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換千金的故事

清朝光緒年間,溫州江北有個林員外,田地片連片,家財千萬貫。林員外有個千金小姐叫瓊英,生得花容月貌,人又聰明,員外夫妻對她比寶貝還愛惜。

林員外屋裡有個長工,名叫許阿興,忠厚老實,人品也好,又有牛勁馬力,起早摸黑幹個不停,大家都稱讚他幹活賣力氣。有一回,小姐樓臺裡金銀首飾被賊偷去,多虧阿興手腳快,才追回了東西。員外有個七八歲的公子叫玉郎,一次放學經過河邊落水,阿興趕了去跳河搶救,抱他回屋。這樣,瓊英十分感激阿興,日長月久,她對阿興越來越看上眼。

玉郎讀書的蒙館離家蠻遠,雨天路滑,員外不放心,常叫阿興接送。瓊英就偷偷教玉郎叫阿興姐夫。阿興聽了,面孔紅得像關公。他想,自己哪有這福分配得上千金小姐,萬一給員外聽見會受責罵的,就叫玉郎以後別亂叫。玉郎呢,叫慣了,還是日日叫姐夫。

這麼一叫兩叫,有人傳到了員外夫人的耳朵裡去。夫人只當阿興這後生存心想高攀瓊英,哪料到一問玉郎,才曉得是瓊英教他叫的。夫人氣了,問女兒有沒有這回事?瓊英紅著臉,低著頭,輕聲說:“媽,阿興人好,我喜歡。”夫人說:“阿興頭上瓦片沒有一張,腳下稻稈樁沒有一個,你跟他要吃苦頭的。”

瓊英說:“我跟他討飯也情願!”夫人平時對女兒很寵,想想阿興勤勞聽話,就說:“媽肯,只怕你阿爸不肯哪。”

夫人把這事告訴了員外,員外大發脾氣。堂堂的千金小姐去嫁個赤腳長工,門不當戶不對,名聲難聽,也對不起祖公爺呀!只是女兒看中意了,不好一口回絕。他欺阿興窮,放出口風:“嘿嘿!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有本事的,拿出五兩黃金做聘禮,拿不出,趁早死了這條心!”

丫鬟把員外的話傳給小姐。瓊英聽了,想了半日,想出個法子來。這幾日,湊巧屋裡做衣櫥凳桌,需用油漆,她就偷偷對阿興說:“你我的事,阿爸曉得了,他要你拿出五兩黃金做聘金。明朝你到溫州買四兩漆來,當面交給我阿爸,好漆衣櫥凳桌。以後都聽我講,不用擔心。”

第二日,阿興買來了四兩漆,送給員外:“這是四兩漆,請員外收起。”員外順口說:“好好,你交給夫人,讓她吩咐油漆師傅漆衣櫥凳桌。”

過了幾日,夫人請姑媽來做媒人。拿出銀子吩咐阿興去買來魚、肉、紅棗、花生、桂圓、蓮子六樣禮,瓊英還教了他一套話。

姑媽陪著阿興送來聘禮,員外火了:“我有話在先,沒有五兩聘金,別想訂親!”阿興說:“聘金不是給你了嗎?”員外眼睛一瞪:“哪裡來的聘金?”這時候,瓊英從屏風後面出來說:“阿爸,阿興在我家當了三年長工,五兩聘金早就給你了。”員外說:“瞎講,長工是長工,聘金是聘金;橋歸橋,路歸路嘛!”瓊英說:“阿興明明當面給你,阿爸年歲大,或許忘記了。”員外越講越氣:“你這短命的,五兩聘金怎麼忘記得了。”“阿爸講不會忘記,你敢到公堂去講講清楚嗎?”員外跳起三丈高:“反了,反了,女兒要同阿爸打官司,上輩人還會輸給下輩人嗎?”瓊英說:“只怕阿爸在公堂上不敢開口啊!”員外連鬍鬚也氣得抖動起來:“你講什麼,我不敢開口?去去,馬上見官去!”就這樣,員外夫妻、姑媽、瓊英和阿興五個人一同來到縣衙門。

擊鼓三聲,胡知縣升堂。員外爭先訴說,女兒不孝,硬要嫁給長工,請大老爺明斷。胡知縣轉問瓊英,瓊英說:“我喜歡長工阿興,是阿爸親口許婚的。”知縣問她有何憑證,瓊英說:“我阿爸講,阿興拿出五兩聘金就許婚,拿不出來,別想訂親。”知縣問員外有沒有講過這話,員外點點頭說:“我當時不肯應承這門親事,是講過這番話。”知縣又問:“阿興五兩聘金有沒有給你?”

員外說:“沒有。”

阿興說:“老爺,我早在半個月以前就把四兩漆當面交給員外了。”

胡知縣轉問員外:“阿興到底有沒有給你四兩七?”林員外想起漆衣櫥凳桌用的四兩漆,當即回稟說:“有呀,我叫阿興把四兩漆交給內人收。”知縣又問員外夫人,夫人說:“我是收到阿興四兩漆。”

瓊英連忙說:“老爺,你這是親耳聽到了,我阿爸阿媽都承認收到四兩七。

這明明是我阿爸許的婚事嘛,求老爺替小女做主!”

胡知縣一想,你這員外也真貪財,五兩聘金收了四兩七,只缺三錢,就要賴婚,太不合情理了。立刻提起紅硃筆寫了四句詩,當堂宣判:千金長工成知音,講好彩禮五兩金;只缺三錢勿計較,縣堂公判兩成親!

員外一聽,才曉得上當。這門親事是縣老爺判的,自然不敢違抗,只好把千金小姐嫁給了長工許阿興。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