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產權與價值互聯

— 產權 社會規範 法律 —最後一個例子來自國家間的軍備競賽和環境保護的協議。各個國家同在地球上生存,一方面需要通力合作,共同維持大家庭的和諧共生;另一方面出於國家主權等的訴求,又會時時計算著各種利益。

我們一邊高喊著人類共命運,一邊又在親手製造著殺傷力越來越大的武器;我們一邊極力主張保護環境,一邊又在肆無忌憚的製造著工業和化學汙染。和價格戰中的原因大致一樣,人類的困境延續到了以上的領域,又因為不僅僅事關幾個“紅包”,僵持起來的複雜程度也就遠遠超過在經濟社會中補貼的情況。

在體會到世界性戰爭對文明帶來的巨大摧殘之後,人類用剋制和理性在過去幾十年暫時逃脫了大範圍的戰火和喧囂,但是我們遠未敢說已經將它們永久離棄。我們依舊生活在揮之不去的夢魘之下,膽戰心驚的防範著它們的再次來襲。

我們閉上眼睛思考因果,也祈禱人類可以被引向救贖的彼岸。我們發現,這當中最核心的問題是這些裁軍計劃和碳排放減持協議條款早已堆積如山,卻常常只被當做紙上條約,並不具備什麼實際的制約能力。

二戰以後,為防止戰爭再次危害全人類,我們建立了聯合國並賦予其世界和平安全最終裁定者的地位。然而美國就曾經繞開聯合國安理會發動了對伊戰爭,並有可能繼續針對敘利亞、朝鮮採取單獨的軍事行動。

在碳排放領域,我們同樣進展緩慢。根據聯合國環境署(UNEP)於2017年底在日內瓦釋出的第八版《排放差距報告》,各國中央政府的減排承諾只達到了實現2030年溫控目標所需減排水平的三分之一,而私營部門和地方政府的行動力度也遠不足以彌補這一鴻溝。

由於國際條約缺乏強制約束力,因而執行起來往往阻力重重,用博弈論來解釋就是威脅不可置信。我們在生活中就有這樣的例子,比如熱戀中一方聲稱如果對方與自己分手就會選擇自殺,這個威脅在多數情況下就很難達到約束效果。

在區塊鏈的環境下,可以讓各方“隨便”簽著看看的條款被事先記錄到鏈上,明確地規定好激勵和懲罰措施,同時設定一個通過技術保證的違反時就會自動執行懲罰的合約。這樣可以使得威脅變得可置信(亦即承諾,指將不可置信的威脅變成可置信的威脅的行動),最終就可以達到條約最初的目的。通過這些技術的應用,將大大增加我們對國家間合作的監督力度,可能解決很多長久以來無法達成一致的國際合作的難題。

區塊鏈技術蘊含的資訊完全,不可篡改,隱私加密,激勵及協調預期的特性,在上面三個案例中都可以發揮作用。我們僅僅是出於理解簡便的原因在每個例子中特意強調了對其最顯著的一條影響。比如在公共通行當中,我們同樣需要激勵機制的引入,使得司機的正義行為受到物質或精神的獎勵。比如碳排放過程中,公開透明的資訊溝通也必不可少,否則即便擁有合理地激勵,參與方也依然可以通過將一部分見不得光的條款藏在自家抽屜裡,從而規避承擔合約中的某些義務。

這三個例子向我們展示了通過區塊鏈技術解決合作問題的潛力。我們知道,針對合作難題的主要應對之道就是促進資訊透明和引入激勵(在非衝突性的協調問題中是達成一致預期)。我們也曾提及產權、社會規範和法律是人類在促成合作過程中發明的重要激勵工具,這裡就讓我們來看一下區塊鏈技術究竟包含了哪些要義,它是否有可能最終推動上述三大類制度的效用更好地發揮?

