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中國史猛將傳 宋遼金夏篇

宋朝積弱,可是猛將倒不少。不知是不是受了弓馬嫻熟、擅長拳術的宋朝開國皇帝趙匡胤的影響。其實入選了百將傳的宋朝名將很多都武藝高強,比如楊業、狄青、韓世忠、岳飛、劉錡、孟珙等,而金國的完顏宗望、宗弼在勇猛方面也不遑多讓。此時期入選者有:高懷德、呼延贊、岳雲、楊再興、牛皋、王德、魏勝、完顏陳和尚。

第一位是趙雲的老鄉:高懷德(926~982),字藏用,真定常山(今河北正定西南)人。大將高行周之子,忠厚倜儻、武勇過人。944年,遼軍犯境,晉朝廷以高行周為北面行軍都部署,高懷德年方18歲,就向父親要求隨軍出戰,高行周很高興,準他隨軍。晉軍在戚城遭遇遼軍,被團團圍困,又沒有援兵,高懷德臨危不懼,持弓左右射敵,又縱橫馳突,所向披靡,救父親突出重圍,以功領羅州刺史。晉末,遼軍再次入侵,高行周前往抵禦,留高懷德守睢陽,後杜重威投降遼軍,京東諸州盜賊四起,高懷德堅壁清野,敵軍無可奈何,高行週迴軍後紛紛逃走。954年,任先鋒都虞候,從周世宗柴榮於高平大敗北漢軍。956年,從徵南唐,率軍戰於廬州城下,斬700餘人。957年,周世宗柴榮進攻南唐的壽州,南唐軍築連環寨據守,高懷德奉命偵察其營,他率數十騎乘夜渡淮,拂曉突臨壽州城下,以少擊眾,擒獲一員裨將,察明瞭南唐軍虛實,受到柴榮讚賞。某次柴榮騎馬到淮河邊觀看敵營,突然見到一將軍追擊敵軍,奪槊而回,柴榮一問原來是高懷德,柴榮親自前往慰勞。959年,隨柴榮攻遼。後擁立趙匡胤稱帝,受封殿前副都點檢。960年四月,李筠叛宋,聯合北漢,高懷德與石守信率前軍前往平定。五月,於澤州南擊破李筠軍3萬,俘北漢將範守圖,斬北漢將盧贊。十月,參加平定揚州李重進叛亂。979年,隨宋太宗趙匡義滅北漢。982年病逝。

高懷德將門之子,不喜歡讀書,不拘小節。喜歡音樂,精通音律。好射獵,曾經露宿三五日,累計射得狐兔數百隻。有時正在招待客人,突然招呼都不打一個,就把別人晾在一邊,自己帶著數十人從側門出去,直赴郊區射獵。

呼延贊(?~1000),幷州太原(今屬山西)人。將門之子。其父呼延琮,是後周將領。初從軍時是一名驍騎卒,因作戰勇猛,被宋太祖趙匡胤提拔為驍雄軍使。964年,呼延贊隨王全斌等大將徵後蜀,身為前鋒,衝鋒陷陣,身負數創,班師後因軍功被提升為副指揮使。

979年,呼延贊隨宋太宗趙匡義徵北漢,軍至太原城,屢攻不下。呼延贊率先奮力登城,因站立不住,從城堞上摔下來四次,宋太宗趙匡義讚賞他的勇猛,對他厚加賞賜。宋滅北漢後,大臣紛紛進言,主張朝廷乘攻克北漢的威名北上攻打遼,收復燕雲十六州。他們對宋太宗說:“自此取幽州,猶熱敖翻餅耳!”呼延贊卻說:“此餅難翻,言者不足信也。”趙匡義沒有聽從他的建議,揮師北上。結果在高梁河被打得大敗而歸。982年,受命隨崔翰戍守定州。987年,他又給宋太宗獻陣圖、兵要及時立營寨之策,並請纓要求戍守宋遼邊境。趙匡義召見呼延贊,命他表演武藝。他立即披甲上馬,揮舞鐵鞭、棗槊,旋繞廷中數次,又帶他的四個兒子必興、必改、必求、必顯更迭舞劍揮槊。趙匡義讚歎不已。992年,升任保州刺史、冀州副都部署,但因沒有統御才能,改為遼州刺史,但仍難以勝任,只好重新擔任都軍頭,領扶州刺史,加康州團練使。宋真宗繼位後,大力提拔軍官。當時各將紛紛宣揚自己的功勞,唯獨呼延贊說:“我月薪很多,所用不及一半,自認為無以報國,不敢更求遷擢,派福氣過多就會帶來災難。”再拜而退。100O年去世。

