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宋代筆記中陰曹地府索賄的故事:祥巨集講夷堅之曹氏入冥

宋代段子:“入冥”大概是傳統中國的文字故事中經常提到的一種事情。如果完全把它當作是一種荒誕不經的傳說,肯定不是一種科學的態度,因為這種記錄數量龐大,很多人又諱莫如深。這是生死大事,需要認真對待。

曹氏入冥來自祥巨集講夷堅00:0007:11

【原文】

靳師益,濟州人。父守中,官至尚書郎。紹興二十九年,靳為餘杭主簿,妻曹氏以六月病卒,已斂經夕,一足忽屈伸。靳驚視之,面衣沾溼,有泣涕處。靳號慟曰:“得無以後事未辦乎?他何所欲言?”拊其體,漸溫。已而嘆曰:“我欲錢用。”靳命焚紙鏹數束。曰:“未也。”又焚之如初。

久而稍甦,掖之起坐,流淚滂沱,言曰:“先姑喚耳。憶病昏之際,二婦人來,雲:‘恭人請。’即俱出門,肩輿去甚速。至官府,戶內列四曹,只記其一曰:‘南步軍司’,方裴回無所之,遇阿舅生時所使老兵遮拜曰:‘何得至此?’以姑命對。即引入兩廡間,皆繫囚,呻吟之聲相屬。

升自東階,舅金冠絳袍若今王者,與紫衣白衣人鼎足議事,且置酒。聞舅語云:‘三官更代,有無未了事件?’頃之,送二客還。吾自屏間趨出拜。舅駭曰:‘誰呼汝來?’亦以姑對。舅與俱入。

姑冠帔坐堂上,若神祠夫人。侍兒持雉扇,環立甚眾。舅責曰:‘渠家兒女多,何得招致?’姑曰:‘以乏錢故也。’吾又趨拜,且問:‘需錢何用?’姑曰:‘吾長女以妬殺婢媵,久縶幽獄,獄吏邀賄,無所從得,不獲已,從汝求之。’又曰:‘汝為吾轉輪藏已盡用了,更為誦樑武懺救吾女。’少時,舅促歸,命詢肩輿者食。曰:‘已食。’遂遣吾出,相戒曰:‘勿洩此事,恐不利於汝。’送至車上。從者十餘人,皆黃衣金甲,其行如飛。既到家,黃衣求金,凡兩焚錢始去。”

自此疾愈,然才旬日復死。人謂其漏言不免雲。

【白話語音文字版】

靳師益是濟州(山東菏澤)人,他父親靳守中官至尚書郎。宋高宗紹興二十九年(1159年),靳師益做餘杭縣(杭州地區)主簿,他妻子曹氏在這年六月去世了。人已經裝殮,但還沒安葬,停靈在家。過了一個晚上,他發現妻子的腳在伸屈,靳師益很驚奇,趕緊過來看,妻子的臉上蒙的面巾竟然都沾溼了,好像是流下了涕淚。

靳師益嚎啕大哭,問:“你是還有什麼事兒還沒交代吧?還有什麼話要說嗎?”他摸妻子身體,感覺漸漸變暖,此時只聽妻子說:“我想要錢用!”於是靳師益讓家人趕緊燒紙錢。後來妻子又說:“不夠,再來一點。”於是接著燒。過了很長時間,他妻子竟然復活了,他扶著妻子坐起來,妻子眼淚滂沱,說道:“是我婆婆把我招走了。”

於是妻子曹氏開始回憶說:“我得病離開的時候,有兩個女人來了,她們跟我說,是恭人請我去。我跟她們一起出門,上了門口等著的轎子。她們陪著我很快來到一個官府,那是個大衙門,裡邊有四曹等不同部門。我只記得其中一個地方叫‘南步軍司’,正在我愣神,彷徨無助不知道該去哪的時候,我碰見了公公活著時候的一個手下老兵。這老兵看見我就攔路下拜,跟我說:‘你怎麼到這兒來了?’我說:‘是我婆婆把我給找回來的。’於是這老兵就帶著我進到一處迴廊,只見兩邊迴廊之間繫著眾多囚犯,他們痛苦呻吟,聲音此起彼伏。”

