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穿越時空的宗師|王新午

王新午,山西汾陽人(1901—1964)

從王新午生卒時間可證明,他是那個特殊時代的人物。他的一生卓爾不凡,在那個特殊年代裡他也是一行走於政界與武林之間的特殊人物。本文只選取部分他的生活片斷,但以可看出那一時代的跌宕,與那一時代武林人們的關注與情感。

清末民初,國家貧弱,外敵入侵,內憂外患之時,事關民族存亡的多事之秋,無數仁人志士呼號國人自強,團結一致方能抵禦外辱,各派武林人士也紛紛響應,破除門戶壁壘,倡導唯有習武強身方可強國強種。

1911年底,許禹生邀請北平的武術名家趙鑫州、吳鑑泉等十餘人創辦了“北平體育研究社”。同時邀請紀子修、吳鑑泉、楊健侯、楊少侯、劉彩臣等20餘位名家擔任專職教師。開創了武術以現代體育的方式向學校社會公開傳播的先河。

許禹生,(1878—1945)字龍厚。北京市人,原籍山東省濟南市。北平體育研究社發起人,武術教育家,為弘揚中華武術文化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吳鑑泉,又名愛紳,滿族,(1870—1942),河北大興縣人,吳式太極拳創始人。吳自幼喜愛武術,隨其父習練太極拳。久練不綴,為一代太極名師。

北平體育研究社成立後的第三年1914年清朝滅亡,民國之初,一位來自山西的青年隨父來北平求學,投身於許禹生先生門下學藝,年輕人當時只有十四歲,雖然相貌樸實,身材瘦小,但憑著刻苦的用功和武術方面極高的天賦,很快從眾多的學子們當中脫穎而出,同時也得到其他幾位老師的賞識垂青,對於這樣一位不可多得的可塑之才,各位老師們都無不把自己的平生所長傾囊相授。

年輕時的王新午

王新午自述:我是山西汾陽縣人。八歲時,從先父禮庭公習六合拳術,這是我家的家傳,不敢說是看家本領。至十二歲,兼習猿猴通背拳,除說是強健身體而外,自覺毫無所得。十四歲的那年,隨著先父到北京求學,拜見了不少國術名家,實可說「三生有幸」!就拜到吳鑒泉、紀子修、許禹生、劉恩綬、劉彩臣……諸位先生門下為徒,最先學會了岳氏散手拳法,這是紀子修先生的絕技!又學會太極十三式拳法,是吳先生教的姿式,紀先生教的應用,許先生說的勁,忽忽數年。到民國十八年,我就離師回晉。有不少的同志,都來從學,我於是才感到「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困」的那兩句舊話,說的真透徹!好像是因我說下的?並且很露著點譏諷?啊!原來如此!朋友!醒了吧!努力!用功!

王新午所處時代極為特殊,其一言一行都言之有物,武術並不是今天健身養生。而是尤其政治軍事等特殊目的。這是專屬於那一時期的文化現象。

凡六年寒暑風雨無間,後生可畏,連其師許禹生亦為之驚歎!民國八年(1919年)藝成歸鄉,臨別之際其師許禹生賦詩一首相贈:

《送新午歸晉》

羨君俠骨自天成,啟祕尋源我亦驚。

此日已能騰眾譽,他年定可冠群英。

破荒蹶起思先覺,護道行功賴後生。

畢竟強身始衛國,苦心孤詣樹風聲。

新午歸鄉後,從事於閻錫山軍幕。不負師望,與家鄉諸多武林人士交流驗證自己所學,其間並不斷與其師以書信請教交流,於理論實戰兩方面不斷總結完善。當時山西國術以形意、長拳、炮錘等為主,門戶之見頗深。聽說有從北平回來的王新午,習太極拳,都欲上門比試。王新午先生於是一再退讓,避免不必要的爭端。然而還是有人找上門來。1922年,有某拳師佯裝末學,來找王新午先生請教。當下展示拳腳,講述用法,並問先生以為如何。先生答曰:“太剛則折,君知之乎?”客人不高興了,又問:“先生曾習何拳?”先生答:“太極拳。”正言談間,那人忽地右拳已向先生右肋下攻來。先生急曲腰,以左手扣其腕部,斜進左步,以右手背擊其面部。客忙用左手推先生手肘,用力甚大。先生遂移全身力量於左足,以左手下纏,右足蹴其左胯。客應聲遠跌數尺之外。