呼延贊有膽勇,常自稱願戰死沙場。全身都刺滿“赤心殺賊”四字。還命令他的妻妾僕人也都在臉上刺字,因全家人跪求才改為婦女刺字臂上。他的兒子們都在耳朵後面刺有“出門忘家為國,臨陣忘死為主”幾字。他自制的破陣刀、降魔杵都樣式奇怪,重十數斤。喜歡頭扎絳色帕,騎烏騅馬,服飾奇特。性情也很古怪,曾在嚴冬時把兒子浸在水裡,認為這樣兒子長大後會強壯。他的一個兒子患病,他割自己的大腿肉做湯給兒子喝。

下面是南宋的猛將王德。王德(?~1155),字子華,通遠軍熟羊砦人。以武勇應募從軍,歸於宋將姚古部下。金軍入侵,姚古屯軍於懷、澤之間,派王德前往偵察,他斬殺一員金軍頭目而回。姚古問:“還能再去嗎?”王德率16名騎兵直入隆德府治,活捉金軍委任的太守姚太師,敵軍前往攔截,王德手殺數十人,敵軍驚恐,無人敢再上前。姚古將姚太師解送朝廷,宋欽宗趙桓詢問他情況,姚太師說:“我被擒時,只見到一個夜叉而已。”從此王德就有了“王夜叉”的綽號。

1127年,王德改歸劉光世部下,討平濟南的盜首李昱、池陽的盜首張遇。劉光世征討李成,王德率百名騎兵偵察,到達蔡州上蔡的驛口橋,遇到李成軍。李成軍以為王德是誘敵的軍隊,於是準備向西行。王德突然大呼:“王師大軍到了!”李成軍大驚潰退,王德追擊,斬獲甚眾。李成逃到新息,收拾散兵再戰,見到劉光世張開傘蓋,不穿盔甲,知道是宋軍主帥,率兵圍攻。王德保護劉光世突圍回到軍中,率兵反擊,又擊敗李成,被封為武略大夫。

1129年春,金軍攻揚州,王德退守宣化。叛將張昱、張彥圍攻和州,太守張績向王德求援,王德馬上率兵抵達,叛軍毫無準備,潰散,宋軍擊斬張昱,俘獲兵馬萬餘。苗傅、劉正彥發動叛亂被擊敗後,逃入閩中,王德受命隨韓世忠追擊。王德堅持要自取功名,而韓世忠堅持要王德受自己指揮,派親將陳彥章在信州攔截王德。陳彥章拔刀砍王德,王德殺死陳彥章,率兵追擊叛軍,斬苗瑀,擒馬柔吉。韓世忠告王德擅殺,王德被捕下獄。侍御史趙鼎認為應當處死王德,宋高宗趙構赦免了他。

不久王德被劉光世啟用為前軍統制,受命征討信州變民首領王唸經。王德軍走到饒州,剛好遇上王唸經的部下劉文舜圍城,王德率兵進攻,劉文舜請求投降。王德同意,待他來投後卻將他殺死,但沒有追究他的部下。然後又對部下說:“王唸經聽說我留宿在饒州,肯定不做準備。”於是急行軍,一鼓擒獲王唸經,以功加武顯大夫、榮州刺史。

