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有罪推定與無罪推定

我們能做到“既不放過一個壞人,也不冤枉一個好人”嗎?實際上,這是一個兩難選擇:如果想要不放過一個壞人,只能進行“有罪推定”,這又容易造成冤案;如果想要不放過一個壞人,只能進行“有罪推定”,這又容易造成冤案;如果想要不冤枉一個好人,只能進行“無罪推定”,這又會容易放過真正的罪犯。

有罪推定易造冤案

在古代,官府要破獲一個案子,如果有一個人嫌疑很大,但要去找到更有力的證據又很困難,這時官府的審判者怎麼辦呢?他就先假定這個嫌疑者就是罪犯,這就是“有罪推定”。嫌疑人要想洗脫犯罪嫌疑,就得想法證明自己不在現場、或沒有犯罪動機,如此等等,只有完全證明了自己與那個案子沒有干係,他才會被無罪釋放。

自己證明自己沒犯罪有時是很難的,比如某個夜晚發生了一個案件,審判者把你當成嫌疑犯,要你證明當晚不在現場,可當晚你正獨自在家睡覺,那怎麼證明呢?結果常常是,你不但洗脫不了犯罪嫌疑,反而招來一頓暴打,審判者要你“快快從實招來!”你熬不住打,只好順著審判者的思路去招供,冤案就這樣產生了。既然一頓暴打就能破獲一件案子,那麼審判者何樂而不為?於是,中外在古代審案時都奉行“有罪推定”原則。

在古代沒有監督體制下,有罪推定極易被濫用,統治者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信守著這樣一個規則:寧可錯殺三千,不可使一人漏網。看誰不順眼,就覺得他犯了罪,於是不分青紅皁白將其下獄,然後屈打成招,製造冤案。中國古代的一系列慘案如秦始皇的焚書坑儒、漢高祖的“兔死狗烹,鳥盡弓藏”、武則天時期的“請君入甕”、宋高宗時期岳飛的“莫須有”冤案,以及雍正時期腥風血雨的“文字獄”,無不是有罪推定的結果。

即使是到了現代法治的今天,有罪推定仍然是陰魂不散。中國當代的一系列冤假錯案都是有罪推定導致的,新聞報道中的類似案件很多。即使在西方發達國家,有罪推定的情況也不時出現。

2000年,在法國的一個叫烏脫羅的小鎮上,傳出了一個爆炸性新聞:有一個成年的色情團伙虐待了四個幼兒園兒童。剛從法學院畢業的布林戈法官接手了此案,他通過幼兒園老師的轉述以及孩子的證詞,判了17個嫌疑人都有罪。布林戈法官在辦案過程中,對犯罪嫌疑人的證詞置之不理,甚至一名真正的罪犯給預審法官寫信,說明只有4人犯罪,和其他人無關,都沒有引起布林戈的重視。後來,犯罪嫌疑人上訴,直到2005年,13人被宣告無罪釋放,4人被判處15—20年的監禁。

我們分析這個案件,它被錯判的直接原因就是布林戈法官的頑固思維模式:有罪推定。他只相信幼兒園老師的轉述以及孩子的證詞,卻毫不理會犯罪嫌疑人的申辯,結果導致了悲劇。

兩個推定的不同

無論是歷史,還是現實,有罪推定都導致了無數冤案。因此,隨著現代法治觀念的深入人心,“有罪推定”原則遭受了原來越多的抨擊,“無罪推定”逐漸成為法庭審判的公認原則。什麼叫無罪推定呢?簡單地說,任何人在未經法庭判決有罪之前,應視其無罪。

根據無罪推定原則,警方必須拿出充分的證據證明被告有罪,而不是由嫌疑人拿出證據來證明自己無罪,嫌疑人只要對警方的證據進行反駁,找出其中的漏洞即可。而如果警方既不能證明被告人有罪、又不能證明嫌疑人無罪的情況下,只能直接推定嫌疑人無罪。