“山西王”閻錫山

1924年冬,感慨“歐風東漸,國內體育界,競倡西洋運動,反置國術於不顧。國術之命脈,遂沉淪九淵,莫之或惋!”於是和許彭久、劉玉明等太極拳同志,借太原海子邊自省堂,朝夕鍛鍊。這是山西最早的武術社團。1926年秋,新午先生又與曹子山、馬立伯等人組織太極學會,借地西肖牆。有會員三十餘人。到1928年左右,會員增至百餘人。然而就在此時,國勢大變。同人離省,輾轉各地就職。新午先生亦隨閻錫山進京,襄贊軍事。也是此年,新午先生得以再見恩師許禹生先生。許禹生先生拿出所著《太極拳勢圖解》一書,共同探討,新午先生為之作序。

王新午先生習練武術

1928年,由愛國將軍張之江,李景林倡導,國民政府在南京成立國立南京中央國術館,許禹生先生獲悉後,專程趕赴南京,拜訪館長張之江、副館長李景林等人。在徵得同意後,決定仿照“央館”的機構在“北平體育研究社”的基礎上,成立了“北平特別市國術館”,仍邀請市長為館長,自己擔任副館長。南京國術館派駱斌來北平指導。“北平特別市國術館”一成立,就著手編寫教材。 並徵集收購家藏或坊間的國術祕本,創辦了一本專門宣傳推廣傳統武術的雜誌《體育月刊》,正是由於許禹生先生認真負責的宣傳推廣,才使我們今天能夠更多地瞭解民國時期武術理論的真實可靠。

籌建“北平特別市國術館”的文字資料

1930年,王新午先生再次歸晉。聯合太原青年會總幹事姚石庵,聯絡國術名家,成立太原市國術促進會。設立太極研究班、教師訓練班、大刀速成班、躀跤班、形意訓練班等,會員一度增加至300餘人。太極研究班、教師訓練班由新午先生親自講授。新午先生編寫《岳氏八翻手》(上八路)等教材,于軍中及弟子學員之中廣為傳授。

《岳氏八翻手》其書

此一時期中國之混亂遠超各時代人們的想象,那明明是個熱兵器主宰的時代,但國人卻崇尚武術,顯然這是個文化問題,其內涵很複雜。不僅王新午,很多武林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時代抱負。對照今天的武林,武術的內涵再次發生著時代的進化。看不懂時可以看看歷史,今天的有些問題在當年,王新午就曾提了出來。

《體育月刊》1932年第一卷第一期“對於國術館及國術考試”

王新午:

中央國術館定章舉行國考,四年以來,僅見一次——往者國考成績,好身手者固不乏,其毫不足稱者,要居多數。

(編者注:所謂多數並非一般多數,而是絕大多數!顯然這話放之今天仍如此說。)

國術之奇聞異跡,多善於稗官小說中,形容於戲劇評書內。自來國術之傳,或託之神祕,或吝惜不教,退化之故,多由於此。在昔習者,詭祕不肯示人,而人迄未多見國術家之相鬥,遂以神祕相推許。蓋多震於虛名,而不明實際。遂以為習拳數套者,其戰鬥之能力,必大高於常人。然求之事實,則大有不然。有僅能練拳之姿勢,對於運用豪未明瞭者,雖欲舉以告人,而不可得也——總之,前者以無準備而失敗,以企鵝於對敵而失敗,後者以詭祕靳惜而失敗,以自欺欺人而失敗。夫敗者故不足論矣,即僥倖而勝者,又焉足以表現國術之真精神也哉。

(編者注:這和今天何其相似,自欺欺人!不明實際!這跨越一個多世紀的警句,今天聽來仍如雷貫耳!)

民國時期的體育雜誌

類多互相揪結,彼此推撲。或不戰而退,自甘敗績,或互抱並倒,伎倆相等。甚者,畏敵棄權,彼此不進,徒耗光陰。觀者亦氣結不爽,斯皆不足稱者也。求其以著法妙勁制人者,實所罕見。僅有用腿而獲勝者,為法尚輕靈。詢之人曰:亦僅能此一著耳。於此可知對試成績之不佳,利弊顯然。

國術前途,庸有量乎。餘於考試之法,管見若此,不敢自是,共願我同志共研究之。

以上所論,是王新午就民國時武術比賽而言,言之確鑿。顯然,這是個時代問題,也是個技術問題!