1130年,劉光世鎮守京口,以王德為都統制。金軍南侵,劉光世準備退保丹陽,王德請求以死守江,諸將分軍扼守險要,然後渡江襲金軍,收復真、揚數郡。既而又在揚州以北遇到金軍,其中有一個披著重鎧突陣的,王德策馬前往呵斥他,他直取王德,王德一刀就把他砍下馬來。敵軍大驚,王德乘機突擊,殺敵數以萬計。1131年,率軍征討秀州變民首領邵青。與其戰於崇明沙,他親自執旗率兵,拔寨柵突入敵營,變民軍潰敗。不久,變民軍又來挑戰,王德得到情報,知道對方準備用火牛陣,王德笑著說:“這是古代的戰法,可一不可再,敵軍不知變通,必為我所擒。”交戰時,王德先命令前軍拉滿弓,火牛一出,宋軍萬箭齊發,火牛都反向變民軍衝去,變民軍被全殲。邵青自縛請罪,被王德獻給朝廷。趙構召見王德,慰勞褒賞。

1133年,劉光世被調去鎮守別處,韓世忠受命代替其職,王德受他指揮。王德帶領數十騎去迎韓世忠,看到韓世忠快要到達,他下馬站在路左邊,大聲說:“擅殺陳彥章,王德迎馬頭請死。”韓世忠下馬握著他的手說:“我知道您是好漢,以往的小事我沒有放在心上。”於是設酒款待,二人盡歡而別。1134年春,金軍在江北掠奪,攻破滁州。王德渡江襲擊,追至桑根,擒獲女真萬戶盧孛一人,千戶十餘人。1136年冬,劉豫派其子劉麟、劉猊率兵30萬,分東西二路攻宋,楊沂中、張宗顏、田師中、王德等分兵抵禦,於藕塘大敗劉猊兵,劉猊單身逃走;劉麟聞訊也逃走。王德追至壽春,沒有追上,繳獲了糧船400艘。1137年,王德駐軍合肥,受命統率劉光世的所有部隊,以酈瓊為他的副將。酈瓊以居於王德之下為恥,率眾叛逃,投奔了劉豫。1138年,王德受命歸張俊指揮,部下軍隊被改名為“銳勝軍”。

1140年,張俊命王德取宿州。王德率軍從壽春馳至蘄縣,金軍遊騎兵也到城下,王德於是入城,偃旗息鼓,金軍見狀退去。王德立刻急行軍到宿州,於夜半抵達金軍營外。敵將高統軍壓汴水佈陣,馬秦、耶律溫率軍3000挑戰。王德策馬先渡河,步騎隨之。他遠遠對著敵軍叫道:“我和金人大小百戰,名王貴酋無不被我打得粉碎,你們又能幹什麼?”敵軍大批投降,馬秦、耶律溫逃回城中。王德來到城下,呼叫馬秦,曉以大義,馬秦縋城而下。王德又命其子王順攻城,先登。馬秦又帶耶律溫歸降。王德乘勝直趨亳州,和張俊於城父會師。當時叛將酈瓊屯軍在亳州,聽說王德到來,對手下說:“夜叉可不容易抵擋。”於是率軍逃走。王德進入亳州,對張俊說:“現在兵威已振,請乘著破竹之勢,進取東都。”張俊認為太困難,於是班師。王德此戰居功第一,被拜為興寧軍承宣使、龍神衛四廂都指揮使,又晉升為侍衛親軍馬步軍都虞候,受封隴西郡侯。