“我從東邊臺階走上去,竟然看到了我公公!他戴著金帽子,穿著紅袍子,這打扮就像是現實生活中的王爺一樣。他跟穿紫衣和白衣的兩個人一起商量事情,他們鼎足而坐,旁邊還擺著酒。我聽到公公說了一句話:‘三官更代這個事情,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後來那兩個客人走了。我從屏風後面跑出來見公公,我公公看見我很震驚!就問:‘誰把你找來的?’我說是我婆婆。於是公公帶著我進到內廳。”

“只見我婆婆鳳冠霞帔,坐在大堂上,那感覺像是神祠裡的夫人一樣!旁邊還有侍女打著雞毛扇子,圍了一大圈。我公公責備婆婆說:‘他們家兒女很多,沒事把她找來幹什麼?’我婆婆說:‘我現在缺錢花。’一聽這話,我跑過去給婆婆下拜,問道:‘婆婆,你要錢幹嘛呀?’我婆婆說:‘我大女兒因為妒忌殺了她手下不少丫鬟僕婦,因為這個罪責,她一直給關在幽冥地府,已經時間很長了。陰曹地府的官吏向我索賄,說給錢的話就能放了我大女兒。我沒處找錢,只能把你找來。’後來婆婆還說:‘你以前為我辦的那些轉輪藏(佛法功德)現在都已經用光了,為了救我大女兒,你還要多替我誦一些樑武懺。’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公公催促說:‘趕緊讓她回去吧!’還問些抬轎子的人吃飯了沒有?轎伕們說吃了,公公說:‘吃了那就趕緊讓她走吧!’後來公公跟我說:‘這裡的情況,千萬不要洩露。如果洩漏的話,對你不利!’後來我就回到某種車上,有十幾個人送我,他們都穿著黃衣金甲,走路特別快,這就把我送回家了。這些黃衣金甲人還管我要錢,你不是讓家裡人燒紙錢了嗎?實際就是給他們的。”

從此以後,曹氏就算活過來了。這人感覺就好了,但是過了十天,她還是死了。有人說這都是因為她洩露了天機,所以難免一死。

【祥巨集點評】:入冥,簡單說就是進入“陰曹地府”,這是《夷堅志》大量記述的故事型別。本故事就是曹氏一次入冥經歷的記錄;曹氏公公父親靳守中,官至尚書郎,這是一個挺大的官員,估計在陰曹地府的官職也不小,他在“陰曹地府”提到的“三官”可以理解為“三官大帝”(天官、地官和水官),屬於中國傳統信仰。如他所說有三官更代的事兒,是否意味著每屆換人呢?樑武懺應該就是梁皇寶懺,這是現在寺廟也很常見的一種法事活動,它是以懺悔的儀式做的佛法功德,應該是跟梁武帝有關;看來陰曹地府也是處處要錢。

(文圖說明:《夷堅志》原文電子版文字主要來自“龍的傳人”部落格-特別緻謝!再經中華書局出版的《夷堅志》校訂;全部圖片來自網路。)

《夷堅志》簡介:

宋代大文人洪邁編撰的《夷堅志》是中國古代志怪筆記小說的頂峰。它卷軼浩繁,包羅永珍,流傳至今仍儲存了206卷共2600多個宋代事件,是中華傳統文化最偉大的寶庫之一。

《夷堅志》的時空觀深契佛法,與宋代文化領先世界的歷史地位相一致。它表面看是一本奇人、異事、神怪大全,本質上卻是最真實細膩的宋代社會生活實錄,極具文獻價值。

宋代社會生活塑造了此後中國人的心靈格局,《夷堅志》仿若是中國人的心靈大海。人們平時沉浮其中,茫然不覺,一旦凝神靜思就會發現:

天下沒有新鮮事,一切盡在《夷堅志》。

本文已獲得作者授權樂藝會發布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