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瞭解清代“大雅齋”瓷器,應該看看這篇文章

“大雅齋”款識瓷器是慈禧太后用瓷。“大雅齋”是慈禧自署的齋號,是她寫字作畫的地方。“大雅齋”瓷器是慈禧太后專門為自己設計、燒製的,從同治十三年(1874年)到光緒二年(1876年),前後歷時3年,生產了大批量的這種瓷器。

同治皇帝親政後,並不能完全掌握朝政,為了擁有更多的自由和自主權,他一直在尋找機會讓慈禧退出權力中心。於是,以感恩皇太后為大清朝所作貢獻為名,下旨重修圓明園,把圓明園闢為慈禧頤養天年之所,以示自己的孝心。慈禧曾經居住過的“天地一家春”是此次重修工程的重點。

慈禧對於“天地一家春”的重修參與良多,多次召見負責設計的雷氏父子,並對裝飾中用到的各種花卉畫樣給出許多修改意見。同治十三年正月十九日,圓明園正式開工重建。在圓明園開工重建的兩個月後,內務府傳辦江西九江關燒造一系列的陳設及日用瓷器,並且下發了瓷器的畫樣,在這些畫樣上標有“大雅齋”、“天地一家春”和“永慶長春”的款識。

故宮藏瓷(大雅齋)

故宮中留存的畫樣詳細地記錄了燒造“大雅齋”瓷器的釉色、紋飾及器形等方面的規定,現存實物也與之對應。畫樣中,器形設計和紋飾描繪均出自內廷如意館畫工之手。晚清如意館畫風多流行工筆花鳥,故而瓷器上的紋飾也多花鳥。同時,畫樣的回收制度也體現了統治者對於這種物質載體的壟斷性和皇權的不可侵犯性。

但由於“大雅齋”瓷器燒造於晚清時期,在動盪的社會環境中,慈禧無暇投入更多的精力去關注瓷器的創新,從現存的“大雅齋”瓷器來看,釉面並不十分光滑,多存在氣泡和橘皮紋現象,且在色地與彩繪紋飾之間有明顯的接痕。“大雅齋”瓷器與雍正、乾隆時期的粉彩瓷器相比,缺少了工藝上的精細度,這與當時御窯廠客觀存在的困難有很大關係。

加上彼時的清政府國庫並不充盈,對內危及半壁江山的太平天國運動剛剛平定,對外在與列強簽署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中,付出了巨大的經濟代價,已無力負擔重修圓明園工程龐大的開支,甚至連修園所需的大型木材都難於購得。加之朝中大臣的極力反對,圓明園不得不於同治十三年(1874年)七月二十九日被迫停工,慈禧期望重溫當年景象的願望也成為了鏡花水月。

因此,“大雅齋”瓷器轉而入紫禁城專供慈禧在後宮裡使用,並主要集中在長春宮內。長期以來,“大雅齋”瓷器也是珍藏深宮,世人很難一窺真容。

有人說,大雅齋瓷器從另一個側面體現出慈禧的庸俗與低品。雖色澤絢麗,但不用細觀就可看出釉面粗糙得猶如老女人的臉,凹凸不平。想當年雍正帝的瓷器“琢器皆卵色,圓類瑩素如銀,皆兼青彩,或描錐暗花,玲瓏諸巧樣,仿古創新。雍正作品中那種嘔心瀝血的成分,那種精緻、唯美、古雅的風範,幾乎無人可以企及。俗不可耐的慈禧,炫彩而又粗糙的大雅齋,大雅何在?

但御窯瓷器本身就是君主審美觀念的物化。“大雅齋”瓷器制式上更偏重於秀麗精緻,帶有獨特的女性審美特質。這種特質的形成與慈禧太后的喜好是分不開的。

“大雅齋”瓷器造型

大雅齋綠地粉彩花鳥圖渣鬥

“大雅齋”瓷器在器形選擇上並無太多大件器皿,多是秀麗小巧的器皿,突出了慈禧太后的女性專用標識。

鳥紋大雅齋花盆

主要有碗、高足碗、蓋盒、高足盤、花盆、盆奩、瓶、穸鬥、羹匙、魚缸等。這些器物雖然樣式基本相同,但規格有大小之分。檔案記載“大雅齋”碗就分為海碗、大碗、中碗、傻碗、茶碗、蓋碗六種。其中,以花盆居多,除有大小型號外,形狀也有不同。有扇形、銀錠形、雙連形、長方形、圓型、花瓣形等,許多花盆均有盆奩相托,託底的盆奩又可單獨做水仙花盆使用,它們既是實用的器物,又可成為陳設觀賞器。