1141年正月,完顏宗弼趁岳飛軍受宋朝廷之命、被迫回軍之機,率騎兵號稱10餘萬入侵,渡淮河、破壽春,長驅直入,遊騎兵甚至到達長江。宋朝廷命楊沂中、劉錡和張俊北上迎敵。張俊準備分軍守南岸,王德說:“淮河是長江的屏障,棄淮河不守,這是脣亡齒寒啊。敵軍從數千裡外遠來,糧道肯定不繼,趁他們尚未準備好進攻,可以挫他們的士氣;如果耽誤了戰機,淮河一帶就非我們所有了。”張俊猶豫不決。王德堅持說:“我父子願意先渡江,待攻下和州後北渡。”張俊於是准許王德立刻渡江,張俊率軍隨後。王德在渡江時說:“明天在和州吃早飯。”果然在夜間攻下和州,早晨迎接張俊大軍進入。金軍退保昭關,又被王德打得敗逃。追至柘皋,與金人隔石樑河對峙。當地地勢平坦,利於騎兵作戰。適逢大雨,河水暴漲,金軍毀橋以阻宋軍渡河。二月十七,劉錡軍進到河東,即命士兵架橋。次日,宋軍各部齊集,準備攻擊金軍,唯獨張俊軍未到。統制田師中準備等張俊到達後才發動進攻,王德大怒說:“這是極好的戰機,錯過了就再也等不到了!”自己上馬率軍準備進攻。完顏宗弼以騎兵分左右兩翼,夾道而陣,企圖合擊宋軍。楊沂中揮軍從上游渡河,進擊受挫。王德見狀說:“金軍右翼為勁騎,我親自攻擊。”隨即揮師過橋猛攻。一名金軍軍官躍馬出陣,王德一箭將他射死,乘金軍陣勢混亂之機衝殺。金軍以其勁旅“柺子馬”抵抗,楊沂中令萬餘士兵手持長斧,如牆而進,奮力斫殺,大破“柺子馬”。金軍敗逃至紫金山,王德又追擊破之。劉錡大為折服,對王德說:“早就聽說您勇猛如神,現在親眼見到了。我願意以兄禮事您。”宋軍接著又在店步擊敗金軍,乘勝收復廬州。柘皋之戰,宋軍斬殺金軍萬餘人,阻止了金軍南下,僅傷亡900餘人。王德後來又歷任清遠軍節度使等職,1155年去世。他的兩個兒子王琪、王順,也以驍勇聞名。

楊再興(?~1140),相州湯陰(今屬河南)人,本為流寇曹成的部將。1132年,岳飛率軍征討曹成,閏四月,攻入莫邪關。岳飛部將韓順夫解鞍脫甲,以所虜的婦女陪酒(岳家軍的軍紀看來也不是傳說的那麼嚴明)。楊再興率眾直入其營,斬殺韓順夫,宋軍被迫從關內撤出。岳飛部將張憲和王經率軍來到關下,楊再興出戰,又殺死岳飛弟嶽翻。後曹成戰敗,楊再興逃走,但被張憲率軍追上,楊再興蹤馬跳入澗中,張憲準備射殺他,楊再興說:“我是好漢,別殺我,擒我去見嶽將軍。”於是受縛。岳飛見到楊再興,很欣賞他,解開了他的綁繩,說:“你是我的同鄉,我也知道你是條好漢。我不殺你,你從此要改過自新,以忠義報效國家。”楊再興拜謝,從此隨岳飛作戰,翻開了他生命的另一頁。

1136年,岳飛屯軍襄陽以圖中原,派楊再興出兵收復西京長水縣。八月十三日,楊再興與數千偽齊軍在業陽遭遇,一戰斬殺偽齊將孫都統及五百餘敵軍,擒獲偽齊統制滿在及將吏百人,餘眾潰逃。第二天,又與偽齊將張宣贊率領的2000敵軍戰於孫洪澗,獲勝,收復長水縣,繳獲糧食二萬石,馬萬餘匹。楊再興隨後率軍至蔡州,焚燒了偽齊軍的糧食。

1140年,岳飛於郾城大破金軍,完顏宗弼大怒,聯合龍虎大王、蓋天大王及韓常的軍隊進逼。岳飛遣兒子岳雲迎擊,鏖戰數十合,金軍不支。楊再興這時開始發揮他恐怖的實力,他單騎突入金軍陣中,想生擒宗弼,但是沒有找到,一路手殺數百人而還,身受創傷數十處。宗弼氣得發瘋,頓兵12萬於臨潁。楊再興率300騎兵巡邏,突然於小商橋遇敵,楊再興率軍殺死敵軍2000餘人,以及萬戶撒八孛堇和千戶百人。楊再興軍因為寡不敵眾,最後全部犧牲。後來岳飛找回他的屍體,將其火化,居然得到箭鏃二升。

