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古濰河的歷史,比戰爭更悠久

提起濰河,大多數人可能只知道它是山東省最長和流域面積最廣的河流,而且是濰坊當地的母親河。但若是提起濰水,大家最先想起來的可能是濰水之戰

濰水之戰

《史記》載:“齊王廣、龍且並軍與信戰,未合。人或說龍且曰:“漢兵遠鬥窮戰,其鋒不可當。齊、楚自居其地戰,兵易敗散。不如深壁,令齊王使其信臣招所亡城,亡城聞其王在,楚來救,必反漢。漢兵二千里客居,齊城皆反之,其勢無所得食,可無戰而降也。”龍且曰:“吾平生知韓信為人,易與耳。且夫救齊不戰而降之,吾何功?今戰而勝之,齊之半可得,何為止!”遂戰,與信夾濰水陳。韓信乃夜令人為萬餘囊,滿盛沙,壅水上流,引軍半渡,擊龍且,詳不勝,還走。龍且果喜曰:“固知信怯也。”遂追信渡水。信使人決壅囊,水大至。龍且軍大半不得渡,即急擊,殺龍且。龍且水東軍散走,齊王廣亡去。信遂追北至城陽,皆虜楚卒。”

濰水之戰是楚漢時期重要的一場轉折性戰役,此戰漢韓信不但消滅了齊楚僅餘的一隻有生力量,斬斷西楚之右臂,並且佔領三齊之地,實現迂迴到西楚後方並對其戰略包圍的有利局勢。可以說此戰扭轉了楚漢之間的根本局勢,使楚漢之爭逐漸明朗化,形成一面倒的局勢。項羽再無能力滅漢,已經到了完全被動的防禦狀態;而劉邦則進入全面戰略大反攻的時刻。

一場著名的濰水之戰顛倒了幾位亂世梟雄的人生軌跡,成為了歷史長河中令人唏噓的一部傳奇。項羽救齊、韓信攻齊、平定齊地,都是書本中、熒屏中的歷史。而現如今,濰水河畔,早已沒有了當年的馬蹄紛飛、血肉相博,有的只是平靜沉謐的河水,洗刷著一代又一代的歷史。

說回濰河,其歷史記載要比戰爭要早得多。

濰河地處在山東東部,古稱濰水。《水經》載:“濰水出琅琊箕縣東北,過東武城縣西又北,過平昌縣東又北,過高密縣西又北”,至峽山前由東西流,又繞峽山西側北經濰縣、昌邑入海。故水以山名。

而《淮南子》說“濰山曰箕屋山、覆舟山,蓋一山三名也”;”以上記載,先有箕屋山之說,後有濰山說,後又記為箕屋山。《淮南子》釋濰山曰箕屋山、覆舟山,覆舟山一說僅見於此。至今,濰河所流經的各縣縣誌記載濰河的發源地,也都指稱莒縣北部的濰山、箕山或箕屋山。1980年版《辭海》說:“濰河,水名,源出五蓮縣西南箕屋山”。這一說法與其它記載山名相符,但境界和方向就相去甚遠了。

因時代久遠,地名更迭,一山多名也是有的。濰山也好,箕屋山、覆舟山也好,清風山也好,位置就是古代的箕縣境內,今莒縣北部。

濰河流域是中華民族古老東夷文化最發達的地區之一,在這裡不僅出土了7000年前新石器時代的石磨盤,也出土了距今5000年前刻畫於陶器上的古文字。不僅如此,在濰河兩岸,自古至今,出現了很多政治名人和文化大家,如傳說中古代五帝之一的虞舜,孔子女婿、孔門弟子七十二賢之一的公冶長,顯達西、東兩漢的伏氏家族,經學家鄭玄,文學理論批評家劉勰,《清明上河圖》的作者張擇端,中共一大代表王盡美,著名作家王統照,著名詩人臧克家等等。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歷史悠久的濰河現今仍流淌於齊魯大地,以它自身的精神意蘊滋養著這片土地上的人們。

(部分材料來源於網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