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憑一部電影就敢說趕超周迅?婁燁眼中的陳妍希又靈又美在哪裡?

最近婁燁的電影風很大呀,看過的寶寶有沒有暈船暈車的感覺?不過這也真的算婁燁電影的特色啦。氧叔一直覺得婁燁和王家衛都是很好的導演,只是前者缺少被更多人瞭解的途徑。

當年第一次看《頤和園》時,婁燁那種特有的文藝與情慾意味就很令我印象深刻。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婁燁電影裡的那些美到顛覆自己的女明星。

女明星顏值的顯微鏡

婁燁電影中的女主角大多素顏又凌亂的出鏡,偏偏這種沒有任何修飾的真實卻奇蹟般的留住了她們的美,很多女明星一輩子最美的時刻大概都留在了婁燁的電影中吧。《頤和園》裡藏著最文藝瘋癲的郝蕾,素面朝天你卻能感受到餘虹的熱烈與孤獨。

《蘇州河》裡藏著清純又天真的周迅。在令人暈船的鏡頭裡,所有的愛憎悲傷都真實不做作。她笑你能感到陽光都灑在她的臉上;她哭你能感到自己彷彿也被大雨打溼。

章子怡這生來的大熒幕臉,也曾出現在婁燁的鏡頭裡。柔光鏡頭下,沒有國際章的華貴,輪廓神情都格外溫柔。不是絕對的銳利與要強,神態格外鎮定與有韌勁。

四旦雙冰中,李冰冰也曾是婁燁攝影機下的一員。雖然角色著墨不多,但李冰冰這種又純又溫柔的狀態,讓我挺驚訝的。

才華的試金石

婁燁不光會拍美人獨一無二的一面,還會拍很多娛樂圈演技遺珠。比如曾經上過《演員的誕生》的黃璐,她在國內看似“不溫不火”卻實打實是個演技派,曾經憑藉《推拿》拿過柏林電影節的獎項。

演藝圈確實存在認真演戲的女演員的。哪怕她們名氣不大,但一說起她們演過的角色你一定能夠記起她們的臉。

我們對陳妍希的印象,最深的應該是《那些年》中的校園清純妹。但在婁燁的電影裡,她卻是這樣的,誤入風塵的駐唱和幾年後成熟的女商人,看似截然不同的人物陳妍希卻演的不違和,大概這就是她們立體的一面。

再次因為角色與演技令我驚訝的還有宋佳。在婁燁新電影裡她飾演馬思純的媽,林慧。這個角色很複雜,年齡跨度30年。舞廳少女的熱辣、人妻的知性與情人相會的嫵媚、以及為人母的溫柔。不同時代不同的林慧,宋佳捕捉的精準而到位。

如果從三個女性的角度來闡釋電影,馬思純是風,是所有情緒的風暴中心,隨性飄忽卻有著巨大的殺傷力;宋佳是雨,她代表著溼濡的南方女人;來自臺灣的陳妍希則是一朵溫柔又堅毅的雲。

從顏值到才華,婁燁鏡頭下的女明星為什麼能有這種顛覆式的美感?