“大雅齋”瓷器紋飾

大雅齋瓷器紋飾主要以花卉、雀鳥、蝴蝶為主。

由於慈禧生平酷愛花卉,所以“大雅齋”瓷器上自然也以花卉紋飾為最。然而,“大雅齋”瓷器的紋飾已經不是選取單一的花卉主題去表達了,而是幾種花卉共同組合成富有象徵意義的複合主題。畫面構圖不追求多層次疊加,只是選取自然中的一個場景,經過宮廷畫師的審美想象,創造出一種兼工帶寫的繪畫風格,呈現了柔美嬌媚、清新淡雅的女性氣質。

“大雅齋”瓷器釉色

“大雅齋”瓷器釉色有粉地、藕荷地、淺藕荷地、明黃地、大紅地、藍地、深藍地、淺藍地、翡翠地、豆青地、淺豆青地、淺綠地十二種。充分表現了粉彩的裝飾性,整體的色彩搭配充滿了柔美的女性特徵。

“大雅齋”瓷器釉質

裝飾風格主要有裡外滿繪色地粉彩、白地粉彩、墨彩紋飾;有裡白釉外綠地墨彩、粉彩裝飾,花盆和盆奩都為罩綠釉外各種色釉的粉彩裝飾,其口沿基本上都是以白色釉為地再用藍料彩繪迴文一週。這些色調中色彩對比鮮明,黃色淺淡嬌嫩,綠色青亮深翠,藍色深淺有致,紫色濃重豔麗,白色清新靚麗。

“大雅齋”瓷器款識

大雅齋瓷器的款識與我們常見的絕大多數瓷器款識不同,傳統意義上器物的款識只有書寫在器物的足底一種,但是大雅齋瓷器的款識有兩種:

第一種是在器物的外壁或器物內壁自右向左橫書“大雅齋”三字楷書,其右為“天地一家春”盤龍篆書印文。這種印文是於另外紙上繪出小樣再剪貼於此處的。

這種款識裡“大雅齋”三字的排列基本相同,但是“天地一家春”印文卻有兩種,一是“天地一”三字居右,“家春”兩字居左排列;二是“天”、“地”兩字上下分開,中間為“一家春”三字,而“一”與“家”兩字連寫又居右,“春”字居左。

這種款識在不同器物上的書寫位置也有不同,最多的是書寫在器物外壁的口沿下,包括:花盆、碗、蓋碗、渣鬥、魚缸及白裡的高足盤等;也有書寫在器物內壁口沿下的,包括:盤及內壁有粉彩裝飾的高足盤;還有蓋盒書寫在盒蓋外壁的肩部;羹匙書寫在其內壁中部。

第二種款識就是在器物底部署紅彩“永慶長春”四字雙行楷書款。這種款識幾乎所有器物都有,但花盆由於底部有孔,因此沒有署“永慶長春”四字款識。還有高足盤、高足碗囚足底中空也沒有書寫款識。

故宮博物院藏大雅齋瓷賞析

清光緒,綠地墨彩花鳥紋高足盤

高11.3cm,口徑25cm,足徑9.7cm

盤四瓣花口,斜壁,下承高足,足內中空。盤內施低溫綠釉,釉上以墨彩繪花鳥圖。口沿下以紅彩自右向左書“大雅齋”3字楷書橫款,右側有橢圓形印章款,內書“天地一家春”5字紅彩篆款。外壁粉彩繪纏枝花紋。高足上部凸起處描金,下部粉彩繪海水江崖圖。