《說岳全傳》描寫了很多猛將,可惜其中很多是虛構的。接下來要講的牛皋在史實中是個貨真價實的猛將,《說岳全傳》卻對他進行了一些藝術創作,使得牛皋的性格鮮明,讓讀者過目不忘,可是勇猛程度卻大大降低了,成了一個二流武將,有在此為他平反的必要。牛皋,字伯遠(1087~1147),汝州魯山(今河南魯山縣)人。他遠比1103年出生的岳飛年長,所以《說岳全傳》中說他拜岳飛為義兄就明顯是虛構了。牛皋出身射士。北宋末年,金軍入侵中原。牛皋組織義軍抵抗,屢勝金軍。杜充接任東京留守後,牛皋受他指揮,奉命進攻魯山的盜首楊進,三戰三勝,擊潰盜賊。金軍攻京西,牛皋出戰,十餘戰皆勝,受封果州團練使。金軍進犯江西,從荊門回軍,牛皋率軍伏擊,獲勝。又和金將孛堇戰於魯山鄧家橋,獲勝。偽齊軍向金軍借兵後來犯,牛皋又以伏擊破敵,擒獲敵酋鄭務兒。

1133年,岳飛統制江西、湖北軍務時,牛皋奉命加入岳家軍。岳飛見到牛皋後非常高興,即命牛皋為唐、鄧、襄、郢四州的安撫使,後又任牛皋為中部統領。1134年,偽齊大將李成勾結金兵入侵,攻破襄陽六郡,偽齊將王嵩佔據隨州,岳飛派牛皋出戰,牛皋只帶三天的口糧,誓死拿下隨州。結果口糧未用完就已攻下隨州,生擒王嵩,俘敵5000人。李成退據襄陽,又被牛皋率騎兵擊敗,岳家軍順勢收復襄陽。金兵攻打淮西,岳飛令牛皋先渡江迎敵。偽齊派騎兵5000人進攻廬州,牛皋出陣,遠望著金將大叫:“牛皋在此,爾輩胡為?”敵軍愕然,不戰而潰。牛皋乘勝追擊30餘里,殺死大半的敵軍,斬其副都統及千戶五人,百戶數十人,聲威遠揚。1135年,牛皋隨岳飛征討楊麼。楊麼兵敗,投水自殺,被牛皋擒獲。1140年,岳飛進軍中原,牛皋奉命進攻京西一帶,所向披靡,直抵黃河沿岸,屢立戰功。

秦檜殺害岳飛後,十分懼怕牛皋。1147年三月初三,密令都統制田師中,以宴請各路大將為名,用毒酒將牛皋害死。牛皋臨死前悲憤地說:“牛皋年六十一歲,官至侍從,已經足夠了,所恨的就是南北通和,使我不能馬革裹屍而死,而死在屋簷下而已!”

岳雲(1119~1142),相州湯陰(今屬河南)人,岳飛的養子。12歲起就隨岳飛作戰,在張憲部下,勇猛善戰,每戰都手持雙鐵錘,重80斤,軍中稱他為“贏官人”。1134年,牛皋進攻隨州,他最先登城,攻破隨州城,又破鄧州,平定襄陽六郡,居功至偉,但岳飛不為他報功。隨岳飛平定楊麼,也有大功,岳飛還是不為他上報。後來張浚都看不過去了,說:“嶽侯避寵榮,廉則廉矣,未得為公也。”上表為岳雲報功,仍被岳飛推辭。

1140年,岳雲隨岳飛進取中原。在潁昌之戰中,岳飛以步卒迎戰金軍精騎,命士卒以麻扎刀、大斧砍其馬足;同時令岳雲率800背嵬軍(精銳騎兵)直衝金中軍,鏖戰數十合,岳雲身受百餘處創傷,盔甲都被染成紅色,殺傷甚眾,獲馬數百匹。1142年,秦檜殺害岳飛,岳雲和張憲也同時遇害,直至宋孝宗趙伯琮即位後才被平反,被追贈為安遠軍承宣使(好像也不是什麼大官銜)。