1.返璞歸真的妝容

我們見過女明星最精緻的妝,卻很少見過她們真正的素顏。所有妝的出發點都是揚長避短,卻很少有人提倡妝只是點綴,化妝的重點應該是be yourself,不是改頭換面。

在看過她們最好最靚的狀態之後,這種幾乎素顏的妝,彷彿給她們的顏值蒙上了一層質感面紗。這種“卸妝水”式的濾鏡,有種別樣的美。

妝容還有一面,則是反叛。濃妝豔抹,風塵味十足。不過大家注意到沒有,就算畫上風塵又土俗的妝,她們的顏值也絲毫不受影響。

不論素顏還是濃妝,這些妝面的出發點都是為她們的真實性格服務,是我畫這妝是因為我是這個人,而不是妝讓我變成另一個人。妝容也有種不討好鬆弛又隨意的感覺。

2.體現人物情緒的鏡頭語言

雖然婁燁的鏡頭抖到讓人想吐,但常用的近景鏡頭語言卻很戳人。拍郝蕾時,他會注重郝蕾的笑與下垂嘴角,這二者結合最能體現郝蕾身上憂鬱又熱情的氣質。

拍周迅時會把重點放在側顏與眼睛,就算畫著大濃妝和頭髮亂到爆,只要鏡頭特寫到周迅的眼睛,你都能感到這個女孩的真與靈。

拍章子怡時不同,他更喜歡拍她的輪廓。章子怡的五官輪廓很好,如果打冷光,陰暗對比下這張臉的衝擊感和內容感都會很強。

但這是章子怡臉一貫的狀態。在這裡他偏要用柔光,溫柔裡透著青澀的堅強,這區別於一貫印象裡的章子怡,又像她本來就是這樣。

陳妍希這類憨態清純的女明星又怎麼體現媚?自上而下的鏡頭+嘴脣特寫。宋佳南方女人的溼糯則用昏暗的場景表現。

普通長相的黃璐,虛化的鏡頭+眼珠打光,髮廊小姐墮落情慾也有真情時刻。

3.獨特的烈女感

拋開先天優勢與近鏡頭的特寫,氧叔認為婁燁的女主不論外表嬌弱還是嫵媚,她們骨子裡都有種很強的烈女感。這種感覺,一是來自於她們輕微下垂的嘴角,氣質中就多了些不屑又無畏的感覺;二是面部輪廓立體感足,女性化的同時也有硬朗的一面。

同樣的一個人,嘴角上揚時是偏甜美溫柔,嘴角下垂加上濃妝則更有剛烈的個性感。

同樣面部圓潤飽滿的人氣質走向是好親近類,面部輪廓感強的人則更英氣硬朗。

三是濃烈妝容或者明暗強烈的環境產生的烘托而產生的化學反應。

四是來自於每個人物的性格特徵—區別於社會對女性的一般印象。處境墮落卻又執著瘋狂。比如馬思純和陳妍希的角色,前者看似平靜卻是風暴中心;後者看似風塵卻格外堅毅。

性格的複雜與多變,混合各種強烈色彩與故事衝突。她們的美是一種有力量的美。

4.擬真世界的色彩美學

上面幾個女明星在電影裡,幾乎飾演的都是處在社會邊緣地帶的女性。這種女性人生的選擇面很窄,被絕對支配的頻率更高。但在這種情況下,這些女性卻意外的比很多人要真實。婁燁的說自己的攝影機從不撒謊,同樣這些出演的女明星也沒有撒謊的痕跡。

真實感除了來自於演員演技,更來自於電影的色彩美學理念。婁燁電影風格寫實,色彩高度還原了真實世界,讓電影具有較強的代入感和生活氣息。

婁燁在整體色彩基調上,顯示出褪色感的綠色、黃色效果。這些都是婁燁所鍾愛的,被長期用於電影的寫意當中,與劇情內容遙相呼應,從而產生了整體的詩意美感。

例如,電影《蘇州河》的整體色彩是灰色、黃色主導畫面的,與電影故事所講述的愛情悲劇相適應。

5.非常規的拍攝手法

看過婁燁電影的人,一定非常熟悉那種鏡頭的搖晃感。其實在氧叔看來,女演員的美和電影的質感都與他這種非常規拍攝手法相關。講鏡頭美學之前,婁燁最開始這種搖晃的鏡頭,其實是與製作成本以及當時悄咪咪拍電影有關。

不過就是這種缺憾,反倒成就了特殊的美學價值。從美學角度考慮,手持攝影能讓觀眾感覺到攝影師的存在,使畫面高度擬真,在場景內畫面顯得富有生氣。

另外,手持攝影可以讓演員的表演顯得更加自如,使表演場景不呆板,從而增強電影的可觀賞性。簡單來說就有點拍vlog的感覺,被拍的人能特別放鬆,看的人也有種簡單的親切感。

婁燁的電影是偏“女性主義”的,但鏡頭語言也不只限於女性。他電影的永恆主題都是愛情,情愛場景堆滿鏡頭,從不掩飾任何交歡,一見鍾情就廢話少說。也許那些女明星能超美的原因還在於這個點。在追求愛與自由時刻的人類,往往是最迷人。

寫完啦,最後氧叔想以婁燁特殊的一部電影結束。很多人懷念《春光乍洩》卻少有人提起婁燁這部《春風沉醉的夜晚》。這部電影的英文名譯的也很好—《Spring Fever》。

《Spring Fever》—“不是愛風塵 ,似被前緣誤 ,花落花開自有時。”這部電影與郁達夫的《春風沉醉的夜晚》絲毫無關,但不論是電影故事還是英文譯名,都太有郁達夫的氣質了,屬於南京城的春之夜晚,困局之下的浪漫,都被婁燁如詩一般的表達出來。看完之後讓人憋屈,又無可奈何。

這些電影裡記錄了很多女明星最純、真、欲、美的瞬間,也記錄了中國影視界的既有情懷又有才華的那些天。希望以後我們能看到更多更優秀的作品~中國式文藝戳到你了嘛?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