此盤製作精巧,紋飾生動細膩,色彩濃淡相宜,清新雅緻。

清光緒,“大雅齋”款綠地粉彩花鳥紋高足盤

高11.3cm,口徑24.7cm,足徑9.7cm

盤敞口,淺弧腹,下承以中空外撇高足。通體內外松石綠釉地粉彩裝飾。外壁繪藤蘿花。高足上凸起金彩單箍,單箍以下繪海水江崖紋。盤內繪藤蘿花和月季花,一隻雀鳥棲於藤蘿枝上,口沿下空白處自右向左署礬紅彩楷書“大雅齋”三字,旁鈐礬紅彩篆書“天地一家春”圖章式款。

高足盤為我國古代陶瓷的傳統造型,隋代即有燒製,以後各朝歷代燒製不斷。故宮藏品中以光緒朝數量為冠。

清光緒,紫地粉彩花鳥紋高足盤,清宮舊藏。

高11.5cm,口徑24.0cm,足徑9.6cm

盤內紫地粉彩花鳥紋裝飾,紋飾繪畫筆觸細緻。外壁白地粉彩纏枝花卉紋裝飾,足部近底處繪粉彩海水江崖紋。內壁口沿下署礬紅彩楷體“大雅齋”三字款及篆體“天地一家春”印章式款。

清光緒,綠地粉彩花鳥紋高足盤

高9.6cm,口徑20cm,足徑8.1cm

盤敞口,淺腹,下承以高足,足外撇。盤壁描繪粉彩花鳥紋,精工細緻。束足處凸起金彩單箍一週。足部近底處繪有一週海水江崖紋。內壁口沿下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旁鈐紅彩篆書“天地一家春”5字印章款。通體以松石綠釉為地,素雅大方。

碗敞口,高足中空。裡外白釉,口沿及束足處描金。外壁以粉彩繪鶴蓮紋,寓意吉祥。足上繪海水江崖邊飾一週。口沿下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款,旁鈐橢圓形閒章,內書“天地一家春”5字紅彩篆款。

此碗造型端莊,製作精細,潔白的底釉將裝飾色彩襯托得清新亮麗,為光緒時期大雅齋瓷器中上乘之作。

清光緒,藕荷地粉彩花鳥紋高足碗

高9cm,口徑19.7cm,足徑8.2cm

碗口微撇,弧腹,口沿下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和“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高圈足,碗裡白釉,外壁藕荷地上繪花鳥紋,高足上飾金彩弦紋,近底繪海水江崖紋。

清光緒,綠地墨彩花鳥紋高足碗

高8.7cm,口徑11cm,足徑5.9cm

碗敞口,深腹,高足中空。碗內白釉無紋,外壁通體施綠釉,釉上以墨彩繪花鳥圖。口沿及高足凸起處描金一週,近足處粉彩繪海水江崖紋。

墨彩是一種釉上低溫彩,通常是在燒成的白釉上以氧化鐵為彩料繪畫,再經低溫窯爐二次燒成。由於墨彩繪制的裝飾畫面具有水墨畫的效果,自康熙時期問世以來,深受人們的喜愛。此器以綠彩為底色,與墨彩花鳥圖形成強烈的色彩對比,使畫面增添了不同凡響的欣賞意趣。

清光緒,粉彩荷花鷺鷥紋碗

高5.7cm,口徑10.6cm,足徑4.2cm

碗敞口,弧壁,深腹,圈足。裡施白釉,外壁口沿和底邊各飾描金弦紋邊飾,腹白地粉彩繪白鷺穿飛於荷蓮之間。紋飾色彩嬌豔,畫面生機盎然。外口下書紅彩書“大雅齋”3字橫排楷書款,旁落橢圓形紅彩“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印章款。底施白釉,書紅彩“永慶長春”4字楷書款。

清光緒,黃地墨彩花蝶紋蓋碗

高9.5cm,口徑11cm,足徑4.2cm

蓋碗圓形,深腹,圈足。外底白釉地上紅彩書“永慶長春” 4字楷書款。通體施黃釉為地,墨彩繪花蝶紋。蓋近底和碗的口沿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和“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

清光緒,黃地墨彩花蝶紋盤

高6cm,口徑28cm,足徑17cm

盤口微撇,弧腹,圈足,盤內黃釉地上墨彩繪牡丹花,口沿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和“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盤外壁白地上粉彩繪纏枝花。