當岳飛的養子,真是世界上最吃力不討好的差事。練兵時馬失前蹄,就差點被處斬;什麼硬仗惡仗都打頭陣,受傷百餘處,岳飛不知是不是覺得不是自己的親兒子不心疼;立下赫赫戰功,卻一點封賞都沒有,身為岳家軍中最為勇猛、戰功最多、地位也極為重要的大將,死時僅僅是個左武大夫;最後和養父一起被冤殺,死時年僅23歲。不知岳雲自己對此有什麼感想?他腦中是否曾經掠過一絲“真冤”之類的想法呢?

下面這位在田中芳樹的《紅塵》中和我們有過一面之緣。魏勝(1120~1164),字彥威,淮陽軍宿遷縣(今江蘇宿遷西南)人。智勇雙全,擅長騎射。出身農家,應募為弓箭手。1159年,金主完顏亮決定侵宋,實行暴政。魏勝乘機於1161年七月聚眾300人起義抗金,八月一日,渡過淮河,攻克漣水城。遂進攻海州,金郡守高文富派兵迎擊,被魏勝擊敗,直追至城下,高文富閉城自守。魏勝多張旗幟,大舉煙火,以虛張聲勢,又派人到諸門,向守城軍民宣告金國背盟侵略和宋朝寬大愛民之意,守城軍民開門迎接,魏勝攻入城中,生擒高文富,殺死頑抗的高文富之子高安仁等千餘人。魏勝繼而收復州轄懷仁、朐山、東海、沭陽諸縣,聲勢大震。魏勝自稱制置司前軍都統制,招募義勇,得到數千人,整編隊伍,分忠義兵為5軍,據險設防,嚴陣以待。

金將蒙括鎮國率兵萬餘奪海州,魏勝設伏於州北新橋。及金軍至,以伏擊大敗金軍,斬千餘人,降300餘人。十月,沂州蒼山義軍遭金軍圍困,魏勝聞訊後提兵往救,中伏被圍。魏勝單騎殿後,揮舞大刀奮擊。金軍知道魏勝必是大將,派遣500騎兵將他團團圍困,魏勝身中數十槍,奮勇衝破金軍陣勢,金軍追擊,魏勝戰馬中箭跌倒,魏勝下馬步行入寨,金軍無人敢擋。金軍圍住寨子,斷絕水源,寨中只好殺牛馬喝血,魏勝默默祈禱,居然得雨(書上說的,別說我宣揚迷信)。

魏勝料金軍必復攻海州,於是佯作退兵,誘金軍追擊,以解蒼山之圍。金軍果撤圍尾追,至海州連攻7日不克。魏勝率軍反擊,又敗金軍。期間他的鼻子曾中箭,牙齒折斷,以至不能進食,仍然督軍力戰。魏勝起義後很長一段時間,宋朝廷都不知道,直到某次宋將李寶派其子李公佐從海路偵察敵情,在海州上岸後遇到魏勝部將,才得知魏勝的大功。不久完顏亮舉兵渡淮,擔心魏勝威脅側後,分兵數萬攻海州。此時李寶率水軍擊敗金國水軍後於東海登陸,與魏勝軍內外夾擊,於新橋以火攻擊敗金軍。魏勝取勝後又回海州。金軍來攻關門,魏勝登上關門,奏樂飲酒、犒賞士卒,命部下固守不戰,金軍進攻時他就帶少量士卒憑藉險隘阻擊,金軍知道無法取勝,就派人轉而渡河,企圖襲擊關後,魏勝收兵,金軍追擊,將要追擊時,魏勝大喝:“魏勝在此!”金軍大驚,不敢追擊。魏勝軍入城後,金軍開往城東,準備繞過砂堰安營。魏勝早已佔據砂堰,金軍連攻數日,無法通過。後來因為新兵沒有經驗,使金軍得以過河。魏勝於是收兵,金軍前來追趕,魏勝單騎斷後,大聲呵斥金軍,金軍500人望風而走,使得部下得以入城,剩下未入城的兵士從城南入西門,金軍又來追,魏勝突然從後面出現,斬殺數人,金軍潰散,剩下的部下也得以入城。魏勝隨後又派兒子魏昌和義軍首領張榮,帶著旗榜去山東招募忠義之士。金軍多次猛攻,不但不能攻下,反而傷亡慘重,於是築起長垣圍困海州,完顏亮被刺後,金軍撤退。