我們現在通過案例來分析一下有罪推定和無罪推定的區別。

1998年4月22日,雲南昆明警方從一輛停放在路邊的麵包車內,發現一男一女被槍殺在車內,身上錢物被洗劫一空。經查,男的叫王俊波,是昆明市一個郊縣的公安局副局長;女的叫王曉湘,是昆明市公安局通訊處民警。經專案組調查發現,“二王”都是已婚之人,但他們之間有私情。於是,死者王曉湘的丈夫、昆明市公安局戒毒所民警杜培武進入專案組的視線。專案組傳訊了杜培武,但杜堅決否認。之後,專案組又對現場進行勘察分析,並對杜培武進行了測謊,結果無法排除杜培武作案的可能。但警方並沒有找到杜培武案的核心證據——作案用的手槍,當然也就沒辦法提取指紋了。

這樣一個案件,按照無罪推定的原則,警方應該先行釋放杜培武,然後尋找更多的破案線索。可是,昆明警方在有罪推定的思維模式下,強行要求杜培武自行認罪,在杜培武拒不認罪時,又嚴刑逼供,杜培武被迫屈打成招,被法院以殺人罪判處死緩。直到後來,昆明警方在破獲另一起案件時,才同時也抓到了這個案件的真正罪犯,杜培武被釋放,撿回了一條命。

無罪推定容易放跑罪犯

有罪推定很容易造成冤案,可是,無罪推定也有弊病,那就是確實有可能放跑罪犯。有些案件的案情格外複雜,警察即使找到了很多證據證實了罪犯,但又缺少一些必要的證據,這時只好看著罪犯大搖大擺離開法庭了,我們歐美或香港的影視片裡經常看到這樣的場景。現實生活中最典型的案件仍然是我們耳熟能詳的1994年的辛普森殺妻案。

辛普森是一個著名的美式橄欖球運動員。其前妻布朗和餐館服務生高曼被人在家裡殺害。在現場發現了辛普森的血跡。在辛普森的車上和門前的車道上發現了血跡。警察非法搜查了辛普森的住宅,找到了一隻和現場一樣的血手套。辛普森作為嫌疑人被逮捕。庭審時,辛普森保持沉默。警察由於失誤,證據可信度大打折扣。血跡受到了汙染,血手套太小,辛普森根本帶不進去,警察非法收集的證據被排除。由於證據不足,辛普森被無罪釋放。

看到這個案例,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都會認為,辛普森應該是凶手,並且後來的事實證明,也沒有找到其它凶手。很多人不理解,這不是眼睜睜地看著罪犯逍遙法外嗎?無罪推定放縱了罪犯,將給社會帶來多大的危害呢?

無罪推定暗含著這樣一個理念:寧可錯放三千,也不能讓一個無辜的人蒙冤。這確實也有可能使真正的不法者逍遙法外,但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我們仔細思考一下,按無罪推定原則,我們放了一個惡人,以後還有機會再把他繩之以法,但最大限度地保護了無辜的人。如果按有罪推定原則,我們傷害了一個無辜的人,其實我們有可能傷害所有無辜的人,因為所有人都有可能處於和他一樣的命運,同時,我們還放縱了罪惡,讓真正犯罪分子逃脫制裁。粗略地比較,無罪推定要比有罪推定好一些。

無罪推定原則最早在英國運用於實踐,但在美國運用得最徹底。最近幾年,英美犯罪率上升,無罪推定原則開始收縮。如1988年,北愛爾蘭發生恐怖暴力事件,英國開始限制沉默權。而法國、中國,無罪推定原則開始擴張。法國1789年宣佈無罪推定原則,但直到2000年才在刑法中確定無罪推定原則。中國在民國初期就已宣佈無罪推定原則,但並沒有真正實施。直到1997年,我們修改刑事訴訟法,才把無罪推定的基本精神確定下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