來進一步達成協議,那麼這三個問題,尤其是工業補貼和強制性技術轉移,大概率是中國進行較多讓步的領域。

這樣一來,中國的高科技產業會發生兩個質的變化,都指向自主化:一是融資自主化,這些產業的發展將由依靠補貼等政策,轉向更多依靠市場化的直接融資;二是創新自主化,技術的獲取不再像此前那麼容易,中國科技企業將面臨全球供應鏈的不穩定性,倖存並能繁榮的科技企業應該是真正掌握了核心技術能力並能夠迭代創新的企業。

第二個巨集觀背景是漸行漸近的技術週期

當前技術時代類似於20世紀的30年代和70年代,都是舊技術的週期末尾、新技術週期匯入的前夕。一方面,科技企業的商業模式創新正在放緩,龍頭的馬太效應增強,簡單模仿複製已知的商業模式變得越來越難;另一方面,新技術的基礎創新、技術創新、硬體創新在加快,各大科技企業已經在硬科技和重資產上展開競賽,在尖端未知領域的探索上,離不開技術研發和迭代創新能力。[1]

近幾年,中國在高科技製造領域的進口替代成為趨勢。下圖用“本國消費驅動的本國總產出比全球總產出”代表各細分行業的進口替代率,可以在資本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製造業中,進口替代率較高的製造業包括:製藥,電氣裝置,汽車,運輸裝置,計算機、電子、光學產品,石油煉焦,化學化工等。細分行業中,進口替代率較高的還包括光電技術、積體電路、計算機通訊、航空航天、汽車零部件、儀器儀表、機電裝置、環保機械、塑料橡膠、有機化學等。[2]

然而,進口替代率只代表規模,而規模並非是做強的本質。去年中興通訊的“芯酸往事”仍然歷歷在目,作為中國第二、全球第四的通訊裝置供應商,中興通訊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現狀——夠大不夠強。從做大到做強,關鍵的問題是:是否在技術密集型行業和產業鏈的高附加值階段發生了替代?是否從價值鏈的下游邁向中上游?是否掌握了技術能力並能夠迭代創新?

高科技製造業的做強主要是兩個維度:一是往價值鏈短的行業集聚,比如高科技行業,而把價值鏈長的行業逐漸轉移出去二是向價值鏈的中上游升級,比如從組裝製造升級到裝置材料和設計研發。2004-2014年,上游度提升最快的技術密集型行業:運輸裝置,汽車,機械裝置,計算機、電子、光學產品、電氣裝置。這些向價值鏈中上游升級的行業,共同的特徵是掌握技術,然後迭代。[3]

在技術密集型產業裡,領先者的規模優勢和技術優勢會對後進者形成進入壁壘,而且壁壘還在迅速變高,差距越大進入的門檻就越高。追趕型國家想要在一個領先者已經做大做強的領域切出一塊蛋糕,一定要有新技術,並從邊緣應用切入迅速降低成本後擴大應用,當邊緣應用成為主流後,新技術迅速迭代佔領市場,將原來的領先者擠出去,這就是技術替代的過程。從做大到做強的拐點就是掌握技術,然後就出現跳躍式發展。

以京東方為代表的中國半導體顯示工業為例,不僅在規模上成長起來,改變了產業的成本結構,而且主動參與到新技術演進的程序中。而反例是被液晶技術打敗的以熊貓、彩虹為代表的中國彩色映象管工業,雖然一度做到全球最大的市場份額,但遇到液晶技術的替代時被打得措手不及,究其根本還是過去的中國工業與新技術的演進過程基本絕緣,既不瞭解顯示工業技術的進展,也難理解新技術的影響。

從技術和專利申請的角度,2017年中國實現了一個超越,在技術方面反映技術應用活躍程度的PCT國際專利申請量,中國在2017年4月的月度申請量超過了日本,躍居世界第二。各專利技術,基本是美中日領跑。2017年,中國在視聽技術、電子通訊、數字通訊的專利申請數量是世界第一,在電氣工程、計算機技術、光學、控制、製藥等專利申請量是世界第二,在半導體、測量、醫療技術、精細有機化學、生物技術、材料冶金、塗料、奈米技術、化工、環保技術等專利申請量是世界第三。但在機床、高分子化學、高分子材料、發動機、渦輪機、機械元件等專利申請量在三名開外,這些是中國高階製造進一步實現自主化突破的方向。

中國產業自主化的投資方向

綜合前面幾個維度的分析(進口替代、價值鏈中高階、技術專利差距),我們可以看出中國高科技製造雖然在一些領域存在差距,但正在實現技術突破、進口替代。

這些產業包括但不限於:ICT(整合電路、半導體裝置材料、光電技術、軟體),航空(飛機、航空發動機、航空材料),醫藥生物(醫療器械、創新藥、生物技術),新材料(特種化學品、高分子化學、高分子材料),高階裝備(機床、發動機、泵、渦輪機、機械元件、儀器儀表)等。

最後,我們按照自主化創新能力將中國高科技產業分為三個梯隊,並列舉相應的細分子行業(圖4):

第一梯隊:電子元件,汽車零件和裝置,電氣裝置,電子裝置和儀器,通訊裝置,整車製造;

第二梯隊:運輸裝置,汽車零部件,機械裝置,計算機、電子、光學產品,航空運輸;

第三梯隊:數字通訊,計算機技術,視聽技術,光學儀器,電子通訊,醫療技術儀器,測量儀器,半導體,控制儀器,製藥,航空航天,醫療裝置,半導體裝置。[4]

風險提示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