魏勝擅用大刀,能左右開弓。他的旗幟上寫著“山東魏勝”,金軍見到後無不撤退,魏勝就做了同樣的旗幟十餘支,交給部下,作戰時動不動就展開,搞得金軍頭昏腦漲。魏勝剛起兵時,無處徵收糧餉,又沒有什麼府庫錢糧。魏勝開市交易,想方設法增加收入。在軍中時刻保持警惕,每天都象在作戰一樣。魏勝重視訓練,部下士卒都是精銳。每次捉到金國間諜,他都給予酒食,厚加賞賜後放回;每次有北方來歸順的人,他都與之同吃同住,以示不疑。他又通過李寶向宋廷要求官銜,用以籠絡投宋的人。

金山東路都統、總管率兵十萬進攻海州,魏勝和李寶的水軍夾擊,大破金軍,斬首不計其數,堰水為之不流。次年,金復遣五斤太師發諸路兵20餘萬往攻海州,魏勝選勇士3000餘騎,拒守石闥堰,憑險阻擊,屢挫金軍攻勢。及金軍盛集,魏勝再施疑兵,偃旗息鼓,寂若無人。金軍驚疑,數日不敢進兵。後金軍植雲梯,置砲石,負土填壕,四面合圍;魏勝待金軍逼近,突然鳴鼓張旗,矢石齊發,投火牛,晒鎔液,反擊3晝夜。金軍死傷甚眾,於是罷攻,修城壘,阻河道,欲長圍久困。魏勝則白天遣奇兵襲擾,夜晚出精兵掩擊金營,焚燬其攻城具械。又得李寶遣軍來援,兩軍合擊大敗金軍於北砂巷,斬首不計其數,金軍半數淹死在湫水河中。

魏勝還是個天才的發明家,他自己設計製造瞭如意戰車數百輛,砲車數十輛,車上裝有獸面木牌,大槍數十支,掛上氈幕軟牌,每車用二人推轂前進,裡面可乘五十人。行軍時裝載輜重盔甲武器,停止時則連線起來作為營寨,看上去猶如城壘,人馬不能近;遇敵又可以抵禦箭簇。列陣時則以如意車在外,以旗蔽障,弩車當陣門,上面安裝床子弩,箭大如鑿,一矢能射穿數人,發三矢可達數百步外。炮車在陣中央,發射火石炮彈,射程可達二百步。遇到敵軍,則陣間發射弓弩炮石,敵軍靠近陣門則刀斧槍手突出,交陣則出騎兵,兩相掩擊,得勝拔陣追襲,稍有不利可以入陣稍事休息。士卒不疲勞,進退俱利。魏勝又把圖樣獻給朝廷,朝廷命令諸軍按樣式仿造。魏勝堪稱坦克的發明者和中國歷史上第一位裝甲兵指揮官,然而這些東西似乎並沒有流傳下來,以至於坦克的發明權居然被一個叫達芬奇的義大利人攫取了,實在可惜。

1164年,宋廷以議和撤海州戍兵,命魏勝徙知楚州。十一月,金南征都統徒單克寧乘和議未決,宋軍防禦懈怠之機,率軍突襲清河口。魏勝率諸軍阻擊,鎮江都統劉寶藉口與金議和,拒不出兵相助,致魏勝孤軍懸進,苦戰竟日,矢盡援絕。某天魏勝對部下說:“我可能要戰死在這裡了,逃脫的人把情況報告皇帝。”於是命令步兵前行,騎兵斷後,走到淮陰東18裡處遇敵,他中箭墮馬,壯烈犧牲,楚州失陷。魏勝餘部逃脫後向宋廷報告劉寶不發援兵,劉寶被削職抄家,貶值瓊州而死。