1933年7月,新午先生集合當時山西省軍、政、商等各界代表,將太原國術促進會改組為山西省國術促進會與國術操練場。1934年,邀請閻錫山擔任會長。各派武林名師董秀升,宋世榮,穆修易,何雨波等也紛紛響雲集會執教,一時間促進會弟子從學者多達千人,出名的弟子有李尚德,樑春華,馬野居,王錦泉等,此後三晉大地習武之風盛行。

“山西省國術促進會”歷史資料

1936年,許禹生應身兼促進會主任之職閻錫山之邀來晉講學,許禹生將與陳發科研究的陳溝太極心得體會傳授給弟子王新午。次年盧溝事變,民族衛國戰爭正處於膠著之時,新午先生以軍務之身,保家衛國為旨,集省內精通武者千人,籌建第二戰區武術縱隊,任總隊長,與日軍周旋於晉西北,屢建功勳。

1939年,駐軍防次鄉寧期間,於兵火餘塵之中,在其師太極拳勢圖解一書的基礎上,層層深入,闡微通幽,整理撰寫出被後世太極拳學者奉為圭臬的《太極拳闡宗》一書。後面的太極拳散手部分,更是經過先生多年操練場實戰及軍旅戰場檢驗後,首次公開闡述歷代太極拳家在傳授過程中,俱三緘其口的太極拳實戰精華。

《太極拳闡宗》其書

《太極拳行功真諦及著勁應用》

——《體育月刊》1932年

王新午:

今之言太極拳者,無不曰要在懂勁,不重著法,不拘形式。斯言也,為功成者立論則尚可,為初學者作指南,則大誤也——吾國百藝之傳,類託之神祕。故使人覺其深奧,而不敢問津。偶獲一知半解,遂亦駭世炫俗,惟恐不神其說。而人亦以神祕相推許,傳者珍若拱璧,學者視為畏途。故其傳愈晦,真諦漸失。病之所生,國人熟視無睹,尤可嘆也。

以上摘錄王新午的隻言片語,為的是啟發今天。想當年軍旅和抗日的時代。行武就是戰鬥,一切思想都是應用的角度。而今天需求已變,但內涵不應丟。王新午先生所痴迷的不是如今天人們所痴迷的一樣,他有他的理想,方法,智慧。但這些一定是服務於他的那個時代,那種特殊的環境的。

晚年時期:

新午先生1938至1939年署理偏關縣長期間興利除弊,遭閻山當局疑忌。其最小弟子李尚德掩護師父周旋脫身。1940年遂西遁行入陝而隱於醫。解放後作為西北區中醫界唯一代表赴京參加第一屆全國中醫會議。1956年應邀參加全國武術表演評獎大會任裁判。

在陝西數十年行醫當中,是同行公推的權威。因幼時繼承家學,又悉心鑽研歷代國醫經典,旁及諸家,結合臨床實踐,脈證相參,對祖國中醫學有獨到見解,晚年有《王新午醫案醫話》傳世。

王新午先生練功照

王新午傳人——李尚德

河北正定縣人氏,於1916年,早年從軍於國民政府閻錫山部,新午先生奉師命歸晉授藝,李尚德拜王新午為師,于軍中多年追隨其左右,盡得師真傳,尤擅太極散手和八翻手散手。任閻錫山衛隊總教練,1939年奉師命兼山西國術促進會和晉陽國術館散打教練。民國期間高手如林,李尚德為當時最年輕教練,代師傳授太極拳和八翻手。閻錫山迫害新午先生時,李尚德配合師父周旋脫身。後師父封閉訊息,受盡閻錫山迫害。生活極其困苦。為人極其低調,一生收徒不多,真正能繼其衣缽者唯弟子魏海巨集一人。1985年王錦泉著《岳氏八翻手》一書整理出版時,除上八翻謹尊師傳八翻手原貌整理外,同門李尚德實際參與對中下八路套路的審定,弟子魏海巨集參與文字校正工作。

李尚德傳人——魏海巨集

魏海巨集,山西省左權縣人,中國武術協會資深會員。八歲拜師學習少林拳、少林棍。1983年於太原求學,追隨王新午入室弟子李尚德研習岳氏八翻手24路及太極拳各種散手招法,為李尚德大師入室弟子,八翻手、許氏一脈太極拳第二代傳人。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