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人類文明發祥地——平邑縣有個顓臾國曆史遺址

“顓臾國、伏羲祠、大禹治水”是研究上古歷史的重大關鍵問題。本文依據古代正史及聖賢諸子文獻,結合當代重要考古新發現的證據,運用著名的“二重證法”考證顓臾國、伏羲祠、大禹治水三古遺址均位於今臨沂市平邑縣東北部顓臾村,該處不僅是平邑歷史文明的發展起點更是人類文明的重要發祥地。

郭沫若在《十批判書》中指出“無論做任何研究,材料的鑑別是最必要的基礎階段,材料不夠,固然大成問題,材料的真偽或時代性如未規定清楚,那比缺乏材料還更加危險。因為材料缺乏頂多得不出結論而已,而材料不正確便會得出錯誤的結論,這樣結論比沒有更要有害。”[1]要梳理清“顓臾國、伏羲祠、大禹治水”三古遺址所必須在鑑別正史等傳世文獻及出土資料基礎上通過反覆考察、論證方能得正確的答案。

資料鑑別

北魏時期約公元466年,大文學家、地理學家酈道元的古典名著《水經注》引用夏、商、周及秦漢晉等文獻記載,經過他的實地考查對“顓臾城”“治水”“祠”地理位置做了全面論證。

《水經注》載:“《郡國志》曰: 琅琊有臨沂縣,故屬東海郡,有治水注之,水出太山南武縣之冠石山。《地理志》曰:冠石山,治水所出。應劭《地理風俗志》曰:武水出焉。蓋水異名也。東流經蒙山下有祠。治水又東南經至顓臾城北。《郡國志》曰:“縣有顓臾城。季氏將伐之,孔子曰:昔者,先王以為東蒙主,社稷之臣,何以伐之?冉有曰:今夫顓臾固而便,近於費者也。治水又東南流,逕費縣古城南。《地理志》,東海之屬縣也,為季孫之邑,子路將墮之,弗擾師襲魯,弗克,後季氏為陽虎所執,弗擾以費畔,即是邑也。漢高帝六年,封陳賀為侯國,王莽更名之曰順聰也.........《春秋》隱公八年,鄭伯請釋太山之祀,而祀周公使宛歸太山之祊而易許田。杜預《釋地》曰:祊,鄭祀太山之邑也,在琅玡費縣東南。治水又東南流注於沂”。[2]

文獻論證結果:一是臨沂東海郡,沂河有治水注之,水出太山(蒙山)南武陽縣冠石山。治水東流經蒙山下有“祠’又東南經”“顓臾城”北,再東經費縣祊河注入沂河。通過治水流向而確定了“祠”與“顓臾城”相對地理位置,近於費縣。二是引用孔子與季氏對話以佐證“顓臾城、祠、南武陽縣所在地在蒙山南麓,現平邑縣境內。筆者實地考查治水、顓臾國、祠、南武陽、費、祊古遺址,正與酈道元《水經注》相吻合,迄今未有大的變動,證明了文獻資料準確性。

一、顓頊國及顓頊帝史蹟遺址

顓臾國(顓頊國)[3]上古東方帝國,是大禹祖父的地望所在。

《史記•五帝本紀》:“帝顓頊高陽者,黃帝之孫而昌意之子也。靜淵以有謀,疏通而知事,養材以任地,載時儀象天,依鬼神以制義,治氣以教化,縶成以祭祀。”

顓頊伏羲後裔,風姓,擔任少昊氏部落聯盟首領,負責祭祀東方始祖太昊,號稱顓頊帝、祭祀之帝,為五帝之一。

(一)“臾”——“頊”之辨

從音韻學分析,顓臾及顓頊並音,臾頊不分。頊古文為淣,象者象也,臾與淣象也,音《唐韻》許玉切。《五經通義》顓頊者,頊猷愉也。又名《爾雅•釋天》顓頊之虛也。《廣韻》,魚欲切。《集韻》虞欲切,並音玉。那麼臾、虛、玉須、虞頊,並音頊古淣臾,顓臾又在蒙山下,《韻會》:顓,蒙也。《玉篇》昌意生少皞是帝顓頊。又帝顓臾國名,臾頊並音,其顓頊及顓臾,或稱蒙頊、蒙臾。《創世在東方》:“黃帝得寶鼎宛朐於‘鬼臾區’。”《漢廣陵歷王哥》:“奉天期兮不得‘頊臾’千里馬兮駐待隅路”。通過以上論證“頊”通“臾”,顓頊與顓臾互通。

(二)顓臾國疆域考證

關於顓臾國四至疆域的文獻主要見於《史記•五帝本紀》“ 北至於幽陵,南至交阯,西至流沙,東至蟠木。”[4]及《孔子家語通解•五帝德》:“顓頊乘龍而至四海,北至於幽陵,南至於交阯,西濟於流沙,東至蟠木,四海而界至”。[5]筆者據《夏書•禹貢》:禹分九州,冀州、青州、兗州、徐州、揚州、荊州、梁州、雍州、豫州。[6]及《郡國志》等文獻對於“四至”北、南、西、東疆域進行如下解讀:

幽陵:夏時為冀州及其北部。漢武帝郡治為“幽州”,有涿郡、廣陽郡、代郡、上谷郡、漁陽郡、遼西郡、遼東郡、玄菟郡、樂浪郡,遼東屬國。[7]現為河北、北京、遼寧一帶。

交阯:夏時為揚州及其南部。漢武帝時為“交洲”,設有七郡:南海郡、蒼梧郡、鬱林郡、合蒲郡、交阯郡、九真郡、日南郡。[8]交阯郡最南部為現在的越南及廣西南部。

蟠木:夏時為兗州及其東部。蟠木漢時為太山郡、東海郡、琅琊郡、彭城、繒候國、廣陵郡、下邳國,故屬東海。[9]《山海經•大荒東經》:大荒之中孽搖郡羝山上有棵扶木就是扶桑樹,太陽從扶桑樹上升起。孔廣森補註《海外經》曰:東海中有山焉,名曰度索,上有大桃木樹,屈蟠三千里。裴駰謂蟠木即此也。北周庚信《週五聲調曲•宮調四》曰:陰陵朝北附,蟠木引東臣。以上說明兗州之東部整個大荒東經,也就是蒙山,長八百里,寬四百里,面積約三十多萬平方公里。但上章已論述過,蒙山漢時屬東海,蟠木在蒙山之中,東海蒙山為蟠木。

流沙:夏時為梁州及其西部。漢為涼州,有隴西郡、漢陽郡、武都郡、金城郡、定安郡、酒泉郡、敦煌郡......張掖居延屬國(古都都屬安帝別領域)。居延有居延澤為古“流沙”[10]。在先秦文獻中“流沙”是指地名“流沙出鐘山西行又南行崑崙之虛。”西南入海。黑水之山。《山海經•海內西經》自西河至於“流沙”千里之遙。《水經》曰“流沙”地在張掖居延縣東北,酈道元注居延澤在其縣故城北,這兩地距離很遠,大約一千公里以上,現在的甘肅、新疆、青海一帶為“流沙”。 根據考證的顓臾國疆域四至,其統治區域為南北長3000公里、東西寬1300公里,面積約390萬平方公里,為中國奠定了神聖的地廓疆域(見下圖)。

(上圖:根據文獻記載推證的顓臾國疆域範圍及顓臾文化輻射範圍)

(三)顓臾(顓頊)城考證

據考證:“顓臾城”遺址現為山東省平邑縣轄區,距平邑縣城東北五公里處顓臾村,顓臾城北居浚河(治水)邊緣處,顓臾城,原城池呈長方型,東西長800米,南北400米。

城內新村建設破壞了原有面貌,但還留下了殘缺的遺址,東門、西門、北門根基、刻有“顓臾古城”的石碑(見下圖)猶存,古城北牆殘留牆體是黃土夯成的,寬約四五米。南部四座城門被後期建設淹沒,筆者通過走訪顓臾村四個村書記、主任及村裡德高望重有文化的幾位老人,認定了南四門的地點。據村民講在建房挖地基時,挖出來大量的陶器及碎陶片,在城外北門溝壑和田野中我們發現了遍地陶片,經鑑定這些陶片都是大汶口文化;筆者在2013年考察顓臾城時在村內村外及西北處發現了大量的新石器中晚期、龍山、商、周、秦、漢等文化遺存。

(上圖:筆者考察途中發現的大汶口時期文化遺存陶片、夾草燒土塊等)

光緒二十四年(1898)知縣李敬修修《費縣誌》17卷,卷十三,古蹟篇中載“顓臾城,固城並列又云或曰顓臾城”[11]。筆者認為因清修《費縣誌》距時近200餘年,那時對考古技術寥寥無幾,對遺址的鑑定全靠城牆輪廓而定。修志書者考察顓臾城遺址時,彼處無遺址城廓,恰巧顓臾城北幾公里“固城”村北有一舊古城,便將其錯誤地認定為顓臾故城。酈道元引用的《郡國志》距時已有2000年前,那時的顓臾城應該是大體完整的,其對顓臾城的記載應更接近事實。結合上文所提及的考古發現,酈道元《水經注》所稱“顓臾城”應在今平邑縣顓臾村 。

[1] 郭沫若《十批判書》[M],北京;北京科學出版社,1956年.

[2] [北魏]酈道元 原著 陳橋驛註釋,《水經注》,浙江,浙江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343頁至344頁。

[3] 山東省歷史地圖集編纂委員會《山東省歷史地圖集(遠古至清)》,山東省地圖出版社,2014年8月,第124頁。

[4] 漢司馬遷《史記.五帝本紀》嶽麓書社2009年9月第1頁。

[5] 《孔子家語通解.五帝德》齊魯書社2013年11月第277頁。

[6] 《四庫全書,夏書禹貢》天津古籍出版社第11頁

[7] 《二十五史.郡國五》線裝書局2007年7月,第一卷第895頁。

[8] 《二十五史.郡國五》線裝書局2007年7月,第一卷第897頁

[9] 《二十五史.郡國五》線裝書局2007年7月,第一卷第892頁。

[10] 《二十五史.郡國五》線裝書局2007年7月,第一卷第896頁。

[11] [清]李敬修《費縣誌》卷十三,第一頁。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