清光緒,綠地墨彩花鳥紋盤

高5.5cm,口徑22cm,足徑13.5cm

盤撇口,弧腹,圈足。外底紅彩書“永慶長春”4字楷書款。盤內豆青地上繪墨彩花鳥紋,盤邊有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盤外壁粉彩繪纏枝花。

清光緒,粉彩鷺蓮盤

高6cm,口徑27.8cm,足徑17cm

盤敞口,淺腹,圈足。通體施白釉,盤內粉彩裝飾荷花、荷葉、鷺鷥。近內側口沿處由右至左署紅彩“大雅齋”3字楷書款,其右側有一橢圓形款,內署“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外壁滿繪粉彩花卉,圈足內施白釉,外底中心署礬紅彩楷體“永慶長春”4字雙行款。

清光緒,藕荷地繡球芍藥花紋奓鬥

高8.8cm,口徑9.6cm,足徑5.8cm

奓鬥敞口,圓腹,圈足。造型精緻小巧。內施松石綠釉,外通體藕荷釉色地,上彩繪各種花鳥紋。釉色濃重、豔麗。上下以描金弦紋做邊飾。口沿下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旁鈐橢圓形紅彩印章,印章內雙龍環繞 “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底白釉紅彩書“永慶長春” 4字楷書款。

清光緒,綠地墨彩花鳥紋奓鬥

高8.8cm,口徑9.6cm,足徑5.7cm

奓鬥撇口,束頸,鼓腹,圈足。足內施白釉,紅彩書“永慶長春”4字楷款。內外均施綠釉,內光素無紋,口沿處描金彩一週,外壁以墨彩繪菊花、牡丹及雀鳥各一組,兩組花卉之間紅彩書“大雅齋”、“天地一家春”兩款。

清光緒,粉彩荷花鷺鷥紋奓鬥

高9cm,口徑9.6cm,足徑5.8cm

奓鬥敞口,圓腹,圈足。造型端莊小巧。內施白釉,外白地粉彩繪荷花鷺鷥裝飾紋。上下以描金弦紋做邊飾。口沿下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旁邊鈐橢圓形紅彩印章,印章內雙龍環繞 “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 ,底白釉紅彩書“永慶長春” 4字楷書款。

此器釉色瑩潤,畫面清新淡雅。為同治時期御窯廠為慈禧太后祝壽所訂燒的瓷器之一,是宮中宴飲時的衛生用器。

清光緒,黃地墨彩花蝶紋奓鬥

高7.8cm,口徑9.6cm,足徑5.6cm

奓鬥撇口,粗頸,鼓腹,圈足,外底白釉內紅彩書“永慶長春”4字楷書款。器裡施青綠釉,外腹口沿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和“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器腹用墨彩繪花蝶紋。

清光緒,紫地粉彩折枝花鳥紋圓盆、奩

通高12.5cm,口徑16.5,足徑10.5cm

盆圓口,微撇,深腹,圈足。奩圓盆形。盆和奩的內口沿均為青花捲草紋,外壁均為紫色地上繪花鳥紋,用粉、黃、綠、黑設色,色彩絢麗。器腹壁口沿下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和“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

清光緒,白地墨彩花卉紋帶奩花盆

盆高12cm,口徑18.4cm,足徑9.5cm;奩高4cm,口徑16.6cm,足徑11.4cm

花盆撇口,深腹,下承3足。盆奩折沿,直壁,圈足。器裡光素無紋,口沿藍彩飾回紋一週,外壁墨彩繪花卉圖。口沿下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旁鈐紅彩橢圓形閒章款,內書“天地一家春”5字紅彩篆書款。

故宮傳世品中寫有大雅齋款識的器物造型豐富,其中以花盆居多,造型有方形、圓形、扇形、雙聯形、四方委角形等多種形式,許多花盆與盆奩相配使用,盆奩既可作盆託,又可單獨作為水仙花盆之用。

清光緒,藕荷地粉彩花鳥紋四足盆、奩

高10cm,口長8.8cm、寬10.8cm,足距8cm、10.2cm

盆方口,斜壁,四面體,奩長方形,下承4足。口沿下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和“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通體施藕荷色釉,其上繪粉彩花鳥紋。用粉、綠、褐、白、紅設色。