先看產權的問題,根據科斯定理,如果產權界定是清楚的,在交易成本為零的情況下,無論初始的產權安排如何,市場談判都可以實現帕累托最優(一種市場資源分配的理想狀態,具體概念我們將在後面的章節論述)。

在區塊鏈的技術世界中,由於沒有中心化的權力機構,所有人共同維護一個公共的賬本,實際上也就沒有傳統意義上的營利機構(擁有獨立的進賬專案是營利機構的必要條件)。經濟體這時為全體參與者共有,每個資訊被清晰記錄,產權問題也就非常清晰,整個社會形態會無限趨近帕累托最優。在這種情況下,很多過去由於產權不清導致的博弈難題可能得到解決。

我們也許會質疑,現實中大量非營利的公共組織會相較其他機構有更多的偷懶行為,經濟學家阿爾欽和德姆塞茨在論文《生產、資訊費用與經濟組織》中就提及了這一點。此外還有一個著名的例子是公地悲劇,指的是由於公共領地產權不明,導致資源被過度使用而無人照管的情形,這樣也會造成效率低下。

區塊鏈技術不僅有可能解決產權分配的問題,而且由於激勵機制能夠根據勞動量公平地給予每一個勞動者,也就解決了個體訴求和集體分配統一的難題。最終,過去一些在公共組織中經常發生的、個人因為獲益和貢獻不成正比消極怠工的情況將大大減少。也就是說,區塊鏈環境下的非營利組織,將兼具公共組織的產權共有的特徵,同時能夠避免這些組織中長期存在的一些偷懶和不合理佔用資源的問題。

第二個是社會規範,我們可以將現在很多道德規則、風俗習慣等看做是人與人之間在交往中不斷博弈產生的。重複博弈是形成社會規範的重要基礎,此外我們還需要假設規範的倡導者能夠不斷把握公序良俗的趨向,適時的做出合理的引導。前面我們舉的日本公共出行的例子就是重複博弈的情況。

不管是哪種行為,為了形成人人遵守的規範,都需要付出一定的社會成本,在一些社會變革時期還往往耗費巨大。區塊鏈價值的發揮有可能減少重複博弈的次數和成本,因為在資訊透明以後,大家更容易快速達成一個各方都能夠認同的共識。同時在區塊鏈的環境下,當一切事項被轉化成資料計算的方式之後,結果可以被清晰無誤地驗證,又可能讓不合理的規範相較之前更快地被剔除。

最後是運用法律解決合作衝突的問題,無論是商業上的採購、租賃,公共秩序中的不損害消防器材的規定(此時可以看做是民眾和公共管理機構為應對火災所簽訂的契約),或者國際事務中的資金援助、訂立聯盟等,都是運用法律的原則訂立契約或者合同,以此促進合作的例子。

合同法律的三項主要制度分別是合同保全、合同擔保和違約責任。我們用借貸的例子來說明,合同保全是指甲向乙借了100萬元人民幣,法律會保證甲不能私下轉移用來償還乙的錢款;或者通過採取相關措施,防止甲知道100萬在日後需要償還給乙,就故意不好好保管造成損失,導致乙拿不到全部還款的行為。

合同擔保指為確保甲還款,規定了以甲的房產作為抵押品的條款,當出現甲不能按時還款的情況,則房產所有權自動轉歸乙名下。違約責任的情形出現在甲到期沒有還款給乙的時候,法律會規定甲這個時候需要擔負的一些責任,比如可以讓甲延期付款但是需要付出一些懲罰利息,或者要求甲將其名下的其他資產變賣來還款等。

區塊鏈引入最重要的作用是能夠將上述三種情況的事後監督效力前移到事前。通過將法律條款編輯成程式程式碼自動執行,大大增強法律對於參與主體行為的威懾效力,將很多的不法行為扼殺在事前,同時也能夠有力地提升執法環節的程式追溯能力。這將極大改善整個社會的法治環境,減少違法犯罪行為對於我們的危害。

