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韓偓《安貧》,唐朝滅亡後寫成的唐詩

有人一定會問,唐朝都亡了再寫的詩還能叫唐詩嗎?回答這個問題一定要了解詩人的身世背景,而這首詩正是詩人韓偓晚年感概身世的作品。

韓偓生於晚唐(842-923年),龍紀元年中進士,唐昭宗天覆元年至三年任職翰林學士期間,曾參與內廷密議,對朝政有所謀劃。唐昭宗為宦官韓全誨等劫持至鳳翔時,隨駕西行,一直伺候在昭宗左右,深得信任。回京後,昭宗曾欲拜他為宰相,但受到權臣朱溫的阻撓,未能入相。

韓偓對唐王朝的忠誠招致朱溫的忌恨,將韓偓視為自己篡位的絆腳石。有一次朱溫上殿奏事,大臣們紛紛起立施禮,唯有韓偓遵守禮制威嚴不動,引起朱溫的惱怒,終於被貶出朝。

韓偓輾轉南下,於天佑三年到達福州,投靠威武節度使王審知。後朱溫篡唐,建立樑朝,王審知接受了樑朝的封號,韓偓又離開福州,流蕩於沙縣,尤溪縣和桃林場等地,乾化雲年才定居閩南泉州的南安縣。

這首詩寫在唐朝滅亡五年後,也就是韓偓定居南安的第二年。韓偓晚年生活相當寂寥,而又念念不忘國事,時時不忘自己是唐人,但對唐朝的滅亡又無能為力,心情十分鬱悶。以“安貧”作詩,有自慰自勸的意思。這裡的“貧”不光指經濟上的困境,同時也指政治上的失意。

《安貧》

手裡慵展八行書,眼暗休尋九局圖。

窗裡日光飛野馬,案頭筠管長蒲盧。

謀身拙為安蛇足,報國危曾捋虎鬚。

舉世可能無默識,未知誰擬試齊芋?

題為“安貧”其實是不甘安貧,希望有所作為;但由於無可作為,又不能不歸結為自甘安貧。貫穿於韓偓晚年生活中的這一基本思想矛盾以及由此引起的複雜心理變化,都在這首篇幅不長的詩裡得到真切而生動的反映,顯示了高度的藝術概括力。

這首詩雖然寫在唐朝滅亡後,但韓偓生於晚唐,一生忠於唐王朝,一片捨身許國的壯懷得到後人的敬仰,故將韓偓的詩列入唐詩中。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