清光緒,黃地墨彩花鳥紋長方小花盆

高7.9cm,口長10.9cm、寬8.7cm,足距8.6 cm、6.5cm

花盆直口,平沿,直壁,上寬下窄,平底下承4折足。裡白釉,外壁以黃釉為地,四面以墨彩繪花鳥圖:幾隻小鳥或飛或棲於盛開的梅花叢中。平沿上藍料彩繪回紋一週,口沿下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款,旁鈐橢圓形“天地一家春”5字紅彩篆款。

此盆造型規整,繪畫生動,色彩悅目。

清光緒,黃地粉彩花蝶紋花盆

口徑11.5cm,足徑6.2cm,高8cm

花盆撇口,深腹,腹下漸豐,底承3足。裡白釉無紋,口沿藍彩繪回紋一週,口沿下自右向左書紅彩“大雅齋”3字楷書款,右鈐橢圓形閒章,內書“天地一家春”5字紅彩篆書款。外壁通體以黃釉為地,粉彩繪花蝶圖,花紋細膩,色彩濃豔。

清光緒,黃地粉彩花蝶圓盆、奩

盆高12.5cm,口徑18.3cm,足徑9.5cm;奩高3.8cm,口徑16.6cm,足徑11.2cm

盆圓形,撇口折沿,深腹,腹下漸收,底有一圓孔,下承4足。奩亦圓形,折沿,淺壁,圈足。盆、奩內均施白釉,外均通體施黃釉,彩繪各種花蝶紋,折沿處均繪回紋一週。盆外壁口沿下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旁邊鈐橢圓形紅彩印章,印章內雙龍環繞 “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 ,底白釉無款識。

清光緒,紅地粉彩花卉紋腰圓式花盆

高4.5cm,口徑22.5cm×16.6cm

花盆橢圓口,直壁,裡施藍釉,外壁施紅釉,下承4雲頭足,外壁粉彩繪梅花紋。

清光緒,黃地墨彩花蝶紋羹匙

長16.8cm,寬5.3cm

羹匙裡施黃地墨彩花蝶紋,中心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旁鈐橢圓形紅彩印章,印章內雙龍環繞 “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外白地粉彩繪勾蓮紋。底白釉紅彩書“永慶長春” 4字楷書款。

清光緒,黃地墨彩花蝶紋羹匙

長16cm

羹匙長柄,橢圓匙,外底紅彩橢圓圈內紅彩書“永慶長春”4字楷書款。內施黃釉,其上墨彩繪花蝶紋,並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和“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外壁白釉地上粉彩繪纏枝花。

清光緒,藕荷地粉彩花鳥紋圓盒

通高21cm,口徑29cm,足徑20cm

盒圓形,子母口,圈足。外底紅彩書“永慶長春”4字楷書款。通體藕荷地,上繪梅花、牡丹等。蓋面紅彩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和“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繪畫生動,色彩絢爛。

清光緒,粉彩荷花鷺鷥紋圓盒

口徑29.2cm,足徑20.2cm,高20.5cm

盒園形,蓋面凸起,子母口,上下扣合緊密,圈足。內施白釉,外壁上下均繪有盛開的紅色荷花、綠色荷葉,一對鷺鷥嬉戲於其中。蓋面紋飾空隙處,紅彩由右至左書“大雅齋”3字楷書款,款識右側有一橢圓形閒章款,閒章內書“天地一家春”5字篆書款。盒底白釉紅彩書“永慶長春”4字楷書款。

在清代的女性中,無論是貴為後宮之主的皇后,還是各個貴妃、福晉,使用的瓷器都無如此的專屬標識。慈禧之所以能享此特權,是緣於同治十三年後,整個國家的權力都已經歸在她的手中。這些濃豔華麗的“大雅齋”瓷器,代表了晚清時期的宮廷風尚,也展現了慈禧個人的審美追求和取向。異樣的奢華,為漸趨衰微的晚清制瓷業平添了一道獨特風景。

想了解更多收藏知識、行情,或者有藏品想展示、理性轉讓的話歡迎下方留言或關注頭條號私信給我!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