完顏彝(1192~1232),字良佐,小名陳和尚,多以小名稱之。豐州(今內蒙古呼和浩特)人。父完顏乞哥為金將,死於對宋作戰。早年蒙古侵金,陳和尚被俘,他與其從兄完顏斜烈殺死蒙古監卒,保其母逃歸金國。兄弟二人都受封為軍官,他從此跟隨完顏斜烈。陳和尚喜歡讀書,在軍中仍好學不倦。後來他受誣陷入獄,在獄中被關了18個月,期間只是不停讀書。完顏斜烈死後,金哀宗完顏守緒召見了陳和尚,說:“別人告你因私怨殺人。現在你兄長去世了,我損失了一員良將,現在因為你兄長的緣故赦免你,天下必然議論我。你以後要為國盡忠,以證明我今天赦免你是正確的。”陳和尚非常感動,說不出話來,只是哭拜。

於是金廷任命陳和尚為紫微軍都統、又任忠孝軍提控。忠孝軍大都為騎兵,待遇高,裝備好,有不少火器。民族成分複雜,是由回紇、乃蠻、羌、吐谷渾及中原漢族被俘避罪來投的人,勇猛而且桀驁不馴。由於忠孝軍的士兵大多來源於被蒙古軍俘虜逃歸的各族人民,所以他們對蒙古軍非常仇恨,但軍紀嚴明,對百姓秋毫無犯。

1228年,蒙古將領、四駿之一的赤老溫率軍入侵,到達大昌原。金平章完顏合達問誰可以擔任前鋒,陳和尚請纓。他出兵前沐浴更衣,好像快要死的人一樣,披甲上馬後不反顧,結果以400騎兵大破8000蒙古軍。這是金蒙戰爭以來金所獲的第一次勝仗,金軍都士氣大振。他被封為定遠大將軍、平涼府判官,世襲謀克。金國副樞移剌蒲阿貪利不持重,曾率軍賓士200裡奪取小利。陳和尚對部下說:“副樞身為大將軍而作搶掠之事,今天得到牲口三百,明天得到牛羊一兩千,士卒累死的不計其數。國家多年的積累,都被他一人敗壞。” 移剌蒲阿得知後,在一次酒宴上問陳和尚:“你曾在別人面前說我的長短,說國家的兵力都被我敗壞,有這回事嗎?”陳和尚喝了口酒,慢慢說:“有。”蒲阿見他面無懼色,只好自我解嘲說:“有什麼意見當面提,不要在背後說。”

1230年十月,蒙古將領史天澤圍攻衛州,他領兵3000作為先鋒救援,擊敗蒙古軍,解衛州之圍。次年正月,他又率忠孝軍增援陝西,在倒回谷擊敗蒙古名將速不臺,蒙古大汗窩闊臺大怒,親自狠狠責備了速不臺。1232年正月,陳和尚隨完顏合達與蒙古軍戰於三峰山,金軍大敗,大部分主要將領戰死,陳和尚退走鈞州,在鈞州被攻破後又組織巷戰,戰敗後躲了起來。在蒙古軍搶掠完畢後才出來,說:“我是金軍大將,有事要說。”蒙古軍把他帶到大將面前,他說:“我是忠孝軍統領陳和尚,大昌原取勝的是我,衛州取勝的是我,倒回谷取勝的也是我。如果我死在亂軍之中,人們會認為我負了國家,現在死個明白,讓天下都知道我。”蒙古大將逼他投降,斬斷了他的雙腿,將他的嘴割開至耳邊,他大罵至死方休,蒙古大將非常敬佩,說:“好男子。日後轉世,我一定要收他做部下。”六月,蒙古朝廷下令為他立廟、刻碑紀念。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