— 數字化博弈 價值互聯 指數增長 —區塊鏈技術的出現,給了我們這樣一種可能,即將人類社會中的各種合作和協調問題代入到區塊鏈的世界裡,納入數字化的博弈過程,由此大大增加資訊的透明度,同時藉助技術手段進行激勵和協調預期,最終促進共識的高效達成。

這種運用了區塊鏈技術的新的解決問題的方式將有可能大大超過物理世界的處理效率。而當這種能力具備多元場景的植入(如前面的價格競爭、日常通行的案例等),以及較為穩定的應用模式的時候,它將最終徹底改變我們現有各項制度的面貌,將人類文明有力地向前推進一大步。

每一種革命性技術的出現都曾在歷史上改變了當時的經濟結構,並最終促進了整個制度的演化。比如18世紀60年代開始的以蒸汽機為代表的第一次工業革命,19世紀70年代以來以發電機、內燃機為代表的第二次工業革命,20世紀40、50年代之後計算機和資訊科技帶來的第三次工業革命,以及我們目前正在經歷的以人工智慧、物聯網、機器人、生命科學等為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

這一輪工業革命的浪潮從20世紀末開始,其中一個最為重要的部分就是誕生於1969年的網際網路技術的大規模應用。每一次技術的創新,都伴隨人類文明制度的演進,由此帶來能夠惠及到更大規模個體利益實現的新動能。

網際網路之所以對社會發展可以發揮巨大的價值,就在於它通過去中心化、分散式的網路的搭設,以及促進平等、實現資源共享的TCP\IP協議的使用,去除了工業時代集中化所帶來的資訊和決策過於集中的問題。資訊的鴻溝得以極大地被消除,人們可以以較低的成本獲取網路提供的各項豐富的資訊資源。

根據塔普斯特父子《區塊鏈革命》一書的描述,經過幾十年的發展,網際網路創新的動能下降,發展進入瓶頸期。區塊鏈的出現站在網際網路創造的繁榮基礎之上,通過全新的分散式賬本帶來的技術創新,有機會進一步推動價值的傳遞。這可以解決當今網際網路在互聯互通進入到更深區域過程中遇到的阻礙,再次提升人類繁榮的層次。

與以往歷史規律的總結有所不同的是,區塊鏈第一次將分佈和共識在技術世界裡統一了起來(至少在目前我們能夠看到的視野中都是如此),而之前人類社會一直處於二者之間此消彼長的狀態,沒有辦法在大範圍、長週期內實現共生。

另一點是以往的技術都只是我們提到的博弈—共識—制度三層關係的原材料,比如大資料、人工智慧的發展可以為價格戰衝突的解決提供資料抽象和模型演算能力,進而提供生產力提升的動能,但是它們並不能直接作用於制度最核心的演進過程。

與大資料、AI一樣,區塊鏈同樣也是從技術出發,但卻能夠直接優化博弈和共識的最終結果,進而影響到制度本身,也即我們常說的生產關係的層面。我們通過對人類歷史發展規律的梳理,結合區塊鏈的技術本質,觀察到其將在我們生活的世界粉墨登場。區塊鏈必將在一個相當廣闊的領域發揮前所未有的威力,很有可能會帶來百倍、千倍於網際網路世界所創造的價值。

我們可能會有疑問,為什麼區塊鏈能夠如此與眾不同?之前人類發明的各項技術都只能是隨著分佈和共識的博弈迴圈演進,區塊鏈為什麼能夠突然加速這一程序?為了回答這些疑問,我們可以引用庫茲韋爾先生在2005年出版的《奇點臨近》一書中提及的技術演進的正規化。按照書中的闡述,未來四十年內人類創造技術的節奏會加速,技術的力量也將以指數級的速度增長。我們目前正處於這樣一個變革的早期階段,開始的時候增長速度會比較緩慢,幾乎不容易被察覺,但是一旦超越曲線的拐點,它便會以爆炸性的速度增長。人類對於技術的大多數預測,都會低估其未來發展的力量,因為這種預測主要基於“直覺線性增長觀”而非“歷史指數增長觀”,但在庫茲韋爾書中的研究則表明每隔十年,模式遷移的速度會調高一倍。

有一個寓言可以更加直觀地呈現這種指數增長的內涵,一個湖的主人希望呆在家裡照料湖中的魚,為了確保湖面不被浮萍覆蓋(這種植物大致是每天以其自身兩倍的數量增長),主人一直耐心打理,直到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湖面覆蓋了這種浮萍,主人就安心外出度假了。然而僅僅幾周之後當他回來,發現整個湖面都已經被浮萍佔滿,所有的魚都死了。這是因為浮萍每天成倍增長,經歷7次加倍就會達到原來的128倍。

庫茲韋爾先生預測在這樣的技術加速增長規律的作用下,2045年計算機的智慧將超過人類。我們且不論該預言的正確與否,但是書中關於技術加速演進的種種論述可取之處頗多。人類文明進入21世紀,我們的技術在短短十多年間取得了過去數百萬年曆史中從未取得的諸多重大突破,在之前文章的大資料、人工智慧的一些例子中,我們也可以感受到這一點。

誕生於21世紀初的區塊鏈正是身處在這一技術加速的時代背景下,其本身就迭加了之前諸多發明的精華,又因為區塊鏈為人類利用技術造福社會提供了信任的基礎,反過來也能夠有效促進各項技術優勢的進一步發揮,助推我們邁向更具智慧的數字世界。

如此浩瀚的星辰,給了我們翱翔的美夢,我們需要做的就是確認清楚物理世界的各個事物應該按照怎樣的規則和排放順序被帶到區塊鏈中執行,或者說我們要找到萬花筒中讓我們能看到繁花似錦圖案的那個三稜鏡。讓我們仔細回憶一下之前的文章,其實問題的關鍵就在於那個分散式的賬本,以及基於它產生的一整套的智慧的協議。

賬本上記錄了區塊鏈技術通過博弈而不斷產生的可信的共識,如果我們將整個社會各個主體之間的互動都看作是“交易”的概念的話(不僅僅是狹義的物質交換層面),這個賬本就可以記錄一切行為。依賴協議的打造,我們可以將圍繞這些“交易”的各項事務統統編寫入資料程式,這就解決了前面大資料一章中提到的資料匱乏的問題。

由於區塊鏈環境下的交易物件是資料和程式碼,人類這時候就有動力將物理世界的種種轉換成數字的表達形式,從而客觀上推動一切皆為數學表達世界的產生。更進一步,我們就可以在這個擁有豐富資料的世界裡,利用人工智慧的演算法,解答出原來無法回答的很多複雜的問題,這將為區塊鏈解決合作衝突提供有力的支援。

我們在後面會取出區塊鏈“萬花筒”中的這塊光學三稜鏡,細細把玩它的各項技術細節和原理。但在這之前,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幫助人類取得一個又一個文明豐碑的那些偉大的制度和思考,也就是區塊鏈技術最終將會真正顛覆和變革的物件。

*文章為作者李凱龍原創獨立觀點。 未經授權, 禁止擅自轉載。

*李凱龍,數字機構劫波科技創始人兼CEO。

李先生就讀於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和法學院獲得碩士學位,擁有香港中文大學mba及北京外國語大學語言文學學士文憑,並被公派到歐洲多個國家留學。李先生曾供職中美頂級的一/二級市場投資及基金;曾於騰訊從事研究與投資工作,期間在騰訊研究院擔任首席研究員;曾出任中國五百強佳兆業金融控股總裁助理職務,負責戰略業務規劃及金融/科技/消費板塊的投融資和運營管理。李先生還是清華-伯克利深圳學院和香港中文大學博士及研究生課程講授學者,併為清華大學院系校友會之理事。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